正念救警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我叫梅香(化名)今年六十五岁,当地人大都认识我,特别是“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大法的机构)和警察。因为我曾经四次为法轮大法進京上访,为救我们一家命的法轮大法和师父鸣不平,一家老小多次被绑架、抄家、罚款、开除、扣发工资,至于毒打、关押、劳教更不必细说,抄家抄到连破自行车他们都不给留下,至今我的小女儿还被关在监狱。

法轮大法救了我们一家

有人说我太傻,“就不能说一声不炼了”。不!我不能没有良心!也许有人还不知道我炼法轮功前是啥样,我原是一名教师,是乡镇和市级的优秀教师,拼命的工作,使得当时五十岁不到的我,已是病魔缠身:类风湿关节炎痛的关节都变形、乳腺癌、心脏病等等,花掉了一家人的积蓄也治不好,我甚至曾跳井自尽。就在我想一了百了时,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

那是一九九六年的十月二十日,(全家人把这天当作生日,是大法、是师父给了我们一家人的新生)我得到宝书《转法轮》,就地坐在路边看,一直到黑天,回家一口气看完。师父很快为我净化了身体,我八十岁的母亲更坚信大法:她老人家看我得法后没病一身轻,从心里高兴,在她病重穿上送老衣服(内衣)后,听到耳边说“快去学大法”,她老人家竟然起来找到我们说:“你们在干什么?”(当时全家人都在学大法,突然被惊呆了),我们赶快说:“学大法啊”,她说:“我也要学大法”,孩子们扶她上床躺下,她说:“不!我得坐着学。”就这样学了一讲《转法轮》,她老人家的病就好了!

迫害中矢志不移

大法太神奇了!真是救人的天法啊。可是这么好的大法和师父却蒙受不白之冤。“七二零”,邪恶从天而降,当时我们一家人大哭一场,纷纷進京上访,为大法为师父讨公道,我老娘曾两次進京证实法,一恶警踢着她说:“你是你师父最老的弟子了”;就是这样的好老人,被一次次野蛮的抄家、绑架,更遭受着亲人被迫害的痛苦,终于在零二年失去了肉身。

我一家四代九口人,都是修炼人,儿子、女儿、丈夫都被绑架、监禁劳教过,至今我和丈夫的工资还被扣押,我曾经被“六一零”非法关押在自己的学校二米宽三米长的小黑屋子里一年半,吃喝拉撒都在里头,吃饭要丈夫天天从四十里外送来。但是,吃苦再多、生活再难,我一家人总是乐呵呵的,得了大法了,是最幸运的人了。天天学法,时时按大法要求去做。江氏集团和中共相互利用血腥迫害法轮功十多年,我们坚定的信师信法,助师正法,做我们应该做的(比精進的同修还差的很远),我们与其他同修一样越来越成熟了。

无故被绑架,正念救警察

大法洪传世界一百一十多国,更多的人受益得救,我们一家人为能修大法,能助师正法,感到无比幸运。按真善忍的标准修炼,无怨无恨,看众生都苦,特别是那些恶警,他们被利用,被当枪使,还自诩:“我是党的驯服工具”,多可怜的一帮人哪,而他们对大法所犯下的罪行真是十恶不赦,所以,我即使在被迫害时,对迫害我的人包括警察,都讲真相、劝善,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避免他们犯罪。

零九年过年前腊月十六日晚八点,朋友送来了四十二部《转法轮》、两套师父各地讲法和《洪吟》共七十五部,还有三百个护身符。在路上我被当地的警察拦住,从包里拿出一本《转法轮》,问:“大姨你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就把我带到警察分局。

在路上,师父讲的法在我耳边响起“在问题出现时,一定要先检查自己对错与否。如果发现是干扰与破坏,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因为邪恶利用人时往往人本身是不清楚的(虽然被利用的人往往是思想不好的人或出现不好思想的人)。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

师父给了我智慧,我发出强大的正念: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烂鬼、共产邪灵的干扰破坏。我有师父保护,谁也不配迫害大法弟子,谁干谁有罪!我是来救度众生的,特别是警察,平日找你们还不好找呢。一到分局,我笑着对他们说:“修炼大法的都是好人,法轮大法是正法,是科学是更高的科学,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你们自己,就有福份了,你们都是我们的亲人,我救你们来了!”

他们把我让到办公室里,所长说;“你叫什么名字?”答:“我叫大法弟子”,问:“真名?”答:“我就叫俺师父给起的名字,大法弟子。”问:“你住在哪里?”我笑着说:“和你们一样住在地球上。”问:“你这些书哪里来的是给谁的?叫什么名字?”答:“朋友给的,这可是宝书啊,是救人的书,万分珍贵,看来你们还真有福份,你们可以看到宝书了。”我向他们讲大法的美好,我师父是来救人的,和全世界对大法的支持拥戴,江××等五个镇压大法的元凶已被告上国际法庭,你们不要跟着江氏继续犯罪,天灭中共在即,退出中共及其组织(党、团、队),不做其殉葬品,为自己为全家的安全和得个好的未来,等等等等。

所长说:“到你家去看一看。”我说:“好,我们欢迎,但是你们必须遵守三条规定:一、从现在起要真信法轮大法好,按‘真、善、忍’做好人。二、不许抄家,那是犯法!你们也知道宪法和刑法中的规定,知法犯法可罪加一等。我不能叫你们犯罪,我们都是修炼人哪,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对大法弟子犯罪那罪可大了,永远也还不清。我是为你们好。三、还我的宝书,立即让我回家。这些你们都能做的到,就看你们的态度,是摆放自己位置的好机会。”

所长去打电话。我发出强大的正念:灭掉这空间场的一切邪恶烂鬼、共产邪灵,请师尊加持弟子,救了这些警察以后我就回家,还有好多正事要做。发完正念,一个年轻警察说:“大姨你这不是反党吗?”我把天灭中共的真相及贵州的藏字石等讲给他听,他认可了。还有一名年轻警察说:“大姨你别看我,我害怕。”我说:“你只要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中共邪党及其团队组织,大法就会保护你。”他点点头,我马上看到他身体一抖,脸色由黄变红,他知道好了。他们明白了真相,要三退(退出党、团、队)。我高兴,更知道这是师父在救人。

所长回来了,看来他什么都明白了。他叫我在笔录上签字,我说:“我不签!你们绑架我是犯法,我不签是不让你们犯罪,将来大审判时是为减轻你们的罪责。”最后所长说:“不签就不签”。我说:“给我的宝书,我要回家。”他说:“不行,今晚住这里,明天再说。”就上楼了。我又发正念:你说了不算也不配,我师父说了算!师父:我把真相都讲了,都三退了,这里不是大法弟子呆的地方,要回我的宝书,堂堂正正回家。立刻,正念显神威——所长从楼上下来说:“开车把老太太送回家”。我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是师父保护我。我说:“自己走,不给你们添麻烦。”所长说:“今晚雾大,你自己走我们不放心,送送吧。你的车子和东西明天九点来拿。”我说:“谢谢你了,你一定要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家人都能得福报。那个党退了吧,大姨送你名叫平安好吧?(他点点头)愿你一家平安。”

坐上车讲了一路真相。到家一看表正十点,整整两个小时,多么宝贵的两个小时啊,在师父的呵护和加持下,救了这么多特殊的生命——警察。确确实实师父就在我们的身边,激动的泪水流啊流,对师父的感激之情无以言表。老伴问我咋这么激动,我一说,他也激动起来了。我们为有这么伟大的师父倍感幸运。唯有做好三件事,精進实修,以报师恩。第二天,我与女儿去拿东西,拿仓库钥匙的人不在,又劝退了两个人。第四天才把车子要回来,《转法轮》要回二十六部,其他的被警察的亲朋好友拿去看了。我悟到,这也是好事,让他们受益,有的警察戴上了护身符。警察这帮人,不好救但又必须救;救人是我们的责任。

再被绑架两日脱险,向几十名警察讲真相劝三退

我与老伴的工资就是“六一零”这个邪恶组织下令扣发的,借此事去找他们,讲真相救他们,责无旁贷。

同年腊月二十二日,我去找上一级“六一零”,临走时心里对师父说:“请师尊加持弟子,要工资不是目地,主要是去救这帮人”。去了市里转悠了三天,见人就问“六一零”在哪里(这个秘密害人组织很少人知道),借机向人们讲真相劝三退(退党、退团、退队)。

腊月二十五日,我问一个警察,他也不知道,我给他一个护身符、一张(天灭中共)不干胶贴,他说:“大姨你炼法轮功?”我说“是”。“那你上车吧”,我说谢谢你,心想:将计就计吧,就上车了。当日下午一点,我被绑架了,到了市北分局,我对师父说:弟子在这就住两天,救完人我就回家。一進门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被师父加持的每个细胞都在跳动,救人的信心十足。

我笑着对他们说:“这就是六一零么?”他们说:“这不是,一会送你去。”我说:“谢谢你们。”他们问:“你给他的是什么?”答:“是生命的护身符啊,这可是难得的珍宝啊。每人一个,带着回家过一个好年,可得福、可免灾。特别你们被江氏欺骗,对大法敌视甚至参与了迫害,这可是既犯宪法、刑法和国际法,更犯天法的大错呀!你们知道吗,国际法庭都在审判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等迫害大法的元凶。你们都是被上头逼的,不由自主干的。你们都是我们大法弟子的亲人,我们的师父叫我们来救你们,心中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善待大法弟子,就有救了,你们与家人就有光明的未来了!我们知道你们是专门迫害我们的机关,但是,这不是你们的本愿,你们也知道我们都是按‘真善忍’修炼的好人,所以我们才不怕被迫害,抓紧新年之机,来向你们讲真相,救你们,一心为你们好,不要你一分钱,不要你为我们做一点事情。今天,咱们是缘份,要珍惜呀。”

他们问我:“你叫什么名字?”答:“大法弟子。”问:“年龄?”答:“六十五岁。”警察自语:你很年轻。我说:“我炼大法前,浑身是病活不下去了,都跳过井。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整天乐呵呵的。这法轮大法真是好啊!你只要心中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就会保护你,道理很简单。大法被造谣诬陷,而你还能从谎言中明白过来,这一念就非常珍贵,就保护你。这样的例子非常多。但是,反之,恶报的例子也很多。但我们不愿有人遭恶报,所以我们要劝善,劝善,再劝善!被救度的人,有人说我们的心不是金子而是水晶的,你们说呢?”问:“你是什么文化水平?说的一套一套的。”答:“老初中,是我们师父给的智慧。”一个警官说:“大姨你挺高兴,今下午就不高兴了。”我说:“为什么?”他说:“今下午体检合格了,就劳教你。”我说:“谁说了也不算,俺师父说了算!谁迫害大法弟子谁犯罪,要遭恶报的。”他们说:“我们明白,就是说了不算。”

下午四点到了医院体检,我想:又有讲真相的机会了。五个科室都讲,年纪大的叫大哥、大姐,年轻的叫弟弟、妹妹,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好、道德回升、避灾避难、全家和睦而会有美好的未来!他们都双手欢迎我、谢谢我。我说:要谢就谢我们的师父!

到了量血压的科室,大法显神威:一進门我觉的全身的血液直冲头顶,全身呼呼的出火,一量血压是195/95,大夫对警察说:“好好扶着她,别摔倒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我说:“我没病,一身轻呢。”大夫说:“看看你的脸,还说没病,快扶她出去”。

警察攥着我的胳膊说我身上有电,用指头捏着衣服拉我出了门说:“你还炼法轮功,这不还是有病吗?”我说:“我没病,好好的。”她回头一看,惊呆了,真的没病呀!说:“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真神了,真佩服了”。我趁机劝退了她。离开医院我问到哪去?他们说:送你去“六一零”。其实是送到了拘留所,骗我。我发了一念:“谁也不配拘留我,师父会保护我”。结果拘留所不收。

又把我送到了分局的一个派出所。我就背大法、打坐、发正念。第二天,我就对四个青年和管理人员讲真相,做了三退。下午又進来了一个青年被别人打的很重,進来就骂人、摔东西,不听管理。警察对我说:“大姨你发一发功,治一治他。”我说:“他已经在害他自己了,还怎么治他,只有叫他念‘法轮大法好’。”我一张嘴,他就满嘴出脏话。我发正念铲除他背后的魔性,叫他的佛性闪金光!当我念到二十遍‘法轮大法好’时,他接着喊:“法轮大法好!共产邪党的末日到了!”引得满屋十几个人哄堂大笑。我说:“邪不压正吧,法轮大法就是好!”我向这些人讲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神奇,和贵州藏字石天灭中共的奥秘,以及三退的保命的天机。他们纷纷表示要退,对不明白的就一一解释,明白了的人们直说谢谢,我说:“咱们都得谢谢我们的师父。”这情这景使我更感激师父,是伟大的师尊在救度众生。弟子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而已。

晚六点了警察把包还给我说;“吃点东西,我给你办办手续好回家。”我心中感谢师父的呵护,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为不叫常人看见,我包里有花生,借机抓了几把给众人和警察,我说:“谢谢你们,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你们自己,你们就有福了。”等办完手续天已经黑了。我说“回家的车已经没了。”警察说:“送你去收容所,不要你的钱。明天一早你就回家”。我心想:那里还有有缘人等我去救度。果然,第二天在那里真名实姓劝退了三个人,其中一人退党,两人退团和队,他们高兴的举起双手说:“法轮大法救了我们。”我对师父说:“师尊,这里该救的人,都得救了,我该回家了。”

当日上午八点坐上回家的车顺利的回了家。

从被绑架到分局,到安全回家,整整的两天,对几十个警察讲了真相,做了三退,这些人就摆正了位置,这都是伟大的师尊在救度众生,是师尊在做。我深深的体会到,我们做救度众生的事,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师父时刻都在保护我们,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有救度众生的愿望,再难再险师尊都会帮我们。关键是心态要稳、要正;顺利了不生欢喜心,遇到难题不急不躁,要发正念、求师父,放下自我,一心为众生。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我还有好多没修去的人心,我有决心在做好师尊交给我们的三件事中修好自己,完成史前大愿,跟师尊回家。

不当处,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