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宁河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一)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讯员天津报道)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据不完全统计,仅天津市宁河县就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拘留、送洗脑班。其中迫害致死三人,非法判刑二十八人次,非法劳教一百零三人次,二百三十多人被劫持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

到目前为止,仍有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分别是黄春来、 董广东、平玉荣、董庆凤、姜淑云。

本文简短记述了十年来,天津市宁河县部份法轮功学员所遭受迫害的案例。有更详细的情况随时补充。

一、王丽芝,女,五十五岁 ,宁河建委下属单位退休职工。

二零零零年四月中旬,宁河县“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把王丽芝等法轮功学员招集到县邮电局大厅,人人过关,强迫不许修炼法轮大法。

二零零零年,公司办公室主任王鼎成,逼迫王丽芝放弃修炼,交出大法书籍,单位领导谭林胜到王丽芝家抄家。

二、刘桂芳,女,宁河县商业局退休职工。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商业局长张学海,把局中的法轮功学员招集到芦台饭店大楼洗脑迫害,多天不准回家。

二零零一年,商业局局长和两名公安警察和一名治安科的马某,逼迫刘桂芳放弃修炼修大法。

三、毕业玲,女,五十一岁,宁河县芦台镇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被芦台镇派出所非法绑架后,转送至宁河县刑警四队,期间警察非法审问,不让睡觉,还被关进一个没有玻璃的旧面包车里任蚊虫叮咬。转天被强行戴上手铐在太阳下曝晒,并在当天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罪被非法关押在宁河县看守所十五天。参与迫害人:宁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许振和、恶警运佩刚、张洪喜、街道片警王贵旺等。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四日,因坚持信仰,被非法关押在宁河县看守所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被骗到芦台镇政府,遭非法拘禁6天,并于当月十五日被转送到大于洗脑班进行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九日,被非法转至大于洗脑班。参与迫害的有:宁河县妇联主席闫淑荣、恶警吴凤江、武装部的李军峰。

二零零一年四月四日,又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九日,被公安局以“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半。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

在此期间,曾被芦台镇政府七次非法拘禁,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就被非法关押,且被勒索现金1千元。参与迫害人:宁河县芦台镇政府褚太然、方瑞田、史少权、李建潮等。

在几次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中多次被抄,给家人的精神状态庭和家庭的经济状况造成了极大地伤害。

四、冯少华,男,四十七岁,原天津市宁河县一运公司职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因修炼法轮功被宁河县董庄乡派出所非法绑架,期间警察用手铐将其手与暖气片铐在一起。转天一早被转至宁河县刑警四队,在三十多度的高温下被恶警铐在四队的木桩上曝晒,参与的恶警有:运佩刚、张洪喜。当晚即以所谓的“扰乱社会秩序”罪被非法关押在宁河县看守所二十八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宁河县交通局一运公司场长贾福存非法监视,在一个多月内不准回家,没有人身自由。

二零零一年三月,因坚持修炼,被公安局政保科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二十三天,参与迫害人:国保赵子友、公安局长许振和。

二零零一年五月,被非法关进大于洗脑班二十五天,参与迫害的人有:闫淑荣、吴凤江、张克霞、李军峰。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因当地同修平玉荣被非法绑架,公安局政保科以“之前与平玉荣有电话联系”为由,进行非法抄家,参与人:运佩刚、杜明远。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家中的财物多次被抄,给家人的精神和家庭经济均造成了巨大伤害。

五、孙剑冰,男,三十九岁,宁河县芦台镇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被宁河县医院领导王立金等人逼写“不炼功保证书”,并被限制人身自由。

一九九九年十月,因到北京证实法,被宁河县公安局、芦台镇派出所劫持到宁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20余天。参与迫害人:赵子友等。

二零零一年一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参与迫害人:赵子友、孙建民等。

二零零一年三月,被非法劫持到大于洗脑班二十余天。参与迫害人:于东祥、王立金、于树海、王世民、闫淑荣等。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被市县两级国安部门非法抄家,并被劫持到芦台镇派出所四十八小时。参与迫害人:赵子友、王贵旺、孙建民等。

一次次的迫害,给孙剑冰和家人的精神和经济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六、陈庆莲,女,43岁,宁河县芦台镇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到北京证实法,二十七日晚被劫持到北京朝阳分局,二十八日晚被送回芦台派出所,遭到非法审问,并被恶警刘志军打耳光,其后被送至宁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被转至芦台镇政府洗脑,因不放弃信仰,又被送回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再次被劫持到芦台镇政府,遭勒索现金1万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在上班期间被辖区警察骗至芦台镇政府“双规”,因坚持修炼,被送至大于洗脑班迫害,并被勒索三百元饭费。参与迫害的人有:闫淑荣、吴凤江、张克霞、李军峰。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并被判劳动教养两年半。

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二日,被送往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当天即被罚站七个多小时,到了半夜,还被非法审问,因不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所谓“保证书”,遭受更严重迫害,每天从早五点班起床后,一直要干活到晚上十二点才能睡觉。

七、李淑丽,女,53岁,宁河县芦台镇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被王继增、李洪恩等人绑架至芦台镇政府洗脑,参与迫害人:褚太然、朱庆昌、史少权、方瑞田等。

一九九九年十月,被关押在宁河县看守所、天津九处共十五天,被当地镇政府接回后,继续迫害二十天,勒索现金三千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八日,因邪党召开“两会”,被绑架至芦台镇政府,非法关押二十余天。
二零零零年夏日的一天深夜,被李建潮、方瑞田、王继增等人非法入室骚扰,并被绑架至镇政府七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九日上午,被绑架至芦台镇政府,并与平玉荣等人于十三日被送至大于洗脑班,参与迫害的人有:闫淑荣、吴凤江、张克霞、李军峰。腊月二十七被转至宁河县看守所,被非法判处劳动教养一年半。非法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因张贴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至宁河县看守所。当晚,被运佩刚、高立生、杜明远等人非法庭审一夜,被非法关押十七天。

在数次被迫害期间,给李淑丽和家人的精神和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八、杨孝荣,女,47岁,宁河县芦台镇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被王继增等人绑架至芦台镇政府洗脑迫害,参与人:褚太然、朱军等。

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证实大法,在天安门广场被北京便衣警察绑架到丰台体育馆,当晚被转移到北京车站派出所,不许睡觉。转天,被绑架至宁河县看守所,后又被转至天津九处十五天,后被挟持回芦台镇政府继续洗脑二十余天,并被勒索三千三百元。

二零零一年一月,被王继增等人非法绑架至芦台镇政府,三天后转到大于洗脑班四十余天,期间一直睡地上,且不让家属接见。参与迫害的人有:闫淑荣、吴凤江、张克霞、李军峰。

家属曾去街道要人,被王继增、王贵旺等人威胁,并将家属送派出所非法关押近五小时。邻居们深感不公,到街道居委会讲理,家属才被放回。

在数次被迫害期间,给杨淑荣和家人的精神和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九、董会兰,女,宁河县芦台镇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被街道的李洪恩、王继增劫持至芦台镇政府洗脑迫害,参与人:褚太然、朱庆昌、史少权、方瑞田等。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又被街道的李洪恩、王继增、张万平等人绑架至芦台镇政府洗脑二十多天,并被勒索现金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正月,邪党召开“两会”,董会兰被街道和镇政府绑架到镇政府洗脑迫害二十余天。

二零零一年九月上午,街道的李洪恩与芦台镇政府的工作人员闯入家中,强行将其拉上车,送至芦台镇政府洗脑迫害。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日上午,县国保大队赵子友伙同贸易开发区胡某等十多名恶警闯入其家中进行抄家,将每个屋子都翻的底朝天,盗走二千元的存折,并将人绑架到宁河县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五日晚,在贴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后被审讯一夜,并于转天送至汉沽区看守所迫害七天。参与人:运佩刚、杜明远等。

在数次被迫害期间,给董会兰和家人的精神和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十、刘淑玲,女,59岁,宁河县芦台镇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被王继增等人非法劫持到芦台镇政府洗脑班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证实法,被北京恶警绑架,当天被接回后,关押在宁河县看守所,后被转送到天津九处关押十五天。后又被镇政府关押在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并被勒索现金三千三百元。

二零零零年二月,被非法劫持到芦台镇政府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夏日的一天深夜,被警察劫持到县看守所迫害,参与人:李建潮、方瑞田、王贵旺等。

二零零一年十月,被恶警王贵旺等人劫持到大于洗脑班迫害,参与迫害的人有:闫淑荣、吴凤江、张克霞、李军峰。后被非法判处劳动教养二年(大港区女子劳教所),受尽摧残。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日,被恶警王贵旺等人非法入室抄家并劫持,四岁的外孙女哭闹不止,他们竟将门反锁后扬长而去,自此外孙女吓的小便失禁。在被劫持到镇政府的第六天,遭到强行野蛮灌食,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天津女子监狱迫害。

在数次被迫害期间,刘淑玲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给家人的精神和经济造成了巨大的损失。

十一、张桂英,女,38岁,宁河县芦台镇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张桂英被宁河县医院院长王立金等人逼写“不炼功保证书”,并限制人身自由。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被芦台派出所劫持进看守所,在孩子尚在哺乳期间非法劳动教养二年,关押在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所。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日至二零零零年五月十日,在大港区板桥女子劳教所受迫害几近全身瘫痪,遂被保外就医,给家庭和孩子造成严重损害,直接经济损失四至五万元。

十二、胡向会,女,49岁,原天津市宁河县农村信用社职工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为证实大法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北京双城看守所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四日,被宁河县公安局从双城看守所劫持到宁河县看守所拘留十五天。女警赵洪霞等参与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十四日,被天津市宁河县农村信用社工作人员从看守所挟持到单位进行洗脑(所谓双规”双规”教育),24小时监控。逼迫胡向会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并扣押了身份证。

二零零一年四月,宁河县“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把胡向会等法轮功学员招集到县邮电局大厅,人人过关,强迫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胡向会不放弃修炼,又被劫持到大于洗脑班迫害近一个月,参与迫害的有, 闫淑荣、吴凤江、李军峰、李克霞等人。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六日,胡向会向“六一零”人员讲真相被举报,宁河县公安局国保恶警孟宪功等人,身穿便衣非法将胡向会从单位劫持到芦台派出所威逼、恐吓后劫持到宁河县看守所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下午,宁河县公安局国保杜明远恶警身穿便衣带着两个便衣警察,闯入胡向会办公室,没有出任何身份证明强行把胡向会带到芦台派出所,非法审问,参与迫害的有国保队长高立生,杜明远、孟宪功等恶警,在当日晚上九点,警察抄了胡向会的家,把电脑、U盘等有关大法物品抄走。至今不还。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上午,宁河信用联社把胡向会从看守所直接劫持到单位,天津联社保卫科来了两人,逼迫胡向会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并让胡向会揭发检举法轮功人员,逼迫她写悔过书等,并每天写汇报。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八日,宁河信用联社下发了宁信联字(2007)33号对胡向会处理文件,下发到各单位,内容是”给予胡向会行政处分留用察看一年,并扣罚60%的效益工资,剩余40%的效益工资根据其表现按年酌情予以发放,留用察看期满,表现好,态度端正,能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并明确表态,与法轮功彻底决裂,恢复为正式员工,反之,则另行处理”。在年底扣发了胡向会工资、奖金近五千多元。

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宁河信用联社理事长姚宝健主持会议,多人参加, 姚强迫胡向会与法轮功决裂,否则,就调离工作,找她丈夫单位,找她儿子大学学校,并威胁说 “你应该知道后果”。谁都明白 这在用邪党的株连政策。胡向会不放弃修炼,当天就把胡向会调到离家七十里路,全县效益最差最偏僻的东棘坨信用社,然后派联社主任单顺永、人事科科长胡志靖到胡向会丈夫单位施压。她丈夫承受不了打击,家庭面临破裂。

姚逼胡向会辞职,姚保健通知各处其中包括医院,无论出现任何事都不准胡向会休班,如休班超过三天算自动辞职,很多人都在打抱不平。

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胡向会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被逼辞职。信用社年收入在四至五万元。

自邪党迫害法轮功以来,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县“六一零”、单位就逼迫胡向会写保证书,逼迫家人写保证书,警察抄家多次,在这期间不给胡向会工资晋级两次,经济损失达五千元。

胡向会原是身患多病不能正常上班的病号,自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工作负责,信用系统提起她都说好,曾被评选为出席天津市的信贷档案标兵,全县组织参观,一九九九年、二零零零年,胡向会被无记名投票选举为先进工作者,信用社主任如实上报到联社, 联社领导无法向县里交差就硬把胡向会从先进的名单中划去,放到不合格的名册中,后来单位评选先进就改为主任直接点名了。

宁河县信用联社理事长:姚宝建 现已调离在接受审查
主任: 尹左山 现已被免职
主任: 单顺永 现已被免职
人事科长:胡志靖 手机:13821626190现已被免职
工会主席: 于泽文 手机:13102241268现已退休

十三、马翠贤,女,大辛乡农民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原大辛乡政府,派出所警察非法入室到她家搜翻法轮功相关书籍和炼功用品,并派人监听、监视。

一九九九年九月十日,乡政府人员假借与法轮功学员谈话将其软禁在村委会议室中。九个昼夜除了家人送饭时间,与外界毫无联系,甚至连晚上睡觉的地方都只能躺在铺有薄薄稻草的冰冷地面上。

二零零零年春天,正值春播前的准备阶段,大辛乡政府、派出所(现属于宁河县宁河镇派出所)再次欺骗法轮功学员到乡里开会,并承诺会议开完马上将其送回家。结果却将这些法轮功学员非法软禁(有称“双规”)十三天。在此期间,马翠贤的丈夫到乡里要人,人未要回,还被邪党谎言欺骗、威胁、恐吓,受到极大的精神刺激,回到家中便服了农药,险些丧命。

二零零零年六月末,因有法轮功修炼人上访被非法绑架,马翠贤便到乡里要人,又被非法关押十一天。

自邪党迫害法轮功后,每逢所谓的“敏感日”,大辛乡的大部份法轮功学员都要被非法关押在乡里。邪党人员韩之清(已遭恶报死亡)污言秽语辱骂法轮功,并扬言要将法轮功学员都送进看守所。一天正当大家一起学法时,恶警竟将门撞开,原大辛乡派出所所长张金伟命令恶警李辉把马翠贤拖到屋外后院,在这数十米的拖曳过程中,马翠贤的衣服早已破烂,身体也被擦破,血肉模糊。恶警还不罢手,对其拳打脚踢,毫不顾忌,致使看管的人都惊讶地大喊:“坏了,打死人了!”所长张金伟又命恶警将马翠贤拽到屋中,揪着头发将其头按于水中,使其清醒,并关押在铁笼子里。次日早晨,马翠贤就被恶警李辉和李强强行送往了宁河县看守所。张金伟和看守所的人相互勾结,将满身伤痕的马翠贤在看守所里关押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日把马翠贤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去京上访,只为向政府和世人说明大法是教人向善道德回升的大法,为大法讨个公道。不想在天安门,警察居然与一些骗子合谋骗取法轮功修炼者的同情心,诈骗钱财,将马等法轮功学员钱骗走后又带上车,软禁在北京府右街,后来被大辛乡乡长付连臣,政法委书记赵连普,派出所所长张金伟等人将其劫持回乡政府,非法软禁在乡政府三天三夜不许吃饭喝水不许上厕所。并非法审问和抄家把其家的稻谷,瓜子,电视机等全部抄走还要拆房又非法勒取一千元。可是恶人,恶警并没有罢休,再度将马翠贤非法劫持到宁河县芦台看守所。丈夫和孩子,来看守所要人,恶人恶警坚持不放人。在绝望中,马翠贤的丈夫及儿子以头撞地,当时把地板砖磕碎了,额头红肿。

二零零一年一月份,非法将马翠贤劳两年教,关押在天津市女子劳教所五大队、二中队。由于她不念诽谤大法的书,被强迫在院子里罚站。从傍晚五、六点至半夜一两点。每天还要摘豆子扛一百多斤豆袋子。两年的非法劳教,使马翠贤在精神与肉体上遭到了巨大的摧残和伤害。

马翠贤和家人在十年的迫害中,无论在经济上、精神上还是肉体上,都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和伤害。

十四、粱克英,女,宁河县宁河镇小月河村农民。

一九九九年九月进京上访为法轮功讨回公道,次日晚上被原大辛乡乡长付连臣,派出所所长张金伟劫持到北京一宾馆,张金伟气急败坏的一个耳光打在粱的脸上。连夜又将粱劫持至宁河看守所罚站一天,二天没吃没喝,拘留半个月,敲诈勒索一百五十元,然后又被非法关押在乡政府十天左右,邪党官员韩之清(已遭报身亡)书记王振国,恶警李强、陈军等让她喝酒,骂法轮功创始人和上访之人,语气败坏如流氓地痞一般。

二零零零年春季粱克英再次被非法“双规”十三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二十日,所谓的敏感日粱克英又被非法“双规”一周左右,在这期间恶警李辉殴打辱骂粱克英。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粱克英再次进京上访,当晚被当地政府的邪党官员付连臣、赵霞、赵连普、恶警所长张金伟劫持到宾馆,第二天上午非法关押在大辛乡政府一房间,单独非法审问,用一根绳子倒背手绑再椅子上,三天三夜不让吃、喝,三十一日被非法押送到宁河县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一月, 粱克英从看守所被强行拉至大于洗脑班并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遭迫害。她在劳教所期间,扛豆袋,择豆子,睡觉只四至五小时,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

粱克英在大辛乡里被迫害期间被非法抄家,抢走稻谷一千多斤,煤气灶一个,花生一袋,瓜子一袋多,半袋芝麻,把屋里翻个底朝天,就这样还想拆房,吓的她丈夫给恶警跪下,哀求他们不要拆房,恶警趁机勒索八百元钱罢手,吓的屋里九十多岁的老人泣不成声。

十六、高景义,男,宁河县赵本乡农民。

高景义自家开了一间修理部,他是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在炼功前他疾病缠身,并伴有失眠,痛苦不堪,炼功后疾痛全消。在一次焊接铁桶中,因废桶存放过易爆物见明火铁桶盖当时就飞出数米,修理部的玻璃全部炸碎,高景义本人也被炸倒在地,但神奇的是竟安然无恙。高景义亲身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更坚定了修炼的信心。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高景义因坚定修炼,遭到赵本乡派出所多次骚扰,非法拘押并勒索二百元钱。他在一次营救同修时,又被赵本乡派出非法拘押并勒索一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因不放弃修炼又被赵本乡派出所非法把他押送到县看守所拘押十五天。恶警张把高景义等炼功人挂上“顽固分子”的大牌子游行,让他站在雪地里,随后又把他送进大于“洗脑班”进行强制洗脑,被非法勒索五百元,之后又被送进了县看守所,关押在所谓的“魔鬼号”吃喝拉在一间屋子,恶警指使犯人打他,用胶皮棒打他的软肋,十分痛苦,扒光他的衣服拉到外面冻着,并往身上泼凉水,六天后他被转入四号监室,先是罚洗凉水澡,将牙刷夹在手指缝里使劲加夹他的手指,折磨了二十八天也没动摇他坚定的修炼信念。

二零零一年,高景义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天津市双口劳教所,在这期间更是严重迫害,每天做马扎不准动,后来是超时干活(穿肉串、粘花)恶党从中牟取暴利,他与同修以绝食来抗议迫害,维护对真善忍的信仰,却遭到恶警唆使犯人对他们的毒打,踩头,把胶皮管直接插进胃强行灌盐水,用电棍电遍全身,昏死过去,还有一次高景义绝食抗议恶警殴打法轮功学员,被恶警用电棍电击,将他面部电焦,把他的手脚分别两个床的栏杆上身子在空中悬者,把棉被捂在脸上,塑料袋照在脸上,呼吸困难,十分痛苦,一年半非法劳教期满劳教所不放人,又加期一年。恶党的非法迫害给高景义及亲人在精神上和经济上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损失。

十七、盛富华,女,宁河县丰台镇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盛富华带着女儿走上了天安门护法,宁河县丰台镇政府以此为对其罚款六百元,女儿罚款七百元,被镇政府非法关押十五天后被劫持到宁河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丰台镇政府突然分四批非法对盛富华、赵红珍、张金堂、马连山进行抄家,抄走有大法书籍、大法资料并被非法关押在镇政府九天、宁河县看守所十五天并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在日益严酷的打压下,盛富华忍无可忍再次走上去北京上访的道路,邪党不听善良人的呼声,盛富华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遭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盛富华发真相资料,被东单庄不明真相的村民恶意举报,遭当地派出所绑架劫持至玉田县公安局,三个恶警把她绑在铁椅子上,捆住手脚、胳膊和腿,其中一个恶警用电棍电击,其它二人叫骂着问大法资料的来源,迫害其昏死过去,盛富华在玉田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后,又被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在那里不让睡觉,两个小时一换人,长期洗脑迫害。

恶党的非法迫害给盛富华身心造成极大的摧残,给她的亲人在精神上和经济上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和损失。

十八、齐玉英,女,宁河县丰台镇人

二零零二年八月齐玉英和盛富华发真相资料,被东单庄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遭当地派出所绑架关押三天不给饭吃,后劫持到玉田县公安局,在玉田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后,又被唐山开平劳教所劳教一年半,在那里不让睡觉,两个小时一换人,长期洗脑迫害受尽摧残。

十九、单祥亚,女,宁河县丰台镇人

二零零零年进京上访只想告诉政府法轮大法是正法,后被劳教一年,关押在天津板桥劳教所遭迫害。

二十,李秀芹,女,宁河县廉庄乡孟庄村人

二零零零年阴历腊月二十,廉庄乡邪党人员将李强行绑架到大于洗脑班,李当时坚持炼功,被邪恶之徒拖到雪地里冻了九十分钟,廉庄乡书记任秀生同宁河公安局与县委的一伙人经常侮骂李秀芹,参与迫害的田淑敏、张克霞、闫淑荣全在场的情况下做伪证录像,说洗脑班如何好,并在电视上播出。

二零零一年阴历三月初六,电视台又来两个人要求李秀芹按他们要求说感谢邪党等鬼话,最卑鄙的是拍摄中从卫生院抱来很多输液瓶做作假证,为邪恶之徒升官做铺垫,家里哪坏拍哪,同时邪党人员让李秀芹对着镜头念已经准备好的稿子。

法轮功学员李秀芹与刘新华与每人交一千元罚款,其他四十多人交一千至两千不等,大约在这次迫害中法轮功学员被罚款八至十万元人民币,之后李秀芹向廉庄乡政府要钱时,廉庄乡书记任秀生说吃了、喝了。

二十一、朱树云,女,宁河县廉庄乡农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朱树云夫妻俩被廉庄乡邪党人员逼迫放弃修炼大法每人被罚款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邪恶之徒突然闯进家中,翻箱倒柜,抄走大法资料,被绑架到宁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朱树云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

在宁河县大于洗脑班期间,半夜十一点左右,邪党人员于浩林与李春发分两次闯入女法轮功学员监室,真是猪狗不如。

二十二、朱树君,女,宁河县宁河镇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朱树君被宁河镇邪党人员多次软禁几天或十几天,朱树君的丈夫由于受邪党的宣传的毒害,不让朱树君炼功,还经常打骂。

二零零一年,朱树君看见法轮功学员被挂牌游街,说了一句公道话,而遭受迫害,在宁河镇被非法关押八天,然后再被绑架到“大于洗脑班”近两月,在大于期间宁河镇的邪恶之徒鼓动家属打骂法轮功学员,朱树君丈夫揪住她的头发,拳打脚踢,邪恶之徒把朱树君逼到雪地里罚站,在大于洗脑班直接劫持到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家属探视时说侄子要当兵,可是因为他大姨是“政治犯”不许当兵,当时有个李队说,只要说不炼与法轮功划清界线写下保证,不影响亲戚当兵。

二零零零年,宁河镇二次把朱树君非法关押,派出所所长韩振北问朱树君还炼不炼法轮功,朱树君回答“炼”,于是恶警挥拳朝朱树君胸部猛击,一周后呼吸还觉得困难。这就是中共所谓的公安,“黄、赌、毒、黑”不敢招惹,对待一个良家妇女倒是心狠手辣。

二十三、武建岚,女,宁河镇人

武建岚护法进京上访,被宁河镇中共邪党政法委书记带人押回,遭恶党人员的毒打和挂牌子游街,并且在宁河镇派出所被反扣手(一只手从头顶肩膀处下来,另一只手从下面往上,扣在暖气片上),在游街的同时野蛮抄家也在进行,武建岚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关押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迫害,扔下幼子由婶子们照顾。

二十四、翟守英,女,宁河镇人

翟守英,护法进京上访,被宁河镇中共邪党政法委书记带人押回,遭恶党人员的毒打和挂牌子游街,同上也被强行游街,当看到儿媳挂牌游街时,翟守英的婆婆当时昏死过去,精神受到强烈的刺激,不时的呼喊儿媳的名字。老人看着可怜的儿子和孙子,当时瘫痪了,至今精神不正常,生活不能自理,说话语无伦次。

二十五、孟献舟,男,宁河镇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孟献舟由于到宁河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话未出口,人就被强行往车上拖,并遭毒打,同时衣服被撕破,宁河镇邪恶人员还让写不炼功保证书,并且罚款五百元。

二零零一年,进京上访,又被带到宁河镇迫害,关小号,挂上窗帘后遭毒打,同时把截去一条腿行动不能自理的媳妇,绑架到宁河镇迫害并罚款一千元,恶人杨栢忠用谎言欺骗众人说:“喊污蔑大法的话就让回家”,累计被非法勒索一千五百元。

宁河县宁河镇自迫害法轮功以来,全镇三百多炼功人被宁河镇政府敲诈勒索每人五百元,二零零零,宁河县把大部份法轮功学员绑架到大于洗脑班迫害,每人被勒索一千元至一千五百元不等。

善恶有报是天理,望作恶者回头是岸,法轮功修炼者没有敌人,告诉人们真相是希望这些人停止做恶,否则不远的未来等待他们的将是极其可怕的下场。不要说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天天上演的血腥迫害与你没关系,如果他们的幕后没有你们的参与,法轮功学员绝不会自动走到里面去。谁是打手,谁是后台,饱受迫害的人记得最清楚。法轮功学员本着师父的教导,在大善、大忍中一直在向你讲述着真相,等待着你的醒悟,但这种等待决不是无止境的,要知道,佛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暗室亏心,神目如电。在这个世界上无论谁干了什么,都得去承受、偿还。谤佛谤法、迫害修炼人必招天惩,这是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流传下来的古训,可不是我们杜撰的。

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人员的姓名、地址和犯罪事实已经被记录在案,或正在被收集整理,在互联网“法网恢恢”网站,已经记录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恶人、恶事,人证、物证俱在,到了审判的那一天,谁能抵赖得了,谁能逃脱得掉。

朗朗乾坤,善恶已明,孰正孰邪,历史已证。再劝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不要一叶障目继续充当恶党的打手,不要在天灭中共的时刻成为恶党的殉葬品。

简单归纳一下宁河县参与迫害人名单
六一零主任: 张云成
宁河县公安局局长:刘克建
宁河县公安局副局长:许振和主管迫害法轮功
原政委 刘庆江
副局:李金刚
副局:刘永安
国保:运佩刚
国保:杜明远
国保:孟宪功
国保:国保队长高立生
国保:赵子友
陈贺全 公安局政保科

新生街道片警:王贵旺
芦台镇政府
褚泰然 方瑞田 史少权 朱庆昌 李建潮 方瑞田 付连才
宁河信用联社董事长:姚宝健
宁河县大辛乡政府
乡长:付连臣
派出所所长:张金伟 恶警 李辉 李强
其他人员 赵霞 陈军 赵连普 王振国 李强 于浩林 魏振来 张志刚 张洪喜 刘彦章 孙建民

宁河县廉庄乡书记 任秀生
宁河镇派出所所长 韩振北
参与大于洗脑班迫害: 县政法委书记 鲁玉生 妇联主席闫淑荣、恶警吴凤江(曾对多名不放弃对“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曾对一名男法轮功学员从晚上打到天亮,白天站在太阳下晒,夜间罚站蚊子咬,他还喊到你信“真善忍”就不怕蚊子咬,叫嚣我打了二十年的人了,从没有失过手、打一个服一个,用各种手段来动摇法轮功学员的正信)、武装部的李军峰、张克霞。

苗庄政府:李春发
县看守所所长:马致富
县看守所管教:赵红霞
新生街道参与人: 李洪恩、王继增、张万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