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警察分别是怎样调查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九日】我们通过两个实例来看一看海峡两岸的警察对法轮功是怎样调查的。从中我们不难发现一些问题。

河北省涞水县永阳镇是全县最大乡镇之一,有近一千名法轮功学员。当时法轮功在永阳非常受推崇。每逢征收公粮,镇干部和村干部都在喇叭上广播:全体村民,希望大家向人家法轮功学习,人家法轮功老早就把最好的、最干的、最干净的麦子超额交到粮站了。粮站工作人员问:是法轮功吗?是法轮功的麦子就不用检测质量,都是好麦子,我们信得过。

选村干部时,镇干部表示,最好从法轮功里选拔一些有能力的人才。而村民投票时也表示:选拔法轮功当村干部我们放心,不贪,不占,不抽烟,不喝酒,不嫖娼、不索贿。法轮功在涞水县深得民心。

永阳镇有一个副书记,他的妻子在镇司法所上班,是一个法轮功修炼者。一九九八年下半年,永阳派出所王所长不断向她了解法轮功的情况:比如法轮功的核心是什么?有什么好处,共有多少人炼,各村有多少人炼。有一次王所长很严肃地对她说:“你是司法,我是公安,咱们是一个大系统;有一句话我也早该跟你说了,公安部内部有文件,要求各地公安对所有法轮功学员进行全面调查。因为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准备采取控制措施......你可别太露头了,回避着点。”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这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回来,她丈夫吓得面如土色:“你是不是上北京了?你招了大祸了。据内部消息说,上边要对你们这批人判大刑。去的人太多了,据说有好几万。我这个副书记是保不了你了。”

这个镇派出所所长所说的公安部内部文件,指的就是中共公安部一局于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一日发出的公政[1998]第555号《关于对法轮功开展调查的通知》。这个《通知》是采取了先定罪、后调查的程序,这样的调查哪里是调查?纯粹是“找碴”。

明白一点事理的人都知道,什么事情不都得先问清楚了再下结论吗?你把结论都下了,还调查什么?这是调查吗?这是打着调查的旗号对法轮功栽赃陷害。

这叫正常社会里的人来看,肯定是不可思议的。可是在中国,这样的调查却能够堂而皇之的进行。派出所所长能说什么?他即使有正义感,他也顶多就是把事情如实反映上去而已。可是他也非常清楚,中共一旦挥起屠刀,是肯定要朝着它锁定的目标砍下去的,这是中共的本性决定的。这位法轮功学员的丈夫的表现也说明了这一点。从她丈夫这句“我这个副书记也保不了你了”的话中,让人感到中共制造的恐惧在人们心中留下的阵阵寒意。

那么一水之隔的台湾对法轮功又是怎么调查的呢?中共对法轮功诬陷的报道是面向全世界的。而法轮功其时也已弘传了几十个国家和地区。面对中国政府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人们当然希望看到关于法轮功的真实消息。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府都在关注着这个事件。从一个特殊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国际性的事件,因为它涉及的不只是发生在中国法轮功学员身上的孤独事件,自己国家的法轮功修炼者是不是也真的象中共宣扬的那样?其实很多国家的政府,特别是那些有法轮功学员的国家和地区,也都不同程度的对法轮功进行了调查。那我们就通过和我们同文同种的台湾,看看那里的警察对法轮功是怎么调查的吧。

我们还是通过一个小事例来说明,可能更清楚。

台北市内湖区派出所有一个警察叫张永祥,在中共全面迫害之后,接获台北市政府警察局的公文,指令他了解法轮功以及在台湾的活动情形。

当时的台湾修炼法轮功者也有几万人,在张永祥的辖区内有位里长就是法轮功学员。台湾的里长和大陆的乡长差不多,只是没有大陆的乡长管辖的人数多。张永祥找到这个里长进行了解,才知道法轮功的修炼是完全公开透明的,想炼就炼,想走就走,没有任何门槛或框条制约,根本就没有名册。里长给了他许多法轮功资料让他了解。

张永祥没有想到这份工作这样轻松,人家什么也不隐瞒他,完全公开,想了解什么都行,根本就没有秘密。张永祥看完资料,觉得法轮功太好了,跟中共宣传的完全不一样。它只是佛家的一种修炼法门。张永祥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非常慎重地在调查表上写道:“法轮功在台湾没有什么非法的集会,他本身就是一种修炼团体,都很好。”

张永祥的调查有什么特别的吗?没有,那只是一个普通的调查而已,实事求是的把要调查的对象了解清楚就行了。这应该是一个警察对待上级安排的工作所应尽到的本份,何况人家法轮功学员那样配合,所以他调查起来,不但没有感到什么压力,反而相当的轻松。后来,就因为他对法轮功的调查,才真正的了解了法轮功,并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

其实在我们中国这样的调查也有过,那是在一九九七年的时候,中共公安开始第一次秘密调查法轮功。当时的许多秘密警察进行调查之后,觉得这个法轮功太好了,一点问题都没有,就把自己的身份和所进行的工作给大家公开了,有的也因此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这个事件在当时是被传为美谈的:法轮功真纯净,连秘密警察都不愿隐藏自己的身份。

可是,妄图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罗干之流,不愿相信法轮功是如此的美好、不愿相信这个世界上会有如此好的人;法轮功越好,这些人反而越妒嫉。明知法轮功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在已经调查过一次的情况下,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竟然对法轮功先行定性,然后再“调查”。这种“调查”的本身已经是迫害的一部份了。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据”!

中共定性的调查,自然引起了许多投机者的兴致。中共的图谋是达到了,只为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人自然遭遇到了史无前例的迫害,可是中国社会能因此变好吗?那不是更加糟糕了吗?一个连真、善、忍都容纳不了的政党,对中国老百姓来讲不是十分可怕的吗?从这个意义上看,就不只是法轮功学员受到了迫害,全体中国人在这场对真、善、忍的迫害中,都被深深的伤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