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知云南十余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三日】(明慧通讯员云南报道)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根据明慧网报导和近期收集到的信息,已知云南有上千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进行迫害。从2000年9月3日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33岁的法轮功学员孔庆黄在建水县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到2009年7月16日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医生、法轮功学员沈跃萍含冤离世,最近又获悉张秀英、杨素芬、何美华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到目前,已知云南有十余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失去生命,他(她)们是:

1.张秀英,60岁左右,个旧市人,2007年11月厂假日下午4点左右,在个旧市宝华公园贴真相资料时,被公园蹲坑的警卫绑架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同时又到她女儿家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个旧市看守所十九天。公安突然通知其儿子到公安局,后来听其家人说张秀英已去世,其家人怕被邪恶迫害,至今不敢透露死亡原因。

2.杨素芬,女,52岁,个旧市鸡街火车站铁路职工,已退休。2005年3月21日,在鸡街镇三道沟农村讲真相、发资料时,被恶人诬告,遭到鸡街公安分局恶警的绑架,被个旧市“610”、公安局非法劳教两年半。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杨素芬在邪恶的洗脑与各种高压下,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2007年6月释放回家时,身体极度虚弱,于11月11日早九时,在开远铁路医院含冤离世。

3.何美华,女,云南省国营金平县农场职工,1999年7月20日后,被恶人绑架,非法送云南省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每天被强迫洗脑,做奴工,被打骂,不准睡觉,关小号,逼写三书等迫害,致生命垂危。恶警怕承担责任,叫其家人接回家后不久去世。

4.曾绍兰,女,50岁,云南省建三公司退休工人。2002年7月曾绍兰贴揭露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真相传单时,被盘龙公安分局董加湾派出所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其被恶警审讯时受到恐吓,被家人保出后不久,于8月6日含冤去世。

5.张凤仙,女,45岁,家住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关上镇双桥村,其丈夫严经雄(大法弟子)于2000年2月8日被国安“610”恶警非法抓去关押一个月,使其身心受到打击;2001年4月26日,恶警又来骚扰,非法搜查她家居住房,并非法把其丈夫拘留一天,受尽各种痛苦;2001年7月20日,恶警又再一次上门搜查其住房,把其丈夫逼得有家不能回。2001年12月28日,张凤仙和丈夫去收菜,被恶警以去问话为理由骗走,并把其丈夫绑架到看守所,在没有任何犯罪行为、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被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公安分局非法送去劳教2年(经办人:冯军),并被云南第二劳教所管理科非法加期7个半月(管理科长:曲开明)。其丈夫从劳教所回来后,恶警又多次上门骚扰,并且不法人员经常在门外监视。历经数次迫害,张凤仙身心备受摧残,心口时常疼痛,于2005年5月8日含冤去世。

6.杨苏红,女,24岁,是一个身高仅有1.2米、体重23公斤的肢体残疾人,家住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杨苏红从小命运坎坷,8岁开始就病魔缠身,先后患上“结核性腹膜炎”、“白血病”等症,父母带着她四处寻医问药,走遍了昆明的大医院,1998年更是雪上加霜,被昆明肿瘤医院确诊为“骨癌晚期”,并说她最多只能再活几个月了。

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杨苏红于1998年2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炼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渐渐的她身上的各种病症消失了,她丢掉了10多年的药罐子,摆脱了病魔,重获生活乐趣与生命真意。曾为她诊断过的医生再见到杨苏红时,惊叹道:“想不到你还活着!”

1999年7.20后,杨苏红坚持信仰、坚持真理,多次遭到邪恶之徒的非法抄家、审讯、关押等骚扰。

2004年11月30日,杨苏红被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欺骗绑架至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杨苏红坚决拒绝在劳教书上签字,坚决拒绝所谓的“转化”。在劳教所半年的时间内,杨苏红被迫参加超强的奴役劳动,不允许她学法、炼功,她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于2005年5月被送回家,仅一个多月的时间,杨苏红于端午节的下午含冤去世。

7.王莲芝,女,73岁,昆明法轮功学员。王莲芝于2008年4月15日下午18时左右在家做饭时,被西山分局的恶警陈坤光和金碧派出所的沈明贵、王维处绑架。两天后家属被告知老人已被捕;10月中旬儿子去看守所送衣服,被告知老人已于8月7日送到女二监,赶到女二监却不准见,要3个月后才能见。11月10日,经过折腾,儿子终于见到母亲。此时母亲虽有点憔悴,但精神正常。

2008年11月27日,儿子接到监狱打来的电话(0871-5126191),叫他去一趟监狱,介绍一下他母亲在里面的情况。一到监狱,刘姓警察就叫他在“担保书”上签字,问为什么,说他母亲有病,可以办保外就医。儿子问什么病?刘姓警察推诿给队长杨欢:“你没告诉他是什么病吗?”杨欢无可奈何的说:“没有”。在王莲芝的儿子的再三追问下,杨欢才告诉他,他母亲得的是“精神分裂症”。

儿子一听如五雷轰顶,十多天前还好好的,怎么就精神分裂了呢?儿子问谁鉴定的?答曰,市精神病院。儿子要求看鉴定书,勉强给看了一下。因为事情蹊跷(杨欢说他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把药拌在饭里,谁知道还拌了什么?)儿子没签字。后来想,还是先把母亲接回来治病,就在12月1日(监狱的期限)签了字,并要求看一看病重的母亲,但遭到拒绝,说保外就医还得等上级批。

直到2009年1月7日王莲芝才被“保外就医”回到家中,但身心遭受严重迫害,几乎成了植物人,整口牙齿松动脱落,持续剧烈头痛,难以入眠。11月16日老人被送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期间老人一直处于昏睡状态。因医治无效,11月25日出院,11月27日去世。

王莲芝老人2002年就曾被非法关押在昆明五华区看守所36天,并被非法抄家,后送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因她的血压当时高至220,有生命危险,劳教所不收,国保大队叫她的家人写了担保书,才把她放回家。参与绑架王莲芝老人的警察有五华国保大队队长练学腾、警察马斌和土桥派出所的警察等。

王莲芝老人被绑架、迫害的有关情况见明慧网2009年1月5日《七旬老人被绑架判刑,遭云南女二监严重迫害》

8.沈跃萍,女,49岁,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医生,2000年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三年;2004年12月,玉溪红塔区公安分局何晓沛、张翔宇等恶警在高原明珠的展销会上把沈跃萍、普志明夫妇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绑架。红塔区法院在政法委、“610”等邪恶部门的授意下,亵渎司法的独立和公正,对四位大法弟子非法判刑一至五年不等。沈跃萍被非法判刑四年,因沈跃萍在法庭上义正辞严的揭露对其孩子三天的非法铐、吓,被伪法院加刑一年。

在五年的监禁中,沈跃萍因拒绝所谓的“转化”,从2007年3月开始就被关在禁闭室中长达三年,受尽了非人的折磨:恶警们整天对其轮番轰炸,不堪入耳的骂人之词以及收录机里的恶党邪恶放毒。在禁闭室期间不得洗澡换衣服、没有随意站、坐的自由,来例假不允许用卫生巾、还经常被打或用针扎,甚至被在食物中下有损伤中枢神经的药物等。

从2006年10月份起,沈跃萍的家人就不被允许和她通书信、通电话和见面了。2009年6月她的家人接到了“保外就医”的通知,据说当时沈跃萍的身体状况到了一不输液就呕吐的地步,已经被迫害得奄奄一息,她已经被迫害得肺部穿孔了。此后她一直住在昆明第三医院,直到7月16日晚上含冤离世。

9.桂明芬,女,年龄未知,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区麻线村人。从1998年年底修炼法轮大法后多种疾病和风湿性心脏病不翼而飞。2000年4月4日桂明芬到省委上访后,一直就被邪恶之徒盯梢,两次被非法拘留,两次被非法强制洗脑,多次被监控,连买菜出门都被要求签名,进出受到制约。家人因为害怕,就把她看管起来,导致她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便血两年多,于2005年1月25日去世。

10.付琼仙,女,五十多岁,云南省江川县前卫镇人。原患有严重的心脏病,随时都有离世的危险,办后事的衣物都已准备好了。1999年修炼大法后心脏病好了。由于她坚持修炼法轮功,2004年6月被绑架,2004年9月19日死亡。

11.王星,女 ,30岁,云南昆明铁路局教师。王星2000年到北京上访后被非法押送回昆明途中,为摆脱迫害,从窗户跳车时不幸身亡。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面对邪恶之徒对大法、对师父的恶意中伤,看到大法弟子无辜被抓、被抄家、被关押,王星满怀着对政府的信任,2000年5月左右,独自一人到北京上访,遭北京警察绑架后送到云南省驻京办事处关押,昆明铁路局公安处和单位接通知后到北京带人,一行数人非法押解王星乘火车回昆明,当火车行至石家庄途中,王星为了摆脱邪恶迫害,她利用上厕所时机从窗户跳车时不幸身亡。昆明铁路公安和单位为了推脱罪责,统一口径造谣说:王星是因为夫妻不和跳车自杀的。

12.孔庆黄,男,33岁,彝族,云南建水人,云南大学经济系大学本科生,经济师,国家公务员,任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五年多。他于1997年8月得法,从此走上修炼道路。他学法认真,严于律己,平易近人,按师父教诲严格要求自己。

2000年4月7日,在四十多名全镇人民代表大会结束时,孔庆黄主持完全镇计生工作会议后,向不明真相的人们谈自己炼功的心得体会:炼功后身体不再有病,一身轻,自己的道德观、人生观、世界观有大转变,明白自己不能再如常人般随波逐流。从学法中,提高心性,抵制社会腐败的不正之风──走后门,收红包,谋回扣,吃喝玩乐等。告诉大家,法轮功带给人们的不仅是健康的体魄,更重要的是炼法轮功使人民道德回升,每个人都严守心性,自觉的做一个好人,凡事都要考虑别人,有矛盾要向内心去找……等。这些都是李洪志师父在大法中所讲的,他教人向善,返本归真。孔庆黄告诉人们法轮功是佛法,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孔还谈了目前新闻媒体对大法和师父的一切报导是无中生有,在造谣,告诉人们师父是慈悲的,是普度众生。希望善良的人们能正确看待这一切。

在会上他完全是用善的一面来告诉人们。但随之而来就是对他的软禁,做思想转化工作,并抄了家,抄走师父的书、相片、录相带、录音带等。4月9日非法被关押在看守所,撤销副镇长职位。

4月中旬,孔庆黄的父亲听说儿子被关,当天就气绝身亡。孔庆黄于5月9日回单位上班,送报纸,打杂活。面对单位的工作变动他坦然面对,微笑处之。

6月9日,孔庆黄去北京上访。其妻原来不炼功,在孔庆黄再次上访前夕,在他的影响下,妻子王伽月开始明白自己应该修炼法轮大法,再不修就永远错过了,并支持丈夫上访。孔庆黄走后,王伽月被监控在家,强迫接受洗脑,6月23日王伽月在上访途中被抓,关押在看守所,就在这几天,也有十位建水县同修因上访或修大法被绑架、关押。

6月28日,孔庆黄回家后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政府严格控制隔离炼功人,不准互相讲话、见面。孔庆黄被抓后,一直绝食抗议,希望政府能明白,法轮功不是×教。绝食十多天,看守所强行灌食,以后隔四、五天灌一次食。到8月初,看守所不再灌食,而是给他强行打针输液,五、六天打一次。大概8月25日,强迫他入院治疗,医院每天都要抽孔庆黄的血一至两筒化验,孔庆黄的身体迅速垮下来,相当虚弱,到9月1日,孔庆黄同意吃东西,9月2日处于昏迷状态,9月3日晚9时去世。

13.陈淑秋,女 ,56岁,外地来昆明的退休工人。大法学员陈淑秋遭恶警迫害,大约在2004年10月底在家中去世。

2001年5月18日,陈淑秋由于发真相资料时被恶人诬告,被绑架后送劳教,关押在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因陈淑秋抵制转化,恶警就从精神上折磨她,强迫她看打人的场面。陈淑秋受刺激后,导致小便经常失禁,血压曾高达230/120MMHG.陈淑秋躺在床上不能动了,恶警还强逼她出工,后来医生看后说病情严重,怕出问题,才打电话通知其儿子。儿子来看到母亲被折磨得身体非常虚弱,就对劳教所干部说:我母亲当初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得好好的没有病,现在被你们抓来关了几个月就折磨成这个样子。劳教所恶警怕出了问题承担责任,就叫陈淑秋的儿子将她保外治疗。

陈淑秋出劳教所后,身体还没有恢复,昆明市五华公安大观派出所恶警就经常到家中骚扰。2004年8月24日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大法弟子韩震坤、郭娟夫妇时,陈淑秋与一些同修到法庭外关注审理情况,遭到恶警非法录像,并被恶警恐吓。后来凡是有关的大法弟子都被昆明“610”、公安根据录像传讯,有的还遭绑架。

一天晚上11时左右,大观派出所恶警再次到陈淑秋的住所(丈夫已与陈淑秋离异,两个孩子都在外地工作,她在昆明租房开店铺独自生活),说要找她到派出所谈话,她没有开门,恶警只好走了。

事后,大约10月30日,她对同修说:由于恶警深夜骚扰,使她受到惊吓后一夜都没合眼,以后晚上老做恶梦,头昏昏沉沉,四肢无力,心里不舒服。第二天,当这位同修路过她开的店铺时没见她开门,一直过了四天才得知陈淑秋已经死在房间里,房东向派出所报了案。派出所恶警将陈淑秋草草送去火化,并搜走了她的大法书籍及其他大法真相资料。

14.黄菊美,女,48岁,昆明市政公司工人。黄菊美修炼法轮功前,身患高血压等20多种疾病,是单位有名的老病号,26岁她就病退了。由于长年受疾病的折磨,变得性情暴躁,婆媳之间长期不和,家庭关系也很紧张。1997年修炼法轮功后,其疾病不治自愈,身体越来越好,从此待人和气,处处事事都为别人着想,婆媳关系,家庭关系越来越和睦。

99年“7•20”以后江氏集团开始打压法轮功,她以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变化向世人讲真相,2002年被公安绑架,在关押期间受尽折磨,血压增高至280/120mmHG、心脏病突发。公安将其送入医院,才通知家人,不久黄菊美含冤去世。

15.谭再芝,女,年龄未知,原是云南省昆明市东川区中医院聘用的中药房工作人员。谭再芝修炼法轮功前,身患“肾炎”等多种疾病,因无钱医治,病情恶化成“尿毒症”。谭再芝97年修炼法轮功后,其病不治而愈,身体一直很健康。

2000年2月14日谭再芝因为参加东川集体炼功,被绑架、关押27天出来后被中医院辞退。区“610”、公安除对她实施住宅监控和经常骚扰外,还责令谭再芝在农行工作的丈夫阻挠其修炼法轮功,否则以停发工资相威胁。其丈夫、儿子被迫毁坏了谭再芝炼功用的录音机、炼功带、藏了大法书,迫使谭再芝学不了法,炼不了功,导致其肾炎复发,全身浮肿。其家人和医生串通好,把她诱骗到医院,把她按在病床上,强行给她输液、灌药,其病情急剧恶化,于2001年4月26日半夜含冤去世。


以上仅是能够落实姓名和有关情况、被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轮功学员,请知情人将自己所知道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情况报导到明慧网,制止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