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大法学员到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日】我是未婚大龄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十月份开始修炼大法的,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时,我对大法还未完全明白、完全正信的情况下,“铺天盖地的邪恶来了”(《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我一时不知所措,很多同修都陆续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当师父遭受诽谤时,我是师父的弟子,我该怎么办?

“我不希望一个学员掉下去,但我也绝不要不够格的弟子”(《排除干扰》)。想到此,不禁对自己感觉很惭愧,在心里背着“佛为度你们曾经在常人中要饭,我今天又开大门传大法度你们,我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的苦,而你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里放不下的东西带進天国吗?”(《精進要旨》〈真修〉)于是在二零零零年新年前,我第一次和一同修到北京去证实法。当时,我在京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时,心里和师父说:这环境这么肮脏,不是我呆的地方;第二天我告诉狱警,我来是想证实大法好,要求有个合法的修炼环境的目地后,我要求我和同修要一同回家。在师父的呵护下,我们就一起回家了。

后于二零零一年,我只身再次上京,因为怕心很重,未能安全返回,被市驻京办非法关押了七天后,带回当地被殴打,并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后来的时间里,市邪党六一零非法组织多次办洗脑班,我地区大多数同修被迫参加,有的违心的写了“保证书”,有的从此走向邪悟。我由于怕心很重(既怕被“转化”,也怕被迫害),并且听说最后一次“转化”班有我的名额,于是放弃了在常人看来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扶贫办临时工的工作,在第一时间里就远走他乡,过着到处流浪打工的生活。

在外面的日子里,由于无一技之长,我和众多的全国各地的农民工朋友一样,干着又脏又累的活,挣着一个月仅够养活自己的七百多元钱,那时心里时时有失落感。后来,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我同化的是宇宙特性“真、善、忍”, 师父在《澳大利亚讲法》中说“你今天是最幸福的宇宙生命了,你是大法学员了,天上的神都羡慕你呢,你还自卑什么。”并且坚决否定修大法就一定要吃苦干累活的旧势力的安排,我觉的在大法中修,宇宙的一切都是大法开创的。凭着这个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在三个月时间内,通过自学考试,拿到了一本会计从业资格证书,我这个高中毕业但毕业证早就不知扔哪儿的人,从此摆脱了脏累的工厂车间,开始進入办公室上班,月工资也由二零零三年的一千多元升到了二零零五年的约六千元,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在信师信法中得到的。

二零零五年以来,工作方面一直比较顺利,但苦于找不到同修,连新经文很久都没看到,这意味着我已经脱离大法整体修炼环境了,我明白个人心性不高,也无法保证坚持实修,师父说过“保持大法的传统,维护大法的修炼原则,坚持实修是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长期考验。”(《精進要旨》<放下常人心坚持实修>)“人的生命,当人不是目地,是叫你返本归真,返回去。”(《转法轮》)而我却好象只是为工作而忙活,自己开始怀疑自己还算不算是大法弟子。

经过一段时间的理性思考、挣扎后,我下定决心放弃这个对很多有高校文凭的人来说也算是高薪的工作,回到老家只想要跟上正法進程、能做好三件事,哪怕工资只有一千多元也行的。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回家后,找到了月工资近四千元的一份工作,直到现在。

在老家上班的这近两年里,也遇到邪恶的干扰、工作方面的干扰及旧势力利用我单位老板想开除我的变相干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每次我都在信师信法中走师父安排的路,发正念,多学法,凡事向内找、尽快地自己修掉执著心,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刚回家时,由于我地区老年同修较多,讲清真相方面一直未能跟上其它地区,停留在个人修炼和用嘴讲真相方面,于是我和当地两个同修商量,成立我们自己的资料点。刚开始一直被资金困难障碍住。“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只要我们有救人的愿望,一切师父都在看着,结果克服了资金的困难,成立了一个小资料点。再到后来,逐渐成了我地区的一个主资料点。同时,我们几个人坚持集体学法,我们这个学法小组由三个人逐渐增加,多时达七个人,其他同修也“比学比修”,陆续成立了各自的学法小组。

有了资料点和学法小组,大家便自然而然的跟上正法進程,商量如何讲真相救人的事,同修也由刚开始的有人送资料就随便拿几份、没有送给他也无所谓的状态,变成了现在主动、有计划的要资料。在这个环境开创的过程中,我感觉到了自己真正的由一个“大法学员”变成了一个“大法弟子”;由刚开始把“助师世间行”理解成我要为大法做什么的想法,转变成了我是在兑现史前的誓愿,我应该做和怎么去做好,用慈悲心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后来,我看到了周围各乡镇的大法弟子很少,有的乡镇连一个也没有,城里的大法弟子基本很少下乡做真相救人。师父于二零零二年经文《正念》中说过“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和同修就这个问题商量后,一方面鼓励城里同修经常到各乡镇讲真相,一方面由我到一个镇上,借鉴这一段时间的经验在那里成立了一个资料点和学法小组。通过学法后,几个同修也由刚开始的怕心重(同修在一起也怕)直到现在的能独立准备好真相资料,到农村去讲真相,有条件的同修也陆续成立了小资料点。

在短短两年里,我地区同修心性整体提高,讲真相方面整体上也有了较大的突破。师父二零零五年《美西国际法会讲法》中说“你自己一个人能起多大作用呢?整体上都能起作用,那才是负责人做的好。负责人自己做的挺好,你做的挺好只是一个学员做好,那就做一个普通学员好了。”心里记着师父的法,我虽然不是负责人,但我认为我们每个同修都可以成为小范围协调人,每当其他同修之间在日常生活或做真相方面有不同的意见,甚至出现一说就炸时,我尽量地逐个找同修协调好,师父说过“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想的吗?所有的大法弟子我都不能丢下,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你们怎么能把我的亲人另眼看待呢?”(《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当发现同修在修炼路上有困难时,我也尽量地和他们多交流,以学法为主,有时也在经济方面给予一些帮助,避免由于个人经济问题被旧势力钻空子,从而影响了在法上提高。举个例子,我地有一同修,一九九九年上半年得法,炼过几天功,本人不识字,她丈夫有附体。刚得法时,师父已经帮她清理过环境了。但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当地她认识的同修都被迫害了,一下子失去了整体修炼的环境,基本上没有学法,再加之他家人对附体认识不清(有求于附体),直到今年上半年还有附体不时在干扰他的家庭,使她一直处于负债十多万元的精神压力下。家里每天都会发生争吵,小孩哭闹,大人之间,小孩子之间也吵架,这常人中的种种压力使她几乎要放弃修炼了。

我在今年中国新年后,听说了这个同修的情况,就坚持到这同修家里去和她一起学法、炼功,学法以《转法轮》为主,有时也针对性的学一些师父的新经文,并且在经济方面帮她参谋如何按计划还款,使她慢慢地放下被经济干扰的心。师父在《排除干扰》中说“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就这样,在不断地学法过程中,她本人心性逐渐提高后,也开始出去讲真相,家里环境有了明显的变化,她丈夫也开始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由一个游手好闲、经常赌博、无理取闹的人变成了一个有责任心的大法弟子,以前的附体也彻底清理了,正是“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他有时也讲真相告诉人家“法轮大法好”,从此家庭环境也祥和了,基本上不再有争吵了。现在她一家四口人都成了大法弟子了,两个小弟子不再看邪党电视、骂人和打架了,也变得懂事讲礼貌了,在慈悲伟大的师尊的呵护下,在短短的半年多时间里,她家里的环境变化太大了,连认识的一些常人也说有点“不可思议,大法真神奇”。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的心性在方方面面也得到了提高。

以上是我个人的一些心得体会,我知道自己在这两年时间里,从师父说的“大法学员”刚刚成为“大法弟子”,在三件事上还做的不够好,在我邻近的乡镇还有很多人不了解真相,我还需要抓紧时间,跟上正法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