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揭露邪恶就是维护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将要十一年了,在近十一年的反迫害中,我们没有采取任何暴力,而是和平理性的揭露迫害、讲清真相以震慑邪恶、制止迫害,让那些替中共卖命的人少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能弃恶从善,给自己留下進入未来的希望。同时也使更多的世人看到这场无理的迫害后,从中认清谁正谁邪,明辨是非,得到救度。

那么大法弟子只要走出来反迫害,就一定要揭露这场迫害,揭露中共对大法弟子犯下的罪行,这是我们在助师正法修炼过程中不可回避的事情。

但是,直到目前,还有一些地区对揭露邪恶的事做的非常不够。有不少同修不愿也不敢参与揭露邪恶迫害的事情,一说揭露邪恶迫害几乎谈虎色变。因此这样的地区,对学员的迫害仍是很严重的。这些地区的大法弟子的修炼状态差强人意,邪恶恣意在这样的环境中横行着,迫害时不时的发生着,众多世人得不到救度,一再拖着师尊正法的后腿,延长着正法结束的时间。

就我们当地来说,从零八年邪党奥运之前到今天,一直被省、市视为重点迫害的目标,众多学员遭到了严重的迫害。可是一谈到揭露邪恶,总是遇到种种障碍,有些学员根本就不当回事,不愿参与,认为反正自己没遭到迫害,何必去找麻烦。也有些学员遭到迫害了,却不敢提供材料,说:揭露他们,不证明是我们说的吗?

因为整体上协调不一致,所以揭露邪恶的事一直做不好。到今天,邪恶在我们当地还是非常嚣张,恶人们对学员的迫害仍肆无忌惮。二零一零年一月份,一对老年资料点同修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往监狱。三月份,又一名资料点同修被冤判六年送進监狱。近日又有两位同修遭绑架。邪恶的迫害,给我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造成了巨大损失和困难。

九九年七二零后,师尊在多次讲法中讲到过让我们揭露邪恶,并告诉了我们揭露邪恶的重要性。法中已定下了揭露邪恶的这层法理。那么大法弟子在助师正法的修炼中,就要按照师父说的去做。

邪恶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公开对抗师尊正法,就是把宇宙中变异的东西硬插進来,就是必须要清除的。遭邪恶迫害了,却不敢揭露邪恶,能算是助师正法吗?能同化这层法理吗?能为宇宙中一切正的生命和因素负责吗?不敢揭露迫害,其实就是维护邪恶,维护着宇宙中那些变异的因素。

这么多年,邪恶对大法弟子干尽了坏事,如果国内国外大法弟子都不敢揭露它们,那它们还怕什么呢?世界上的正义力量怎么发挥作用呢?世人怎能在这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中认清谁正谁邪,从谎言中解脱出来,得到救度呢?那么这场迫害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遭到迫害了,就是因为自己还有没修去的执著和人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同时也给整体和自己带来了损失,给救度众生带来了负面影响。揭露邪恶对自己的迫害,就是弥补自己修炼中的损失,挽回负面影响,把坏事变成好事,何乐而不为呢?其实都是给自己做的,可有些同修偏认为是给别人做的,连好事坏事都认识不清。

尽管有些同修能说出千万个理由来,不去揭露邪恶,其根本的原因就是怕心障碍着自己:怕自己再遭迫害,怕自己失去什么等等,说到底就是为私为我的根子没有去掉。这种为私为我的根子不仅维护着邪恶,还会滋养着邪恶。本来一些恶警恶人们就是为了一己私利,替中共卖命,明知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却非要去迫害。因为他们迫害一个法轮功学员就会尝到一次“甜头”。迫害了谁,谁都不吱声,那么他们就会无所顾忌的胃口大开,一个个的接着迫害,越迫害越来劲。我们地区就是属于这样的情况,他们每绑架一个法轮功学员,至少要勒索一万元钱,还有的更多,不拿钱就劳教。有一个学员遭绑架后,家中没有搜到任何法轮功的资料,县政保大队的恶警们就明着向家人要钱,拿钱才能放人。家人没有拿钱,他们就把这位同修送進了劳教所。

师尊正法快结束了,如果我们还不敢揭露邪恶的迫害,怕这怕那的,怎能达到大法弟子的标准呢?有的同修平时也许表面上做的不错,但一到关键时刻就不顾大法,不顾他人了,首先考虑的是保全自己。

无私才能无畏。无私无畏,才能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才能令一切邪恶胆寒,在面对暴力危险时,才能展现出那种魔高一尺道高万丈的神威。

师尊在《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一文的评语中强调:“希望大陆全体大法弟子与新学员都来做好此事。”师尊让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直接牵扯到我们层次的提高和树立我们的威德,直到最后的圆满。师尊把宇宙中一切最好的都给了我们。同修们,如果我们能坚定的信师信法,那就不折不扣的按照师尊的要求去做吧。

个人现阶段所悟,层次有限,不当之处,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