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心 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一年的修炼路程。十一年来,我体悟到:修炼就是要修去人所执著不放的各种人心,同化“真、善、忍”大法,走师父安排的路,才能跟师父回家。我谈一谈自己的一点粗浅体会,不对之处,请各位同修指正。

一、放下治病的有求之心

得法前,我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常人,在常人社会的这个大染缸中,为了个人的名啊、利啊,在常人中去争斗,结果弄得自己身心疲惫,落了一身的病:高血压、冠心病、类风湿、胆囊炎、颈椎及腰椎多个关节骨质增生等等,折磨得我痛不欲生。

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那样:“他要得了病到医院去看,西医看不好了到中医去看,中医也看不好了,什么偏方也看不好了,这回他想起气功来了。”我也曾经想练气功健身,可哪里找得到好气功?只到一个气功的传功场去听了一次课,就被不好的东西附体。后来听说静坐可祛病健身,就自己学打坐,想用意念打通大小周天,达到祛病健身,这就象做体操一样,谈何容易。

一九九五年就听说北京有一个好气功在传,炼的人很多,那时我就想,我要在北京工作多好!到九六年我们地区就有人炼法轮功了,说是从北京传过来的,可因工作及家庭的诸多问题未能得法修炼。一九九八年多病的婆婆去世后,我有比较多的时间,师父就安排我得了法。第一次看到大法书就有一种潜在的兴奋感,我如饥似渴的连夜通读,越读越爱读,简直放不下这本书了,我在心里喊着: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好功法!这就是我要找的好师父啊!

师父的法理深入浅出,首先使我明白了一切病的根源是:“因为人在以前做过坏事而产生的业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难。”(《转法轮》)“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转法轮》)明白法理后,我放下了治病的这颗有求之心,从做好人做起,处处为别人着想,决心做一个修炼的人在大法中修炼。

大法修炼的神奇,使那些针药不可奏效的疾病渐渐离我而去,无病一身轻的感觉,使我对师父对大法充满了感激之情。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更坚定了我在大法中修炼的信心。

二、走出去证实法,放下怕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 邪党对大法的打压铺天盖地而来,流言、欺骗、造谣、污蔑,使大法蒙难,恩师蒙冤。我是大法弟子,是师父从苦海中救出来的生命,怎么能视而不见,偷偷的躲在家里学法炼功,不断向大法索取,不敢站出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呢?

我就做了一些真相传单,准备出去张贴,用这种方式告诉人们真相。可是一想到邪党的邪恶、狠毒,历次运动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心里不免生出一丝怕意。在我犹豫彷徨的时候,同修们已经开始行动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干胶,一夜间贴满了城区的大街小巷。

我为我的胆小、怕心而感到羞愧。我拿起传单,在心中背着:“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走出家门,一张一张的贴到了街道路口的墙壁上,然后安全返回。

从那以后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就一次比一次有经验,怕心也越来越少了。正象师父讲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去掉最后的执著》)

三、建立家庭资料点

在邪恶的迫害中,有的同修被抓被关、被非法劳教,资料点也多次被破坏,怎么办呢?我想自己买电脑上明慧网。可是电脑买回来后,怎么也找不到明慧网。迷茫中,我只有在心里暗暗求师父:师父,让我们也上明慧网吧!

终于有一天电脑里收到了一份海外同修发来的电子邮件。我急忙按照地址向海外同修求助:我们是师父的弟子,这里的资料点被破坏,请发师父新经文给我们。很快海外同修发来了怎样上明慧网的电子邮件。在师父的安排下,在海外同修的帮助下,我们终于突破了邪党的网络封锁上了明慧网

打开网页一看,恰逢师父的新经文《快讲》,我立即抄下来,送到同修手中,让同修们跟上师父正法的進程。

从此以后,每逢有师父的讲法发表,我都是先抄下来,再复写以后送给同修。遇有较长的讲法,有时复写的信笺纸就达四十多页,觉的很费工费时,我就买了一台复印机,除了下载复印师父的讲法外,也复印一些真相资料供同修们和自己出去发。一个小小的家庭资料点就这样诞生了,在这个小县城里,也悄然开放出了一朵小花。

四、向内找,放下各种执著心

向内找,是师父教给我们的修炼法宝,是提高心性的关键,也是修炼者与常人的区别。师父也一再告诫我们,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一定要修好自己。

记的在二零零八年发《九评》、发神韵晚会光碟时,我们找出了过去在发真相资料中,存在着对机关单位和居民小区发的少的不足,加大了对机关单位和居民小区的发放量,我放下了怕遇到熟人的顾虑心后,把《九评》等真相光碟及资料发到了我们单位的职工宿舍楼,发到了丈夫所在单位的职工宿舍楼,发到了上级机关的职工宿舍楼,发到了亲朋好友、同学同事的住宿楼。每次都是安全返回,没有碰到一个熟人。当我高兴的讲给同修听时,同修没等我把话讲完,就一脸严肃的打断了我的话,并说了我几句。我想这可能是师父在通过同修的嘴,去我那颗不让人说的心,因为我在常人中就是一个争强好胜,虚荣心很强,不让人说,只想听好听的话的人。

回家后在学法当中学到:“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转法轮》)一下悟到:我还有欢喜心,夹杂着显示心,证实自我的心。这是一颗多么肮脏的心,做了一点自己应该做的事就沾沾自喜。其实,我们只是助师正法,在世间跑跑腿,动动嘴而已,没有师父的慈悲呵护,我们又做得了什么?

五、扩大心的容量,放下怨恨心

师父的经文《快讲》发表后,我就开始了面对面的讲真相,在大量的讲真相救众生中,我遇到过很多理解大法、支持大法的人。我们单位有一个同事,当我告诉她:法轮功是好的,真、善、忍是好的,不要相信电视上说的那些,那都是编出来骗人的。她就说:法轮功就是好嘛!我看过法轮功的书,是教人做好人的。可见大法深入人心,人们还是支持、理解大法的,正因为人们还有良知善念在,师尊才历经千难万险,救度众生。

也有不理解大法的,有的甚至为了一己私利,听信邪党的谎言,加入到迫害大法弟子的行列中陷害大法弟子。我就遇到两个,他们才听说我在讲法轮大法好,就去县“六一零”办公室诬告我,“六一零”办公室头目就指派单位的院长、书记来威胁、恐吓我。《九评》横空出世,引发了全球的退党大潮。我用实名在网上公开声明退党后,就拒绝参加邪党的一切活动,也不交纳党费,邪党的书记认为抓到迫害我的把柄了,就带着单位的党、政、工、青、妇的班子成员,到我家来对我進行高压威逼。我正气凛然,当面向中共邪教组织公开声明退出中共,对中共邪教组织的高压威逼说了不!这是邪党书记始料不及的,一个平时在单位忍气吞声、与世无争的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硬?理屈词穷的邪党书记只得灰溜溜地带着她的人马走了。

现在想来,当时自己还是学法不深,没有用法理去善解、去讲清真相,而是用了常人的争斗心,以恶制恶的方法去和不明真相的常人对着干,错过了一次讲真相救众生的好机会。当时心中勾起的是与她在常人中的种种恩怨,及修炼后她对我的一次次迫害,造成了我及我家人的巨大精神负担,心想这种人怎么会这么坏呢?多年的积怨使我在心里对她产生了强烈的怨恨心,长期挥之不去,从而导致了人心的波动。(现在,这名书记已在其他同修的讲真相中醒悟了,不但接受了真相光盘、资料,也在看大法书了。)

师父在《向世间转轮》中告诉我们:“其实师父在正法中是救度一切众生的, 不只是善的,当然也包括恶的。我经常讲,正法中我不计一切众生过往之过,只见众生在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世间的一切人都是师父的亲人,都是大法弟子救度的对像。这个当年的邪党书记也是一个受欺骗被蒙蔽的人,同样是一个受害者,是一个应该救度的生命。

师父在法中要求我们每个大法弟子,要“把心放大到原谅你个人修炼中的一切人, 包括原谅你的敌人。是因为,你所说的敌人是人所划分的敌人,是人为利益而划分的,而不是神的行为。”(《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明白法理后,自己的心胸一下宽广了许多,怨恨之心也就慢慢的放下了。大法弟子是师尊造就的将進入新宇宙的生命,所以师尊要我们修成“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圆满”(《澳大利亚法会讲法》)。我一定听师父的话,扩大自己心的容量,修成一个宏大的宽容,能容其他生命的宽容,才是大法弟子应有的慈悲。

谢谢师父!谢谢各位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