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安图县朱亚先遭十年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吉林省延边安图县的朱亚先女士,今年五十三岁,原是通化铁路车务段职工,已现退休。一九九八年,朱亚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良多。然而,在过去十年中,朱亚先这样一个普通妇女却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反复关押在抚松县看守所、长春女子劳教所、洗脑班,家无宁日。

一、在抚松县露水河镇公安局吊铐、坐“老虎椅”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七日,朱亚先与妹妹(也修炼法轮功),去看望正在抚松二中读高中的孩子,在学校附近的住宅区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被当地抚松县露水河镇公安局警察绑架。警察用手铐把朱亚先两手臂吊起,再往两手铐间塞书和砖头,手铐都卡到肉里去了,刑讯逼供传单的来源、与谁联系。晚上,用脚镣、手铐把人固定在老虎椅子上。

二、在抚松县公安局遭殴打、“坐板”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八日,朱亚先与妹妹被送到抚松县公安局,政保科恶警张爱民和姓刘的警察逼供传单来源,恶警张爱民还狠狠打了朱亚先大嘴巴子,还骂些脏话,搜去姐妹俩人身上带的一千八百元钱,就非法关押抚松县看守所。

那里的警察素质很低,整天警察的打骂声不断,每天坐板,时常有武警搜身,翻东西,骂人。东西翻的乱七八糟,有时把食用的东西用脚踹,牙具、盆都给砸碎了。号里经常停水,就用水池子里的备用水,小武警就往水里吐痰,这就是中共培养的与土匪一样的武警。

在非法关押期间,因不穿号服,朱亚先被警察用塑料管子抽打,用脚踢,七、八个大法弟子都被警察打了。政保科去了两个人,让朱亚先在空白条子上签字,后来释放时,才知道被罚五百元钱,搜身抢走的一千八百元钱,只还给了一千三百元。

抚松县看守所有个姓万的警察,自称与朱亚先是老乡,说话口吐脏字,爱骂人。一次,朱亚先的姐姐、外甥等亲属,去看守所看望朱亚先姐妹二人,带去了香肠等东西,找到姓万的警察吃饭时,委托他把东西带给朱亚先。他就答应把东西放到他家,值班时,顺便把东西捎去。结果,等朱亚先从劳教所出来,家里人提及此事,才知道被姓万的警察欺骗了。

朱亚先在抚松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九十八天,又非法关押长春女子劳教所,迫害一年。

三、安图县二道公安分局骚扰、非法搜查

朱亚先回家后,安图县二道公安分局常骚扰,按手印、照像等。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五日,安图县二道公安分局,同时出动三辆警车,到朱亚先姐妹(大法弟子)三家非法搜查,原因是:头一天站区出现大量真相传单,怀疑是三姐妹发的,结果一无所获的走了。

朱亚先劳教回家后,单位不让上班,让写“保证”、交释放票子。两个月后,改职,才让上班,上班开始六个月,只给开二百三十元的生活费,找公司经理(李军,已故),问为什么不给开支,回答:有帐不怕算。仍不给她开工资。

四、被绑架到沈阳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四日,通化铁路分局政法委张书记找朱亚先谈话,让写“五书”, 朱亚先不写,就关进洗脑班。二十天后,也就是十一月二十四日早晨,天还没亮,车务段党委书记(王忠海)和车站站警(游庆武),用车务段的车,把朱亚先绑架到沈阳抚顺罗台山庄洗脑班,迫害一个月,那里有所谓的“帮教团”,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

五、安图县二道公安分局片警到家骚扰、抢劫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六日,安图县二道公安分局片警吴金有到家骚扰,朱亚先与姐姐(大法弟子)在家改字,恶警吴金有抢夺大法书,还打电话调来了武警,把家都包围了。朱亚先被抬上警车,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非法抄家,抢走了大法书,还有红黄布等,还把抽屉里放的替别人开的工资钱,抢走了二百元。

六、被白河林业局公安局绑架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五日,朱亚先和姐姐发真相资料,被白河林业局公安局绑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炼功带和录音机。在白河林业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七、第二次被送长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九日下午五点多钟,安图县国保大队出动警车,又同时到朱亚先姐仨家,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真相资料MP4.朱亚先姐妹被绑架到安图县公安局,家里留下九十岁高龄的老母亲。警察根本不管老人有没有人照看,就把姐仨同时绑架走了,在公安局被非法审问了一天一夜。

非法关押安图县看守所十天后,四月三十日,朱亚先被第二次送长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非法加期十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