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宝贵青春 身陷囹圄九载

法轮功学员卜繁伟遭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人的生命中,能有多少青春时光?又有几个十年岁月?从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二零零九年的十年中,当年二十岁的小伙子卜繁伟,却在狱中度过了九年,他在十余个看守所、劳教所、监狱,每一处都遭受了惨无人道的摧残与折磨,几度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卜繁伟,家住黑龙江省塔河县新华街。卜繁伟从十几岁开始修炼法轮功,更加朴实善良,做事为他人着想,是人人喜欢的好孩子。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二十岁的卜繁伟多次上访为法轮功说公道话,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因此屡遭绑架、非法关押,身陷囹圄累计共有九年。

一九九九年八月,卜繁伟被塔河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卜繁伟被塔河县公安局非法拘留,在塔河县看守所期间被看守所指使武警、犯人、恶警野蛮灌食。后卜繁伟被塔河县公安局劫持到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一年二月,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卜繁伟被恶警用五根大小不一的电警棍电击,电得浑身是泡,脸部糊黑。六月,在北京东城看守所,恶徒们用电针插入他体内进行电击,后插管往他的胃里灌下半斤咸盐。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北京市东城区法院以卜繁伟因在天安门打开写有“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对他非法判八年徒刑。

二零零一年十月,卜繁伟被非法关押到哈尔滨监狱,那里更是罪恶嚣张横行的魔窟。狱警指使犯人迫害卜繁伟,首先是二十四小时不许他睡觉的精神折磨,继而是每日拳打脚踢、施用酷刑进行肉体摧残。

二零零二年,哈尔滨零下30-40度的冬季,几个恶徒将只穿单衣的卜繁伟抬着扔进冷水池,然后拖到门口,用外面的冷风吹。卜繁伟被冻得浑身发紫,完全丧失了人性的恶徒仍继续往卜繁伟身上浇凉水。有一段时间,卜繁伟几乎每天都要被恶徒们弄到冷水池里泡一段时间。

二零零三年九月,哈尔滨监狱狱警将竹筷子削尖,从卜繁伟的指甲缝钉了进去,硬是将他的指甲掀开!十大队狱警还指使犯人对卜繁伟实施这些酷刑,犯人将他用绳子绑上,用筷子削成尖从手指甲钉进去;用电摇表在卜繁伟身上过电;用电针在他身上过电;冬天把卜繁伟衣服扒光按进外面装满水的水池中,然后在风口用寒风吹,然后再往他身上泼冷水,再用冷风吹。

二零零四年七月份,卜繁伟被转入到大庆监狱四监区非法关押。因长期被迫害,他瘦得皮包骨,已经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只能躺在床上,大小便都得靠他人帮助,每天靠注射盐水和钾维系着生命,在死亡边缘徘徊,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大庆监狱仍没放弃对他的摧残折磨,每三天灌一次食,并利用灌食的机会,在插管时手段极其残忍,反复抽进抽出,每次灌食后都会从鼻孔往出流血,就连咳嗽时也带着血迹。当卜繁伟的家人看到他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状况,强烈要求监狱为卜繁伟办理保外就医,可是大庆监狱竟断然拒绝,副监狱长姜树臣、四监区监区长程军昌对家人说:“人已经不行了,保外就医后也是死,死了我们也没招。”

二零零四年八月二十四日,黑龙江省大庆监狱副监狱长王家仁、政治处主任李威龙、副主任李伟南、刑罚执行科科长元洪军,带领防暴队、武警进行搜监,范围波及全监所有在押人员和监区,在四监区,卜繁伟被防暴队警察高忠华用警棍猛击头部太阳穴,当场倒地,被押入小号,锁在铁椅子上。小号的值班警察刘奇将卜繁伟双手戴的铐子用力一脚踹下,卜繁伟一声惨叫,手铐勒入肉中。警察刘奇叫嚣:我当班天天整你,叫你生不如死。

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六岁的大法弟子卜繁伟被大庆监狱害得骨瘦如柴,生命危急,更加严重,血压下降到40-70,排黑便,呼吸微弱,又常处于昏迷状态,监狱还不放他,继续在狱中遭迫害。当卜繁伟家人要求办理保外就医时,大庆监狱置生命垂危于不顾,断然拒绝!

二零零七年八月四日上午九点,大庆监狱把刑事犯和大法弟子都带到操场上,政治处主任李威龙、副主任李伟南指使防暴队恶警对被非法关押在服务大队的大法弟子翟志斌、卜繁伟、武春文等进行殴打,强制套上囚服。几位大法弟子被打的不能起床,身体非常虚弱,其中卜繁伟处于半昏迷状态。

二零零九年,卜繁伟出狱,三十一岁,身上伤痕累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