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医生被劳教 妻儿孤苦无助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明慧通讯员北京报道)20分钟的会见,未来得及和孩子讲话,即被掐线。孩子回来后,总是哭闹,问妈妈:“爸爸为什么头发剪的那么短,为什么不和我说话,妈妈,你把玻璃拿开呀?”(因为是隔着玻璃打电话会见的)孩子经常在夜里说梦活,大喊:把玻璃拿开,我要和爸爸说话……

孩子叫王小清,爸爸王方甫,河北省赤城人东卯镇中碌湾人,原是中国气象局医院康复科医生, 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他对病人如亲人,工作兢兢业业,在现今医疗制度败坏的情况下,老父亲,家人和孩子看病,从未利用职权之便,在能公费报销的个人头上开单,而如今的医疗人员能做到这样的已经少之又少,他对周围人都是以和为贵,以善为本。

善良正直的王方甫却在2009年9月15日夜被赤城“610”与海淀“610”、国保人员、大钟寺派出所抓走,搜走两张“神韵晚会”光碟和几张莲花书签,电脑及一些私人用品,至今仍有一些私人物品未归还 。王方甫现在被劫持在辽宁朝阳市劳动教养管理所五大队劳教两年半,罪名是:习炼法轮功,在法律条文上称:以非法组织扰乱社会治安执行。身为医生的王方甫每天被强制奴役劳动9小时,生产鞭炮,还让家人给他寄去胶鞋,手套,口罩等劳保用品。

小清从此开始了孤独寂寞的童年。在父亲被抓前四天,小清突发高烧,40度左右,吐泻不能进食。父亲被抓走那天,幼女还在低烧,年幼的她,突然失去了父亲的疼爱,经常仰着稚嫩的小脸,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回来,我想爸爸,想爸爸给我讲故事,画画,……”每到她吃东西时就会提醒妈妈:给爸爸留点,她那幼小的心灵根本没有时间的概念,她依然每天念叨“爸爸教我这样刷牙的,爸爸教我这样洗手的……”

2009年11月份,王方甫从海淀看守所押到大兴新安劳教所调遣处,11月16日,妈妈凌晨5点叫醒小清,听说去看爸爸,孩子很乖,很听话,很快起床,未吃未喝,坐出租车,经过三个多小时路途,8点多到达,冻得孩子大人哆嗦,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到日夜思念的亲人。孩子不敢相认爸爸,王方甫脸庞消瘦,面色苍白,手腕上有手铐划破的血痕,头发平削,稀少,手一直在哆嗦,大冷的天,衣服单薄,他忍住眼泪和孩子飞吻一下,就匆匆告别,孩子不肯离去,问妈妈:爸爸怎么不跟我们回去?

20分钟的会见,未来得及和孩子讲话,即被掐线,并且不给存带来的冬衣,让邮寄。等到衣服再寄去,就又被退了回来,说那时人已经押走了。

孩子会时常回忆起和爸爸玩游戏,问爸爸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她有时看到爸爸的衣服,会忧伤的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小清每次听到以前常听到的古筝曲,就自言自语的说:“我好想爸爸”“我们什么时候去看爸爸”。

现在妈妈已心力交瘁,无能为力,因为王方甫2009年11月19日即被劫持到辽宁,到那里需要11个小时的火车,都是夜里到站,且劳教所又在郊外,无法带女儿去探望父亲,她哭闹着要爸爸,就只好给她看最喜欢的幼画片,但是孩子看着片子,眼泪仍然扑簌簌的往下淌,哭着说:“妈妈给我擦擦眼泪”,

两会期间王方甫写给妻子三封信和给女儿画的画,她们娘俩都未收到,被中共扣押了。妈妈的手机还被监听。

在孩子父亲被非法关押期间,母亲为了救父亲,真是快跑断了腿,为了挽救这个家,四处打听,到底哪个机关管这个事情,最后得到北京市政府行政复议办案人员的答复:“让不炼法轮功了还炼,不是我个人说把他放了就能放了,我得听上面的意见。”海淀分局法制办的办案警察也说:分局都没有判决的权利,是北京市政府判决。在王方甫被非法抓捕,关押,家人与警察打交道期间,感觉他们都是奉行命令,完全是中共这个邪恶政党操纵的。

王方甫的父亲,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听到儿子被绑架这一不幸的消息,禁不住打击,于十一月份含冤离世,老人临走时没有能够看看自己的小儿子。亲人们都在饱受离别的痛苦,从此整个家庭备受煎熬,失去了欢声笑语。

王方甫曾经在二零零二年被北京丰台分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断断续续折磨四个月,期间他们动用了各种酷刑:抬背铐,压杠子,扇耳光,电击,扒光衣服泼冷水,拔眉 毛、胡子、腋毛、乳毛,在地上拖、在地上踏,使他十天时间走不了路,遍体鳞伤,右手指甲破裂,腕部末梢神经损伤,拇指麻木半年多。后来王方甫被非法劳教二 年零四个月,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等地。由于坚持自己的信仰,被延期十个月,被从团河劳教所秘密转往女子劳教所少教队,最后两个月又被转 到河北保定劳教所。在被劳教的二年零四个月期间,他经历了种种非人的折磨,满头头发都白了。

中共灭绝人性,践踏人生活的基本权利,信仰自由,关押善良的人。所谓的周年大庆,庆贺的都是权益者之喜,使用欺诈老百姓的血汗钱粉饰太平。在关押王方甫的劳教所里,那些流氓,五六次的盗窃犯劳教期限也只有两年,可这些善良人只因炼法轮功就劳教两年半,接近最高劳教量刑三年。

再提醒一下“610”的中共走卒,你们做的伤天害理的事情越多,被你们上司灭口的机率越高,死的越快。看到罗京了吗?正巧死在7月20日这天,99年7月20日,正是罗京开始在央视抹黑法轮功,煽动仇恨,愚弄民众,欺骗亿万的同胞,一张铁嘴从此哑然失声,受尽了折磨。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导演陈虻,年仅42岁,平素健壮,突发胃癌死亡。仔细看看你们上面的头头脑脑们,善恶必报。为一个末朝的恶党卖命,你们现在害人邀功请赏得来的享受是短暂的,恶党必自取灭亡,害人害己。请找一找你们做人的良心,想想你们自己的后路吧! 不要作殉葬品!为自己及家人积点德吧!

望海内外有良知的人们,都来关注中国正在发生的罪恶,早日让那些善良的民众重见光明,重获自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