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心镜洞察幽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清代,友人于道光讲述了这样一件事:

有位读书人,夜里经过岳帝庙,庙宇的朱门紧闭着,但却见到一个人从庙中走出来。那位读书人知道这是神灵,便顶礼膜拜,口呼上圣。那人伸出手扶起他说:“我不是高贵神灵,是右台司镜吏(管理右台‘心镜’的小官),因送文簿来到这里。”读书人问道:“你司什么镜,是‘业镜’吗?”

司镜吏说:“差不多,但又是另一种镜,叫‘心镜’。‘业镜所照的,是人们做事的善恶。至于心中的细微感触,感情的真伪万端,生生灭灭,没有定规,深藏不露,幽深秘密,无迹可寻。有的人,往往外表像麒麟、凤凰一般,内心却像鬼蜮,这些都隐藏在心底,业镜是不能照出来的。

“宋朝之后,社会道德更趋低下,邪恶之徒的种种伪装术,更趋精熟,掩饰弥缝。有人竟然一生干坏事,都被他蒙混过去,没有失败过。所以上天诸神合议,将业镜移到左台,照真小人;再增设‘心镜’置于右台,照伪君子。两镜的圆光,左右对映,人们的内心,就洞然明晰:有拗捩不顺从的,有偏颇不正的,有浓黑如漆的,有弯曲如钩的;有的肮脏如大粪,有的浑浊如泥,有的内心险恶,千遮万掩;有的多方结纳,百般钻营;有的像荆棘,像刀剑;有的像蜂蝎,像虎狼;有的呈现出冠盖的影像,有的呈现出金银宝器的气象,甚至有的隐隐显现出秘戏图上的影像。但是回顾他们的外形,则都是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在许多人之中,圆润精莹如明珠,清澈激越如水晶的,千百人中,只有一二人而已。

“这些情况,我站在‘心镜’旁边,都记录下来。三个月来一次岳帝庙,呈送文簿让岳帝判定罪福。大约名位越高的坏人,对他惩罚越严;手段越巧妙的坏人,对他惩罚越重。《春秋》记载:鲁国二百四十年的历史,其中可憎恶的人物不少,上天却雷轰伯夷的庙,特别体现对展禽的惩罚,就是由于他隐匿了罪恶的缘故。你要记住:人应诚实厚朴。任何阴恶,都掩盖不住,只会招致更大的惩罚!”

那位读书人,听了右台司镜吏的话后,恭敬地向他下拜,说:“谨记教诲,谢谢!”他回家以后,专门请于道光先生,写了一个匾额:“观心”,挂在自己的居室门上,以此自警。

正是:

心镜明察秋毫,
任何隐罪难逃,
万般掩饰与遮盖,
一切都是徒劳。

堂堂正正做人,
老老实实最好。
千载明月如玉盘,
君子襟怀皎皎!

(事据《阅微草堂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