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的经历看能否帮助柳志梅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看到明慧网报道的同修柳志梅被迫害致疯的情况,心中很难过,只想流泪。我想把自己被迫害致精神病及恢复正常的经历写出来,或许对柳志梅有所帮助。

二零零二年我被非法劳教,因闻听被迫害致精神病症状的同修回家了,自己迫于高强度的精神摧残,当时想:要是自己得精神病,能免于被强制洗脑转化就好了。一念之差带来不同后果。师父早就告诉过我们:“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转法轮》)因我那极不正的一念,导致旧势力钻空子,我在劳教所历经十个月的精神、肉体双重摧残后,又作为一个正常人被投入精神病院受摧残。

刚刚入院时,陪护病人的家属都知道我是正常的。约过了一个月后,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就问我:你到底是精神病進来的,还是不是?那时我很清醒,我对她说:“我因炼法轮功被迫害進来的。”她听后说:“你家没关系,他们敢给你用破坏神经的药。”那时我很清醒,直到出院时也很清醒。

在出院前的那一刻,我被强制服下不明药物。回家后的当晚我开始失眠,彻夜未能睡觉,紧接着我听所有人说话的声音都是我嫂子的声音,我的两手开始哆嗦。锁自家门时把邻居家门锁上,以至于邻居得爬墙出来。当时因在精神病院,大夫经常询问病人的情况,我从中也知道了精神病的一些表现。我知道自己因被强制服用不明药物而出现了精神病中的幻觉、幻听、错位等症状。昼夜睡不着觉异常痛苦。但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精神病,是另外空间因素的干扰。

师父说:“因为精神病人他没有病毒,身体里没有病变,没有溃疡,要叫我看就不是病。精神病就是人的主意识太弱了。弱到什么成度啊?就象那个人老是当不了自己的家,这个精神病人的主元神就是这样的。他不想管这个身体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来。那个时候副意识、外来信息就要干扰他。各个空间层次那么多,各种信息都要干扰他。”(《转法轮》)

我决定要清除另外空间的干扰,因在劳教所未能系统学法,当时不知自己的能力是否能清除掉另外空间的干扰。因刚刚回到家,找同修帮助又顾虑家人反对,心想就自己清理吧。我发出彻底清除不让我睡觉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师父为鼓励我,让我感受到另外空间生命被清除掉的真实感受。我只觉着有个东西在我的后脑勺蹦跶了几下就死了,我觉着自己的后脑勺在兜枕上落下去一大块,我接着就能安然入睡。有了信心后,第二天我就开始清理让我手臂颤抖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结果另外空间的那个东西从我手指尖开始蹦,一直蹦到肩头就死了,我的胳膊、手不再颤抖,紧接着我把使我出现精神病症状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彻底解体,我就完全正常了。

希望能接触到柳志梅的同修能和她交流,也希望得知柳志梅情况的同修能帮她发正念,彻底清除导致柳志梅出现精神病状的一切邪恶生命及因素。盼柳志梅早日恢复正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