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洗脑班内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七日】(明慧通讯员浙江报道)杭州市“六一零”机构和全国各地一样,十年来从未停止过对法轮功的迫害,其中迫害的手段之一就是每年都要把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洗脑班,强迫“转化”(即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尤其是二零零八年“奥运”和二零零九年“十一”期间,迫害更加疯狂。

以欺骗手段绑架法轮功学员

在杭州市“六一零”的授意下,街道、社区的综治人员每次对法轮功学员绑架前,都是骗法轮功学员说:“有点事,你来一下,马上就好。”人去了就被绑架到洗脑班。若不去就强行从法轮功学员家中将人劫走。家人问到哪里?绑架者不说,地方是保密的。

强化洗脑

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动都由两个人(司法人员和社区人员)一左一右死死地盯住。无论是吃饭、睡觉、走路、看录像都在他(她)们的严密监视下。不准法轮功学员看一眼同修,更不许相互说话。上厕所不许关门。(为了监视法轮功学员,听说有些房间的厕所与房间之间竟用透明玻璃间隔,毫无个人隐私而言)。他们把法轮功学员当犯人对待。在洗脑班里,法轮功学员被强迫看那些诬蔑师父、诬蔑大法的谎言碟片,不配合者马上被公安人员呵斥、恐吓、什么要被“劳教”、“判刑”、“蹲监狱”等等。强迫每天做“作业”,内容一定要符合邪恶的要求,否则你的观点就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革命”。所谓的“帮教”还要把法轮功学员的一言一行都记下来交给上面的邪恶。

在洗脑班里,恶人不但放映大量诽谤、诬蔑师父和大法的碟片,还张贴这种内容的宣传画,甚至卑劣地把师父的像倒贴在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床前。为了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今年还在每个法轮功学员面前制造新的谣言,诽谤师父。洗脑班结束时还要强迫法轮功学员上交法轮功书籍。

借口“关怀”会餐,勒索学员买单

在洗脑班里,每周进行所谓的“会餐”,花费民脂民膏。那些所谓的工作人员借机猛吃海喝。还美其名曰“关怀”,说:“政府为关心你们,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嘴上说是政府出的钱,但洗脑班一结束,却向学员们讨要参加洗脑班的经费,说是每人要付五至六千元。

明慧曝光洗脑班 邪恶心虚换地方

中共所干的这些事是见不得人的,所以恶人们的心很虚。先是在绑架时不敢声张,生怕恶行被人知道,更怕被人探知洗脑班的地点,所以洗脑班设在郊区偏僻的小山区。在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明慧网揭露了杭州洗脑班在东明山山沟里。恶人因此而非常害怕,说“局势很紧张”。还怕外国人到山区旅游发现洗脑班,慌忙把在洗脑班的门上、桌子上贴的名字都撕掉,胸牌也不让挂了,就怕被外国人识破!

因为明慧网揭露了东明山的黑窝,恶徒害怕了。所以零九年的洗脑班地点被转移到了与浙江省安吉县邻近的余杭县百丈镇上一个名叫“竹韵养吧园”的饭庄。为了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个饭庄的老板根据中共的指示和要求特意从新装修了一下。每个房间的窗口外被安装上了不锈钢栅栏,四周的隐蔽处都被安装了监视器探头。对外说是“农家乐饭庄”,其实已经变成了监狱。

饭庄成黑窝 老板招祸患

这个饭庄屋顶的瓦是黑的,外面走廊的柱子和长排椅子的颜色是黑的,大堂里的装饰物品是黑色的,餐厅玻璃和客房的门都是黑色的,就连房间里的家具和装饰品的颜色也是黑色的,真是一个名符其实的黑窝。一走近这个地方就感觉到一股阴气,这个镇上的人说这个饭庄有不干净的东西,所以在里面工作的人总是感觉身体不好。还说这个老板已经在倒霉了,现在的这个老板的第二个老婆又在和他闹离婚。这个老板和中共恶人的关系很好,所以能引来外鬼。但他不知道,他已经很危险了。据说别人也曾劝阻过他,但他认为“自己只是为了赚钱,政治的事情与我无关”。其实他不知道有的钱能赚,有的钱是不能赚的。在无知中犯罪,他已经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帮凶了!如不悬崖勒马,后悔莫及啊!

正告参与者停止迫害

零九年洗脑班里进去了许多刚从警校毕业的年轻人,让这些人来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中共把这批年轻的生命推上了迫害好人的第一线,推到了被毁灭的悬崖边缘,令人痛惜!

历史的大审判已为期不远,所有迫害法轮功的人都罪责难逃!奉劝那些仍在为中共邪党卖命的人:赶快清醒吧!否则就来不及了!认清邪党的本质,停止对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的迫害,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揭露邪党的迫害阴谋,立功赎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