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营救同修中证实法、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八日】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六日上午七时多,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恶警周迅等人闯到福建师范大学,绑架走正在上班的法轮功学员叶巧明。一个月后,“六一零”捏造罪名拘捕了她,并打算非法庭审、判刑。其家人委托了两位北京的正义律师。

福州仓山区法院原定于二零一零年三月四日上午九时对叶巧明非法开庭。而前一天,叶巧明的两位律师以法律文书的形式向法院提出:要求“控方”证人出庭。然而一个以捏造罪名造出来的伪案,怎么能经的起质疑呢。法庭于次日开庭前三十分钟取消了非法开庭。四月二日的非法开庭也未成。第二次开庭前,法院事先没通知北京的两位律师。

非法开庭失败后,“六一零”指使恶警、街道、居委会、单位,大范围开始恐吓、威胁当地的法轮功学员,特别那些前往参加旁听的法轮功学员,向社会放风要追查帮助委托北京律师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当街拦截法轮功学员拍照,恐吓法轮功学员的亲属,还有国保恶警要求单位监控法轮功学员。还有恶警带着在居委会的人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

他们之所以敢光天化日之下绑架法轮功学员,是因为还有不少民众不知道大法的真相,还被谎言欺骗着。其实,邪恶这种丑恶表演也正好是给我们向世人讲真相提供了一次难得的机会。如某负责人对单位的一位法轮功学员说:“公安来人了,叫你不要再去法院旁听什么开庭。”同修说:“既然是公开开庭,那为什么不能去参加旁听呢?”负责人一下反应过来了:“是呀,公民有这个权力的。”接下来法轮功学员把中共邪党是如何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告诉了他。单位负责人明白了真相。

有一同修总结了一些给警察讲真相的经验:不管在家里、在路上、在单位遇到恶人的骚扰,我们有权可以要求对方出示证件(警证、工作证)以证明他的身份,不仅仅是看看,而要当着他们的面记录下来人的姓名、年龄、证号、职务、联系方式等内容。如果不出示证件或不自我介绍,我们完全可以把其当着不明身份的人拒绝与之交谈。如果他们出示了,我们也记录了,如果对方谈到与我们修炼法轮功有关的事,那我们就直接与他们讲真相,讲我们被迫害的亲身经历,因为每一个法轮功学员都是中共邪党迫害的见证人,一般他会听完你所说的,当然有的听一会儿转身就跑,它受不了这正的力量。

还有,中共法院两次开庭未成,与当地许多同修去法院近距离发正念有着直接的关系。在场的便衣向主子报告都说:“今天来了很多法轮功。”我们认识到近距离发正念不仅仅只是发正念的范畴,这里面包涵着走出来证法、修好自己的因素。

两次开庭未成,有同修问:是不是邪恶使诈、耍花招?其实从根本上讲,邪恶所做的一切,包括邪恶存在的本身都是因为我们而来的,不管它真的这么做、还是假的这么做,都是瞎折腾,都是败事、丑事,结果都是一样的。反过来讲,这是不是又一次给了我们走出来证实法、用各种方式揭露它、曝光它、让世人看清它邪恶本质的好机会呢?

同时,因为迫害法轮功,中共付出的成本越来越大,特别政治成本。在这次营救同修中,很多同修都有这样的体会,就是当世人知道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后,都在骂这邪党恶警,有些世人听到真相后都觉得不可思议:中共就是这么动用“公、检、法”迫害法轮功的呀?世人在觉醒了。人们告诉法轮功学员,他们对邪党的这种做法感到厌恶;一些逼迫参与迫害行动的人找到法轮功学员,说他们这样做是被迫无奈的;有些单位负责人直接向有关方面反映: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在单位都是好人;还有些单位负责人对法轮功学员说:你们要注意安全,我们也会尽力保护你。

同修们,中共恶警迫害叶巧明的事还没完,但不管它怎么折腾,怎么耍花招,结果已经摆在那里:就是中共流氓的邪教本质,再一次的表现在世人和福州民众面前,让福州民众再一次的亲眼目睹一下邪党恶警是如何滥用“公、检、法”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越多的民众看清了邪党的本质,就会有更多的民众明智的做出“三退”的选择,中共邪党能控制的能欺骗的民众越来越少。我们将坚持平和的、理性的、坚定的、始终如一的用各种形式向世人讲真相,曝光邪党恶警流氓的所做所为,在证实法中救度更多的众生,最终使邪党自我解体。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