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就没想到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看了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四日《是谁在给我们的资料点增加钱》一文,我也有同样的事,但我一直纳闷搁在心里,从没与任何同修说过。看了此文之后让我一下明白了,这是师父在做。现在看来,我真是悟性太低,愧对慈悲的师父。

我也是一个家庭小资料点,我既做资料,又负责传资料。为了资料点的安全,我负责将资料传给片上的负责人手里,由她把资料再分给每位同修。片上的负责人只知道我是传资料的,而不知道我是做资料的。由于一直保持着单线联系,使资料点至今平稳的走过六个年头。

我做资料的钱是由同修自己主动的交给片上负责人,数额不等,片上负责人在我传资料时,将同修捐上来的钱由我带回,负责交给资料点。每当我接过这钱时,我的心里都明白这钱的份量,并真切的看到了同修们那一颗颗无私而纯净的救度众生的慈善的心。所以,我每次都对片上负责人庄重的说,回去交给资料点。实际上,我自己清楚,就是交给我了。由我一个人保管和支配。虽说是我一个人保管和支配,没有常人那样会计、现金的互相监督机制,可我确信自己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能对法负责、对同修负责、对自己负责,将资料点的钱用正,一分一毫都得用在助师正法、救度众生这一重大使命上,绝对不允许走偏的。

就象师父说的那样:“我可以告诉你,有许多大觉者都在注视着这件事情,这是我们在末法时期最后一次传正法。我们做这件事情也不允许走偏的”(《转法轮》),我将钱放在了家人同修都不知道的隐蔽地方的一个专用盒子里。需要时,用多少,从中就拿出多少,用后剩下的再放回去。同修上钱和我往出花钱,从不记账。我只记盒子里现有证实大法钱的一个总数就行了。

因我片的同修,收入都不多,又没有其它的经济来源。给资料点上钱,都是他们平时省吃俭用,节省下的那一点。所以,建点初期的一年多,小资料点资金还真是短缺,为了保证资料点的正常运作,我妻子同修(有退休金)就对我说:“将我在大法中受益,不吃药的钱都用在法上。”后来,同修上钱就逐渐的增多了,妻子同修往资料点拿的钱相应的就减少了,以至于一个时期都不往里投了,也够用还有余。于是,我本着资料点不存那么多钱、物,便告诉片上负责人,让同修先不要上钱了,停一段,现资料点的钱够花,等用完了,需要时我再告诉你,让同修再上钱。

过来好长的时间,资料点的钱一直够用,数额不下几千,给我的感觉这大法钱特别的经花。每次花了一部份后,下次再拿时,也不知是我记错了,怎么的又补上了。时间长了,我也未告诉片上负责人让同修上钱。她就问我,资料点是不是该用钱了,都多长时间了。我便说,还有钱,要么就先少上点。刚上不长时间,我又告诉片上负责人,让同修先再停一段。同时将同修上的多的这部份钱,有时拿出来给地区协调人,用在整体的其它项目上。

特别明显的是今年年前,同修知道这时资料点最需要钱,一下子我这小资料点的资金就到了五千多了,我马上告诉片上负责人暂停上钱。我和负责整体项目的协调人说:我小资料点有点钱,明天我给你送过几千,好买光盘传神韵。因事先我心中有数,才决定拿出几千的。第二天,我想早点给协调人送过去,人家好用。于是,我便到放钱的盒子拿钱,打开盒子一看,我吃惊了,钱摞怎么一下子加厚了、变多了。我一数竟达到了一万多。所以,我决定给协调人在原来的数额上,又增加了几千。

从协调人那送钱回来,我就一直琢磨,多这么多钱,是哪来的?因平时够花,多一点好象不明显,没在意,而一下多了好几千,肯定得在意了。我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来,更没想到师父。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上网看明慧文章,一眼便看到了《是谁在给我们的资料点增加钱》一文,我忙打开一看,一下明白了:慈悲的师父多年来,默默的为我这家庭小资料点做了那么多,而我却不知、还没想到师父,真是悟性太低,也太麻木了。我虽然修了这么多年,向内找,这说明我在真正信师的程度上还不够,还有应该修去的执著“自我”的一颗人心。否则,能想不到是师父给做的吗?真是无地自容、愧对恩师,想到这,我的眼睛湿润了,心里不知是个什么滋味,久久不能平静。

为报师恩,事后,我决定将此事写出来发到明慧,以表我对师父愧对之情和感谢师父苦度之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