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种仇恨从娃娃抓起?(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九日】在文明社会里,以任何理由散布、煽动针对种族、信仰团体的仇恨都属于刑事犯罪。在西方社会里许多大学的校规里也明确表示校方对仇恨犯罪采取“零容忍”政策。道理很显然,散布仇恨其实就是埋下暴力的种子。

但是在中共统治下的社会里,仇恨宣传则堂而皇之,不但在社会上有宣传机器大力鼓噪,而且更进一步深入各级学校。比如从前大搞阶级教育,教育人民“牢记阶级仇恨”,抹黑所谓的“地主阶级”、“资产阶级”,这样在各种斗争场合人们才不会因为道德良知而拒绝暴力;如今则大力抹黑、“揭批”法轮功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网站上刊登“2010年法学院研究生复试安排和有关注意事项”,其中指出:领取复试登记表要填写对法轮功的认识。另一份中国海洋大学硕士研究生复试思想政治考核表,上面也明确提出“你对法轮功的认识”。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网站上刊登“2010年法学院研究生复试安排和有关注意事项”,其中复试填写登记表格里(2)需就“对法轮功的认识”表态

这里所谓对法轮功的认识,属于思想政治考核,并不是要求学生从法律层面上谈认识。中国人都知道,所谓的思想政治考核,就是考核学生的头脑是不是和“中央”保持一致,要想过关,哪怕心里不一致,字面上也要一致。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法学院学生,未来的法律工作者进行这样的考核,其目的显然就是选拔那些把“党性”置于法律之上、道德良知之上的人。这样的“法律工作者”,对于中国法制建设有百害而无一利,但是对于维持中共统治则大大有利。

另一方面,从中共一贯打压抹黑法轮功的政策,不难理解如此做法势必把对法轮功有正面认识的考生予以剔除,录取他们所谓“跟党走”的考生。因为越来越多的正义律师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比如被中共非法抓捕的王永航律师等等,这些律师在法庭上义正辞严,引用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力证法轮功学员拥有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权利,不与中共迫害政策保持一致。这都让中共尴尬,所以现在对法学院学生要求人人过关表态支持迫害,也算恼羞成怒,不得已的一种下作手段吧。

其实中共的仇恨政策早就已经延伸到各级学校,比如高考试题就常有关于法轮功的“送分题”(即不需要学生复习准备,只要按照中共意图回答就可得分的题目)。学校里只许师生“跟党保持一致”,重复仇视法轮功的谎言;而发现学生或老师讲法轮大法好,则可能会直接遭到校方甚至当地公安的惩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刊登了河北省十六岁男孩曲建国写的自述文章《中学生走入法轮功 跨越死亡线》,介绍他自己于去年查出患骨癌末期,被医生宣判死刑,但在接触了法轮功并走入修炼后,获得新生的故事。然而让曲建国想不到的是,此消息在明慧网上刊登后,却招来河北保定“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忌恨,责令涞水县“610”、公安局、曲建国所在学校对此事“进行调查”。令人担忧的是,有消息说:小建国和家人已受到威胁。现在小建国家大门紧闭,不敢接受任何人来访。610威胁这位在大法中受益的中学生,无非是害怕煽动仇恨的谎言被戳破,尤其当事实在当地特别是学校中传播后,仇恨宣传更难以进行。


曲建国康复后的照片

至于说小学生,中共更是在09年六年级新学期《品德与社会》教材中加入诋毁法轮功的所谓“自焚案”内容。教材第七页里的图片(医院床上的刘思影)显示: 烧伤的刘思影全身缠满绷带,医护人员没戴口罩,近距离与刘思影面对面的谈话。医学常识告诉我们,大面积烧伤病人抵御病菌的第一道防线——皮肤受损,最忌的就是感染,所以重度烧伤患者均住在无菌病房,并且创口裸露以使快速结痂,同时也避免包扎物与创口皮肤产生粘连;医护人员必须穿白色消毒衣、戴口罩,防止烧伤患者被细菌感染。

中共在课本里编造谎言的目的,是想煽动天真孩子对法轮功的仇恨。从孩子开始塑造盲目“听党的话”的思想奴隶,以便将来能成为中共政治斗争的打手。

中共的卑劣政策是“播种仇恨从娃娃抓起”。为了孩子的未来,全社会就应该对煽动仇恨的罪犯——中共采取“零容忍”态度,传播真相、曝光谎言、制止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