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有这样一个科学实验:当人生出妒嫉心时,从人体内分泌出一种物质,把这种物质注入到一只小白鼠身上,不长时间这只小白鼠就死了。还有一个水结晶的实验,当水读了“爱和感谢”的话后就变成美丽白色的水结晶;当水听了“真恶心,讨厌,我要杀了你”的话后,就变成很混浊的颜色、很恐怖的形状。

常人经常说,保持心情乐观豁达不容易生病。古代彭祖活了800多岁,孙思邈活了160岁,等等,他们大都是修行的人,或是圣贤或是行医,他们不计个人得失,看淡名利,豁达乐观。也就是说人身体健康与否很大的程度上取决于精神道德的修为。古代的中医直接就指出:大喜大悲伤心,脾气暴怒伤肝,声色犬马伤肾,哀怨忧愁伤胃等等。

上面两个科学实验表明,人的显示心、气恨心、哀愁心、贪欲心、懒惰心、欢喜心、安逸心等等各种人心都会产生各种对人体有杀伤力的物质;相反,当人生出善心、处处为他的心等等一些良性的顺应宇宙特性的心时,同样会产生一种有助于生命的物质,比如能量。

大道至简至易,师父一语道破天机:“这和我们自己的心是有直接关系的,要想去掉这个不好的东西,首先得把你这颗心扭转过来。”“我们失去的实质是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业力,它和人的各种心是相辅相成的。”(《转法轮》)。

“心性多高功多高”(《转法轮》)。我本人身体也一直处于一种轻微的不正确的状态,三件事虽然不影响,但我能感受到自己的心性对它的极大影响。初期自己很重视自己的学法修炼,三件事也比较精進,我也从师父的点化中非常坚信病业假相消失了。后来很长时间以来自己只注重做事,逐渐的放松了自身的学法修炼,心性守不住,对遇到的矛盾和心性关过起来很吃力,以致被邪恶钻了空子遭到迫害时,发现又出现病业假相。回头看看,我很可怕的发现平时自己的一思一念和常人没什么区别,偶尔做的好也是那么吃力,什么心都那么放纵的对待一切,自我很强。

当自己法学不好,自然脑子里装的是人的东西,那不是坏东西吗?能发出良性信息吗?这些坏东西产生出的物质对人体能有好处吗?当自己降为人时,脑子装進什么就是什么。很多时候,我们知道要多学法,可思想只停留在“知道要学好法”,而没有真正突破和清除障碍学法得法的各种因素,把这也作为实修的一部份。

以前我一直为我的学法苦恼,想学但各种干扰不断,又使得我学不進。后来明白了,就是因为自己没从内心重视清除障碍学法的各种因素,才会干扰不断。

从法中我们知道,邪恶会利用我们的执着和业力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而被迫害的方式很多:有的被非法劳教、有从经济上的迫害、有从情欲上的迫害、有对身体的严重迫害(影响做三件事的)。这种种的迫害如果不能从法上严肃的对待给予否定,下大苦心实修,这种种的迫害都是致命的。近些年来,邪恶利用病业方式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例很多,由于不能正确对待,造成了处于病业假相中的同修对修炼意志的大大消弱。

每个人修炼的路和历史原因是很复杂的,但是无论哪一种情况,只要我们学好法,保持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完全可以否定邪恶的一切安排。其实我们也不要感到无能为力,静下心看看自己真的是按照师父要求的去做了吗?如果没有,那我们就按照大法去做。意志消弱的本身已经是对大法正信的动摇了,正是邪恶想要的。

当年密勒日巴佛苦修行的时候,对上师给他的种种苦行,他从来不生一点点邪见,饱尝人间酸苦的他不为世间的任何享乐和苦恼而动,心中仅有的就是对师父的信和吃苦。身心遭受了那么大磨难也没有消磨他求正法的信心和意志,那种对正法的渴求和难行能行的吃苦精神惊天地泣鬼神,连他的上师的上师都远远遥拜称赞他为“大丈夫”。再看自己,不珍惜师父的慈悲苦度,真是情欲满身,大法的份量在心中占多少,人的东西占多少,自然就知道修的怎么样了。

今天师父慈悲的给我们讲解各种怨缘、痛苦背后的迷障,让我们尽快走出各种人心,走出旧宇宙的各种因缘束缚,并给予我们正法修炼这个圣缘,让我们明确来世的目地和责任,让我们生起对这份圣缘的殊荣感,让我们升起对众生的怜悯和慈悲,修成真正为他的生命,建立威德,走出自我,進入新宇宙。我们要明确,修好自己是为了对众生负责,是为了对得起寄予我们希望的那些众生。如果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好,或是为了不受迫害,那势必还走不出为私为我的旧宇宙的框框。相反当我们学好法溶入法中的时候,我们会为我们肩负的这么大的责任感到自豪和殊荣,回头看自己的那些为己的念头是那么渺小。

现阶段的一点认识,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