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高碑店市肖培英屡遭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一日】(明慧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高碑店市肖培英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遭中共人员迫害。她曾于2008年被非法劳教,遭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遭奴役折磨

2008年6月26日晚,当地公安局四、五个人突然非法闯入肖培英家,其中有陈永利,还有几个女的,把肖培英儿媳妇的两个门锁都给撞坏了,又翻了个底朝天,把师父的法像、过年贴剩下的对联、手机都抢走了。那天晚上她村几个不修炼的人在大街上聊天,恶警们向她们打听炼功人住哪儿,她们说不知道就被抓到公安局去了,逼她们骂师父、骂大法才放她们回家。赵庄一个村就被抓走14个人。

恶警威逼他们按手印、签字,在威逼肖培英的过程中(迫害者有陈永利,还有两个不知姓名,都三十岁左右),打她嘴巴很多次、揪头发、拿她的手往桌子上摔,最后把她的胳膊给折断了,他们掰着肖培英的手按的手印。然后把她强行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还逼她给他们穿手套,肖培英的手动不了,恶人就逼她用一只手给他们往上揣。在看守所呆了九天,又把她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在去的途中,还给她套上几十斤重的大镣。陈永利还说:你跟她们不一样,把你送到前面去,这回你就注定在监狱呆一辈子了。

到了劳教所,一体检,因恶人的迫害,又不能学法炼功,肖培英高血压、心脏病都犯了,劳教所拒收,可高碑店公安局的几个人(其中有张思军、陈永利)却说:给你们几百元钱,得把她收下。就这样硬是把肖培英留在那儿了。

在劳教所里,每次给肖培英量血压都是200左右,最高到过230。一个姓马的医生给肖培英做了心脏透视和心电图,告诉她说心脏已变形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可是他们还是逼着肖培英干活,穿筷子、抬筷子、从一楼抬到四楼,做化肥袋子,也是这么抬上抬下的,捡棉籽、穿灯笼,完不成任务,晚上加班到十一、二点。还得搞好卫生,一人搞不好卫生,违反了纪律,全班罚卡。平时根本就不给她们纸和笔,自己花钱买的纸笔都让普教犯拿着,普教犯随便用,法轮功学员给家中写信,都给定好时间,有人看着,写完不让封口,队长们看了,没有揭露她们的话,才给寄出去。连买东西给的发票都不让法轮功学员拿着,怕她们在上面写法轮大法经文。

一天,恶警突然把人都叫到大厅,队长们和普教犯在班里把衣、物全翻了个遍,再把人叫回班,一件一件的把衣服全剥光,结果把大部份法轮大法经文都给翻了出来。她们就疯了似的罚款。有经文的罚三十,无经文的罚十元。罚完钱,还把的纸全给收走了,把卡也收了。

平时如不配合恶警,恶警就叫普教变着法儿整法轮功学员。把法轮功学员的头发剪的不象个人样子。特别是不放弃信仰、不穿劳教服、不参加奴役劳动的法轮功学员,迫害的就更严重。关小号、体罚、铐、打、每顿饭就给吃一个馒头。因此有的法轮功学员就绝食,他们每次给法轮功学员灌食时,都把各房间的门给关上,不让别人看到,好长时间不让上厕所,直到把法轮功学员灌完食弄回来,才把各房间的门打开。三、四个人弄一个人,连拉带拽,又踢又打。

石家庄市一位名叫陈建华的法轮功学员,经常被普教打的撕心裂肺的吼叫,在其它房间经常听到她的叫声。最见不得人的是两个普教把她弄到洗澡间用牙刷刷她的阴道。两个普教名叫朱立英、张圆圆。

这是发生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中的事,时间在2008年7月-2009年
7月,大队长叫刘子维。

此前遭受的迫害

自从中共于1999年开始迫害法轮功,肖培英就多次被绑架迫害。

1999年12月份的一天下午,高碑店市梁家营乡政法委书记刘忠顺与乡派出所干事彭静来到肖培英家,没出示任何证件,就把肖培英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师父的法像和大法书、录音带,把肖培英非法送进拘留所半个月。

2000年7月3号,因乡政府经常来肖培英家骚扰,使她不能安定的生活,她说要去北京上访,他们说违法,说逐级上访不违法。肖培英就去了市政府,请求给她一个修炼的环境。结果到那里恶人就把肖培英给抓起来了,非法拘留她7天。又非法把她弄到看守所,呆了4个月。后又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回来后,乡政法委书记刘忠顺带着几个人又来到肖培英家骚扰,把劳教书也给要走了。每到敏感日他们都来她家骚扰,使一家人总不能安定的生活。

2002年10月6日晚,乡派出所所长(姓平)带领四、五个人非法闯入肖培英家,又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什么东西,就强行把她拉到乡派出所。第二天下午,又非法把她送到公安局,两个多小时后又把她拉回乡派出所。本来就应该放她回家,可乡派出所就是不放人,强迫家人交2000元钱才放她回家。当时他们跟她家人要1万元,因家中没钱,肖培英丈夫借了2000元钱,他们还让写了欠他们8000元的欠条,而交的2000元什么收据也不给。回到家中肖培英越想越不对头,第二天她就去了派出所,找姓平的所长,他一句讲理的话都不会说,根本就没法律可言。就是说:你再要收据就送你公安局去。

2003年5月初的一天中午,乡派出所的马亮和一个不知姓名的恶警非法闯入肖培英家,看住她,就给公安局“610”打电话,半个小时后,公安局“610”来了五、六个人,其中有赵军、陈永利、刘文平,其它的不知姓名,非法闯入肖培英家,翻了个底朝天。因当时正闹非典,村里刚打完消毒药,本村在外打工的回来都不让进村,都得在村外边暂住。可他们不顾非典传染的危险,非法闯入肖培英家把她强行带走。

他们非法把肖培英拉到公安局,晚上就对她进行轮番逼供,打她、骂她,特别是陈永利、江超,他俩轮番打她的脸、摔她的手、捶她的前胸后背。打够了就把她铐在椅子上,他们睡觉。第二天就把她非法送进看守所。一个月后,又把她弄到洗脑班。到洗脑班一进门,赵克军(“610”头目)就问她:你又为什么进来的呀?肖培英说:为了做好人。他立刻大吼:今天我就是不让你做好人!你是好人,我们不就成了坏人吗?第二天就叫陈永利逼供,用书使劲打她的脸。最后迫害的她高血压、心脏病都犯了,腿也抬不起来了,半身不遂的状态。赵克军才给肖培英家人打电话,叫带着3000元钱把她接回家。回到家后,一到敏感日,就来一帮人到她家骚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