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一位喉癌患者的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卫中华(化名)男,五十二岁,自零八年与我成为同事,但我们在一个车间、一个班组工作已十多年,又在同一栋楼里住了十五年,相互认识到如今三十年了。此人一米七六的个头,身强力壮,性格刚烈,口无遮挡,油嘴滑舌,爱好垂钓、喂养鸽子、狗。

好象是在九三年,我曾劝其改去胡扯的习惯,他却以“我胡扯,我不犯法”来嘲弄我;我劝其不要钓鱼,那是杀生,却遭他奚落。因我皈依佛门,曾遭公安传讯、关押。那几年他确实成了我的逆境根源。九六年我修法轮大法后,九八年曾劝其修大法,他却在马路上大声问我:“法轮功,反对共产党。”我告诉他:“法轮功不反对任何政党,也不反对任何教派;只是修心养性做个好人,以此来达到身体健康。”他说:“你们不反对共产党,我不参加,你们要反对共产党,我马上参加。”我无奈,一笑了之。

二零零一年他嗓子开始沙哑,后诊断为喉癌。二零零二年六月动手术,切去喉管声带四分之三。医生断言:“一辈子插着喉管,不能说话。”又经数次化疗,出院时,他骨瘦如柴。

我和同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常去看望他,并给他送去大法的书籍和真相资料,这时他很愿意接受,为什么呢?在后来痊愈能说话时,他道出了他心中多年的一个秘密:“在前年钓鱼期间,他每次到垂钓处,回头向三里外的三座山望去,就会看到中间的山,在烈火中燃烧着,烧着,烧着,就变成一尊佛。”由于受共产党的无神论的毒害,看到了也不敢去信,依然我行我素,不能约束自己。如今他相信了佛道神的存在;也相信法轮大法好。他在家中多处粘贴了“法轮大法好”的条幅并在山水盆景的山上凿了一个平面,用红油漆写上“法轮大法好!”在这高压红色恐怖的年代,他能这样做真是难能可贵。

手术八个月后,一天咳嗽,一下咳出一块骨头,上面还有一根线。他拿着此物到医院找医生看。医生看到非常惊奇:缝在肉内的喉骨(这是从他肋骨上取的软骨做的)怎么能咳出来呢?医生给他做了内窥镜检查,医生更是惊奇:喉部气管壁长的特好,外插气管可以去掉了。就这样八个月摘除了外插气管。医生并在自己的学生面前炫耀是他做的最好的手术,他却忘记了自己的断言——一辈子插着喉管。

更神奇的是外插气管去掉后,第二天创孔就长实长好了,并能说话了,否定了医生的又一个断言:一辈子不能说话。而且他很快找到一份工作——电焊工。象这样的病人能干这样的活,可以说没有。真是不可思议。

在此期间他还讲了这么一件事:年前腊月二十八晚上,他的妻子咳嗽不止。他怕妻子影响女儿睡觉,就让妻子到自己的房间来睡(因为有病后就和妻子分房睡了),她仍然咳嗽不止。这时他对着李老师的照片说:“李老师,求求您,求求您,让她不要再咳嗽了。”他这一求刚过几秒钟,他的妻子就不咳了。整个新年期间都没有再咳。他说: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李老师在我家保护着我们呢!

他家的故事我常讲给人听。有一天一个中年妇女说:“你讲的故事,我都记在心中了。前一阵子,我肩周炎疼痛了三天三夜,吃药打针也没好。晚上睡在床上想起你讲的故事,我也求求李老师,叫我的肩头不要再痛了。第二天醒来,我的肩头真的不痛了。谢谢李老师!谢谢你们!”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