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自己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我是中国大陆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学员。回首自己走过的修炼道路,再看现今大法在世上的洪传,想起师父对众生的慈悲苦度,总止不住泪水涟涟。决定写此文章,主要记录自己所走过的修炼道路,旨在与同修交流,比学比修,同时也为广传大法真相,救度被中共的恶毒谎言迷惑不醒的众生。

一、得法学法

得法前我是一个满身业力的人。由于受党文化的毒害,比较自私,虚荣心很强,得理不让人,做事总怕自己吃亏。虽然本性一心向善,但在迷中,不知如何为人处事,与周围人关系也比较紧张,在常人看来我有个不错的工作、家庭,但总觉得活得很苦、很累、很没意思。年纪轻轻的身体就不好,浑身乏力,气短胸闷,面无血色,每个月都要请一两天病假,浑浑噩噩睡一昼夜,才能应付第二天上班。到医院检查又查不出毛病。每天都象戴着面具一样生活,经常想自己为什么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整天稀里糊涂的过着。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同事的办公桌上看到了《转法轮》。我请来《转法轮》,爱不释手的读呀看呀,自己对人生的困惑逐渐烟消云散了,就象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不再漂泊流浪。师父在《转法轮》里说:“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自己身心痛苦的原因,都是生生世世的业力所致。

我知道自己找到了一条返本归真的修炼道路,从此就抓紧时间学法,有时睡到半夜爬起来看书,孩子在院里玩,我在旁边读书,心里那个踏实啊无法形容,我体会到了幸福的真正含义。

二、修心性

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

在单位工作上多少有点权力,得法前,给公家采购时都不忘了给自家捎一样,别人找自己办事送礼意思意思,也半推半就的接纳了。得法后,在单位里我再也不占公家的便宜了,商家说象我这样的人现在太少了,我就告诉他们自己是修法轮大法的,信仰“真、善、忍”。有一次应家长的要求给学生们联系辅导班,谈成后办班学校又按每个学生提成九十五元付给我一笔钱,无论如何我也不要,可他们硬是塞下走了,考虑半天,我决定把钱退给家长,并向他们讲真相,家长们都高兴的接受,有的还说有信仰和没信仰就是不一样,然后在一次和办班学校通电话时,我把退回家长钱这件事告诉了他们(就等于告诉他们说我并没要那笔钱),因为之前也向他们洪过法,他们也能理解。我让他们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高尚品德风貌。

在家庭里,婆婆重男轻女偏向孙子,我生了个女孩,老是抱怨婆婆偏心眼,碍于面子不好发作,但心里与婆婆、妯娌却是勾心斗角的,看到她们有难处时,不知道帮助她们,反而幸灾乐祸。正如师父所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进要旨》〈境界〉)法理清晰了,就是如何提高心性了。有一次,为一件小事,妯娌当着公婆一家人给我脸子看,也不叫嫂子了,还摔摔打打的,要在原来我是不能忍受的,虽然关系不是很好,面子上还是过的去的,可我现在学了大法,不能再和从前一样没涵养了。这样我就忍住了,没和她吵,而且心里也没动气。小叔子都看不下去了,过后数落她一顿,妯娌也觉的做法不妥,来电话向我道歉,并说你炼这个功真好,和原来不一样了。婆婆也夸我比以前懂事了,我实心实意的对她,好几次她都感动的说要把我当女儿待,生活中她确实也这样做了,很疼我,丈夫常和他同事说我是贤妻良母,一家人在大法中受益。

在修炼中,也碰到了许多病业关,这里仅举两例。我的双手在冬季经常裂口,吃药、抹药、擦护手霜、带胶皮手套都不起多大作用,右手厉害时,指头上都是血淋淋的口子,十指连心嘛,感到很痛苦,有一次邻居的小孩见了我高兴的拉起手,他一摸感觉不对劲,低头一看,马上把他的手缩回去了,不停的问我的手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修炼后,我明白了,拿不该拿的东西,发脾气打孩子,在无神论的灌输下写不好的文章,等等,都是两手造的业呀。自此后,我严格要求自己,重德守心性,双手的皮肤接近恢复正常,只是右手中指不见好,我想慢慢会好的,可过了一段时间不但不见愈合反而厉害了,口子裂的很深。当时也有点害怕,心想再不好,骨头露出来怎么办?自己就查找有什么不好的心,有求吗?没有,知道自己业力大,应该承受。不相信师父吗?绝对没有!后来悟到是考验自己那颗对大法坚定不坚定的心,于是不再在意手的愈合成度,该干啥就干啥,只是注意不让常人看到,否则他们会乱说有病不吃药,因为他们不理解。等过了一段时间完全好了,我就给他们看双手,常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九八年秋季的一天,面部突然起了过敏的症状,脸上起皮屑,发痒,以前也有过此症状,没在意,结果越来越厉害,脸上发红,除额头外都是皮屑,我知道自己很虚荣,很注意外貌,是要去这个心的时候了。法理明白,但要做到不动心很难,因为每天都要面对很多人,别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我,自己也盼着快点好起来,好心人劝我快去医院看看,以免脸上落疤,我想,修大法了,有师父管,只要心正,不会有事。再后来,同事含沙射影的说皮肤病传染,我就想,现在已放下了执著于外貌的心,不该再这样了,不然常人会胡说炼法轮功的有病不用药,怎么起到洪法的作用?就这样一想,脸上不觉的那么痒了,第二天就不再起皮屑了,下午旧的皮屑开始脱落,到第三天就好了,皮肤比以前还光泽了。

三、遭恶党迫害

我本不想写这段,尤其是不愿回忆那段被劳教的日子,尽管我没有被恶警所谓的转化,这段时间是不堪回首的。我追忆一下那段历史,是让世人看清中共恶党的流氓本质,不要再被恶毒的谎言迷惑不醒了。

在一次讲真相时,我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因不向恶警妥协,他们非法把我关進当地看守所,在里面我就发正念 ,劝“三退”,管号的狱警了解真相,劝我先出去再说,言外之意就是认个错,表态不炼了,我说法轮功没有错,我是清白的。后来家里人(常人)花了钱,恶警把我送到了所谓的法制中心(当地专门给法轮大法学员洗脑、强制转化、没有人身自由的地方),他们骗我家人说这里比看守所条件好,在这里转化了(指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就放人,并威胁不放弃信仰就送去劳教。家人被骗交了四千多元钱,快一个月时,见我不放弃信仰,说再给一个月时间考虑,让再交四千元,我说一分钱都不交,再给多长时间都不会改变自己的信仰。恶警恼羞成怒,非法劳教我一年。

在劳教所里,因我坚持信仰法轮功,受到了非人的待遇。吃饭时要先打报告,承认自己是劳教学员后才能吃;洗刷时间只有一分多钟;很多天才能洗一次澡;不能见家人,当家人苦苦哀求和我见一面时,恶警却诬蔑我说了不要家和孩子,家人气愤、伤心的离去;劳教所的犯人们可以任意侮辱、打骂我;只能吃劳教所的劣质饭菜,自己花钱买劳教所里小卖部的东西吃都不可以;不让睡床上,在水泥地上铺块床板当床,寒冷的冬天也是这样。开批判法轮功的大会,肆意侮辱坚定的大法学员。为挣黑心钱,强制学员劳动,连六、七十岁的老人都不管放过,早上不到五点起床,除吃饭外没有休息时间,到晚上九点收工,如果商家催货紧,加班到深夜是常有的事,干的都是有毒的活。我算是幸运的,有很多坚定的大法学员被打伤、打残甚至致死。中国大陆的监狱、劳教所对大法学员的迫害罄竹难书。凭着对大法的坚定信念,我度过了一年的牢狱生活,堂堂正正的走出劳教所。

从非法抓捕到劳教结束,一年多的时间,使周围很多人不理解,我在省直机关工作,被非法劳教期间正是单位发钱最多的一年,我少收入二、三十万,许多人用奇异的甚至不屑的眼光打量我,我不在意,因为他们是被谎言欺骗了的众生,当时他们不敢听真相,我很心痛。但是通过这场迫害,我理智了,進一步懂得了修炼的严肃性,明白了修好自己的重要性,现在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和全世界大法弟子不懈的讲真相,加上自己不断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周围许多人已改变了对我的态度,也就是说常人在逐渐的接受大法。

四、广传大法真相

师父讲:“作为大法弟子是全盘否定一切邪恶的旧势力安排的。全面讲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恶,救度众生,坚定的维护法,因为你就是大法的一员,坚不可摧;正一切不正的,被转化与救度的只能是被邪恶蒙蔽的众生,清除的是邪恶的生命与邪恶的旧势力,从中圆满的是大法弟子与树立大法的威德。”(《大法坚不可摧》)

通过不断学法,我认识到自己的责任重大,就是肩负那么大的使命,就是抓紧救人。所以,见人就讲,能说上话的都不放过,珍惜每一次师父安排的机会。一次,副总的朋友来办事,和他聊了一会儿社会腐败现象,我把话题一转,说现在这个烂摊子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恶果,我还没说几句,他就连忙说自己原来就是干这个的(指抓捕法轮功学员),当他看了非法没收来的法轮功著作时,惊呼起来:“可了不得了!”(看来此人有佛缘,人的一面明白了),为摆脱这个行当,他就装病住進医院,后来调离了原岗位。我冲他竖起了大拇指,夸他聪明,又问他办没办“三退”?他说没有,我就讲了“三退”的重要性,他很爽快的同意了。

一天晚上下班回家,看到几个民工从路边走过来,我迎上去打招呼:“大哥辛苦啦”。他们一愣,我微笑着说:“有件很重要的事想告诉你们”。然后我就讲法轮功真相,劝“三退”。可能是第一次听说大法的真相,也可能是我的语速过快,看他们的表情不是很明白,只有一个人同意退,我有些着急,这时发现身旁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说:“他们听不懂,给我讲讲”。我有点害怕,不会是便衣吧?又一想,他该听的都听了,怕啥呢?我就递给民工一份真相小册子,让他们回去传着看。接着刚才的话和那男子聊起来,当我讲到什么是法轮功,大法给世人带来的美好时,他激动的大声说:“我今天遇到佛了!我今天遇到佛了!”没说几句,他就同意退出恶党的团、队组织。回家的路上,我又想掉泪,师父讲的句句是真理,千万年的等待就是为了今天,看到众生得救后的喜悦,再看还未得救的众生,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精進呢?

前不久,我从商厦出来,下电梯时看到一女子怀抱一纸盒,里面放着一只小鸭,看她满心欢喜的,我随意的说在城市里很少见啊,女孩笑笑说是,出了大门,我说你骑车子啊,需要帮忙吗?她说谢谢了,坐车走。忽然想起包里有神韵光盘,马上掏出来,简单介绍一下,递到对方手中,她高兴的说自己就是喜欢舞蹈,我说那就好好欣赏吧,并嘱咐给亲朋好友传着看,她微笑着答应了。

当然在讲真相中,也有不接受的人,说难听的话,撵我走,威胁报警的,我都告诫自己不要动心,人的各种反应是有另外空间的因素造成的,不要被人心所动,正念铲除邪恶。同时注意学法,真正的学法,不断提高心性。师父讲:“真正慈悲的力量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你跟他讲的时候就是能量在往外发放,就会解体那些邪恶的东西,另外空间里的邪恶就不敢再靠近与控制人。那么这个时候对人讲道理他就会听了,你就会破除他被中共邪党灌输的那些个谎言,就会把他的心结打开。”(《曼哈顿讲法》)

通过学法,我知道自己的慈悲心还不够,还有一些在常人社会中长期养成的很顽固的人心,一定要尽快去掉,去的越早,自己的空间场越纯净,能量越大,救度的众生就越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