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酷刑特派专员总结报告 批中共阻挠调查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联合国酷刑特派专员诺瓦克教授,在不久前召开的联合国第十三届人权理事会上,向联合国提交了他的任期总结报道。这份报告在人权会议上引起了各国的强烈关注,在报告中,中共与其它独裁国家被多次点名。

联合国酷刑问题特派专员由联合国选任,任期三年,可连任一次。二零一零年是诺瓦克教授连任酷刑问题特派专员的最后一年。诺瓦克根据他在任期间对诸多国家的实地考察,以及他六年来处理的针对各个国家酷刑问题的投诉案例,发表了这份长达七十一页的、全世界范围内酷刑问题形势的总结报告。诺瓦克教授在报告中全面分析了存在严重人权问题的国家,以及在各国导致酷刑问题泛滥的原因。报告可以从以下联合国网站下载:http://www2.ohchr.org/english/bodies/hrcouncil/docs/13session/A.HRC.13.39.Add.5_en.pdf

对各国的人权实地考察(Country Visit)是诺瓦克教授的一项重要工作。通过实地考察,可以获得各国滥用酷刑的第一手资料。诺瓦克教授表示,一些国家政府一直企图妨碍他的调查,掩盖其恶劣的人权问题、创造一个不真实的形势。这使得实地调查工作任务变得异常困难。

特派专员诺瓦克教授把他去中国作实地调查中受到的干扰写入了报告。诺瓦克教授访问中国的时间是在二零零五年底,是联合国酷刑特派专员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中国行。虽然访问之后,诺瓦克教授在新闻发布会上谴责了中共对他的工作进行监视和干扰的行为,但并没有特别详尽地阐述其恶劣性质。而这次他在报告中指出:“实况调查过程中,他不断地受到一些国家政府的监视和控制,他因此曾考虑中断或终止这样的任务。”

他尤其提到中共当局的做法,“当他去中国的时候,中共外交部的官员坚持从头到尾要派政府官员跟随他进行考察。他经常被国安人员跟踪和监视,电话被窃听。中国(中共)政府通过窃听他的电话,掌握证人的行动,对证人进行恐吓打压,以达到阻止他们在北京见面会谈的目的。”

他提到几个这样的例子,“如一个上海证人被阻止到北京同他见面;一个北京证人在政府压力下被迫离开北京城;另外一个知名人权律师则在会面的途中受到人身攻击。此外,在西藏的一个秘密、戒备森严的监狱被发现后,政府完全不顾他拥有外交特权、豁免权以及调查询问的自由,仅仅允许他同少数个别人面谈。”

他进行实地调查工作时,感觉好象进入“猫和老鼠的游戏”,并不知道谁是猫、谁是老鼠。有时他需要非常大的努力去突破政府部门建立起来的“沉默的墙”或者“谎言墙”。

对于那些对调查进行阻挠的做法,他指出,实际上是不符合那些国家自己的利益的。他说,全面客观地就按照规定做实地调查和评估,可以帮助缔约国政府努力根除酷刑、改善监狱条件。如果政府愿意利用调查的发现和报告作为坚实的基础,为改善形势做全面的必要的评估、让他尽可能平稳地、有效地执行工作任务,符合那些国家自己的利益。他强调,那些政府的行为只会产生反效果,国际社会自然会去质疑是否这些政府有什么东西要隐藏。

尽管实地考察面临相当大的困难、并受到一些国家政府的阻挠,诺瓦克教授一直坚持尽最大的努力进行独立客观的调查,尽可能地同所有利益攸关人(包括同政府、非政府组织、受害人和证人等)进行会谈,收集各种来源的关于酷刑和虐待问题的可靠信息,做公正可信的评估。他尤其肯定了国际和各国国内非政府组织以及很多国家勇敢的人权捍卫者和酷刑迫害证人能够站出来讲述他们的情况,这是对他的工作的支持和协助。

诺瓦克教授在他的报告中提到:经过许多访问的经验之后,我能观察出许多拘留场所内的恐惧有多强烈。在中国,许多被拘留者根本不敢与我交谈。

“这种深怕被报复的恐惧和脆弱,很明显的可以在这些被拘留的人身上表现出来,也可以看到他们故意去避免让人知道他们曾被酷刑虐待,可是不管他们如何刻意的回避,都可以从他们身体与精神上的状态看的出来这些因为恐惧的隐瞒。

中国跟哈萨克斯坦、斯里兰卡、印度尼西亚和赤道几内亚等国,在报告中多次被点名,由于对被拘留的人进行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受到特派专员谴责。

联合国特派专员的报告在国际上是被最高度重视的文件,也常在联合国会议期间引起激烈的辩论。中共当局在会议上为了这份报告与特派专员争得面红耳赤,说他们没有跟踪诺瓦克的行踪。而事实是无法抹掉的,这份报告的内容已经载入联合国的纪录,供各国政府与民间组织下载阅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