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由性格、职业、习惯形成的强大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我是一九九三年有幸得法的老弟子。的确,每个人的修炼路不同,经历差别很大。但都走过了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这里我谈一点个人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修炼以前,在他人眼里我是一个善解人意、通情达理的人。那是环境使然,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由于家里贫穷,母亲养不活我们姐弟三人,就把我送给人家做“童养媳”。“童养媳”是什么含意啊,不就得按别人的意愿行事吗?

一九五一年,我進了纺织厂做工。由普通工人,到做生产组长,到后来当了厂里得力的中层干部。我能把各种关系都处理的很好,宁可自己吃苦受累、吃亏,也希望别人快乐。从来都很少想过我要怎么样,也不与别人争什么,我宁可以放弃自己想要的满足别人的需要,基本上不大考虑自我。然而,这些除了自己自小环境造成的因素外,这时又加上了中共的宣传误导,要表现自己好,很多时候是做给领导看,给群众看,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根本不清楚,所以自己内心是很苦的,是不平衡的,有时就感觉自己好象要把自己压垮了。但这些都只能装在自己心里,谁也看不出来。

修炼后,我越来越认识到,原来我对别人的好和那些“善”,都是不够纯正的,也没有做到坦然,其中有很大的“虚假”成份。正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随着修炼层次的提高,挖到了自己假善背后隐藏的根本执著——求名的心,怕别人说自己不好,愿意听好话的心。退休前我已经是厂车间的中层干部了,接受中共党文化的污染越来越重。工作中接触的人各种各样,在遇到各种矛盾时,学会了用中共的“斗争哲学”来处理,以此证明自己是强者,还不错,在这个肮脏心的指导下,一再维护着自己身边的表面平和。久而久之,这些待人处世的观念就成了我的习惯、性格的一部份。走進修炼后,这些东西使我在修炼路上走的很累、很苦。

求名的心太重,带着这种执著心学法,对法理认识不清,说起来在法上,做起来却用法来掩盖私心;求名的心不去掉,总有怕的因素,一次次包装自己,换上的这层外衣使自己形成更大的执著。

师父说:“任何事情养成的习惯就是物质的生成。在另外空间有那种物质,在这个空间里才会出现这个状态。”“东西我可以给你们统统都拿下去,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一定得去,一定得去,一定得去”(《曼哈顿讲法》)。看到这段讲法后,才认识到后天形成的观念、养成的习惯就是在我们空间场存在的败坏物质。它不是能说没就没了的,就是要在以后的学法中、在修炼的实践中抓住它主动清除的。

不同年龄段、不同的成长经历、工作环境都让我们养成了不同的习惯和观念,久而成为个性,形成强大的执著。有些明显的,自己知道,有些埋藏较深,不易发觉。如果在常人中你是个要强的个性,表现以自我为中心、高高在上、瞧不起人,那么肯定就会出现不让人说、一说就炸的问题。其实这都是那个假我在自己空间场的那个物质,是它的反映。你要不认清它,就会把它当成自己,表现为修来修去,怎么还是这个状态。它让你主意识不强,放任自己,其实就是没有认清它,也就无法清除它。师父在《精進要旨》〈警言〉中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对师父这段法,现在我又有了深一层的认识,当我们没有跳出那些人的理,无形中我们就滋养了邪魔。它存在我们的空间场中,不但阻碍我们证实法、还招来黑手乱鬼一同加大了我们的魔难,消磨着我们的意志,有时让我们意识不到,形成了无形的迫害

正法形势在飞速发展,我们真得挖根了,无论遇到什么样的矛盾,一定要向内找。这方面的法理,师父从不同角度讲了很多很多,最近师父把“相由心生”的法理开示给我们。我的体会就是:我们周围的环境中的一切现象不就是我们自己的心促成的吗?我相信自己会用“向内找”的法理,把养成的不好习惯去掉的。

我们已经是大法弟子了,有多少旧宇宙的神佛都没有我们这个修炼的机缘,让我们珍惜这亿万年等待机缘,做好师父让我们做好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我们各自来世时的洪誓大愿吧!

一点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