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江苏句东劳教所电击折磨大法弟子的残暴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日】二零零一年元旦后,数百名女法轮功学员被非法送到句东女子劳教所。恶警为了迫使她们放弃修炼法轮大法,连续使用残暴手段,殴打、电警棍电击等酷刑折磨。

一、法轮功学员陆亚芹遭五、六根电棍同时电击,血流满面

陆亚芹,家住常州,会计职业。二零零一年时五十六岁。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五、六个男恶警毒打,恶警用五、六根电棍同时电击陆亚芹,连续二个多小时,问陆亚芹还是不是大法弟子?陆亚芹点头说是,恶警继续电击,致使陆亚芹左脚伤残,不能站立,额头被打出一个大血包,后来血流满面。

一女恶警对陆亚芹说,我再问你一次,你是不是大法弟子?你只要摇一下头,我们就放过你。陆亚芹平静的回答:我不怨你们,因为你们是被蒙骗的。说完一头栽在血泊里。后来过了三、四个月,我看到她走路时,左脚还是一颠一颠的。

二、法轮功学员赵妤被电击致昏死状态

赵妤,女,二零零一年时三十八岁,家住无锡,会计职业。在句东劳教所里,赵妤不背监规,不下蹲(劳教所点名时,叫到名字,要求下蹲,并答到),不队训,因此她经常被罚站。冬天,赵妤被罚站在阴冷的雪地里,夏天,晒在烈日下。

记得一天下午,恶警穿着很硬的皮鞋,在赵妤面前走来走去,看赵妤没有一丝迎合恶警的迹象,就猛踢赵妤,并强迫赵妤写检查。赵妤不但不写,还给有缘人讲真相

有一天,我看到恶警把赵妤绑架到禁闭室,七天六夜不让赵妤睡觉,并用惯用的手段电击赵妤致昏死状态,强迫赵妤“保证”在劳教所如何如何,并对大家谎称赵妤已“转化”。

三、法轮功学员陈荷莲被多根电棍或水浇同时电击,体无完肤

陈荷莲,二零零一年时三十七岁,泰州兴化市一名普通工人。因不服恶警所谓的管理,陈荷莲被连续罚站四天三夜。第四夜,陈荷莲被当班恶警五根电棍同时电击,身上无一处完肤。

直到凌晨,陈荷莲仍不屈服,恶警就用水浇在她身上,再电击。劳教所称这种刑罚为“活鲫鱼煮汤”。同时强迫陈荷莲写“保证”。

陈荷莲坚持不写“保证”。天亮时,恶警指使一吸毒女和一卖淫女把陈荷莲抬到禁闭室,巴掌、拳脚在陈荷莲身上乱打,还在电击过的受伤处拧细肉,用头发丝在受伤处拉等,使尽毒招,仍不见陈荷莲动摇修炼的意志。于是,这吸毒女和卖淫女就用脏物塞入陈荷莲下身,用指甲抓破陈荷莲胸脯。这两个帮凶在大庭广众面前大声叫嚣自己的恶行,还哈哈大笑。陈荷莲因此而抗议绝食。过了一段时间,恶警非法宣布陈荷莲因绝食加刑4个月。

在句东劳教所,还有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南通的吴荣朵,经常被罚站在恶警办公室门口,颈部留有多次被电击的伤痕;还有些法轮功学员被迫害,长期处于生命垂危状态,如南京的陈玉洁、翟玉新等。

二零零一年初,该劳教所只有几个人被所谓“转化”了,江苏省“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门机构)恶人唐国防向北京谎报90%已“转化”。为达到这个假指标,句东劳教所不惜一切代价行恶,电击、毒打、长时间不准睡觉、不准上厕所,就餐时读弥天大谎等等。那时正值现四大队施工建造。夜深人静时,常有“法轮大法好”的呼声划破沉寂的夜空。大家都知道那时恶警又在毒打大法弟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