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忆九四年师父郑州讲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5•13”是世界法轮大法日,又是师尊的华诞日,在这宇宙大法洪传十八年的喜庆日子,当年师父在国内讲法传功盛况,一幕幕呈现在眼前,仿如昨日。当时大法洪传,人传人,心传心,短短七年就有一亿人修炼,在中国各个城市的各大公园、广场、公众活动场所,清晨都可以看到三十五十、一百两百人数不等的修炼人群。在农村,三里一村,五里一镇,悠扬的法轮功炼功音乐连成一片。

就这样,亿万群众达到身体健康,道德升华,人心归正,人人争做好人,按“真、善、忍”大法标准要求自己,带动着自身及周围、社会环境整体回归。师父讲:“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不计其数。”(《精進要旨》〈拜师〉)这正是当年大法洪传时的写照。

我得法修炼十六年,没有师父看护走不到今天。我有幸参加郑州学习班,这是千万年的期盼、寻找、等待,也让我见证了大法的美好、真实不虚。

<一>

一九九四年六月十一日,师父到河南郑州讲法传功,有人告诉我法轮功来了。当我听到“法轮功”三个字时身体为之强烈一震。我随着听课的人流来到体育馆门外,看见只有学员在那里售书,我走过去拿起《中国法轮功》一看到封面上的照片,我就失声惊叫:“哎呀,这个老师我认识!”同时脑海里快速闪过许多画面和图像。旁边有学员说:“师父在你身后,你看看。”我回头一看,师父正站在离我三、四米处与人说话呢。我感觉与师父这么熟悉,可怎么就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师父。等到听完课也明白了,这万古圣缘和千万年的寻找、等待就是为了今天能够得法。

师父说:“有人说:法轮功神奇,一修炼,病就没了。是,真正修炼的人一上来就改变,一上来病就去掉了。”(《加拿大法会讲法》)确实就是那么回事。多年来我身体所有的病,在学习班上全都好了。过去无论是走路干活,会突然出现头晕,瞬间没有知觉,我想将来会因此而死去的。可是一个班下来,什么病的感觉都没有了,走路生风,骑车象有人推一样,身体非常轻松。特别是我视力模糊,只有0.5左右,看两行书就会感觉眼底疼痛并引起头疼,使我夜里不能睡觉。得到《中国法轮功》这本书,我急不可待的连夜看完。直到几年后有人提起,我才想到,我的眼睛什么时候好了呢?而且随着年龄增长,视力越来越好。大法太神奇了!

<二>

六月十二日下午气温高达39度,三千多人听课,又是在五十年代建筑的简易体育馆,只有一层石棉瓦做屋顶,又闷又热。我想认真听,可又困得睁不开眼(后来才知道,师父在给我调整大脑),于是就走到外边想买瓶冰水驱赶困意。当我刚走到外面,就看到远处已狂风大作,夹带着树叶烂纸、沙尘、垃圾滚滚而来,顷刻即到;东北方的半边天已成黑墨色,用“乌云滚滚”这词已词不达意了,那种黑叫人心惊,似乎只有小时候在神话故事中看到妖怪来了才会那样。我慌忙跑回馆内,惊魂未定,此刻睡意全无。狂风已从体育馆的破窗和门中冲了进来,暴雨伴着冰雹敲打着屋顶,片刻便从屋顶破烂处漏了下来,电停了……

事情突如其来,可场内并不慌乱。师父一边告诉学员不要动,一边坐在讲台的桌子上打大手印。坐在地下的学员都盘腿坐着,周围的学员也很安静。我虽然不知师父打出的大手印具体是什么涵义,但我心里感觉到安全、宁静、祥和,完全被师父的洪大慈悲与佛光笼罩着,完全感觉不到外面墨黑的乌云、暴雨和鸡蛋般大小的冰雹。风雨逐渐停了。打完手印,师父说:再过十分钟电就来了。真的几分钟后电来了,太阳也露出头来。师父开始讲课了,说是一个大魔头纠集一帮小魔企图来破坏师父传法,师父把领头的大魔销毁了,小魔就四散逃命了。还说为在场学员做件好事,为河南人民做件好事。

听完课从体育馆出来一看,大街上已面目全非,雨水还有小腿深,一人抱不住的桐树被拦腰折断或连根拔起,当街横卧;到处都是断枝、树叶,雨水漫过的地方尽是黄泥、沙子、垃圾和被狂风掀倒的巨型广告牌……据说那天市区四条大电路断了三条,几天后才恢复,只有体育馆所在方位一条线路未被破坏,我们在场的学员也未受任何伤害。此次经历让我见证了师父的慈悲与威严。

<三>

六月十八日是学习班最后一天。上午师父安排与学员照像,当时参加照像的学员大概有一千多人吧。照完像我们几个新学员舍不得离开,想多留一会,能再有一个美好的瞬间。没想到师父见我们站在一起,走过来问:“你们是郑州学员吧?”我们说“是”。师父说你们不要走,在这里等着。当时我想师父怎么一眼看出我们是郑州的新学员呢?(现在看这想法多可笑)一会儿各省都照完像,师父走过来说我们到体育馆里边吧(冰雹过后,已换场馆)。

到场内一看无论椅子还是凳子,什么坐的都没有。师父说:我们坐地下吧!师父先坐下,我在师父对面也坐下来,离师父很近(因当时郑州学员很少)。师父环视一下周围的学员说:“你们是种子。”师父讲了很多,最让我难忘的是这句“你们是种子”。在场的几十个学员是何等的幸运。

实践证明,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一个往高层次上带人的正法大道,在当时对提高上亿人民身体素质和道德水平、对社会稳定,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