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我心中的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一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中国大陆处处可见法轮功修炼者的身影,少则几十人、多则几千人一起炼功的场面到处可见,其中有政府官员、警察、学生、工人、农民、老人、孩子等各种身份和年龄的人。修炼了大法使他们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好人好事层出不穷。

仅举一例:到了冬季,我地区的火车路口的斜坡上积雪结冰,不断总有事故发生。法轮功学员看到这种情况之后,有许多人自发把这段道路的冰雪清扫干净。人们都在议论说,法轮功这些人与别人就是不一样,每个经过的司机师傅都说谢谢,不说话的竖起大拇指,那意思是说你们真是好人。这件事一直到2010年,还有人意味深长地谈起过这件事。

一九九六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在这之前我是一个脾气暴躁、点火就着、专爱打抱不平的人,在社会上各色朋友交往甚多,只要为了义气可以两肋插刀,为了他人与人打架是家常便饭。有时候闲下来抽闷烟的时候常想:人活着拼搏几十年也逃脱不了一死,人是怎么来的,存在的意义终究是为什么?人在社会中自由的放纵自己将来会是什么样?我也不知为什么会想到这些。一想到这些就觉得活着没劲。可学了大法之后,烟不抽酒不喝了,架不打了。平日思想中思考的许多不得其解的问题也都明白了。虽说在生活中艰苦一些,但生活环境中有了大法,多了一份平淡和祥和。是大法净化了我的心灵,指导着我生存的意义和方向。

就在一九九七年间,我在司炉过程中,六吨的蒸汽锅炉发生瓦斯爆炸。一声巨响三层楼浓烟滚滚。锅炉爆炸把燃烧器里面的一米长、一寸粗的油枪崩了出来,正好打在我的后脑上,一下就把我从一米多高的操作台上掀了下来。我的眉毛烧了,头发焦了,眼睛睁不开,疼痛难忍,脸火辣辣的难受,后脑上也隐隐作痛,用手一摸,一个鸡蛋大的包。

当时全车间的人有的向外跑,有的惊呆了,过了一会,他们才想起送我去医院。我当时就想了,我是炼功人,是修大法的,没事儿。可是人家受不了,一再要求去医院,到了县医院,赶上那里停电,又到中医院,也停电,再到其它医院一样是停电。这时我更加悟到真正修炼的人、信师信法不会有什么事。在我的坚持下他们送我回了家。这件事被我的朋友知道了,又把我千方百计弄到医院,医生检查后告诉我们,赶快到大的眼科医院,你的眼球深层有东西。听到这些我也没有害怕,只是为了不让朋友担心,告诉他“明日去医院”。就这样我在家待了三天就上班了。

可就在这三天当中发生了一些奇事:迸进脸上肉皮里的沙子一粒一粒蹦了出来;眼睛不停地流泪,第三天能正常睁开了,只是稍微有点不舒服。到了车间,大家都在问这么快就上班了?我告诉他们三天中发生的事,他们都很惊讶:“那是眼睛啊,不象手和脚。”我告诉他们炼法轮功不会有事的。

当我走到报废的这台锅炉跟前时,把我也吓了一跳,整个炉体就象一个面包一样,仔细一看六毫米厚的锅炉钢板都裂开了。这么强大的冲击,那么强大的力量,如果换作别人,那一寸粗的油枪就会把脑袋穿个洞,真有些后怕!是师父保护了我,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类似这样的例子很多,在大法中真正体验到大法神奇的就是那些上亿的大法弟子们,他们之所以不离不弃修炼到底是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师父的慈悲,体验了大法的神奇,看到了宇宙的真理。

法轮大法至今弘传世界110多个国家和地区,获得各国政府褒奖、支持议案信函3000多项。法轮功的主要书籍已经翻译成30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发行。

《转法轮》上说:“我们法轮大法是佛家八万四千法门中的一法门,在我们这一次人类文明历史时期从来没有公开传出过,但是,在史前一个时期广泛度过人。我在末劫最后时期再一次把他洪传出来,所以他是极其珍贵的。”

希望更多的中国人都能认真的了解一下什么是法轮功,了解一下大法被迫害的真相,那么您就知道中共为什么要迫害法轮功了,自己也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