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的愿望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在流年似水、世事如烟的感叹中,又迎来包含深深感恩的母亲节。世上千千万万的儿女们都在为自己的母亲精心地准备着礼物,以表达对父母的爱,这是每个做儿女的心愿。然而我面前的这两位母亲,在这个节日里,她们的儿子和女儿却没有来到他们的身边,甚至连节日的问候都没有得到。是他们的儿女不孝顺吗?不是。他们的儿女也和其他为人之子一样,多么渴望和自己的母亲在一起,能在母亲面前尽孝,让母亲尽享天伦之乐。可现在,他们却因为要做一个善良的好人而失去了人身自由——被吉林桦甸市“610”(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及国保大队绑架。

她,王小虎的母亲,瘦小的身材,眼神中透着一股刚毅。法轮功被迫害近十一年来,她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两个孝顺的儿子在这十一年来遭受着非人的迫害。做母亲的她只能忍受着那锥心的痛苦。

两兄弟在2000年为了给大法说一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而双双被非法关押,均被劳教一年。哥哥小虎回来没有几个月,在2001年又被绑架,再被冤判七年,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还没等哥哥回来,弟弟小东在2006年也被绑架了。桦甸市国保大队的恶警遇金基对他灌汽油、使用震脑机、上老虎凳等酷刑,小东的肋条被打断,后被关进桦甸看守所。母亲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为了营救小东,鞋都走烂了两双,求告无门哪,最后他们还是未经任何法律手续,对小东罗织罪名,狠毒的判刑七年,把他关进了公主岭监狱。

面对小东的冤情,母亲的心都碎了,但她没有眼泪,只有肝肠寸断。母亲省吃俭用,每月穿梭在吉林监狱和公主岭监狱之间,看望两个无辜受迫害的儿子。

好容易又熬了三年,二零零九年六月,哥哥小虎到期回家,母子俩相依为命,也总算慰藉一下母亲受伤的心。可是谁又能想到,厄运再一次降临到头上,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三日,小虎去常山镇集市赶集,再一次被绑架……

母亲忍着巨大的伤痛,又开始了艰难的营救。

她知道,儿子没罪,儿子在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最善良的人,绝对没有错。信仰是自由的。国保大队于晓强根本就拿不出抓她儿子的法律根据。本来中共迫害法轮功就是非法的。

她每天到国保大队找责任人于晓强,可是那些所谓的执法机关都是闭门办公,老百姓根本就进不了门。

万般无奈,母亲只好围着看守所转,喊着:“虎子,回来呀,虎子,回家呀……”凄凉的声音让人听起来不免内心酸酸的。

另一位母亲六十多岁,个子不高,略微有点驼背,这是桦甸建行李世萍的母亲。风吹着她花白凌乱的头发,突然的打击,使她一夜之间苍老许多。看似刚强的她,背地里不知流了多少眼泪。

世萍是这位母亲几个儿女中最孝顺的一个,她温柔善良,端庄贤淑。一九九一年以全市第三名的成绩考入桦甸建行。世萍虽然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可身体每况愈下,经人介绍,她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从此身体变好了,人也快乐了。

可自从迫害法轮功以来,世萍已是第三次非法关押,还有一次被强行送入洗脑班。

孝顺的世萍每到母亲节都会围绕在母亲身边。又一个母亲节来临,女儿却因为被绑架而不能在母亲身边尽孝。

世萍的母亲每天奔走在桦甸国保大队和看守所之间,然而仅仅国保大队的一个门卫就把她给挡住了,根本见不到国保大队的于晓强。母亲困惑不解,现在的社会怎么了?那些执法部门不是为老百姓说话的地方吗?不让进门,那如何能听到老百姓的心声啊?古时还可以到衙门击鼓喊冤,也可拦轿喊冤,今天的老百姓有冤何处诉呢?

还有更为不幸的。桦甸红石林业局的周丽萍,母亲已高龄七十七岁。周丽萍被绑架后,警察去她家抄家,一警察竟对这位老人连推带搡,连推了几个趔趄。老人受到惊吓,使原本身体很好的周母在一个多月后便含冤离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都没能见上女儿一面。

孝顺的儿女在母亲节时不能在母亲身边尽孝,只能在冤狱中默默地为母亲祈福……

这些母亲是伟大的母亲,是令人崇敬的母亲。长夜将尽,正义必将带来光明。让我们默默地为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的母亲,不,是更多的,所有的大法弟子的母亲祝福,为她们呼吁:让她们善良无辜的儿女尽早回家!让母亲们不再为儿女的安危担惊受怕!停止迫害法轮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