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山的炼功人(图)

法轮大法弘传阿里山侧记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明慧记者王清汉台湾嘉义报导)到阿里山的游客都知道,游阿里山绝不可错过这里美丽的日出。而在下面这张图里我们看到的是海拔两千四百多公尺的阿里山峰顶的祝山之巅,迎着第一道晨曦炼功的台湾嘉义县部份法轮功学员。


在阿里山祝山之巅的法轮功学员迎着第一道晨曦演炼功法

这是二零零八年八月里,四十七位法轮功学员带着四十三位明慧学校的法轮功小弟子登上嘉义县阿里山峰顶的祝山,迎着朝阳演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法轮大法小弟子们在暑假里由家长陪同来到嘉义阿里山,他们都是修炼法轮功身体得到了健康,思想升华了,因此想把法轮功的美好,把大法无辜遭受中共迫害的真相告诉大陆游客。


阿里山森林铁路


阿里山云海

有缘人相继得法

法轮功自一九九八年在阿里山下的嘉义弘传以来,已有十二年了,各界人士无不颂扬大法的美好,如此盛况令人想起当初法轮功传至嘉义的情况。

一九九八年冬季,一位年轻人从台北背着法轮功书籍回到故乡嘉义,跟几位学员在中山公园炼功洪法,为大法弘传嘉义播下了开花结果的种子。一位早期得法的学员回忆当时的情景说:

“有一天我在公园散步,看到有两三个人坐在树下打坐,走道边的石椅上摆了几本书,我当时觉得很惊奇,在人来人往的地方打坐可真不容易。几个月后我在台北的书店看到法轮功书籍,高兴地买了两本,回来后就到公园跟他们炼功了。”


一九九九年初,嘉义地区学员在北回归线标记处集体炼功洪法。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嘉义法轮功学员陈先生家里开办了当地第一次的“九天学法炼功班”。渐渐的,一些有缘人学炼法轮功后,感受到身心的变化及升华,陆续又引领更多人走入修炼的行列。这里,每个法轮功学员身后都有一个感人的修炼故事。

法轮功给我健康

今年八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陈金印,看起来象四、五十岁的人一样,身体相当硬朗。他每天早晨四点多起床,骑着机车带着放音机,到嘉义中山公园为学员播放炼功音乐,跟大家一起炼五套功法,炼完功又与同修们学习法轮功师父的著作,已有六年多了。

炼功前他患了十几年的肠胃不良的顽疾,每天大便象稀泥似的,他说:“每次去医院挂号时,看到我的病历档厚厚的一大叠。”

“我十几年恼人的肠胃毛病,只炼了几个月法轮功就完全好了,我当然喜欢法轮功。”他强调说:“真奇妙,就象大法书籍《转法轮》说的,从微观往表面改善,肠胃的毛病什么时候好的我都不晓得。”


阿里山下嘉义地区法轮功学员假日在中山公园炼功洪法,陈金印每天在这里炼功

从吸毒到走向光明之路

从职业赌徒到吸毒,最后走上修炼的道路,这是郭青烽想都想不到的。现在郭青烽腹部还留着两条清晰的疤痕,他说那是在他意志极度消沉时,自己拿刀往肚子捅了两刀所留下的记号:“我接触毒品,把身体五脏六腑都搞坏了,那时我的思想已经走上极端,感觉人生是黑暗的。”

因为吸毒,一九九四年他第一次走进监狱,开始了十年漫长的监狱生活。第一次出狱时还有信心戒毒,到了第二次、第三次就没有信心了。直到第四次进入监狱,才真正改变了他的人生。他说:“我的机缘到了,《转法轮》救了我。”

这次进监狱,他却有幸看到了法轮功创始人的著作《转法轮》,“上课时我一抬头就看到主管台后面的书柜里,摆着那本金黄色封面的书,连续三天都看到那本书,到第四天,我就把那本书拿下来,我看到书名是《转法轮》。”

他连续九天看了三遍《转法轮》,“我整个头脑都清醒了,我看第三遍时,感觉全身都是法轮,晚上睡觉时,都被法轮弄醒了。”郭青烽去除了心毒,静心修炼法轮功,被毒品侵蚀了几十年的身体开始不断的净化,精神慢慢好起来,他向监狱里的室友宣布,从今以后跟毒品绝缘了。


郭青烽跟女儿在毕业典礼后合影

郭青烽走过了坎坷路,进监狱时女儿才国小三年级,儿子也刚上小一。二零零四年出狱时,刚好赶上参加女儿的大学毕业典礼,儿子也已经是高二的学生了。

瑞里山顶的修炼家族

阿里山区瑞里的“若兰山庄”家喻户晓,八十多岁的创办人叶老阿嬷,修炼法轮功前腰骨不好,脚都蹲不下去,炼了法轮功却能够爬山。最叫她高兴的是,儿女孙子们都修炼法轮功。

叶老阿嬷的一家人总共有十几个人炼法轮功,大姐、二姐跟她们的女儿都炼,三姐、么弟全家人,还有嫁到嘉义市的五姐跟她的女儿也炼,就是儿媳妇住高雄的姐妹们也炼了法轮功。

么弟叶纯喜在瑞里山顶开了一家家庭旅馆 ,他很庆幸能得这个法,认为家族的修炼都是因缘:“那一年刚好碰到萨斯传染病,我们一家人都不敢接待客人、带领活动,刚好有人到瑞里办法轮功的九天学习班,我们就一起去上课了。假如那时没有碰到萨斯的话,大家都那么忙,怎么可能连续九天去上课。”

几个月后,嫁到嘉义市的五姐昭蓉回到山上时,也走进了大法。昭蓉说:“看到姐姐们每人包包里都有一本《转法轮》,我就觉得奇怪,这一家人都不喜欢看书,为什么都抱着一本《转法轮》。当天晚上我拿着《转法轮》看到两三点,觉得这本书真好,当我看到不二法门那段法时,我就决定要学这个法了。”

昭蓉自己家里开药局,十几年的偏头痛,每次痛起来时都要吃两颗药丸,再加一罐中药药水,还有一个宿便的毛病,要靠吃药、灌肠来舒解。她说:“第一次看《转法轮》,头也是很痛,第三天开始净化身体了,每炼一两套功就想找厕所,头痛也跟着好了。从修炼到今天五年多来,我没再吃过药。”

姐妹中最慢得法的应该是大姐素蓉,也是她的身体最差,曾经患癌症开刀、作化疗。大家叫她炼功,她就是不愿意。昭蓉说:“有一天我们刚炼完功时,接到大姐女儿的电话说大姐喘不过气了,我们马上送她去医院,一路上家人叫她念‘法轮大法好’,可是大姐连这几个字也念不完整,我们告诉她,你说要炼法轮功,师父一定会帮你。到了医院,大姐告诉大家说,既然说了要炼功,回去就应当去炼。医院检查后什么毛病都没有。隔天我打电话回去,家人说她带游客去玩了,已经好了,那天晚上她就开始炼功了。”


若兰山庄家族的大姐二姐及么弟一家人跟妈妈的合影

修炼后,一家人更为和乐,在工作中以法互相切磋;二姐若兰身为“若兰山庄” 庄主,利用带游客活动的机会很自然地介绍法轮功。几年前儿媳妇给老阿嬷装了一部电脑,教老阿嬷打电脑,寄信给大陆民众。媳妇说:“刚开始妈妈拿不稳滑鼠,说滑鼠比锄头还重,妈妈用心学,一个礼拜就熟练了。”

阿嬷的腰挺直了

九十一岁的老阿嬷住在阿里山山区、嘉义县竹崎乡“顶笨仔”聚落,因为炼法轮功长年驼背的腰挺直了,而且还能举斧头劈柴,不戴眼镜能够穿针线。孙子刘充霈说:“阿嬷自从炼法轮功以后,身体变得很硬朗,村庄里的老人中,她是个代表性人物。”

老阿嬷讲话的声音仍然铿锵有力,她坐在藤椅里手拿着线头,眯起眼睛,果然两三下就把线头穿过了针孔:“我媳妇的针线穿不妥时,孙子就会向她母亲说,叫阿嬷帮你穿针啊。”

阿嬷兴奋地说:“七年前炼了法轮功后,我的腰渐渐挺起来了,我最高兴的是儿子、媳妇、孙子都炼法轮功。”

媳妇范彩凤说,一位调离村庄的小学校长回到村里来教他们炼法轮功,村里的人都到光华国小去看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影带,“先生带着阿嬷去了,我第二天也去了,本来第三天我要去医院拿胃药的,听了师父讲法后,我没去拿药,一直到现在都没再吃过胃药。炼法轮功真的很好。”

范彩凤把《转法轮》书给儿子刘充霈看,刘充霈也走进了大法,他假日回到山上,带旅客认识本地生态风光时,总是会把大法介绍给大家。


阿嬷跟媳妇范彩凤(右)孙子刘充霈(左)一家三代炼功

现在,阿嬷每天最高兴做的,是跟着媳妇、孙子到土地公庙广场,一家三代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在阳光里,阿嬷布满皱纹的脸上显露出的是宁静祥和。

佛光遍洒校园

位于嘉义县的中正大学企管系艾昌瑞教授在学炼法轮功后,觉得法轮功是千载不遇的好功法,于是在学校里推展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中正大学学生成立了法轮功社团,经常举办图片资料展及“九天学法炼功班”。邻近的南华管理学院学生及附近居民也因而得法。接着嘉义大学修炼法轮功的学生也成立了法轮功社团,并且跟中正大学的法轮功社团,轮流举办了“法轮大法青年学员交流营”。

二零零九年暑假,“法轮大法青年学员交流营”在中正大学举行时,全国各大学学生都热烈参加。主办活动的中正大学法轮大法社社长李品佑说:“同学们守礼、互敬、对人和善,体现出身为修炼者的风范,处处使人感受到大法‘真、善、忍’的精神。”

李品佑表示,交流营的目的是希望大家可以找出修炼上的差距,共同提高,共同精進,交流会对学员会有巨大的推进作用。“大家放下了自我、形成整体,学法交流的过程中,学员都有不同的体会与收获。”


青年学员交流营结束前学员发表修炼心得

这些修炼大法的青年学子展现的品德,是在一般孩子身上看不到的,从他们的表现,证实了法轮大法的纯正与美好。

腰鼓队阿里山讲真相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嘉义地区法轮功学员组建的腰鼓队上阿里山表演腰鼓,洪扬大法。铿锵祥和的鼓声伴着发送的真相资料,唤醒大陆游客的良知。一位学员说:“大陆民众都看到了法轮功的美好,也清楚了解中共的邪恶。”


嘉义地区腰鼓队在阿里山表演腰鼓洪扬大法,吸引大陆游客观赏

在木兰园表演腰鼓时,一位大陆女游客走近掌队旗的队员身边,轻声地向他说:“祝您健康。”这位队员非常感动,也告诉她:“法轮大法是正法,请您要了解中共邪恶本质。”

阿里山下一片绿野平畴,大法在这里洪传,让民众身心受益,社会更加祥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