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向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我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回顾这十一年来的修炼历程,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点悟!

得法的神奇经历

记得在九七年的夏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来到了一个地方,周围是树林,中间有一大块空地。我恭敬的站在一尊大佛面前,我知道他就是未来佛——弥勒佛,在佛主的身旁有一位侍者,我的身旁也有一位佛主的侍者,他问佛主,能给我介绍男朋友吗?佛主的双唇没有动,但我清晰听到他说:“可以……”(后来修大法后才知道那是佛法神通)醒后我的心中充满幸福,当时我正发愁,邻居为我介绍了两个小伙子,正愁不知相看哪一个,于是根据梦的指引,我选择了现在我的丈夫,因为介绍我们认识的就是一对亲姐妹,我悟到那与佛主的两位侍者相符。婚后第三个月,也就是九八年的八月份,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了《转法轮》这部宝书,当时这部宝书在婆婆家呆了整整三年,这期间婆婆家没有人修炼大法。

得法之前,我的心眼小,爱生气,常常自己气的不行,而丈夫却还不知道为什么。学法后心胸变的宽阔,每次生完气,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然后主动跟丈夫和解。渐渐地,也不爱生气了,我的微小变化丈夫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后来,他跟我说:“媳妇,你不知道,我都快愁死了,这新婚没几天,就天天生气,气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哇!”学法一个月后,我和丈夫找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集体学法,我们都很精進,在当地还留下了一段佳话。一次在和老同修交流时,突然想起师尊的照片,记忆瞬间打开,我激动的告诉同修,师父就是我梦中见到的大佛,一样的发型,一样面庞。同修知道后也很激动,我确信在得法前师父就管我了。

风云突变中坚定信念、维护法

记得刚去炼功点时,就遇到了考验。首先是政府部门的摸底调查,后来听说得出结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紧接着就是震惊中外的“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那天清晨,炼功点上的同修很少,有人低声议论着什么,我们同往常一样集体炼功,后来上访的同修陆续回来后,与大家交流了“四·二五”和平上访的真相。我很是遗憾自己得法太晚了,还不懂什么是维护法。我抓紧一切时间学法,学习师父的《精進要旨》,隐约觉得还会有更大的考验(其实那已经承认旧势力的迫害了)。九九年“七·二零”,突然天象大变,电台、电视台、各大报纸、媒体极力渲染,铺天盖地的诽谤大法,诬蔑师父。我牢记师尊的法:“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精進要旨》〈大曝光〉)我知道这是考验,当时也不懂什么是正念,为了不让那些污言秽语入耳,在心底一遍遍的喊:“法轮功好!”“法轮功好!”越念修炼的意志愈坚,越念越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二零零零年十月份,我扔下只有五个月大、还需要哺乳的女儿独自去了北京,听同修说,北京要大面积迫害大法弟子了,我们都去支援。我悟到这是我放下情,从人中走出来的又一次机会,“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精進要旨》〈挖根〉)那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出远门,一路上在师尊的呵护安排下顺利到京,路遇一位老者告诉我,这几天特别紧,公安、便衣特别多,小心点。我悟到这是师尊的慈悲点化。在老者的指点下,我顺利的找到了旅馆。第二天在纪念碑前休息时,向身边的游人介绍了我此行的目地,大法的美好及祛病健身的奇效,以及“四·二五”和平上访的真相,遗憾的是当时由于怕心,没有喊出心底的声音:“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师父清白!”

师尊慈悲唤醒跌倒的我

二零零二年底,建立了家庭资料点。不久,被邪恶迫害,非法关入劳教所。被非法抓捕前,师尊不止一次的点悟过弟子,但当时各种人心浮现,虽然也在发正念,想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与迫害,但是没有向内找,只停留在表面了,同时还心存侥幸,被非法劳教后又在高压下违心表态放弃信仰,走了弯路,做了大法弟子不该做的事,耽误了许多宝贵的时间。

回家后,师尊一次次慈悲的点化,唤我走回来,还有两位同修亲自找到我,告诉我师尊的正法進程,下世时我们的约定,告诉我千万别掉队。从小我就特别相信修炼的事,被迫害离开了大法,突然觉得自己象一叶浮萍失去了方向,心里痛苦、焦灼,一次次在心里问自己,活着的意义何在?心底的声音一次次的回答:修炼、返本归真!但是由于怕心阻挡迟迟没下决心。

有一天,在梦中,有两匹独角兽(天马,头上有角,两肋有翅膀)一大一小向我飞来,我很吃力地爬到它的背上,她们带着我笔直地向上飞去。很久我们来到一个地方,好象是在宇宙中漂浮着的宏伟的古代建筑,我蹬着她们的背,使劲的往上爬,她们也竭尽全力地帮我,我扒住边缘向上看,这时看到一个被拦腰切断的人,但他依然很吃力的往前爬着。醒来后,很惆怅,我知道一定是师父在唤我回归,不要半途而废了。

不久通过梦悟到,我们都曾是师尊的亲人,我此生的目地,就是要修炼“法轮大法”同化宇宙的真、善、忍最高特性才能返本归真,圆满随师还!但是悟到并没有做到,师父心急呀!

直到师父的第三次点化,我才下决心从新修炼。那是一天中午,吃过午饭,我半倚在床上看电视,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带动身体慢慢的坐了起来,我心里一惊:怎么回事?自发功?附体?转念一想也许是好事,慢慢的伸直的双腿自然弯曲,然后开始炼第五套功法——神通加持法。我终于明白了师父为弟子心急呀!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点悟和呼唤下,于二零零六年八月,又从新汇入了师尊的正法洪流。当天晚上,在梦中,师尊就给弟子清理了身体,拿下去很多肮脏的东西。这是弟子能感受到的,还有许许多多不知道的,师尊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了,自己只有勇猛精進,才能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啊!由于耽误的时间太多了。我悟到:个人修炼与助师正法已经溶合在一起,在做好三件事(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中,在工作生活中,挖出执著心去掉它,这就是修炼。

正念制止无理骚扰、去除怕心

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天,突然接到当地派出所的电话,由于被非法劳教过,警察要求我到派出所做一个讯问笔录,当时我的心咚咚的跳,我稳住神,静静的听他说完,马上想起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段法:“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然后不卑不亢的回答,我也懂一点儿法律,你无权对我做讯问笔录,首先我不是犯罪人员,其次,也不是在押人员,更不是犯罪嫌疑人员,所以,我不会配合你做什么讯问笔录,也更因为被迫害过更深知派出所不是好人呆的地方,我更不会去的。警察赶紧说:大姐,那我去你家行吗?我严肃的回答:如果你代表政府、代表派出所就别来了,如果只代表你自己,我们作为朋友,还是姐弟、亲戚,随时欢迎你。之后他又想要我的手机号码,我严厉指出:你太过份了,手机号码是我个人隐私,你无权过问,更不会给你。就这样,正念制止了恶警的骚扰。随后,又发正念,静静的向内找,为什么会有干扰?找到一直以来在内心深处还隐藏着怕心,法理认识不清,还是停留在人迫害人上,不敢正面面对警察,把他们都当成了邪恶,于是,心生一念,去掉怕心,来了就解体邪恶,让被操控的恶人及时醒悟过来,得到救度(现在想来,这还是承认了旧势力,并没有做到全盘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干扰与迫害)。

零八年的春天,社区的主任又来到家中,我给她讲了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真相,我被迫害的情况,同时指出,在我被迫害期间,瘫痪在床的婆婆无人照料;小孩两岁多,就只好送长托幼儿园了;丈夫因为承受不住打击病倒了(高血压、脑梗塞),无力照顾生意,只能兑出去了,每年至少损失七万元;迫害我的警察酷刑逼供,至今我的胳膊还不敢往后背,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罪状我都记着呢!机会成熟时,我将法律诉讼讨还公道,法轮大法教人向善,何罪之有?就包括你们哪天来我家骚扰,姓甚名谁,我都有帐,到时一起算!那社区主任赶紧表态,你炼你的,信仰自由,我们不管,只要不影响我们就行。

奥运前夕,社区主任、书记和街道的一个头头儿又来到我家,社区主任敲开门,赶紧躲在后边,我站在门口,一看来者不善,便首先发问,来我家有事吗?她们表示,来看看我是不是有困难(伪善),我笑着说谢谢你们!我们家很好,没什么困难。她们想绕弯子進屋里说话,怕被别人看见。我一看邪恶怕曝光,顿时大声说到,如果我不炼法轮功你们会这么好心的关心我?这楼上楼下,这么多住户,有钱的、没钱的、有病的、有困难的你们关心谁了?我被迫害后,生病起不来床,那时你们在哪?现在我炼法轮功炼好了,你们却又来骚扰我,你们想干吗?我的声音越说越响,同时正念告诉她们,这是我的私宅,我不欢迎你们,如果你们胆敢迈進一步,后果自负!她们无趣地走了。就这样又一次正念制止了迫害。后来得知,邪恶还专门为我开了一个会,想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去。那个明真相的社区主任指责她们做得不对,主动担保,大不了换届时她下岗。写到这我终于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与迫害,还是在迫害中反迫害。并没有跳出那个邪恶机制。那个明真相的社区主任后来得了福报,她一见到我说,大姐你说的真对,善恶有报一点不假。同时又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换届后她继续留任了。

虽然修了这么多年,但有时怕心还是时不时的往出冒。有一次,同修的母亲,被邪恶困在派出所,她四处通知同修帮助发正念。以前她的电话不安全,这时我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全返出来了,觉得哪儿都不安全,走在街上好象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在家里也害怕,整天疑心重重,心想要是能飞到月球上就好了。我意识到,这种状态不对,怕心不是我,你怕我不怕,我就是要主意识强,解体这个怕心,当时就好象弹簧一样主意识一下子强大起来,把那个怕清除的无影无踪,我悟到是师尊看到了弟子的决心,就把怕的那个物质拿掉了。

婆罗花开

随着正法進程,身边的环境也越来越好,讲真相的效果也越来越好。讲真相时看众生的接受能力,有的顺着执著讲;有的直接劝退后,告诉他大法的美好、天安门自焚真相;有时讲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讲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会有美好的未来,然后再谈天安门自焚真相;有时从婆罗花开,三千年一回,到今天大法在世界各地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洪传……我悟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在圆容师尊想要的,只要弟子用心在做,师尊就会给你开启智慧。

最近在讲真相时,都要告诉人们婆罗花开了,神佛归来了!但心底有个小小的遗憾,如果能亲眼看一看婆罗花该多好呀。在我们当地,开了很多婆罗花,我与同修约好要去很远的地方看婆罗花,可是苦等了二个小时,也没见到她的影子。我悟到是自己有执著心,该修下去了,同修们也笑我太执著了。第二天,一个同修告诉我,他家新开一堆儿婆罗花,可以去她家看。在八月末的一天早上送小孩上学时,惊奇的发现在自行车的车把上发现了婆罗花,这正是我讲真相的大好机会,几乎见人就讲。邻居们都称奇,相互转告。第二天在院里的砖墙上,又发现了一小簇儿婆罗花。我站在婆罗花的旁边耐心的讲着真相,告诉他们此花三千年一开,佛经中记载,它的盛开预示着转轮圣王将下世传法度人,看到婆罗花的众生,都无比幸福。接着又進一步讲真相,让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有一位女士也好奇的凑过来,当我又给她讲了一遍婆罗花开的预意,告诉她转轮圣王将下世传法度人时,她着急的问,那什么样的人才能得到呢?我告诉她,从现在开始,你就修心向善,心里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机缘成熟自然能得,她点头含笑离去。

在助师正法中还有很多不足,在整体配合上还亟需提高,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更要抓紧时间多救人。通过写交流稿的过程中,我悟到只有在大法中摆正基点,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担负着历史的重大使命,众神(生)的嘱托,劝三退是在救度众生而非搞政治,今天社会上的一切都是为我们而存在的,包括邪党。我们才是主角,师父慈悲众生,慈悲那些冒着天胆下来的众生,在主动的、积极的做好三件事中,把握好一思一念,圆容师尊想要的,走在师尊给弟子安排的神路上,就能否定并解体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和邪恶考验,解体旧势力的一切邪恶机制。

我还悟到,维护师尊留下的修炼形式,也是我们的历史责任,不能以任何借口破坏,走正我们修炼的路。

我也在积极的筹备准备把资料点的小花开在自己的家里。

以上是我修炼路上的一点点体会,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