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回忆李洪志师父三次悉尼讲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一九九六年八月二日,慈悲伟大的师尊首次光临澳洲传法,将宇宙大法带给澳洲这块美丽的国土和众生。师尊曾三次亲临悉尼讲法,澳洲学员何其有幸!

虽然澳洲首都定在堪培拉而不是悉尼,但是悉尼却有着首都的气势及实际地位。从考古的角度来看,悉尼原本是Daruk族世居之地,一直到现在,悉尼各地已经发现了超过二百个保留着石雕艺术遗迹的原住民遗址,而许多郊区的地名也仍使用原住民的语言来称呼。悉尼是一个充满个性,生机勃勃,阳光充沛的城市。白色扬帆模样的悉尼歌剧院,屹立在悉尼海湾的海浪之间,连同悉尼海港大桥,为这里带来无数骄傲和欢乐。每一年都吸引数以百万计的游客来此探访。它也是进入新南威尔斯州,拥抱五光十色美景的门廊。澳洲土著石画上的独特图象,桉树(尤加利树)林里谷加巴拉鸟的啼声,澳洲遍地野花的盛放,赢得世人赞誉其为全球三大美丽港埠之一。

(一)

一九九六年八月二日,师尊首次光临澳洲传法。当天,学员们手捧鲜花、花篮来到悉尼机场,恭候师父的来临。当师尊高大魁伟的身影出现在出口处时,一位老弟子高兴的说:“师父来了。”在师父的身后,是师母与小师妹。所有的学员都涌向师父的身边,向师父和师母问好。

师父关切的询问次日讲法的会场准备好了没有?负责联络的学员告诉师父已有学员在准备会场。当时,学员为师父准备了套间,师父得知后,吩咐相关学员退掉一间房,让小师妹睡在沙发上。学员觉的小师妹虽年龄小,可个头高,沙发上睡不舒服,就报告师父说房间已定,不可退房才作罢。

第二天,八月三日上午八点左右,师尊来到会场与每一个在会场门口的义务工作人员都握手问候,还特意与当时唯一的一位在门口帮忙的西人学员多谈了几句。“怀大志而拘小节”,师尊举手投足,一言一行都是身教,都是循循善诱的亲切教诲。

当时澳洲只有Ashfield公园和Cabravale公园的两个炼功点,平常出来炼功的学员两处加起来才十多人。从学员们得知师尊要来悉尼讲法到真正开始讲法也只有三四天时间,大家想,要能有一百个人来听法就好了,结果来听法的人数有二、三百人。大法是超常的,有缘者自己就来了,又如何能用人心去衡量呢?

澳洲首次讲法的序幕在大家满怀期盼的热烈掌声中拉开。当时来听法的人,大部份都是未开始修炼或刚开始修炼的人。师尊在讲法开始就强调了学法的重要。师尊讲法深入浅出、生动精炼,洪亮的嗓音伴随着穿透寰宇的无量慈悲,震撼着在场的每一个心灵,整个会场鸦雀无声。这次讲法的内容就是后来出版的《法轮佛法(在悉尼讲法)》。

五个多小时的时间,师父一直站着讲法,没有喝一口学员准备好的水。负责的学员几次请师父坐着讲,同时喝口水;师父却说:“我站着,后面的(学员)看得 见。”在讲法过程中,师父还为全体学员净化身体。

讲法结束后,有学员请求师父在《转法轮》书上签字,也有学员希望和师父合影留念。当时天色已晚,而排队等签名的人很多,师父一一满足学员们的要求,最后师尊还和在场的学员一起合影留念。一整天,师尊只在下午简短的法会间歇时间里喝了口水,从早上直到天黑没吃什么,还要照顾到学员们的又是签名又是照像的要求,现在想起仍觉的我们澳洲学员真是又幸运,又惭愧!

师尊与几个弟子走过悉尼达令港时对学员们说(大意):在达令港这地方建立个炼功点不错嘛,这地方人也多,还免了花钱在报纸上介绍法轮功了……师尊离开几天后,我们二三个学员就开始了在达令港炼功点的周末炼功。达令港炼功点始终都是悉尼,也是澳洲的主要的对外炼功点之一,人多的时候,炼功人数超过二百人,少时也有二、三十人。有很多学员从达令港炼功点得法。

师父离开那天,学员们依依不舍将师父、师母与小师妹送入登机入口处。在候机室的大厅,学员们透过玻璃窗,目送师父的飞机离去。即将起飞时,一位学员抢拍了师尊乘坐的那架飞机,这张照片洗出来后,发现在飞机的周围有大法轮和奇妙的能量场。

(二)

时隔三个多月后,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师父第二次来到悉尼讲法,给澳洲学员留下珍贵的回忆,至今仍历历在目:

师父到达悉尼的时候,为了应付食宿所需费用,要兑换一些澳元。当时银行已经下班,未能兑换成,但师父坚持不要当地学员一分钱。学员把一些澳元递给跟在师父身边的工作人员,表示算借给这位学员用的钱吧,他仍然不要。这是师父又一次身教的例子。

师父到悉尼后的第一个早晨就去了达令港炼功点,那天有二十六名学员背对着清澈的海水,在一片小树林中的草坪上打坐。炼功的学员在闭目炼功。陪同师父的学员想告诉大家师父来了,叫大家停下来,被师父用手势制止了。只见师父用欣慰、亲切的目光望着这二十六位学员炼功,直到最后炼功音乐停止了。一位学员对大家喊,“师父来了,大家往前集中一下。”有的学员刚炼完功,睁开眼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在愣愣的四处看。当时在场的一位老学员回忆说,她当时刚睁开眼睛,看到师父祥和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大家,还以为是看到了师父的法身呢。

等大家醒过神来,看到师父来了,都惊喜的赶紧凑到师父身边,聚精会神的聆听慈悲的师尊给大家讲法一个多小时。当时的情景真是无比殊胜祥和,令在场的学员终生难忘。

达令港炼功点是澳洲唯一由师尊亲自点名而成立的炼功点,也是师尊亲身到场讲法的唯一炼功点。无论是春夏秋冬,在达令港炼功点炼完功后那种舒畅、奇妙的感觉总是不少的。

师尊亲临达令港炼功点的消息很快传开,于是不少学员表示希望能见上师父一面。师尊答应了,所以在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师尊与澳洲学员再次见面,地点在悉尼市中心的Masonic中心。这次来听法的学员人数估计超过六百人,从师尊第一次在悉尼讲法至今,短短三个月,澳洲炼功学大法的人数猛增。师尊这次讲法讲了很多,讲到了宇宙层层结构。最后会场租用时间到点时,有不少学员意犹未尽,希望师父多讲讲,但师尊表示,若超出会场租用时间,租场地的费用就要多交,为了不增加学员们的经济负担,最好还是尽量按时结束。师尊的一言一行,无不沁透了对学员们的关心。

在师父启程从悉尼去往堪培拉之前,几位学员正陪同师父等待启程。这时,师父把这几个学员每个都看了看说,“你们下来,生生世世都在吃苦,这回最后一次得法了,你们还不快精進。”

当时在场的几个学员都感到内心震动很大,感受到了师父的苦心教诲。然而这段话的博大内涵,学员们觉的当时未能完全在法上深刻领悟,但内心的震撼无以言表。

在几位学员陪同师父前往堪培拉的途中,一路上,风和日丽,阳光明媚。突然一位学员说,“哎呀,前面下雨了。”大家不由往前看,公路上看起来水汪汪的,路边的草坪也淹没在水中,水面还象潮水似的一浪又一浪的一直涌到路边。可是仔细看看当时并没有下雨,天气晴朗,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师父解释说那是另外空间的水,大家才明白是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

等到了堪培拉国会山庄前的大草坪上,正休息时,看到师父在静观两只大海鸟撕打。几个随行的学员也不由注视起来,两只大海鸟在激烈的互相啄着对方的羽毛,翻来滚去的,打的不可开交,突然一只被对方拼命的叼着脖子抖来抖去,一下子便双脚朝天,再也动不了了。这时突然听师父说了句“和人一样啊”。师尊时时刻刻在操心和点悟弟子修炼提高,教诲弟子们修去争斗心,争强好胜的心。

(三)

一九九九年五月二日至三日,“全澳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悉尼风景优美的达令港国际会展中心大厦召开。当时有来自澳洲、美国、加拿大、瑞典、泰国、日本、新西兰、新加坡、香港、澳门、印尼、和中国大陆等地的二千七百多人参加。师尊也来了。

由于当时举世瞩目的“四•二五法轮功万人和平上访”刚刚过去一个星期,各媒体中外记者纷纷想采访师尊。有一些记者甚至怀有不好用心,尤其是香港一家中文杂志,向学员骗取了集体炼功排字的相片后,回去加工,用下流的手法,把学员们排出的“真善忍”的字样恶意曲改成其它字样在杂志上大登特登。

五月二日上午师父来到会场,在热烈的掌声中走上讲台,给与会的弟子讲法(这次讲法的内容就是后来出版的《法轮佛法(在澳大利亚法会上讲法)》)。然后大法弟子轮流发言,交流了修炼中的心得体会。师父坐在会场听取弟子交流。

这时门外的中外记者又一次要求进会场面见师父,师父当时让弟子转达给记者,欢迎他们来会场,但是希望他们先听听学员的发言,对法轮功稍有了解之后再见面。于是有些记者进入会场就座,听取学员的交流发言,后来一位记者也得法了,成为了一名大法弟子。

次日,一九九九年五月三日清晨七点钟,与会的各国法轮功学员在悉尼著名景点达令港大草坪上集体炼功。当时,湛蓝的天空下,如茵的绿草地上,随着优美动听的炼功音乐,身穿黄色T-恤衫的法轮功学员整整齐齐的排成“真、善、忍”和英文的“法轮大法”等字样,在集体炼功,远远看去,美极了。

当时师父站在了望台上观看弟子炼功。只见师父面带笑容,高兴的拿起话筒,对下面排字炼功的弟子讲话,鼓励大家。弟子们个个睁大眼睛,惊喜的仰望着慈悲伟大的师父,聆听师父洪亮而亲切的声音,感到非常幸福。当时的场面十分感人,真是无比殊胜。

随后交流会继续进行。这时,一位学员向师父反映,有不少带小孩的新学员还从没见过师父呢。话刚讲了一半,师父便说,“你记住,找个时间。”该学员便高兴的告知带小孩的学员在婴儿室等候。

后来,因会务需要,临时需要将带小孩的学员和小孩一起集体移到另外一个房间去。当这个学员后来突然想起师父先前的吩咐要去婴儿室看望大家时,才得知师父早已经抽空去了婴儿室,看望了在场的学员和孩子们。

如今这些幸运的学员对当时的情景还记忆犹新,感动的说,当时师父突然走进婴儿室,大家一下子拥到师父面前,师父与他们握手问候。当时有二个相差六天的仅四个来月的小孩,师父走近他们,还慈祥珍爱的摸摸他们的小脸,拉拉他们的小手,当时的情景让在场的学员终身难忘。时光飞逝,转瞬间,当年这些幸运的孩子们如今已经是大法中的小弟子。

在大会交流中间,师父在国际会展中心的一间会议厅里分别会见了中西方的媒体,并回答了记者们的提问。记者们分别提出了一些有关问题,师父一一作答。其中一名外国西人记者突然以不太友善的语气,提出了一些被当时在场的学员认为是比较刁钻的问题,且该记者提问题时的态度很不礼貌;但见这时,师父以博大的胸怀,浩然的正气,泰然自若、祥和的回答了那名记者的问题。当时的情景,使得那时在场的各方人士,甚为钦佩。作为弟子,心中则感到对师父说不出的敬仰和自豪。

法会结束那天晚上,师父和一些弟子一起用餐。但见师父当时表情有些深沉、严肃,大家好象也感到心情有些沉重。当时师父见大家不动筷子,便笑着鼓励大家快吃,多吃点。同时还给大家讲故事,其中也讲到了在宇宙历史中,曾经发生过的、动人心魄的、悲壮的史实与澳洲的关系,特别是澳洲这块地方在久远历史上曾经与师父和大法结下的不解之缘。师尊自己却吃的很少。两个月后,中共恶党开始了对一亿大法修炼者的全面迫害。

慈悲伟大的师尊传法澳洲已十四载,澳洲大法弟子在反迫害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历经重重魔难,意志始终坚定不移。在师尊慈悲呵护下,澳洲大法弟子们风雨中天地行。在这天宇众神聚焦的时刻,人类历史上辉煌的一瞬,在宇宙历史即将翻过这一页时,澳洲大法弟子们时刻记住师尊的吩咐和教诲,加紧跟上正法进程,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走正最后的路,不再让师尊为澳洲大法弟子们操心。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