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难忘的延吉法轮功学习班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我是亲身参加李洪志师父九四年八月在延吉传法传功班的弟子。这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人生转折,是我走上修炼法轮大法之路的开始。

修炼前我身体非常虚弱,因为生孩子大流血一直没有恢复,加上有病乱投医,大夫误诊误治,落下了多种疾病,如贫血、紫癜、心悸、胃炎、盆腔炎、肠炎、咽炎、高粘血症、冠心病等等,整天在病痛中煎熬。大热天,人家都穿着单衣,我还捂着棉衣棉裤。我年纪轻轻却是一个药篓子,几乎每年都得住一两次医院,自己痛苦,家人也苦恼。

正当我走投无路,对生活失去信心时,师父来延边传法。从此我修炼法轮大法,至今一粒药没吃过,百病全无,病的概念已经与我无缘。单凭这一点,江泽民操控中共迫害、抹黑法轮功,我能相信和服从吗?有些世人不理解大法弟子不畏迫害的坚定信念,也是因为他们没有切身的体会。其实,又何止是身体好呢?

九四年至今已过去十六个年头了,每当忆起师尊来延吉讲法传功的日子,眼前就会浮现出师尊讲法的场景,泪水禁不住流下。

师尊能来延吉边陲小城传法传功,这是非常难得的机缘。听说当时各地邀请函很多,师尊选择来延边。这真是延边地区的福份。这次传法班是在延吉体育馆举办的。为了不影响学员白天的工作,都是晚上开班的。当时收费是全国气功界最低的,新学员每人收五十元。因为期间有一个周日,师尊为了抓紧时间,也为了周边县市和外地来听课的学员少一天辛苦,节约费用,一天讲了两个晚上的内容,比原计划提前了一天结束,每人又给退了七元。按理说,内容已经全部讲完了,讲课的时数也都保证了,这钱是完全可以不用退的。师尊把这次办班收入的七千元钱当场全部捐赠给了“延边红十字会”。从这两件事上我看到了师尊高尚的道德和博大的胸怀。

每天开班时间是下午六点到八点,这八天下来,我真是脱胎换骨,无病一身轻,身体净化了,心灵也净化了。记得开班的第一天,当我走进体育馆时,眼前的壮观场面震撼着我,大法轮悬挂在讲台西侧墙上,厅内几乎座无虚席,足有三千多人。我心想:这么多人!此功一定不一般。看来真来对了。

这时,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师父来了!我的眼睛一直跟着师尊,师尊高大伟岸,慈祥超凡,仪表堂堂。师尊落座后,先调试了扩音器,简单几句作了自我介绍,就开始讲法了。只见师尊从上衣兜中拿出一个小纸片,没有任何讲稿,一气讲了两个来小时。师尊虽用口语讲法,但深入浅出,声声入耳。现在知道,师尊传法时每个语音、每个手式,都打出无数的法轮在给学员调整身体。

过去,我也接触过别的气功,都是只讲祛病,不讲法理。今天知道气功不只是祛病,还有更高的内涵是修炼。只有修炼做好人,才能真正祛病。

师尊讲完法,起身站在讲台一侧,让全场学员原地站好,告诉学员:“我喊一二三时大家一齐跺脚。”当师尊喊到三时,只见师尊扬起右手臂用力往下一拽。由于人多没跺齐,师尊又让重来一遍,那些第一次没跺齐的学员担心会没有效果,此时都高兴的放下心来。

第一天班结束了,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别提那个轻松了,好象被人拎着走,脚底生风。从来没有的舒畅,我的身体里涌动着一股热流。第二天早晨一起床,我就感觉昏昏沉沉的不舒服,腿沉头晕,越来越难受。这天真有些支持不住了。后来知道这是师父给弟子消除病业、清理身体的暂时反应。说来神奇,当我来到体育馆外,听到悦耳的炼功音乐时,难受开始缓解。师尊开始就讲:“昨天我给大家清理了身体,有人感到一身轻,今天开始难受了。”我心里一惊,啊,原来是这样。太神奇了!我又一次默默嘱咐自己:好好学吧,今生就选这一门,别无它求。

当时有一件事给我很大震动,一天有一学员捡到一个金项链,把它送到了主席台。到了第二天开课前,师尊让丢失者去认领。师尊说:“法轮功场地是一块净土,无论谁丢了什么都能找到。”这件事我一直记忆犹新。如今社会的人有谁不爱财呢,可学了法轮功的人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这也见证了法轮功是高德大法,能让人道德回升,而且会越来越高尚。法轮功在中国大陆弘传十八个年头了,有谁听过修炼法轮功的贪污腐败的。

八天班下来后我象换了个人,不仅身体净化了,心灵也净化了,整个人的世界观都变了,我开始相信过去老人讲的神佛之事,开始懂得了人生真正的意义,逐渐的明白了“修炼”。在这八天里,我见证了师尊的慈悲,处处为学员着想,为学员负责。十天的课八天讲完,不怕累不怕苦,只为学员节省时间和费用;每天开课前,师尊都要亲自试扩音器的音量,问后边的学员是否能听清;每次课后教功时,师尊都全场缓缓绕场巡视,全场一派祥和。老学员热心的纠正着新学员的动作,三千多人有序的、静静的学着每一个动作,八天下来五套功法的动作要领全教会,一步到位。

最后一天是解答学员提出的疑问。当时有人连自己个子矮怎么能长高都提出来了,可是师尊也作了耐心的解答。答疑后,有学员要求师尊打大手印,我当时不懂什么是大手印。只见师尊盘腿坐在桌子上,首先讲解了炼静功时腿双盘单盘的要求要领。看着师尊盘腿时,双腿是那么轻巧的就盘上了,坐姿庄严,心中油然升起了敬意。只听师尊又严肃的说:“要求打大手印,不是不可以打,不能光想看热闹、开开眼界,要实修才行。”看着师尊挥动着手臂,我的眼泪不知不觉的流了出来,心里想:我有师父了,我是法轮功学员了。

在参加师尊讲法班时,我的心里就许下了愿:今生今世修定了法轮功,认定师父了。转眼十六年过去了,在师父的呵护和大法指引下,我对佛法修炼有了更深刻的认识,真正明白了修炼和正法的伟大意义。当黑云压城时,我毫不怀疑,不动摇,坚持信师信法,什么也不能阻止我修炼的脚步。

谢谢伟大的师尊!双手合十!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