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假经文的毒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明慧周刊》五月三日的文章《清除监狱内外假经文》,看后猛然一惊,这篇假经文我曾看到过,并深受其害。

那是在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七月的一天上午,我和女儿正走在上街的路上,突然冲过来几个人,其中两个女的一左一右架着我的手臂强行把我从女儿身边拉开往车上推。女儿又急又气便朝拖开她的这些人的手上咬了一口。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既没穿制服,也没有出示任何的证件就在路上抓人,这是些什么人?在车上我问为什么抓人,他们没有一个人说话。后来才知道我被绑架到广东三水法制所。几天后又来了几位同修。

二个月后,有一天,该所来了几个人去了隔壁同修的屋里,开始还以为是他们单位的人来看他,后来每天都看到他们出入,才知道这几个人(一男二女)男的名叫李瀚祥,有一个女的姓山,另一个不记的姓什么了,他们的年龄都在四、五十岁左右,是该所特地从北方弄过来专门来这做转化的。据说他们做了很多年,很有一套,还特能说会道。果然一个星期以后,就听说隔壁同修已写了“四书”,接着又听到有人写了。

有一天,这几个人突然来到我的房间,一本正经的说要和我一起学法。他们所谓的学法,全是事先一段一段挑出,标上记号,再按标上记号的念,念一段就按他们歪理曲解一段,他们的歪理邪说真可谓是一套套的。我说:我们学法是不能挑着学的,并拒绝和他们学时,那个名叫李瀚祥的男人大发起脾气来,恶声说:“没见过你这种人”。每天就是按他们那套歪理邪说强行洗脑,你不吃他那套,他们三人有时加上警察一起围攻你一人,那时房间空气都是令人窒息,这样我就借口上卫生间,要不然真会神经错乱。所谓的学法告一段落了,他们便一个个来找你聊天,问问你家的一些情况,但主要的还是讲给你听他们的“光荣史”,说:他们是如何精進学法,如何去天安门证实法,现在他们都悟到很高层次了,如何如何,等等等等。目地是让你对他们产生信任和崇拜、跟着他们的思路走。

这样大概过了十来天,他们说:这里有一篇新经文给你看看,我一看是“再说清醒”这篇假经文。记得日期是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当时并不知道是假的,也没有去怀疑,我拿着看了好几遍,现依稀记得有一点这样的内容:好象是大法弟子“就地同化”。看后我的心情也有些波动,以前我不允许他们任何人在我面前说大法不好的话,但现在他们说什么,我不去理会了,因为看了就已经受了假经文的毒害。他们给我看了假经文,又劝说了几天,看我仍然没有想写的样子,一个个恼羞成怒,威逼着我写,说否则有可能会去劳教等等。我想:任何人都剥夺不了一个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这种信念的。就明确告诉他们,我是不会写的。又过了几天,他们才不心甘的走了。

整整二十天高强度洗脑,造成身心的伤害极大,加上假经文的混淆,把大脑思维都搞混乱了,我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后来该所的警察要我写所谓的感想,我还觉的没什么,其实就是间接的表态。

回到家后,不久就知道他们拿来的所谓的“经文”是假的了,但由于大脑受到刺激和假经文的毒害,经过大半年的时间大脑思维才慢慢归正过来。最近看到同修写的《清除监狱内外假经文》一文才惊醒假经文毒害还在蔓延,迷惑众同修。我把这段经历写出来,就是要来曝光它、清除它。希望同修引以为戒,互相转告,不要再受假经文的误导而带来损失。家中如有假经文一定销毁,纯正自己空间场。谨遵师嘱,多看书,正念正行,走好这来之不易的修炼路。

在此顺便感谢同修在我被绑架期间及时曝光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