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舞剧院艺术总监:演出精彩得让我屏住呼吸(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日】(明慧记者景如玉综合报道)风靡全球的神韵国际艺术团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四日,首次在美国俄亥俄州托利多市(Toledo)的斯特拉纳汉剧院(Stranahan Theater)上演,吸引当地政要、艺术界等各界人士前来观赏。他们不但赞美神韵,有的还表示从演出中感到了善,有的表示被震撼了。

托利多市市长褒奖神韵感荣幸 希望艺术团以后再来


迈克尔‧贝尔市长在贵宾招待会上表示感谢神韵艺术团的到来。

托利多市市长迈克尔‧贝尔(Michael Bill)在贵宾招待会上表示,欢迎和感谢神韵的到来。他并对褒奖神韵艺术团感到荣幸。他在褒奖状上说:“神韵艺术团是一种合作精神的胜利,她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著名舞蹈家、编舞和音乐家。神韵艺术团的表演艺术的独特之处不仅在于其极富娱乐性,而且富有教育性,她丰富和提高居民的精神生活。”

他还说:“这场演出是一次极好的机会,将托利多丰富的多元文化社区紧密联系在一起,并提请人们对构成大托利多社区的各种丰富的文化表示赞赏。”

最后,市长贝尔表示:“我们感到非常荣耀能够邀请到神韵团体,我希望以后你们还能有机会再次来到这里。”

市议员:从演出中 我特别感到了善

托利多市市议员迈克尔‧柯林斯(Michael Collins)在贵宾会上发言时说:“从演出中,我特别感到了善,感到了为了追求自由而表现出来的善。我们都经历了一个非常特殊的夜晚,也给托利多市增添了精彩的一夜,因为神韵的到来给了我们一个能够欣赏到如此表达美丽、勤劳,荣耀文化的机会。”

“我们不应该对这种不能追求自由的现状妥协,特别是对中共过去十年的迫害不能妥协。然而,我对西方世界目前的反应感到难堪,我们不应该再保持沉默。”

“最后,我再次感谢神韵的到来,我们真诚的欢迎你们,因为你们的演出,让我们今晚的经历更特殊和不一样。”

俄亥俄州参议员:一个非凡、美丽,令人愉悦的演出

俄亥俄州参议员梅西卡普特(Marcy Kaptur)在接受采访时激动地说:“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凡、美丽,令人愉悦的演出,能从纽约邀请到神韵艺术团是我们的荣幸。”

“不同的人群、不同的文化背景和不同年龄段的观众,看得出来每个观众都是那么喜悦和陶醉,很多人甚至站起来欢呼和鼓掌。而且演出色彩太美丽了,我最欣赏的就是色彩,真是视觉飨宴。”

托利多芭蕾舞剧院艺术总监:演出精彩得让我屏住呼吸


托利多芭蕾舞剧院艺术总监奈杰尔‧伯尔戈尼先生(Nigel Burgoine)

托利多芭蕾舞剧院艺术总监奈杰尔‧伯尔戈尼先生(Nigel Burgoine)在接受采访时说:“今晚的舞蹈和色彩包括整体节目的艺术质量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30年前,伯尔戈尼先生曾率英国伦敦节日芭蕾舞团(the London Festival of Ballet),现改名为英国国家芭蕾舞团(the English National Ballet),作为第一个西方舞蹈团体到中国巡演。

他表示:“今晚的演出可以说精彩得让我屏住呼吸,从音乐角度上讲,音乐家的演出是无与伦比的。色彩、舞台设计和整体艺术家的表演造诣都令人印象深刻。还有音乐和舞蹈的配合准确无误,音乐中的中国乐器和西方乐器的组合和谐一致,非常棒。”

他说,神韵的舞蹈和音乐的精密配合令人惊叹,演出通过歌舞的形式非常完美地诠释了所要表现的故事和情节。

伯尔戈尼先生说:“我还特别注意到今天的观众席里有很多年轻人,我很欣慰,非常感谢你们(神韵)的到来。”

Burgoine太太是一位舞蹈演员,她对中西方乐器完美结合的现场伴奏赞叹不已。

舞蹈家:我们被演出震撼了


舞蹈家希伦布兰先生(Eric Hillenbrand)先生和克洛尼格女士(Condessa Croninger)

当晚,舞蹈家希伦布兰(Eric Hillenbrand)先生是位房地产开发商,还拥有托利多市历史最悠久的一家艺术展览馆。当晚,他和朋友克洛尼格女士(Condessa Croninger)一起观看了晚会。

希伦布兰先生说:“我和我的朋友Condessa曾在托利多芭蕾舞团从事了多年芭蕾舞事业,还在托利多的歌剧院演出过,应该说我们对舞台表演艺术是有一定经验的。但是今晚我整个被神韵震撼了。”

“神韵是我看过的最具震撼力的演出,我强烈感受到这种艺术所代表的那种文化的无比强大的感召力。她是那么的强烈和不可抗拒。这是让我最感动的,演出中间我不停地流泪,即使现在,这种感受还在影响着我……”希伦布兰先生说到此处有点哽咽。

克洛尼格女士此时加入分享她的心得:“是啊,我们在观看的时候,我们是忘我的状态,完全沉浸在神韵的美和她难以形容的影响力,就像她用一种全宇宙通用的语言向我们表达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我们完全被感动了,我不止一次的止不住地泪流满面。我自己都奇怪怎么会如此的流泪、感动?”说到这里,克洛尼格女士的眼里再一次涌出泪水。

希伦布兰先生接着说:“我坦率地说吧,当第一个男高音唱出第一首歌时(《谁能得》),他(天歌)的歌唱是雄伟的,有非常大的能量,而歌词又是那样精妙,强烈的表达了对自由的追求。我被强烈的信息所包围,因为事先毫无准备会感受到如此强大的能量,直达我的灵魂深处,如此的震撼。我被震惊,我被征服,我的泪水不停地流啊流。”克洛尼格女士表示完全同意希伦布兰先生的观点。

希伦布兰先生补充道:“是啊,我当时就流泪了,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当歌曲结束时,我已经满脸是泪水了。我自己问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哪来的这样的感受?我实在无法解释。从这个节目开始,我逐渐地能体察到神韵整台节目的涵义,那就是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在表述一种对自由和信仰的追求。你不可能不被感动,每一首歌,每一个舞蹈,那是多么深厚和丰富的文明啊!这个文明已经存在几千年了,是用世纪来描述的……这也是我今天的又一个体会之一。”

他继续说:“也许我现在讲的比较凌乱,等我以后思绪沉淀后也许表达得更好一些。但就现在而言,我的收获是,神韵是中华文化的震撼性的展示,具有极大的感召力,她表现了人类对自由和真理的追求和渴望。”

克洛尼格女士表示:“刚才托利多市议员Michael Collins的讲话中提到,在过去几十年中西方社会对中共对中国人的人权迫害保持了可耻的沉默。但今晚神韵改变了我们,你从我们对神韵起立致敬中看到,今后我们不再保持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