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访谈:大法弟子家属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郑先生的妻子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非法关押,近期又被中共法庭秘密非法判刑,十一年来他们夫妻聚少离多,可谓魔难深重,郑先生从原本反对妻子修炼到支持大法,最近他自己也开始了学炼法轮功,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他有如此的变化?近日,我们专程前去探望,并做了一个简单的访谈。

飞儿:再过几天就是世界法轮大法日,我们做一个专访可以吗?

郑先生:可以,把我的经历写出来,让更多的世人明白真相。

飞儿: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使您这些年承受了很多痛苦,我知道也有一些跟您类似经历的家属把痛苦的原因归罪于法轮功。是什么原因让您认为大法好呢?

郑先生:这个,得先从我媳妇说起。她炼功以后病都好了。

飞儿:她是哪一年开始炼功的?以前都有什么病?

郑先生:好象是九六年吧。她以前心肌缺血、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一翻身就疼的闹哄,走路都一拐一拐的,我们俩口子挣的钱都上医院看病了,也没看好。后来她通过看李老师的讲法录像、炼功,病都好了,从那以后她就热心弘法,招呼这个,招呼那个的,成天带着人炼功,那时候没迫害,炼的人多着呢。

飞儿:您妻子亲身受益后很自然的想推荐给别人,可见法轮功真是人传人,心传心。法轮功注重心性的修炼,您的妻子在修炼以后性格、脾气方面有变化吗?

郑先生:有,她炼功以前,我们成天打架,我出去喝酒玩牌,她就跟我嚷,她炼功以后不跟我嚷了,也会好好说话了。身体好了,家里啥活都能干了,以前有病,班都上不了,成天呆病假。

飞儿:这么看来,您那时候就应该支持她炼法轮功啊?

郑先生:(有点不好意思)哪儿啊,我那时候不是太明白,她东奔西跑的弘法,把家里的钱都买书买纸了,我就跟她打架,老师的法像让我烧了,烧完了,我的手就不会动了,就这么耷拉着(做手势),跟得了脑血栓似的。我媳妇说我不应该烧老师法像。这个事还用写吗?

飞儿:(笑)算个教训吧。有没有打过她?

郑先生:有。有一次我捡了个手机,把里面的卡扔了,手机留下。她偷着给人家送回去了,还给了人家三百块钱(当时她不知道这卡值多少钱),她怕我不同意,回来才跟我说,把我气坏了,我说你是天下第一傻,吃迷魂药了,打她,大嘴巴子扇上了。后来她总跟我讲大法好,讲不失不得,做人的道理,我就明白了。有一次在半路上,我看见前面的人掉了身份证复印件和五块钱,我捡起来,追着给送过去,“给你!”我说:“我媳妇是炼法轮功的,叫某某某。”这人认识我媳妇,说:“我知道,这个人是个好人。”

飞儿:九九年以后,中共的迫害使你妻子被关押,那时候你是怎么过来的?

郑先生:她单位的书记叫我跟她打离婚。

飞儿:你跟你媳妇说不“转化”就离婚吗?

郑先生:哪儿啊,我能那么说吗?我就想让她“转化”了回来,好让家里有个人。我儿子才上几年级呀,我上班没人管他,他逃学了,跑出去找她妈,后来没钱了又回家来了。

飞儿:您儿子有没有劝她妈妈别炼了?

郑先生:没有。这孩子主意大,上洗脑班去见着她妈就掉泪,也不吱声,一句话也不说,就是掉泪。

飞儿:看来您儿子那么小,却很懂事,心里知道大法好,所以不劝她妈妈“转化”。在大法和大法弟子被迫害期间,没有顺从邪恶的,站在正义这边的,一定会得到福报。

郑先生:是,她总跟我讲大法好,我也支持了,有时候帮她发资料,她该干啥干啥去(指讲真相救人),我在家给做饭。我经常跟人讲真相,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我媳妇病好了,连我是遗传的头疼都好了,我现在的工作调了一个轻闲又挣钱多的岗位,这就是得福报了。

飞儿:听说您还被绑架过是吗?能说说具体怎么回事吗?

郑先生:我媳妇被迫离家在外那段时间,警察到处抓她抓不着,把我抓起来了,从下午二点半折腾到晚上十点半,连打带骂,打嘴巴子,用木棍打小腿迎面骨,就是哪疼打哪,抓着脑袋撞地,有打的,还有帮忙的,从后面用膝盖顶着我腰,前面人打我我没法往后退。打累了,他们说了:“你认识谁?(指同修)谁上你们家去过,谁上你们家住过,你说出两个来我们报上去好交差。”我说我不知道,其实那时候我想起同修来了,一个一个在我脑子里过。我媳妇曾经跟我说过:法轮功家属得保护同修,不能说。

飞儿:你受苦了啊,当时遭到这种暴力殴打是不是觉得很痛苦?

郑先生:当时没感觉疼。

飞儿:噢?那是为什么呢?

郑先生:我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师父保护我了。他们把我送拘留所关了十五天。总共抄了我三次家,还背着我去我单位翻更衣箱。

飞儿:您妻子被关在监狱,按道理每月都有接见日,您见过妻子吗?

郑先生:没见过,监狱不让见,我打监狱的咨询电话也没人接。

飞儿:他们的迫害怕见光,他们不让家人接见也是非法的。

郑先生:是。

飞儿:听说您现在也开始学法了?

郑先生:就是从今年吧。我是在魔难中啊,以前她被迫害,我总偷着抹眼泪,现在学完法,觉得大脑被净化了,心里舒服,越想越觉得李老师说的对。

飞儿:您从学法后,自身有什么变化吗?

郑先生:烟不抽了,酒不喝了,我是从小学一年级就抽旱烟,抽多少年了,这回都戒了,拿起烟就不是味。修炼以前谁也管不了我,单位领导的话也不听,现在我总乐呵呵的,叫我干啥我干啥。还有人挑拨我们打离婚,我说我媳妇干的是正事,我为此感到荣耀。共产党说的都是假的,都是教人学坏,要是全社会都炼法轮功,那社会才稳定。

飞儿:在此,您有没有想跟读者说的话或者是您有什么愿望吗?

郑先生:希望大家都不要相信共产党那一套,希望我媳妇尽快获得自由,希望迫害快点结束。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