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魔难中正念正行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七日】生生世世、千辛万苦为法来。时间过得真快呀,转眼又是一年。古往今来,多少人追求着美好的生活,向往着美好的未来,舍生忘死,争争斗斗,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因此生生世世造了很多业,从此迷失了本性。在末劫时期,幸遇师尊下世慈悲苦度,我才踏上了返本归真之路。是师父给了我光明和希望,给我生命的活力,是伟大的师父把我从地狱中捞起洗净,使我从浊世中解脱出来,使我这个满身业力的人成为一名身体健康的大法弟子。

我今年六十二岁,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回想这十几年的修炼历程,感慨万千,在修炼的路上,有苦有难有辛酸,风风雨雨,坎坎坷坷,亲身遭受了邪党的疯狂迫害,也承受了亲人离别、生与死的考验,经历了一个常人到修炼人的艰辛过程。

就在这道德回升人心向善的大好形势下,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开始疯狂打压,把上亿大法弟子推向了政府的对立面。我和老伴准备到北京为大法讨个公道,可七月二十二日那天,我孙女刚出生半个月,还需要照顾。我和媳妇、儿子说明了情况,刚一说,儿子就喊了起来。那时,我的心非常坚定,就说:“你喊啥,我俩都去北京,因为我在大法中得到好处了,受益了。我既然修了大法,那就得干啥悟啥。我知道,媳妇坐月子我应该伺候她,这是我当婆婆的责任,那咋办?我这事也很重要,等我回来,再加倍弥补吧。”这样一说,他俩就同意了,我和老伴堂堂正正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

从那以后我就上了邪党的黑名单,邪党恶徒经常来家骚扰,说个“炼”字就抓到看守所,洗脑班迫害。冬天冻着,夏天热着,吃的饭给狗都不吃,还让武警天天打我们大法弟子。为了转化大法弟子邪党不择手段迫害。在强制洗脑转化班,其中我们五个大法弟子怎么迫害也不动心,邪恶的六一零组织就把我们说成是五朵金花,因为数我岁数大,就管我叫老金花。不管咋样,邪恶的阴谋一个也没得逞,最后邪恶又使出新的办法,逼迫我女儿给我所谓的“做工作”,我要不转化,就开除女儿的工作。女儿拿着六一零开的信,到洗脑班叫我看。那个时候我就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邪恶的啥办法在我这里也不起作用,就跟女儿说:“我们师父在讲法中说了,不失不得,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你也争不来,失去多少得到多少,你把心放下,将来你会得到好多好多的东西,你会得大福报的。”女儿说:“是真的吗?”我说:“一定的。妈还骗你?”她一听也就高兴了,有人来她就假装劝我,没人来我们娘俩就唠嗑。镇里政法委一看我不动心,又使出新的邪恶办法,来了一大帮人,让我女儿替我写保证,让我女儿假装往墙上撞。我还当真了,就很生气的说:“我也不认你这个女儿了,你要敢给我写保证,我立即就喊大法好。”政法委书记一看就气急败坏的说:“告诉你,你要不转化,就把你们家的经济来源都切断了。”那个时候我就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啥也挡不住,就说:“呵,别说把来源切断了,你就是把我们家一个个都枪毙了,我也要一修到底。”一下子就把他们气跑了。这样女儿也就回家了,临走时告诉了一位同修。因为她看我真生气了,跟同修说:“你告诉我妈,别让我妈生气,我不是真的,是骗他们的。”

就这样我一直坚守着宇宙的真理,多大的考验都不动心。但是因为自己有执著心,学人不学法,导致最后还是被邪悟者的假善蒙蔽了,坚持了两年最后白修了,邪悟了,摔了一个大跟头。到家把老伴也让我给说邪悟了。这样邪悟了一年,师父慈悲,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有一天早晨,把法打入我的脑海,让我猛然醒悟。师父说:“你看到杀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问题”(《转法轮》〈第九讲〉),我的心猛然一震,一下明白了这句法的内涵。啊,是邪恶在放火,它们搞天安门自焚,抓大法弟子,打大法弟子,你什么都不管了,可不是心性出了问题了。我一下子明白了,那种悲痛的心真是剜心透骨,后悔莫及。赶快声明洗脑作废,老伴也让我说清醒了,悟回来了。以后我们抓紧学法炼功,每天晚上,加倍弥补的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挂条幅,喷字。反正是能干啥就干啥,只要能揭露邪恶、救度众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抹去修炼路上的污点。

随着学法不断提高,在我家成立了学法小组,给同修创造了一个学法修炼共同提高的好环境。随之又成立了资料点,减轻了大资料点的负担,负责我附近这一片的真相资料。因为我明白了来到这个世上非常的不容易,亿万年的等待,经过了漫长的岁月,历尽了千辛万苦,终于有幸成为大法弟子。在这正法的最后时刻,承担着助师正法的伟大使命,一定要坚信这宇宙的真理,在正法中前行,踏过泥泞,前面就是无限的光明和希望。因为我知道,走过黑暗就是黎明。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在修炼中也不是一帆风顺。就在零九年三月,灾难突然来临,老伴被邪恶钻了空子,抓住了有漏的地方,导致失去了宝贵的生命。做梦都没有想到这会发生在我面前,邪恶的迫害是残酷无情的,也是对我的重大考验。

就在这大难面前,不是说嘴上说说就能放下的。难就摆在这,那真是剜心透骨的事实。心中要是没有法,没有对师父及大法坚如磐石的正信,是很难做到坦然不动的。那个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我是大法弟子,应该按照法的标准要求去做,不能被情所带动,就是要在艰苦的环境中磨炼自己。我没有把情看的那么重,可是邪恶不甘心,虎视眈眈的还没有退去,又变着法的想迫害我。一关刚开始又来一难,双重魔难剜心透骨,道路是坎坷的,经历是惊心动魄的,邪恶的疯狂迫害让人透不过气来,一连串的魔难接踵而来。

送走了老伴第二天,儿子上来就给我来一通,连喊带叫又摔东西,两眼都红了,完全被邪恶所控制,想把我拖垮,拽下来。当时一看他这样,我一时没守住心性,非常生气的跟他喊了起来。他把怨气都撒在了我身上,怨我没给他看孩子,怨我不让他爸去医院,怨不让他爸吃药。反正都冲我来了。我知道老伴刚去世,儿子也不好受,借酒耍疯。最后我明白是邪恶利用我儿子在干扰我,我明白了就不理他了,把这一切作为提高自己向内找的好机会,放下人的一切执着,就是天塌地陷我也能挺得住,我的根已扎在师父那里了。

儿子有不正的地方我就归正他。虽然我是一个母亲,但作为一个修炼的人就要有大法弟子的威严。第三天儿子下班回来,我对他说:“你今天喝酒了吗?”他说没喝。我说;“那咱娘俩就在一起谈谈。”“我没给你看孩子,你还记恨我,你想想你怎能怨我呢?如果邪恶不抓我,我能不给你看孩子吗?要怨你就怨邪党,是它太坏太邪了。再说,也没耽误你们上班,你爸给你看孩子做饭,如果我在家,就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他替我承担了,你怎么还怨我呢?你们小的时候,谁看你了,不是我把你带大的吗?供你上学帮你找工作,买房子说媳妇,我还对不起你吗?你都快四十了,你给我们干过啥?你爸刚走,你还火上加油,你不觉的做的太过份了吗?你以为我来在这个世上,是专门为你服务的吗?告诉你,我是为法而来,命是法给的,如果我没有学大法,我承受的了吗?”听我说完,他完全改变了态度,明白了我说的话,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也向我道了歉。并且亲自写了一份声明,对大法说过不敬的话知道是自己做错了。

过了三天我就开始学法炼功,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一次也没有耽误,按时送到同修手中,在同修面前也从来没有掉过眼泪。

在这过程中,这一难刚平息了,新的问题又来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我就是特别的害怕,晚上不敢出屋,莫名其妙的瞅哪里都害怕,吓的一个人在家都不敢睡觉。当时也没悟到,还以为是老伴刚走的缘故。过了三十五天,反正自己也不敢住,就到儿子家去了。住了几天,觉的做大法的事不方便,就回来住了。心里开始想:“这是怎么回事呢?啊,一下子醒悟了,是邪恶还在!我明白的那一面能看的见,反映到我人的这一面就是莫名其妙的害怕。这回也有正念了,我是大法弟子怎能怕你邪恶呢?赶快铲除邪恶,彻底清场。到家赶紧点燃三炷香,在师父法像前,求师父加持,弟子今天彻底清场,不允许任何邪恶在我的空间场存在,干扰和迫害,“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清完之后,马上就好了,到了晚上一点都不害怕了。

在修炼的路上有难就得过,有关就得闯。不管遇到多大的魔难,心一定要正,念一定要强。这一连串的魔难我都堂堂正正的闯过来了,在魔难面前,只要心中有法,遇到问题向内找,不断归正自己,肯定会是一片海阔天空,柳暗花明。当做到这一步时,我感到生活的很踏实,也很轻松愉快,每一天都变的格外有意义,心情也很好。执着的舍去,使心性得到了提高,思想境界得到了升华。

回想起来,我这一生还很幸运,能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新宇宙的开拓者,未来大穹的保卫者—佛道神,我非常的自豪和骄傲。当然这一切都是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师父法理的指导下,是宇宙大法在我真修实践中的真实体现。

十多年的修炼虽然不很长,我知道自己做的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非常不够,还有很多执著心和人的观念需要修去。特别是争斗心,有意无意说话就伤害了同修,不能设身处地的体谅同修的难处,更不为同修所想,还有那高高在上的语气,不善的态度伤害同修。今后一定放下自我,为同修着想,多一份宽容,多一份慈悲,心系众生,尽快提高上来。让师父少一分操劳,多一份欣慰。

在此,我非常感谢所有帮助过我和支持过我的同修,让我们共同精進,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