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回忆李洪志师父在石家庄传法轮功二三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我是一九九四年三月份在石家庄开始学法轮功的。在八十年代末,好象上天和我开了个玩笑,一九八七年中旬到一九八九年春季三、四月份,有近二年的时间,我因公事在长春市来来回回住了很长时间,多次路过长春胜利公园,就是没有进去玩过。但去过南湖公园,在文化广场(师父曾经炼功的地方)地质宫门外闲玩过。我这个喜欢练气功的人,在长春市转了多少圈,最终办完公事就回去了,以后再也没有出过远门。现在想起来好象老天看我和师父有点缘,就安排我去长春转了几圈,可惜没有碰上师父,可能是缘份不到吧。

那年我五十三岁,在单位跑业务,因工作压力心脏上出现了问题。我出差常带着药,练着其它气功,病也不见好。我从长春出差回来,因病被安排到铁道门值班,就是铁路上火车来送货时给开货场大门,每班十二个小时,倒班休息。因为我家病人多,生活又困难,父母、兄弟、妻子身体都不太好,所以我学了几门健身功,想带他们练练,但是都没有好效果。

一九九四年三月一日,邻居告诉我:法轮功师父要到石家庄传功来了,这个功很好,我们住的地方又离石家庄不远,我们去吧!第三天,我们三个同事乘汽车来到石家庄军区礼堂,有幸聆听了师父传功报告。

三月三日,开始在棉二礼堂听师父讲课,在第二堂课师父说如果谁还想来听课就快来,太晚了就不好了,所以我让老伴也乘车来石家庄,从第三堂课也开始参加学习班,也成了法轮功弟子,而且受益匪浅。老伴听了两天课就感到一身轻,骑自行车上坡就感到后面有人推着一样那么轻快,真神了。

三月十一日,师父在石家庄传法结束时和学员合影留念。当时主办单位要请专业照相馆给照像,每人要交二十元钱。师父听说后立即站起来说:大家谁会照像?我们学员有会照像的,自己照像结果花了三块钱就行了。当时仅石家庄的学员就有几百名,师父和每二十个学员一组,不厌其烦的合影留念,真是感到慈父般的温暖。上课时我坐在后面,近一千人的场面,我看不清师父的面容。这次照像,我看清了师父高大英俊,一米八的个子,慈祥善良的面容,真是使人敬佩,从心里认定这才是我真正的师父。以前学别的功时,我一个师父也没见过,都是从业余班学了几天。我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把所有以前学的气功都忘得一干二净,书也都处理了。

在三月十二日办完班第二天,在家里我开始发高烧了,很难受,体温三十九度多,烧的迷迷糊糊的。当时也不知道是师父给我消病业,老伴搀着我到小医院输了一瓶液就好了。发烧后不几天,我发现自己的心脏病好了。我真是感谢师父,师父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难忘。

师父传法传功班后,记得我们十几个学员,为了集体炼师父教给的功法,也为了弘扬大法,在体育广场集体炼功。来学功的人越来越多,学别功的人也开始加入到法轮功的队伍中来了。老学员都遵照师父的教功要求做,免费义务教功。很多有缘人也都走入到大法修炼中来,身体得到了净化。

清明节我回老家农村祭祖,了解到有的乡亲和亲戚们得了疑难重病,他们生活困难,花了很多钱也治不好病。我非常同情他们,想教他们法轮功,也建个炼功点传功弘法,助师救度众生。我先从亲戚家开始教功。一个亲戚通过学法炼功,身体的病情大有好转时,他的邻居知道了,觉得这功法好,很神奇,治病效果好,又不花钱,消息一个传一个都来这家学功,这样就组成了一个炼功点。

就这样人传人,村传村,就这样在不长的时间,在农村发展了不少炼功点,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很多新学员通过炼功学法身体得到了健康,做人的道德也升华了,真是身心双丰收,得法的每个学员真是感谢不尽师尊的大恩大德。

我举个例子,我的表弟媳肚子里长着大小不同的八个瘤子,生活自理困难,又没有钱治病。我知道后就教她炼功,并把法轮功的书、炼功带、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给她。经过她认真的学法炼功,半年的时间,大部份的瘤子都消失了,就剩下一个不大点的瘤子还在腹部中间位置,后来经过继续炼功也消失了。

还有一个表弟得了肝炎,花了很多钱,吃了不少中药西药也治不好,种地的活也不能干了,造成生活很困难,所以我劝他炼法轮功。他炼法轮功后,病情很快好转,药渐渐停用了,也能干点活了。又经过一年多的炼功学法,很快变成了一个能正常生活,能干活的健康人。

还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如有的学员,原来身上都长满癣(医名叫:硬皮症),刺痒的痛苦,真是难忍,到过很多专科医院治疗,也用了不少药,花了不少钱,也治不好。炼功得法后,在不长时间身上的癣一扫而光,全好了,真神奇。村里老乡们知道后,都主动到他家学炼法轮功,他家就成了一个炼功点。

还有得半身不遂的病人,拄着拐杖,不能自理,得大法后基本和正常人一样生活,可以骑自行车赶集市,往地里送肥。有高血压病、心脏病、腰腿疼等等疾病的常人,只要真心参加炼功学法,在不长的时间里身上的病一定会好转或者完全康复。在这里我代表我们炼功点坚修大法的弟子向师父问好,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救度之恩。

修炼法轮功初期师父呵护弟子的神奇故事:

一九九五年,有一天我在铁道门值夜班,到深夜两点,车站也没有来电话通知送货,等我听到火车鸣叫声后,火车已快开到大门口了,我急忙去开大铁门。当我跑到大铁门跟前时,我惊呆了,铁门已经打开了,门开的宽度和铁道一样宽,我急忙把铁门开到最大,这时火车已到门口直开了进来,直到货位停下。事后我想:这门是谁替我开的,开门的钥匙只有我自己拿着,铁锁很大,开锁的时候有声音,上下的铁插销开的时候声音更大,怎么我没有听见呢。由于悟性差,一个奇怪就挡住了。

又过了一个星期,又轮我值夜班。深夜一点多钟,铁路货场又没来电话通知送货。门外二十米处一声火车鸣笛,又催我开门。当时我想这次不会有人替我开门了吧,结果一看铁门没有开,但门上的大铁锁已经打开了。这次我悟到这是师父法身帮我开的锁,我真是从内心里感谢师父的呵护。从此我特别注意时间,再也没有耽误过开门。

还有一件事,一九九五年十月,我到农村炼功点去看望同修,当时大家在院子里炼完功后,我这儿有师父的讲法录音带,我们就听师父在济南的讲法。里间屋有电插座,十几个学员到里间屋去听法,我在外屋坐着。刚放录音时,同修们招呼我到里间屋里坐,在炕上留出一个位置。当我在土炕上刚坐稳时就觉得腰间有像呼啦圈一样的暖流在我腰间转起来,力量又大又欢快,真感到舒服。我当时想,这是因为我洪法好,师父在鼓励我呢。

第二天我又到另外一个炼功点。那天是早上,在我表弟家,他们就让我吃早饭,当我端上香喷喷的玉米粥时,正想喝一口,猛然看到黄黄的粥碗里有个彩色法轮在转,有绿豆那么大,很清楚真切,我非常高兴。从那时起,我的右眼睛随时都可以看到法轮,特别是白天,向天空望去,就有三个彩色法轮不定位的在一起出现,上上下下动着,还有很多无色的法轮衬托着,其中一个大的彩色法轮最清楚,五光十色,非常漂亮。神奇的法轮显现,每天陪伴着我,鼓励着我,促使我要精進实修到圆满。

以上是我个人初期修炼、弘法的点滴过程,也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个人修炼初期的写实,现在回忆起来也感到很欣慰很幸运。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