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在考试,我也在考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我有一个女儿,今年十五岁了,从一九九七年两岁起就和我们一起修大法,今年面临着中考。她还没参加中考呢,可是在这几个月里,我却经历了各种心性的考验,每一个观念都那么难去,去掉每一个执著心的过程都那么剜心透骨。在慈悲的师尊启悟下,大法不断的解开我的心结,在不断的去除各种人的观念和执著中,大法的法理就是指路灯,指导着我在修炼的路上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一、内心的矛盾与挣扎

过了寒假,孩子的学习任务更加重了。有一天,女儿告诉我,她不想考高中了,她想提前招生去职业学校。这个职业学校在我的概念中是:只有那些学习不好的孩子,道德品行差的孩子才去那里,那是个“垃圾学生聚集的垃圾学校”。

虽然她以前也说过要去那个职业学校,但是我并没有太认真对待。她说:“好学生在哪里都是好学生,哪个学校好?哪个学校不好?都是共产邪党的学校,都是向学生灌输邪党的教育观念,争呀,斗呀。大法弟子在哪里都是大法弟子。”我在心里认同她说所的,可在内心深处我还是希望她能考上一个好一点的高中,上一个好大学,将来有个好工作……同时我又知道这些想法都是人的执著。所以嘴上说着:“你说的对,我尊重你的决定,这样也好,晚上就不用写那么多的作业了,我们就可以有大量的时间来学法炼功和发资料了。”

可是心里的焦急和失落真是无法用语言形容。我希望她能改变决定,希望她还努力学习,希望她继续让我帮她复习物理、数学和化学。她的英语在班里是前几名,语文成绩也很好,就是理科差,所以在初中的这两年多时间里,我在家里给她辅导,帮她,成绩还算可以,上个普通高中应该没问题。

可是在去年,邪党迫害,我离开家几个月,没在她身边陪她学习,她的学习成绩就直线下降。现在她要去职高,我真的无法接受。修好的一面知道这是要去我人的观念,是要我去求名求利的心,去对女儿的亲情。师父的法在脑中回响着,可是人的观念却又不断的往出返,我的内心矛盾着挣扎着。

二、大法就是指路灯

因为我的状态不稳定,情况变的更糟了:女儿晚上不写作业,用手机聊天了。看着她这样,我就更着急,怕她执著聊天,怕她渐渐的不学法,离开法。每当着急,嚷她的时候,每当她顶撞我的时候,大脑中就不断的出现骂师父、骂大法,甚至让我放弃修炼。我知道,这是我的状态不对,思想业返出来了,邪恶在钻空子。我告诉自己:“主意识要强,心一定要正。”

我向内找:这到底触动我的哪个执著了呢?当我找到那个被触动的执著心,否定它,清除它时,就有个无形的生命在我的空间中骂师父。我知道,那个骂师父的不是我,而是我找到那个执著心了,找到它的根本了,所以它就急了。只要它出现,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它。有时间我就打坐发正念一个小时,清除执著心,清除这些思想业,清除它连带的更大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经过一段时间,这种状态就不再出现了,而且头脑也越来越清醒,师父的法也不断的在头脑中出现。有师在,有法在,我一定能一步一步走好,走正。

我不断的学法,不断的发正念,去除自己的名利之心,去除对女儿的亲情,向内找这些执著形成的根源,可是总是觉的没有挖到根底。那天晚上吃饭,女儿郑重的说:“我就提前招生了,去职高。”我的眼泪唰的流下来了。心里堵的慌,疼的厉害,我知道又触动了那个掩藏的很深的执著心了。

我放下饭碗,到卧室打坐发正念,并向内找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我一听到她说上职高就很伤心呢?我告诉自己:那个伤心的人不是真正的我,那时后天形成的观念。我背师父的法,《对澳洲学员讲法》中师父的声音回响在耳边,每一个字都那么清晰。广州讲法、济南讲法、《转法轮》……所有的师父的讲法都在脑中源源不断的出现,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法的力量荡尽着我的人心、观念和执著。我对女儿的情太重了。

我从小就争强好胜,就认定努力学习、努力奋斗就能改变人生,妒嫉心使我总要比别人强,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别人,认为自己的认识都是正确的,坚持自我而又自以为是……我坐在那里向内找,同时又感觉到有一个小黑人在心里哭的悲痛欲绝,人的这一面也不停的流泪。我知道,这不是真正的我。随着我背法,清除那个后天形成的充满人的观念的假我,强大的力量从我的身体里不断的往外抽出粘稠稠的物质,这时身体极度的难受,我坚持身体不动,主意识强,背法有条不紊,渐渐的那个小人不见了,我不流泪了,身体轻松了,内心充满了慈悲与祥和。我睁开眼一看,这次发正念一个半小时。

我问女儿:“你真的不愿上高中了吗?”她说:“去哪里都一样,咱们都是大法弟子。你们家的人呀(指我娘家的妈妈、爸爸等人)都争强好胜,就是争呀争的,大法弟子的人生道路是师父安排的,你努力和奋斗,追求功名利禄真能得到你想要的吗?我不想追求功名利禄,你为什么非要让我去想这些事?”

看着她痛苦的表情,我不说话了,师父讲的法出现在我的大脑:“人在世间养成了许多观念,以至被观念带动着,追求着向往的东西。然而人来在世上是由因缘决定着人生的路与人生中的得失,怎么能由着人的观念决定人生的每一过程呢?所以那些所谓美好的向往与愿望也就成了永远也得不到的痛苦执著的追求。”(《精進要旨二》〈走向圆满〉)是呀,女儿的人生道路不是按我的意愿安排的,她有她的因缘关系,她有她的人生道路,而她的人生道路是师父给安排的。

第二天,一个同修到我家,我和她交流了一下,这位同修说:“你希望她去的学校不一定是最好的,师父给她安排的才是最好的。你别往牛角尖里钻,得退回来想,什么事都别钻牛角尖。”我的心里顿时更敞亮了,对呀,师父安排的都是最好的,我总是想给她安排这个那个,不就是觉的自己了不起,觉的自己是对的吗?真是太危险了。

有一天,女儿说有个女孩的妈妈因为她的女儿不听话,妈妈就自杀了。我听后很震惊,是呀,我对女儿投入了太多太多的爱,我希望女儿能按照我的理想成长,我希望这爱能有回报。我经常说“母女情深”,然而这爱是自私的,达不到自己的理想,就万念俱灰,得不到回报,就愤恨抱怨。这情太重了。这情就是魔性啊。如果没有师父,没有大法,我还陷在这自私的肮脏的情里而不能自拔。

是师父,是大法的无边法理驱除了我内心的迷茫,让我摆脱了名利情的苦恼。大法就是指路灯,在我徘徊、困惑、和迷惘时,大法为我指出正确的方向,照亮我回归的路。

三、追根溯源,去除观念与执著

小时候贫困的家庭环境,妈妈的刚强性格,学校的邪党教育促使我养成了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努力学习,改变自己的生活和命运。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经常指着一位身穿绿军装的村里姑姑说:“你看她,每天都步行去城里上学,高中补习,第一年差二分没考上大学,第二年就差一分,现在还补习呢。好好学习吧,将来才能有出息。”一直到后来,她也没有考上大学,在家务农。(后来我得知她也成为一名大法弟子了)于是我从小就听妈妈的话,刻苦努力的学习,后来成为一名教师,成为家里的骄傲。可是邪党迫害大法后,我被非法拘留、强行送進洗脑班、被非法劳教,被强行解聘失去工作……

中国人在邪党的洗脑下,认为人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其实不就是中共邪党想要把握中国人的命运,控制人的思想吗?宣传“征服自然,改造自然”,不就是也在破坏着自然吗?“文化大革命”中打砸抢、假恶斗,多少知识份子受尽屈辱和迫害。“文革”结束后,邪党恢复了高考制度,报纸电视又大肆宣扬知识改变命运,鲤鱼跳龙门,跳出农门就可以改变身份了,从农户到非农户……这一切的一切,不都是中共邪党对人善良本性的邪恶扭曲教育吗?在中国的学校里,学生的课业负担愈来愈重,学校一味的追求教学成绩、升学率,学生只能背诵邪党给出既定的标准答案、政治思想教育课不断的灌输。学校每天都在扼杀着孩子的善良和纯真的天性。一年又一年的中考、高考后,都有学生因为心理负担太重而自杀的报道。中共邪党从破坏教育到扭曲教育,都是在按照它的邪恶理论毒害着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

接受了邪党这样的教育,在这样的教育环境下长大,“我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我就是我的名人”,“努力奋斗,改变命运”,等等,这些观念逐渐的沉积在我的思想中,我把它当成了我的思想。师父在《转法轮二》〈佛性〉中告诉我们:“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人的各种观念、执著形成的时间长短不一,它们或是很显露,或是很隐蔽,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按照大法的法理,时刻向内找,找到它的根源,从根本上否定它,归正它,我们就能走正。

四、珍惜法缘,共同精進

那天,我和女儿开玩笑说:“咱们俩啥缘份呀?你不追求功名,而我就想上学,上更好的大学。也许哪一生我就是这样追求过。”女儿说:“也许哪一生,我当过陶渊明似的隐士,过着隐居田园的生活,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我说:“不管是什么缘份,今天我们修大法了,就珍惜这法缘,咱们在大法中修炼,共同精進,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有两段法总是出现在脑海里,可是我记不清确切的每一个字,今天找到了,我反复的读,反复的读:

弟子:对于那种特别好动和很不听话的孩子, 我总是整天唠叨打骂,这事值得吗?
师:我们教育孩子的方法是应该改進一下。你发现骂他也不行,打他也不行,你是应该改進一下方法。我告诉大家他也是个人,你别看他是你儿女,百年之后谁也不 认识谁,你欠他的就得还!我说这个你可能不相信,有人就迷在这个常人中,他就执著这些!逼着孩子上大学,考大学。我告诉你,你欠他的可多了,将来反过来, 他也当你的父亲,也让你来这么一把。这是个方法问题,如果养子不教也是做坏事,也是欠他了。”(《转法轮法解 》〈在郑州讲法答疑〉)

“说学习文化知识算不算执著?我讲了,我们也要崇尚学习文化的。因为人要没有知识,对我们这个法都很难理解了。说这个学生想上大学这心是不是执著心?你老想着上大学,家里叨咕着你得上大学,精神压力很大,我说这就是执著。那不是执著吗?就象我那天讲的,你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你对的起你的父母,对的起学校,你好好学习你该有的不就有了嘛。你不好好学习你能上大学吗?你好好学习了,你该得到的不就得到了吗?你自然学习就好了,你就会上大学,老是去想,去追求,那就是执著。”(《转法轮法解》〈郑州讲法答疑〉)

今天就在我写这篇文章时,女儿正在参加月考。中午她回来,我问:“你考试紧张吗?”她说:“我考试从来都不紧张。心里很平静。”听了这话,我很惭愧,因为在我的心里还没有坦然平静到师父所要求的“随其自然”。不论她的考试成绩如何,不论她选择什么,我都要真诚坦然的面对。

女儿在考试,我也正在考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