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第二女子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近百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明慧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以前关押的都是判重刑的刑事犯人(死缓和无期徒刑和外籍犯人)。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至今十年多来,在云南省内被“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国安局非法绑架、秘密判刑的数百名女法轮功学员,全都被送到女子第二监狱关押迫害。女子第二监狱在集训监区专门设了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队,队长杨欢(四十岁左右),原先的队长姓马(三十岁左右),现已调至监狱所谓的教育科担任副科长,副队长郑频,孙某某,另外专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还有谢玲、景绒、周某某、梁某某等十多个二十多岁的女警察;另外监狱在四监区专门设了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组,监管警察吴旭、余某某,监管领导李冬冬,现已调到监狱教育科任副科长。

女子第二监狱对劫持的法轮功学员,首先进行强制“转化”,如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长时间的酷刑折磨,它们采取的手段有,使用破坏中枢神经类药物、关禁闭、坐小凳子、睡死人床、电击、棍棒拳脚相加殴打、长时间不准用水、不准洗澡、不准与人接触讲话、不准写信、不准探视等等,在其毫无人性的精神和肉体折磨下,现已知有两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死亡;多名法轮功学员导致了精神失常、致残。

以下是部份法轮功学员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遭迫害的案例。

1、王莲芝,七十二岁,昆明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被公安非法绑架,二零零八年十月中旬被送到女子第二监狱。十一月二十七日,监狱电话告知其儿子,王莲芝得了精神病,可以保外就医。其儿子说:“十几天前母亲还好好的。”警方告知由市精神病院所鉴定,并说:“你母亲不吃高血压的药就拌在饭里。”儿子怒责:“另外还拌有什么药?”警方不敢回答,当家人将体质非常虚弱、几乎成了植物人的王莲芝接回家中,不久王莲芝就含冤离世。

2、沈跃萍,四十九岁,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医生,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份被非法判刑五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由于沈跃萍拒绝所谓的“转化”,从二零零六年三月份开始就被关禁闭,一关关了三年。整天面对的都是恶警轮番轰炸,不堪入耳的骂人之词以及收录机里的诽谤宣传。关禁闭期间不得洗澡洗衣、没有站、走、和想问题的自由,来例假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打或用针扎,甚至在食物中投放有损中枢神经的药物等。 二零零九年六月,她的家人接到了“保外就医”的通知,这时她已经被迫害得肺部穿孔,奄奄一息。家人将她接送到昆明第三医院抢救,到七月十六日晚上她就含冤离世了。

3、万秀英,云南个旧鸡街冶炼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女子第二监狱遭受到非人折磨,她被恶警长期罚站、关禁闭、绑“死人床”、注射不明药物,被迫害的不能说话、走路,神志不清,奄奄一息。回家后至今仍未清醒,失去记忆,只能躺在床上,生命垂危。

4、张如芬,昆明海口法轮功学员,被迫吃了拌有毒药物的饭,结果七窍流血,恶警管教看到她没有死,竟说:“你命真大,没有死掉。”张如芬保外就医回家后,恶警威胁不允许曝光监狱的罪恶,不准接触任何法轮功学员。

5、方世敏,文山县法轮功学员,被当地公安非法绑架到省女子第二监狱后,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被恶警关禁闭长达一年。恶警见不能“转化”方世敏,就在她的饭里拌入损害中枢神经的药物,致使方世敏神志不清,变得呆痴木讷。

6、杨万仙,四十多岁,二零零三年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集训监区,原专管队队长马某某,专管警察杨永芬指使牢头刘跃新、纳惠仙、马淑芳、罗忠红、唐忠梅、杨树兰等人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杨万仙的饮食中,致使原先一个伶俐、能干的中年妇女变成了一个目光呆滞、行动迟缓的“傻子”,直至她非法刑期满前四个月监狱才让回家。

7、王岚,五十七岁,昆明市工会职工,被非法关进女子第二监狱集训监区迫害,三次被关禁闭室,集训区专管队长杨欢、副队长郑频指使牢头刘跃新、纳惠仙、马淑芳、罗忠红、唐忠梅、杨树兰等人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王岚的饮食中,使得原本精明的她犹如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婆。

8、徐玉珍,八十多岁,云南省德宏州潞西芒市人,二零零二年被非法绑架判刑三年,曾多次被女子第二监狱集训监区送进禁闭室迫害,导致血压升高,下肢浮肿,身体衰弱。

9.杨明清,五十七岁,云南林业培训中心职工,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被昆明盘龙610和国保大队从单位非法绑架后判刑三年,送女子第二监狱的当天就被直接关进禁闭室近四个月后,又在监房被“严管”坐小凳子直到出狱,被迫害的血压增高达200/120mmHG,双下肢一直浮肿、臀部溃烂流血、耳朵听力明显下降、身体衰弱。

10、张惠芬,三十多岁,被关在禁闭室四个月,经常被警察指使犯人殴打,四个月都不让洗漱,月经期也不让用卫生纸,头发又脏又乱已结成饼,从禁闭室出来到其它监区的那天,她的脏样和臭味,看见的人都会恶心,光洗头就几乎用了一包洗衣粉。

11、赵飞琼,二零零四年八月在石林风景区被非法绑架后判刑四年,劫持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被警察用手铐铐在办公室窗子的铁条上,多个警察同时用六个不同型号的电棒电击她身体的敏感部位,脖子后面、身后、腋下、脚跟等处,一连两天。第一天电了两个小时,第二天电了近三个小时,皮肤都烧焦了,结的疤一块块的往下掉。参与迫害和在场的警察有曾觉、丁莹、谢玲、马丽霞、杨欢、郑频、孙宁爽、周愉、杨永芬等。谢玲还唆使包夹刘淑琼说:“赵飞琼不‘转化’,你用小凳把她砸死。”刘说:“小小赵飞琼,就包在我身上。”深夜,刘用小凳子砸赵飞琼,响声太大把睡在上床的人都震醒了,刘才停止做恶。有一次天很冷,把赵飞琼的衣服全部脱光,让她在禁闭室光着身子蹲了一天,直到晚上才给她穿上衣裤。二零零九年五月赵飞琼又被非法绑架后判刑四年,再次被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12、郭玲,五十二岁,昆明市供销社职工,患有先天性小儿麻痹,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被昆明市五华区“610”、国安劫持并被非法判刑四年,这已是郭伶多年来第三次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一年六月,郭玲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五华公安分局非法抄家,抄走了法轮功的所有书籍、录音机、炼功磁带等物品,并把她抓进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后,将她劳教两年,送往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因她是残疾人,劳教所不收,改为所外执行;二零零二年四月,官渡区公安分局又把她绑架,一个男警察还恶狠狠的朝她脸上打了一巴掌,她的脸和眼睛都被打肿、打青了,当晚放回家;二零零二年七月份郭玲又被盘龙、官渡两个公安分局来抄家,这次又把郭玲抓进昆明市第二看守所,关押八个月后和其他刑事犯一起拉到嵩明县公审,非法判了她七年,二零零三年三月送到女子第二监狱关押。郭玲得腿残疾严重,行走十分困难,但每天被迫走几公里的路去劳动。在被非法关押的几年里,她不仅被警察指定的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监控,连上厕所都盯梢,不许跟别人说话,还被多次关禁闭,遭受非人虐待。在她绝食五十六天的情况下,警察指使犯人对她五花大绑进行粗暴的野蛮灌食等迫害。

13、李群,四十六岁,云南砚山县电信局职工,二零零四年六月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在女子第二监狱被迫害期间也被关禁闭、做劳役,受尽折磨。

14、缪青,四十多岁,云南工艺美术学校教师,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非法绑架后判刑五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期间多次被关进禁闭室一直到出狱那天,受尽了折磨,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15,倪美珍,七十六岁,二零零五年、二零零九年两次被非法判刑关押到女子第二监狱,由于倪美珍不放弃信仰,都被关禁闭或坐小板凳折磨,两次都导致血压升高、肺水肿,监狱害怕出事,不得不让家人接回。

16、朱兰,四十八岁,楚雄市金鹿中学图书管理员。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 被云南省楚雄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判刑六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多被关禁闭,长期被“严管”坐小板凳至今。

17、石云,三十三岁,云南省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教师。二零零七年五月被劫持,非法判刑七年。监狱一直不准许家人探视,二零零九年 二月十三日,家人再次来到女子第二监狱要求探视石云,监狱接见室打电话到非法关押石云的监区,被告知要先到派出所开具家属身份证明及与石云的关系,家属按要求开具证明,拿到监狱接见室后,再次打电话给非法关押石云的监区,该监区恶警称石云正被“严管”,要家属到“610”开具证明。家属一直未能见到石云一面。

18、苏琼波,四十八岁,个旧市工商银行职工,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五日被个旧市国保大队带走问话半天后放回。随后邪党“610”及国保又于二月十二日上午堵在家中将其绑架,被诬判八年。送到女子第二监狱后被投入禁闭室关押数月因不放弃信仰继续“严管”每天坐小凳子至今。

19、宋黎霞,四十八岁,二零零五年、二零零九年二月两次被非法绑架判刑四年、五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受迫害,多次被关禁闭受尽精神肉体折磨。至今仍被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被“严管”。

20、叶茂(杨明清的女儿),三十岁,二零零五年一月十日被昆明盘龙610和国保大队在家中和父亲一起被非法绑架后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长期被“严管”坐小凳子,多次被体罚罚站。

21、邓丽华,五十六岁,楚雄州丝绸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楚雄市公安局非法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禁闭室期间多次被包夾毒打。

22、赵秀芝,云南宣威籍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后关进女子第二监狱。二零零五年夏天在警察的授意下,犯人刘跃新冲进禁闭室对赵秀芝拳打脚踢,致使她的腰部、腿部被打青。

23、何其琼,五十四岁,昆明钢铁公司退休职工,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四日被当地公安局非法闯入家中将其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在女子第二监狱集训监区被两次关禁闭,被恶警郑频用电棍电击。第四监区过重的劳役,使其身体状况极差,体重明显下降。

24、黄涛,云南玉溪某机械厂工人,被非法判刑四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超强劳役的负荷使黄涛出现严重糖尿病症状,血糖指标经常高达18,人瘦的皮包骨头,监狱不得不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将黄涛保外就医。

25、何莲春,三十多岁,红河州蒙自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元月二十三日被蒙自县“610”及国保大队非法绑架后,被诬判十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禁闭室。她被非法判刑时女儿才1岁。

26、杨凤珍,六十九岁,二零零五年一月被临沧市610伙同公安局非法绑架判刑四年六个月,关进第二女子监狱的第四监区。因劳役时间过长、强度过大,导致严重心衰竭、小便失禁、脸和嘴乌黑,严重缺氧,人瘦的皮包骨,拖了几个月,监狱于二零零六年八月才让杨凤珍老人保外就医。

27、杨光菊,保山施甸县人,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四日被当地公安局非法闯入家中将其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在女子第二监狱集训监区由于过重的劳役,使其身体状况极差,体重下降。

28-29、陈桂芬,丘北县人,八十多岁,二零零四年被非法绑架,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其女儿(名字不详)五十七岁,也同时被非法绑架判刑二年。二零零五年四月在监狱强迫洗脑的精神压力刺激下,陈桂芬出现了脑中风症状,监狱怕出生命危险才不得不将老人放回。

30、李桂(音)芝,五十多岁,云南宜良阳宗海一所学校的音乐老师,二零零四年十一月被非法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集训监区,家中的丈夫和儿子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期间丈夫去世,儿子患了精神病,生活无法自理,李桂(音)芝的学校多次与监狱交涉,监狱仍不放人。

31、谭玲芳,南方电网公司云南分公司昆明供电局退休职工,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傍晚6点多被十多名不明身份的男女绑架,并非法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四监区,当时她正在照顾生病的儿子。谭玲芳被非法关押后,她的儿子病情恶化,发展成尿毒症,肾衰竭,心力衰竭,高度贫血。

32、杜映芳,临沧市党校职工,二零零五年一月被610及当地公安局非法绑架判刑七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其丈夫是临沧市市委职工,因妻子被非法抓捕,精神崩溃而去世。

33、许建霞,六十多岁,二零零三年一月被绑架并判刑三年,被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迫害。

34、康永兰,七十多岁,云南砚山县人,二零零四年五月被当地610伙同公安局将老人从医院重病的丈夫身边绑架走,并非法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迫害。

35、严正书,七十三岁,云南砚山县人,曾两次被绑架迫害,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第二次被绑架并判刑二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迫害。

36、叶彦珍,六十岁,砚山人,被当地610伙同公安局于二零零四年五月非法绑架,并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迫害。

37、李鲜,临沧市中学教师,三十五岁,被非法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六监区迫害。

38、廖丽清,五十二岁,楚雄经济技术开发区滇中电力局职工,二零零一年五月被楚雄市法院诬判三年,缓刑四年,二零零五年一月二十五日被楚雄市公安局绑架收监执行三年刑期,后有加刑期一年零六个月,总共判刑四年零六个月。关进女子第二监狱,二零零五年因不放弃信仰被关禁闭、严管至出狱。

39、李谦,女,三十八岁,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在云南永仁县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恶人举报遭绑架。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九日非法判刑三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

40、王汇真,五十一岁,云南省新华社职工,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进昆明市大板桥女子劳教所,二零零三年底被昆明市公安局非法绑架抄家,并非法判刑四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二零零八年八月又第三次被非法绑架。

41、张小玲,六十岁,南方电网公司云南分公司昆明供电局退休职工,与丈夫二零零四年被昆明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并抄家,被非法判刑四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六监区,其丈夫被非法关进昆明监狱迫害。

42、郭娟,三十岁左右,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三日与丈夫韩震昆同时被昆明市公安局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丈夫韩震昆被非法判刑七年。

43、高明仙,五十八岁,昆钢华云公司退休职工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被昆明市公安局罗白分局国保大队王岚、王飚、杨惠钱、保明等恶警非法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四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44、韩俊毅,六十八岁,云南冶炼厂职工,曾五次被绑架关押,一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五年六月又被非法判刑,直至关进女子第二监狱两个月后才通知家人。

45、王自兰,六十六岁,云南省宜良县可保煤矿退休职工,被非法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46、谢梅,五十多岁,昆明磷肥厂职工,二零零四年十月二日被绑架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六监区迫害。

47、明才,四川人,六十六岁,云南省景东县森林勘探局退休职工,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九日被思茅地区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迫害。

48、杨丕芝,六十一岁,云南省景东县农民,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九日被思茅地区公安局绑架,被非法判刑二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迫害。

49、陈象征,七十一岁,云南省个旧市人,二零零四年被非法绑架判刑五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迫害。

50、黄王芳,四十岁左右,大理人,二零零五年五月被非法绑架判刑五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一监区迫害。

51、李现(音)英,四十八岁左右,下关市交通技术学校教师,二零零五年六月被下关市公安局非法绑架抄家,诬判五年,被非法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五监区迫害。

52、普宝玉,五十三岁,昆明人,经商,二零零五年八月被绑架并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第四监区迫害。

53、赵晨宇,四十多岁,昆明第三十中学教师,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集训监区迫害。

54、赵咏梅,四十岁左右,二零零五被非法绑架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集训监区迫害。

55、李国萍,家住昆明嵩明县白邑村。被非法判刑八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

56、李平,三十三岁,家住昆明市重机厂,原师范学院教师,因坚修大法,被迫退职。二零零六年三月讲大法真相,被特务跟踪,在家被非法抓捕,非法判刑三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57、杨淑华,昆明市宜良县可保煤矿工人,于二零零八年八月初被当地国保大队恶警绑架,非法判刑后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58、钱淑芳,开远市人,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二日,被红河州伪法院非法判刑后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59、李祖英,六十八岁,昆明市政府退休职工。先后四次被绑架,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30天;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下午三点,李祖英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时,被西山区国保大队便衣温永翔再次绑架非法判刑后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60、耿淑华, 林业职业技术学院教师,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中午,在昆明市金殿后山的风景区向游人发真相资料时,被盘龙区金殿派出所恶警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二年半,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61、欧雪昀,三十七岁,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多,在云南大理玉几岛旅游区发放真相材料时被人恶意举报,被当地所派出所绑架后非法判刑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62、江瑞麟,女,三十三岁,被绑架前在一家私营企业做出纳工作。二零零零年七月,二零零一年一月曾两次被公安恶警绑架抄家,抄走大法书籍、电脑等,后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八年五月再次被绑架,判刑三年被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63、朱德超,女,昆明法轮功学员(江润麟母亲),被非法判刑六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64、杨德英,女,六十岁,住昆明市西山区永昌街道办事处平桥村69号。二零零五年二月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八年五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五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65、何秀芬,女,五十九岁,云南省禄丰县农业局良种场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十二月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二零零六年七月十日被非法判刑三年,缓刑四年。二零零八年五月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四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66、陈艳艳,女,五十多岁,昆明理工大学后勤集团职工,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日上午,被昆明市公安分局、昆明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几十名恶警劫持,非法判刑七年;九九年“七•二零”后因到云南昭通洪法,曾被非法劳教二年。现被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67-68龙华鲜,五十六岁,周晋,二十七岁,母女俩二零零八年六月二日被昆明市官渡区国保大队冯军为首的恶警非法绑架,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昆明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母女俩被非法判刑各三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69、李惠珍,六十九岁,楚雄州姚安县退休职工。于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一日八点半在楚雄市小河口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周海波恶意诬报。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一日被楚雄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判刑二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70-71、李士珍、李秀二人于二零零九年四月一日到农村发放真相资料被嵩明县“610” 非法绑架判刑,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72、李金芬,女,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在家被盘龙区国保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73、涂思茹,云南楚雄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零年因到北京上访曾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九年五月又被非法绑架判刑,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74、王洪芬,五十九岁,昆钢华云公司退休职工 ,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昆明市公安局罗白分局国保大队将王洪芬非法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75、寇巧云,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在昆明市菠萝村青云文武学校附近向小学生讲述大法真相,并赠送护身符,被胡慎建等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三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76、邓智旭,三十多岁,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四日,在昆明东站被恶警绑架,非法判刑五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邓智旭曾于二零零零年十月到北京上访,被警察绑架到昆明大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77、凌莉,三十六岁,家住昆明市西山区后新街52号9幢2单元401室,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警察非法绑架,同时抄走了凌莉家中的电脑等设备,被非法判刑五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78、董桂芬,五十六岁,昆明纺织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判刑三年,现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79、蒋艳华,五十一岁,二零零五年被非法绑架后判刑,送女子第二监狱狱残酷迫害,回家时腰都直不起来,行动不便。蒋艳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在田间讲真相时,被伪装成农民的国安特务再次非法绑架。

80、李绍芳,三十岁,云南省楚雄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皮防科医师, (被非法开除工职)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楚雄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81、唐蕊,四十六岁,楚雄州技工学校教师,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九日被楚雄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判刑二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82、兰穆昌,七十多岁,文山县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绑架判刑三年,关进云南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83、谭美琼,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绑架判刑三年,关进云南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84、李健英,六十多岁,昆钢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因挂“法轮大法好”条幅被非法绑架判刑三年,关进云南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86、邓家凤,五十多岁,某针织厂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因挂“法轮大法好”条幅被非法绑架判刑三年,关进云南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87、魏云梅,五十多岁,个体户,二零零二年五月被非法绑架判刑五年,关进云南女子第二监狱,被迫害导致严重“心脏病”,监狱怕出事让其“保外就医”回家。

88、王琼华,五十岁左右,昆明铁路局多元经营中心云铁运输代理服务有限责任公司职工(被非法开除),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五日被昆明市公安局经济文化保卫分局非法绑架,非法判刑三年,关进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迫害。

89、段非,三十八岁,云南昆明西南林学院外语教研室教师(后被非法开除),二零零四年九月十二日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红联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关进云南省第二监狱。在监狱期间,曾遭受强迫认罪、被犯人打骂、监视、关禁闭、罚坐、罚站、不许上卫生间等迫害。

90、罗芳,四十一岁,云南省国营金平县农场教师,二零零二年六月十日因讲大法真相被金平县公安局绑架,并被勒索200元。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被金平县公安局警察非法绑架并入室抢劫,劫走自用的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大法书籍、真相资料等,被非法判刑八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91-92、张林,六十多岁;王艳红,三十多岁被非法判刑四年。两人先在女子第二监狱集训队,女恶警丁桧与谢玲经常对法轮功学员造谣诬蔑,侮辱谩骂,并安排几个重刑犯人二十四小时包夹。一天十几个小时被强迫坐在一个硬凳子上,不准动,不准与任何人讲话。恶警还示意包夹可随意欺负法轮功学员,以达到逼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的目的,而那些包夹却可因此得到奖励、减刑。正因如此,包夹们非常卖力,忠实的执行恶警的吩咐。有一次,张林坐在硬板凳上,突然一个包夹无缘无故扎她的脚,拔她的头发。有一次,张林刚讲了两句话,就把她的双手反铐在铁床架上达十五个小时,还不让解大小便。张林始终坚持自己的信仰不动摇,女恶警们难以达到目的,因而恼羞成怒,于是又把她关进严管监室迫害了40天。张林和王艳红在集训队没有被摧垮,离开集训队后,张林在三监区,王艳红在二监区继续遭受劳役迫害,每天要劳役十几个小时,常年处于超时超负荷状态,被剥夺了节假日休息的权利,被克扣饭菜,经常处于饥饿之中。张林身体日渐虚弱,而监狱却对其施暴灌药,甚至注射不明药液,之后张林突然出现呼吸困难,脉搏心跳都要停止的症状,监狱才不得不提前放她。

93、夏晓英,五十九岁,昆明市第三中学退休教师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被昆明公安局盘龙分局松华派出所非法绑架后判刑三年,在女子第二监狱被在饭菜中投放不明药物,至今头都是昏沉沉的;由于长期超负荷做奴工,体质、体重均大幅度下降,至今未恢复。

94、孙永芬,七十四岁,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黑林铺镇春城建筑材料制品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一日被西山区610、昆明市公安局黄土坡分局非法绑架到昆明市第二看守所,关押了五个月零七天;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一日再次被非法绑架后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

95、普宝,五十四岁,二零零五年八月二日被昆明市官渡分局非法绑架,判刑三年,关进女子第二监狱迫害。一进监狱就被关进禁闭室,共42天,在禁闭室期间不准梳头、不准洗漱,不准洗澡,不准换洗衣服,每天只准上四次厕所,不准用水,成天坐在小板凳上,屁股生疮流脓。

96、王宇平,六十岁,曲靖汽车运输总站退休工人,二零零零年一月三十日早上,王宇平和六位法轮功学员在麒麟花园晨炼,被楚雄市公安局非法绑架、判刑三年。关进省女子第二监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