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云南旱灾透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日】目前云南正遇百年不遇大旱,专家及学者普遍认为是中共违反自然规律,到处拦河筑坝、乱砍乱伐、泛播桉树林、橡胶树林,使生态环境严重破坏而致的。而古人云:“国大旱,冤狱结。旱者,阳气移,精不施,君上失制,奢淫僭差,气乱感天,则旱征见。”(《后汉书》)又曰:“杀不辜则国赤地。”(《淮南子》)古人的话直接点明了旱灾的起因主要是因为人间有冤狱。

几十年来在中共一个接一个的政治运动中,有数千万民众无辜的失去了生命。特别是从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江氏集团动用整部国家机器残酷迫害法轮功,对上亿名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人类有史以来最邪恶、最残暴的镇压,冤狱遍地。据粗略统计,至少有数十万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监禁,遭受包括非法关押、洗脑、毒打、吊挂、电刑、火燎等酷刑折磨,甚至被强迫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乃至被活体摘取器官。女学员还遭到强迫堕胎、强奸、轮奸、电击私处等非人折磨。迄今至少有3365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档案记录。

从云南法轮功学员所遭受到的迫害也是触目惊心的。根据明慧网报道,已知云南有数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监禁、洗脑、劳教、判刑,从2000年9月3日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33岁的法轮功学员孔庆黄在建水县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开始,至今云南最少己有2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在看守所、劳教所、监狱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釆用的手段是十分残酷的,遭受到包括强迫洗脑、毒打、吊挂、电刑、睡“死人床”、竹签钉手指、长期戴脚镣、手铐等酷刑折磨;甚至被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类药物,女学员遭到堕胎、电击阴部、长期关禁闭,(在关禁闭期不准洗脸、洗澡、女学员不准用水,月经期也不得用卫生纸,一般4个月最长的达3年多)。严管(坐在一小木板凳上,从早6:30坐到晚上11:00,不放弃信仰的学员一直坐到出狱)。

昆明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肢体残疾人(身高仅1.3米)杨苏红,曾身患“结核病”、“白血病”,自修炼法轮功后全都痊愈了,但是迫害开始就因为她表示坚持修炼法轮功,就被昆明市西山区“610”、公安多次非法抄家、绑架,2004年11月30日将她非法送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在劳教期间因被强迫参加与正常人一样每天10多个小时的超强的奴役劳动,不到一年她就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被送回家不久含冤去世。

云南省楚雄州交通集团交通宾馆员工刘枝萍。2000年因为上访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此时她已怀身孕5个月,楚雄州“610”伙同劳教所强迫其堕胎,第一次堕胎失败后第二次又强行劫持到医院打催产素堕胎,致使刘枝萍身心受了极大的摧残。

四川籍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陈荣华,就因她曾经亲聆听过李老师讲法,表示要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昆明公安警察从家里将她骗到派出所,又从派出所骗到看守所,最后从看守所骗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直到半年后才给了她一张“劳教通知书”。陈荣华在看守所时,因受警察授意,她一入监室就被“过堂”,每天都遭受同监室人员毒打,强迫她用舌头舔月经纸和卫生间蹲坑,罚她抱着头连续作蹲下、站起的动作等。到劳教所时,还可看到她的背上、臀部有大块大块青紫的伤痕。在劳教所,她又被强迫每天做苦役,被多次罚站,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一个高龄人都受到这种折磨对待,可想而知中共劳教所、监狱是怎样的“法治”与“和谐”。

昆明市晋宁县古城镇古城办事处古城村村民李文波,因修炼法轮功,于2005年2月2日被晋宁县国保大队非法送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在劳教所期间,李文波因坚持信仰,经常遭警察或者指使“包夾”的毒打及酷刑折磨,如多名警察用两副手铐将李文波呈十字状长时间铐在两个木桩上;有一个冷天,几个“包夾”把他塞进下水道里,拳打脚踢后将他丢进泥水池里,当他全身泡湿后,又将他强行拖进窑洞里用火烧,身上都烧起了许多大泡,随后又把他拖到洗澡池用水冲,等全身湿透后再将他拖到砖厂的坯沟上让北风吹(当天刮着大北风)。李文波由于受非人的折磨,导致双眼视力下降,门牙被打掉6颗,左腿留有20公分左右的伤疤。

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站医生沈跃萍,在云南女子省第二监狱非法关押期间,由于沈跃萍拒绝所谓的“转化”,从2006年3月份开始就被关禁闭,关了3年。每天被强迫坐着,双手放在膝盖上,不准摇动,长时间不准洗漱、不准用水、来例假也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狱警指示“包夾”毒打或用针扎,并且在食物中下有损中枢神经的药物等。导致沈跃萍肺穿孔含冤离世。

昆明71岁的法轮功学员王莲芝,在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被迫害的几乎成了植物人才被“保外就医”,回家后不久就去世了。

昆明法轮功学员赵飞琼,因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劳教,后来又两次被非法判刑,目前仍关押在云南省女子第二监狱,在监狱期间,受尽法西斯酷刑折磨,有一次被多名警察用手铐铐在办公室的铁栏上,用五、六个不同型号的高压电棒击她身体的敏感部位:阴部、脖子后面、身后、腋下、脚后跟等处,一连两天。第一天电了两个小时,第二天电了近三个小时,皮肤被烧焦至今仍留下疤痕。有一个冬天还把赵飞琼的衣服全扒光,让她在禁闭室外光着身子蹲了一天,直到晚上才给穿上衣裤。

青海法轮功学员包远靖,二零零六年二月十四日,再次到云南景洪市出差,他向世人讲述法轮功受中共迫害的真相时,被景洪市国安警察非法绑架、判刑4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期间,因没有叫警官好就被戴上脚镣、手铐关在阴暗潮湿的严管内长达半年之久,其中有三个月时间每天24小时呈大字样铐在铁栏上,并多次被狱警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李正,因为喊“法轮大法好!”多次被多个狱警拳打脚踢,全身多处被打伤,口腔打烂,全部门牙被打脱落,然后被戴上手铐近一年;玉溪法轮功学员普玉明多次被狱警指示犯人毒打,身体多处被打伤,肋骨被打断三根。

云南法轮功学员同时也是被精神迫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1999年7月20日中共对法轮功刚开始,各种舆论报纸、电视、电台大肆进行造谣、欺骗宣传,而且把对法轮功的仇恨灌输给中小学生,搞什么与法轮功决裂签名等,就连幼儿园小朋友也搞什么“揭批”法轮功,从小就教唆他们如何去仇恨别人。云南本来就是一个经济不发达的省份,还有数百万人生活在极贫困之中,可是为了迫害法轮功的需要,中共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财力,仅昆明市就增加了上万名警察、保安;并非法对法轮功学员举办什么“转化班”、组织什么“演讲团”、“帮教团”等等;据《云南日报》2000年12月30日一篇文章中称,为了做好所谓“转化”:“省委书记令狐安作了多次批示,并且亲自主持召开了省委常委会,专门部署转化工作方案”,“省委抽调精兵强将,成立常设机构”;“省政府也给予了大力支持,省长李嘉廷亲自协调工作,安排工作经费,首次拨款400万元”;“省委、省政府联合召开地、州、市一把手参加的全省加强对法轮功炼习者的教育转化会议,统一思想”等等。更可笑的是为了迫使原昆明法轮大法辅导站负责人王岚“转化”,不惜动用地面卫星跟踪系统,花费200多万元的巨资抓捕为抵制“学习班”而离家出走的王岚等人;花费了10多万元四处追捕抵制转化班而辞职出走的原林业医院副院长叶保福一家三口,并在某市大肆布控、设路卡抓捕,后来当一家人被绑架后,又以坚持修炼法轮功为借口把一家人被送进劳教所。在“610”直接操控下,对法轮功的迫害完全超越了法律。公安和各行政单位对法轮功学员实行监视、跟踪、电话窃听、绑架、拘押;随意开除工职、学籍、扣发退休金,剝夺当医生、教师、参军、报考高等院校和国家公务员的权利等等。

法轮功学员被送劳教、判刑不用任何理由,只要你说个“炼”字,要劳教就劳教,要判刑就判刑,判你几年就几年。有不少法轮功学员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到北京上访,有的在途中被拦截送回云南就被关进看守所、劳教所,有的仅仅是到车站买票就遭绑架,昆钢有一名法轮功学员只在口头上表示要去上访就被单位非法拘押起来。

从以上例证可见中共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残酷程度和规模,以及造成的冤狱都远远超过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对正信的迫害。在云南历史也是绝无仅有的。历史上窦娥因冤死后六月天下大雨,连续大旱三年。而今法轮功学员遭受有史以来人间最大的冤狱,出现百年大旱也就不足为奇了。

中共暴政六十多年来肆意破坏传统文化,对国人灌输了一整套“无神论”的党文化,使人们不再相信神佛,不再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不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所以敢于“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敢于不计后果的干坏事,令天地震怒。古时圣贤明君均能视天灾为上天对自己的劝诫,这时候他们会深刻自省,或下诏书谴责自己,以求得到上天的庇护保佑。而今中共在人间遭遇到各种灾害时,不是自省罪过,纠正冤假错案,释放被关押的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以及其它宗教人士和维权人士,反而用自然现象继续欺骗自己,欺骗老百姓。

其实按照历代国内外的预言中所讲,此时出现的灾难不算什么,真正的灾难还没有开始,这才仅仅是对人类的一种警示,更大的灾难还在后面。中共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敢于战天斗地,亵渎神灵,注定必遭天灭中共!人真正要躲过这一劫难,唯一的一个办法就是与中共决裂,退出党、团、队组织,抹掉共产邪灵兽记;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到神佛的护佑!以求得福报和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