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修炼路上证实着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失落的人生

我当年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非常沮丧难过。还好,那一年正赶上了省统一公开招聘乡镇干部,就去应聘,笔试、面试都名列前茅,这在当时的八十年代,农家的孩子总算跳出了农门,亲戚同学们都为我祝贺,全家人都为我高兴,失落的心情得以抚平。然而准备分配时,却没有了我的名字,我不相信,就跑到当地政府问,未得到结果;又顶着狂风跑到市人事局,刚好面试考试的那位考官认出了我,他似乎知道我去的目的,拿出了我的资料,告诉我,我本是市里重点录取对像,并委婉的告诉我有人做了手脚,录取的事不好办了。当时的心情只有自己能够体会,但还是想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事后得知,原来是女副市长的干儿子顶替了我,这人的文化课考试平均成绩只有四分(百分制),还是当地的地痞无赖。我的理想之梦被无情的现实击碎了,心情从此变得更加失落,似乎看破了红尘。

以后参加了工作,更亲身体验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时常想一个问题: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只是“生老病死,为私为利”这样一条法则在循环吗?我曾苦苦的思索过,实在不愿面对这样的现实,可茫茫人海中小小的我只能象飘摇在大海中的小船随波逐流了。

结婚生子后落了一身病,天天难受还查不出病来,丈夫做生意,把家中的积蓄全部赔光,从此我的脾气越来越暴躁,整夜失眠,身体也越来越差,更加抱怨命运对我的不公。

喜得大法,身体净化

一九九五年回家过年,听人说有一种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还不收钱,自己当时有点不信,哪有这样的好事?一天,婆婆在路上碰上一位大娘向她弘法,婆婆当时也想学,就把我单位的地址告诉了她,叫大娘有时间去找我。回家婆婆对我说了这事,我非常高兴,天天盼着那位大娘来。大约过了三个月,那天婆婆有事去我单位,那位大娘也正好去找我,婆婆认出了大娘,说:“太巧了,我来你也来了。”大娘叫我下了班到她家去。我和丈夫下班后到了她家,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大娘和她的女儿告诉我们,学的这种功法叫法轮功,他教人修心向善,并且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大娘还告诉我们,她本患骨癌晚期,学功后仅几天身体就神奇般康复 。我听得入了迷,那晚上简直不想回家了。几天后,我们看了师父在济南的讲法录像,请到了一本《转法轮》,当我认真读完,马上被师父那无穷深奥的法理折服了。我彻底明白了人活着的目的是什么,懂得了许多想明白而不得解的问题,感觉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喜悦地跳跃,人生观彻底发生了改变,决定走修炼之路了。

当我在学第二套功法头前抱轮时,肚子突然象刀绞一样痛,同修说我很有缘份,自己知道是师父在给消业,当时也没害怕,跑去厕所便了十几分钟的脓血,就一点也不疼了。又过了一段时间,晚上突然连拉带吐,一晚上倒了七痰盂,早上起来一切恢复正常没耽误上班。就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师父就给我消一次业,大约过了两个月,我的皮肤病、失眠症、乳腺炎、腰疼、胳膊疼,特别是胃里天天难受还查不出毛病的症状都神奇般康复,满脸的妊娠斑也消失了。我变得红光满面,真正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从此再没吃过一片药,打过一次针,脾气变得不再暴躁越来越温和了,家里亲人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美好,陆续有十几人得法修炼。

心性升华

师父在法中要求我们真修弟子“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转法轮》)师父的这段法时时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平时严格按师父的要求对待每个人,做好每件事。

单位里有些不记账、流动性大的物资,如果谁需要了,随便拿随便用;办公室有电话,大家不管公事私事都用它,尽量省自己的话费。可我自从修炼以后严格要求自己,对公家的东西不贪不占不拿。

单位经常发鸡蛋、肉等福利,每次都有破鸡蛋和肥肉膘,谁都挑好的拿,我每次都等大家拿完了,要剩下的那份。时间长了有的同事看不惯,她们拿时总是给我也挑一份。我首先谢谢她的好意,说:“师父要求我们炼功人做事先考虑别人,做到先他后我。”大家看我总是这样,再分东西谁也不再挑挑选选,都从边上挨着拿了。

除在利益上不再争斗,在工作上更是兢兢业业,领导怎么安排怎么干,从不计较,仅举一例。有一次,同事生病住院做手术,领导为难了,人手少,工作没法安排,于是和我商量,准备把同事的一部份业务让我接手,我和同事的帐务都很严谨且繁杂,看领导为难,二话没说:“把同事业务都交给我干吧。”没想到同事竟一连四个月没上班,我毫无怨言干了一百多天,中间没出一点差错。那时候孩子小,没办法便让母亲照看着,很长时间见不上孩子一面。领导很抱歉地对我许诺,同事一上班,就让我歇个够。同事上班后,我考虑到她身体刚恢复,打算歇完每月的八天法定休息日就上班,不能按领导安排的歇个够。

谁知刚歇了四天,单位就派车把我接回,说找我有事。刚到单位,领导在他的车里降下玻璃,探出头,劈头盖脸骂了我一顿,并且扬言还要向上级反映把我开除。由于平时我业务熟练他很器重我,这会儿不知咋惹他发这么大火,我牢记师父的法努力把握住自己的心性,一言没发,等他发完火,笑着走到他车前:“您先别生那么大气,对身体不好,我哪儿做错了吗?如果有错,您尽管指出,我一定改正。”他一声没吭,开车走了。同事们都为我愤愤不平,可我想:多亏师父教我“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才会无怨无恨地这样坦然,要在学法以前他这样对我,我非得和他理论到他的上级不可。又过了几天,单位开职工大会,领导在大会上点名表扬了我,过后对我也特别关照,有时还问我些修炼的事。我用行动证实了大法,从此该领导对大法有了更新的认识。

大法蒙难 弟子讲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江氏集团利用电视、报纸、广播等媒体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对大法和师父造谣、诬陷。大法弟子们因为亲身验证了大法的美好,知道中共媒体全是造谣中伤,都想把自己的亲身感受告诉政府,澄清事实,还大法和师父清白,便陆陆续续的到北京上访,可北京早已派驻了全国各省、市、县的警察和官员,大法弟子们根本没有上访的机会,信访局形同虚设,那里也布满了警察,一批批上访的大法弟子被警察押回当地,有的被关进看守所,有的被高额罚款,有的被开除公职,有的直接劳教或判刑,就是在家没去上访的也强制写保证书并且实行株连制,各村、各单位强制大法弟子看诬蔑大法的电视,几乎所有的世人都被这铺天盖地的谎言蒙蔽了,我感觉整个天空都被搅黑了,没有一丝亮光。

为了早日让世人明白真相,还师父和大法清白,大法弟子们不断利用各种形式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每个大法弟子的艰辛付出岂能一篇文章书写的了?自己清楚的记得二零零一年,我市有两名大法弟子被恶警活活打死,另有一名被打成重伤,当时手中有几份曝光这样迫害的资料,没有复印设备,大家很着急。恶人给复印部下了通知,不准为法轮功印制任何材料,所以即使多花钱他们也不敢复印。为了让更多的世人看到真相,揭露迫害,我决定从凑好的买房款中拿出九千元做资料,高额找人复印,一老年同修费尽周折托熟人,求着人家复印了一千多份,仅一次就花了三千多元。

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大法弟子想尽各种行之有效的办法,现在不仅能群发短信、制作光盘、印制彩色资料,还能用语音电话讲真相了。起初的时候,非常艰辛,但只要能讲真相,我们都努力的去做。开始没有现成的粘贴标语,我们就自制:用农村浇地的塑料水袋,在上面工工整整的写上“法轮大法好”;再后来用电脑打好字,放在塑料水袋上,再按笔画把水袋刻空,这样简易的模具就制成了,模具有大小两种,大的贴在电线杆上,用自喷漆轻轻一喷,制成的标语美观大方,世人容易接受;小模具用于制作单面胶标语。我们利用空闲时间做好,晚上骑摩托车到偏远的农村去,走街串巷,喷贴标语、发放资料,有时一晚上能跑几个乡镇。十年多来,自己也不知走过了多少乡镇村庄,为世人送去了多少真相资料,但我有清楚的一念:无论走到哪里,真心期盼看到真相的世人都能得救。

法徒遭磨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弟子们为了揭露迫害讲清真相,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魔难,全国已有三千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仅我市我知道的就有四人被活活打死,三人失踪,一百多人被劳教,二十多人被判重刑,被停职和开除公职的不计其数。我曾被绑架到“洗脑班”,因不放弃信仰,市“六一零”(专门对法轮功进行迫害的非法组织)强迫工作单位给我下了停薪、停职通知,我丈夫也因不放弃修炼被单位停止了工作。

我们夫妇曾四次被绑架,三次被非法抄家,现金、存折、手机、手表等贵重物品全被抢走。其中我两次被非法劳教,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恶人每次都没得逞;

记得二零零五年,恶警又要密谋绑架我们,家人被监视跟踪,孩子上下学都有恶警跟着,放学后到同学家写作业恶警们都不放过,由于过度压抑和恐惧孩子被迫辍学,和我们一起流离失所。快过年了,我们回家看望老人,却被早已在那蹲坑的恶人发现,去了二十多个恶警绑架我们,强行给我们戴上手铐,推进警车,孩子由于不配合恶人,被一恶警狠狠的捣了一拳,倒退了好几步差点倒地,孩子追赶着启动的警车,挥舞着小拳头击打着玻璃,撕心裂肺的哭喊著:“我要爸爸妈妈!我要爸爸妈妈! ”所有在场有良知的人无不动容,一个良知未泯的警察停下车来哄孩子:“回家吧,不要哭了,爸爸妈妈很快就会回来。”

在这次迫害中,我因不配合恶人,被恶警打昏。丈夫被刑讯逼供,剥光衣服,把头蒙住,两脚捆住,反扣双手,泼上水,躺在水泥地上,三个恶警用电棍电击喉结、乳头、百会穴、小便等敏感部位,用皮带抽、烟头烫,折磨了整整一晚上。当时情景惨不忍睹,丈夫喉结处被电的焦黑,头脸肿的变形 。即使迫害成这样,恶警仍不放过他,又把我们关进了看守所,那一年是在看守所过的年。

我认识的一位同修大姐,恶警把她铐在铁椅子上,对她非法刑讯,电击她的全身,大姐向他们讲真相,恶警就电她的嘴,嘴唇上下全起了泡,肿的变了形。

十多年来,江氏集团对大法弟子们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用慈悲化解仇恨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亲朋好友见我和丈夫学大法身体健康了,精神乐观了,都很支持我们。但“七•二零”后,很多亲人被邪恶的谎言蒙蔽,加上我俩多次被迫害,开始仇恨大法,非常恨我,认为丈夫是跟我学的大法。每次受迫害后,婆婆不是骂我,就是撵我不让进家门。其实婆婆住的是我家的房子,丈夫兄弟三人,按理应该轮流住,可整个大院公婆一住就是十几年,我们的房子如果出租,租金一年几千元。就是在我们失去工作无米下锅最艰难的时候,我们都没让老人搬出去。婆婆受谎言蒙蔽,加上疼儿子,对我态度非常恶劣,可我不管她对我态度如何,还是经常回家看她,给她梳头、打水,一如既往的无怨无恨的孝敬她。我的善行、孝心终于感动了她,婆婆不再抵触大法,我向邻居讲真相她也不反对了。

二姐(二姑子)和婆婆一样,都是××教徒,每次我俩遭受了迫害,她便对我态度蛮横。有一次我家搬家,她竟不让所有婆家人帮我,我只好求助朋友和娘家人。二零零六年我们夫妻遭迫害出来后,她出主意和哥哥姐姐们直接把丈夫拉到大姐(大姑子)家软禁起来,不让他回家见我。当时我很担心丈夫的身体状况,找了一个月,家里所有人没人告诉我,原来她们在逼着丈夫和我离婚,二姐打电话到我娘家骂我,骂得我哥都哭了,她还找到我和丈夫的红娘,说她介绍了个学法轮功的骗了她们家,红娘就说我学法轮功如何如何好,最后二姐被红娘数落了一顿。

不管婆家人怎么待我,我始终以修炼人的标准对待家中每个人,从不抱怨任何人,只想用善心和善行来化解她们心中对大法的误解。以后不管谁家有大事小事,我还是主动帮着干,过年过节不忘带上礼品去看望她们。尤其二姐,她家两次搬家,我都楼上楼下帮她搬东西、打扫卫生;她儿子结婚生孩子,我都忙前忙后,从不提以前她对我如何。大家从我的一言一行中真正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很多人主动向我和丈夫道歉。年前我到二姐家,二姐夫对我说:“你这人太好了,对老人也孝顺,今早上我还对你姐说你太好了,真了不起!”我给他背了一遍师父的诗《做人》,说:“是我师父教我做这样的人,学法轮功的都这样。”二姐笑着在一旁装菜让我带着。曾逼我们离婚的二哥(二伯哥)以前经常手指着我吼,现在态度大变了,一次当着大家对我说:“法轮大法就是好!”他们从我身上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见证了大法的美好,现在我们相处的非常融洽,婆家的大人、孩子和亲戚我都给她们“三退”了,二姐还专门向我要了个大法真相护身符。

大法神奇

学大法十多年来,我和家人无数次的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在此仅举一例。

二零零七年四月份一天傍晚,我在狂风暴雨中骑车,被急速超车的货车撞出二十多米远,车的挡风玻璃全碎了,当时我被撞的血肉模糊、面目皆非。急诊室里,除了丈夫,其他人吓得没有敢进去看的,因为情景太恐怖了:额头撞的象老寿星,脸和嘴血肉模糊,牙床松动,六颗牙几乎要脱落下来,肋骨断了两根,脚踝骨骨折且错位。虽然我动不了,可全身哪儿也不痛。到了晚上,突然感觉法轮在胸部和腹部快速旋转,非常舒服,过了一会儿,又感觉一只大手在肋骨底下托着轻轻向外推,自己知道是师父在给调整身体,马上就能坐起来了。早上起床一摸牙,几乎脱落的牙齿全部长住了。医生查房时,见我坐着,吃惊的说:“你怎么坐起来了,快躺下!”我告诉他:“一点都不痛了,我才坐着的。”医生不解,把我的片子拿出来,边看边对另一名大夫说:“你看,明显的第五、第七根断了,奇怪!”主治医师认为我小脑被撞坏了,说:“赶紧给她打治疗小脑的药。”我说:“不要给我打针,我的脑子没有问题。”医生问:“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我笑着回答:“我的头还是你的头?”他们这才相信我确实没问题。

同病房住着一位五十多岁的男士,还有一个十七岁的姑娘,两人都是被机器切断了手指,他们都觉得我好的太神奇了。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是师父救了我,并给他俩讲真相,告诉他们一定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男士很相信,并做了“三退”。他手术后告诉我:“真管用,手术台上我真心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没用麻药,也没怎么觉得痛,医生说手术非常成功,断的四个手指全接活了。”可那位小姑娘怎么也不相信我说的话,结果手术做了两遍,还是有两个手指没接活,主刀医生非常奇怪,因为她伤的不但比那位男士晚,并且年轻,成活率应该更高。那位男士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非常高兴,他孩子们来看他时,他让我给他们也讲讲真相。

在医院里住了两天,我就要求出院。医生不让走,要做踝骨手术,说如果对接不好,以后会成瘸子,还说又不用我自己掏钱。但我坚信,回家学法炼功好的更快。正巧那天两位同修大姐开车来看我,我便出了院。回家后不停的学法,开始炼功时只能用一根腿站着炼,仅十五天,我的脸部恢复如初,且没留一丝痕迹。踝骨二十六天恢复正常。一个月后,我回娘家,哥嫂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原以为我会毁了容,并会瘸了腿,大法再次向他们展现了神奇。

病一好,丈夫就和同修去了司机的老板家,告诉他我已经好了,我们学法轮功的不会赖他们钱,同时给老板和家人讲了真相,做了“三退”,告诉老板让司机去交警队把车开回来,不要耽误工作。这完全出乎意料的结局,令老板万分激动。

结束语

十多年如一日,大法弟子们为救度众生,用省吃俭用的钱自费制成资料,冒着被抓、被打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危险,无论严寒酷暑、风雨交加还是冰天雪地,都义无反顾的送到千家万户。我们不求丝毫回报,只愿所有的世人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早日退出邪恶的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躲过即将发生的大劫难!

魔难的经历使我更加坚信,严冬一过,必将迎来满园的春色。最后,愿所有的有缘人都能明白真相。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