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永不磨灭的历史见证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我于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十多年的修炼中,亲身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美好与神圣,每时都沐浴在大法师父的佛恩浩荡中。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在人类史上这一伟大的日子来临之际,我写出一些亲身经历,来歌颂我们伟大的师父;也诚心希望善良的有缘人通过这篇文章认识到法轮大法的美好,破除中共的毒害和谎言,给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九八年的三、四月间,我在北京协和医院陪护患病的丈夫。手术后突然接到通知,医院诊断我丈夫患上了不治之症。那是一个生命绝望的日子,灭顶之灾瞬间将我呑没。从此,我的生命每时每刻都浸泡在苦难与泪水中。开始虔诚的进庙烧香磕头,开始向上帝祈祷(其实我从小被邪党毒害,对上帝的认识是模糊的),祈祷着只要我的丈夫得以生还,哪怕让我变的一无所有,我都可以承受,还祈祷上帝,以缩短我的生命来延长我丈夫的生命。然而,苦苦的求助祈祷中,一切都是无济于事。

丈夫身患绝症后,死亡时时威胁着他。我带着不满五岁的孩子,奔走他乡,到处求医、算卦、占卜……哭过喊过,绝望步步向我逼近,丈夫的病情一天比一天重,巨额的医疗费用将我击垮。我四处借钱,连亲人也不借钱给我,担心我最终的结局是人财两空而无力偿还。我就到银行贷款,我想尽最大努力挽回丈夫的生命,倾家荡产也无所谓。到了银行,银行工作人员也以各种借口推辞不给借,我苦苦诉说着经历,近乎哀求人家了,恨不得给人下跪。最后把楼房作为全部抵押,借出一些钱,借出的钱抵不住昂贵的药费,很快就花光了。而丈夫的病不仅没有治好,身体状况一天不如一天。

在我呼天天不灵,喊地地不应的时候,有个朋友专门来劝我修炼法轮大法,她告诉我,法轮大法是一部佛家修炼功法,以“真、善、忍”为最高标准来指导人修炼。修炼者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都要以“真、善、忍”来约束。她还告诉我说,修炼这门功法极其简单方便,适合任何人修炼,没有任何外在形式的强制约束,大道无形,直指人心。不用出家,不用进山,在家就可以修炼。只要不做坏事,只要凡事先考虑他人,只要有博大的胸怀,忍常人不能忍的,通过修炼,思想念头起来越纯正,最后定能达到比好人还好的很高境界。并且还一再提醒我,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啊。

听了朋友介绍后,我很想试试看,但并没有想通过修炼把思想境界升华到多高的境界,只想只要我丈夫的病好了就行。就抱着这么一念,我请回了《转法轮》

只看了几页,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便深深的吸引了我。此时我已忘却我的苦恼,仿佛置身于一个无忧无愁、美妙清新的另一个时空,世间的任何东西也引诱不起我的追求和奢望了。我知道了人为什么有病有灾有难,我知道了人应该怎样活着,我知道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和意义了。

之后我每日都如饥似渴的读着大法书,认识和境界是一天一个变化。

修炼后的短短几天,我切身体验到了法轮在我头部、手掌心、腹部快速的旋转,正转九次,反转九次,这是实实在在的亲身体验。夜晚走路,看到绚丽的法轮在我身旁飞旋;还可以听到另处时空美妙的音乐。

我身上所有的疾病,在短时间内未吃一粒药却不翼而飞了。身体轻飘飘的,心里亮堂堂的。

面对真实的一切,我惊喜之余,更多的是震撼。翻遍全人类的所有书籍也找不到这神奇奥妙的真实再现的原因所在。我感叹着自己为什么这么有福气,有幸与大法结缘。后来发生的更多事件中,让我更是感受到了在正法时期与师父同在、与大法同在的无比荣耀的自豪与幸福。

我开始劝我丈夫修炼,实际上当时我丈夫还有些怀疑,不情愿修炼,病情一天比一天重的情况下,他答应跟我一起修炼。丈夫学法炼功半个月后的一天夜晚,我于梦中清晰的听到一个声音:“在这块儿……”顺着声音看去,我眼见一个大手,手拿一把明光闪亮的尖刀,在我丈夫的病灶部位,剜出一团东西,只见那只大手把那团连血带脓的东西抓在手里,从窗户扔到外边……随即我从梦中醒来。我让丈夫摸一下手术后复发的那块肿瘤。他奇怪地说:“哎,那肿块怎么没有了?”

我知道师父为我丈夫清理了身体。随后,丈夫的修炼信心猛增,很快他的身体神奇的康复了,在死亡线上徘徊的他,衣食住行跟正常人一样了,能正常上班了。

全城的人都知道了我丈夫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而起死回生的神奇事了。身边修炼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奶奶、妈妈、姐姐等人都先后走入大法修炼,身患的重病都奇迹般的好了。我们全家都走入了修炼,幸福、祥和伴随着我,病痛的折磨远离了我的家,即将破碎的家庭从新有了生机。

直到现在,我丈夫的身体都非常健康,十多年来没有吃一粒药,单位从上到下都知道,我的丈夫是因为修炼大法而摆脱了死亡的威胁。在当初赤色恐怖笼罩下,好多熟人都以这奇迹作为攻破谎言的见证,不相信中共的谎言。

因为修炼大法,不仅有了很健康的身体,我们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发生转变了。从为私为我变成了遇事先考虑他人,待人接物、举止言行都严格以“真、善、忍”来指导,不断纯正自己不正的思想念头、行为举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江氏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我当时修炼还不到一年,因修炼时间短,对大法的高深法理还没有领悟更多,就凭着感性上的认识:法轮大法好,大法师父没有罪,大法弟子没有罪。在我危难时,是大法救了我,是大法给了我丈夫第二次生命。在高压恐怖下坚持不懈地向世人讲述着大法真相,坦然面对江氏集团的残暴。

随后这十余年,我受尽各种折磨,人世间的苦都尝遍了:被非法开除工作,关押数年。孩子也跟着受尽颠簸,在恶警劫持我塞入警车,扬长而去时,幼小的孩子疯了似的又哭又蹦,失声恸哭,追赶着警车喊着妈妈。撕心裂肺的心灵痛苦,使我更加认识到中共政权的惨无人道。

邪党制造的精神与肉体痛苦没有碾碎我对大法的信仰。在巨难中,我认识到大法不仅教人做好人,不仅祛病健身有奇效,还认识到了法轮大法是一部千载难逢的高德大法。目前大法弟子虽然还在被迫害中,我的亲人还在魔窟中备受煎熬,但穿越迫害,我分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法轮大法虽历经了十余年的残暴打压,但上亿的大法弟子以金刚铁铸般的意志超越迫害,展现着大法弟子在神路上的风采。十年如一日,风雨不误,平和理性的反迫害中,无私的撒播真、善、忍的种子。请记住“法轮大法好!”请珍惜这一伟大的历史瞬间,这不平凡而又辉煌的一页已载入宇宙史册,将成为永不磨灭的伟大的历史见证!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