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美国务院首次考虑向法轮功学员的公司拨款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五月十三日报道,十年来在突破中共网络封锁领域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全球网络自由联盟”接到电话,得知美国国务院二零一零年首次考虑拨给这家法轮功学员创办的公司突破网络封锁专款。

国际著名媒体《华盛顿邮报》五月十二日刊登文章说,美国国务院已经决定,向被中共视为头号敌人的法轮功学员经营的组织拨款,用于开发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务院官员证实了这一消息。

全球网络自由联盟是由中国出生的生活在美国的科学家于二零零一年创立的,创立的初衷是开发有效的破网软件,以抵御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从去年开始,其它审查网络信息的国家的网民也开始使用他们开发的如自由门、无界等破网软件。

《华盛顿邮报》和“明慧网”的报道,使人想起了中共对所有在海外的大陆游客散布的最常见谎言,即所谓的“法轮功花钱雇人发资料”。例如,每天都去台北市“国父纪念馆”(纪念孙中山先生)讲法轮功真相的台湾法轮功学员玉婷,四月份的一天,刚巧听到一位女导游对她的大陆旅游团团员说:“前面那些是法轮功学员,他们是花钱雇来的。”玉婷便上前说:“小姐,你误会了喔,我就是法轮功学员,我们都是自愿自发来这里,不但没有人雇用,我们还自掏腰包制作真相材料与展板,目的都为的是让中国人了解真相,维护他们的权利。”玉婷随后单独对这位导游讲述真相。

玉婷说:“导游带团通常是六至八天,过后再带另一团,这两次再碰到这位导游小姐,她微笑点头打招呼,不再信口传送邪恶谎言。”香港、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等其他国家和地区的法轮功学员也都和玉婷一样,自掏腰包,善待受中共谎言欺骗的大陆游客。

《华盛顿邮报》和“明慧网”的报道,也使人想起了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初所制造的谣言。那时的大陆媒体都大量的登载和转发了这方面的文章,无中生有地说法轮功受到西方国家政府特别是美国政府在金钱方面的鼎力支持。此次美国国务院“首次考虑”给法轮功学员办的公司拨款,可见美国政府以前并未资助过法轮功学员,可见中共以前的说辞都是谎言。

西方国家的政府是民选政府,政府给哪个组织或公司拨款,公众是可以查询的,不象中共可以暗箱操作,滥用纳税人的钱。法轮功学员办的公司研发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是替中国人要回知情权,而中共反而是滥用纳税人的钱在封堵网络,愚弄民众。美国政府给法轮功学员办的公司拨款,合情合理合法,名正言顺。可是在过去的这些年里,美国政府并没有资助过法轮功学员传播真相的种种努力,法轮功学员一直在自掏腰包,无私的付出、奉献。

当时的很多中国人都比较相信中共的谣言,因为他们觉得在当今的社会里,要想成就一项事业,无论大小,都摆脱不了与金钱的关系。人们在中共刻意制造的谣言中,加上日常生活的常识,不自觉地就接受了中共单方面的说辞。

所有修炼法轮功的人都明白,法轮功的教功都是免费的,就包括其他学员从外地购进的法轮大法书籍也都是什么价进,什么价卖。迫害发生后,就中国大陆来讲,很多中国人都曾接到过法轮功真相的资料,许多还不只一次,这些资料有传单,有光盘,还有书籍。而这些资料的制作,其经费来源全部来自于大陆法轮功学员的自愿付出。

在海外,法轮功学员们创建了明慧网、大纪元和新唐人电视台等媒体。从创建到运作,也全是法轮功学员自掏腰包。这在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人看来,简直不可思议。可是对于修炼人来讲,他们对法轮功是极其珍惜的,许多法轮功学员都是全身心的投入。他们非常明白,他们投入的价值和时间的紧迫:那就是在国内法轮功学员受到残酷迫害的情况下,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揭露真相和在全世界的呼吁,能在相当的程度上减轻大陆同伴受到的虐待。

法轮功学员这样做是有传统的。法轮功传出之初,李洪志老师办的法轮功传授班只收十元钱。后来法轮功弘传开来之后,因为收费太低,被气功协会要求提高收费标准,说是影响到其它气功的办班收费,协商之后也只是收个四十元或五十元,而且这几十元也都是和当地的气功协会四六分成。在实际办班中,老学员听课也只收取一半的费用。这样计算下来,除去租赁场地和一般的交通、食宿等费用外,也就所剩无几了。李洪志先生在书中明确要求任何辅导站都不准存钱,目的就是要让学员去掉对金钱的执著。

迫害开始了,法轮功学员要向受到中共谎言毒害的全世界民众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没有钱怎么办呢?法轮功学员就自筹资金。这个自筹完全是自愿的,并且明确要求不准搞集资,拿多拿少是个人的心愿,不能因此影响了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法轮功修炼人在受到中共残酷迫害的情况下走出一条辉煌的证实大法的道路。李洪志老师曾在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日的《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中明确的说:“到今天为止,这一切已经快结束了,我们没有拿过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府、任何一个组织、任何一个公司的一分钱,我们所有的事都是大法弟子拿自己的工资收入、拿自己的所得在做。”

迫害发生后,中共单方面造谣说西方政府给予法轮功金钱的支持,这些也只是针对大陆民众而造的谣,并不见诸于海外报端。今天,美国政府在法轮功受到十一年的迫害之际才考虑向由法轮功学员组建的公司拨款,也只是用于开发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诸多联想。

美国国务院的“首次考虑”,在不经意间把中共先前的谣言剥了个精光。当然,也可以想象得到,中共和江泽民小集团是不会不在背后作祟、阻滞美国政府拨款的,这是其反人民、反道德的“假、恶、斗”本质所决定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如果没有中共对法轮功及其它真实资讯的封锁,法轮功学员需要办网站、办媒体、组建突破网络封锁的公司吗?需要到旅游点、到街头给人讲真相吗?换句话说,包括所有法轮功学员为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而制作或创建的资料和媒体,全部与中共的迫害有关。没有中共的疯狂镇压,根本就没有法轮功学员持续十一年的讲清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