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法轮大法福泽我们全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家庭是我们修炼中接触最密切的环境,怎样把自己摆放其中做好、走正,让家人从内心体会到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是无私善良、宽容大度的,那么我们就必须从身边点滴小事做起,并且要做的比其他人都要好,只有这样家人才会信赖你、佩服你。

无论是娘家人还是婆家人,我都善待他们,努力按“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需要出力还是出钱,我都从不计较,全力相助。从我的身体和精神的变化中,他们体会到法轮大法的超常与神奇。我的母亲、丈夫、女儿、大哥、婆婆、公公先后得了法,女婿也看过《转法轮》,最近我二嫂、弟媳也请了《转法轮》。我大嫂住在农村,开始被恶党谎言欺骗,极力反对我们修炼。现在不但支持大哥修炼了,而且还向我索要大法护身符送给亲朋好友,真相资料、光盘只要给她,她全要、全看。我们家除了一个人之外,其他四十四人都已退出恶党的邪恶组织。这是伟大的佛法──法轮大法使我们一家人更加幸福、安康!法轮大法的佛光福泽我们全家!

一、婆婆识字了

我婆婆今年已八十九岁了,一九九八年,她看到我修大法的神奇变化,她也得法了。因为婆婆没读过书不识字,所以一开始只能让老公公读给她听或者听师父讲法的录音带,就是这样的一个机缘,老公公也得法了。但是尽管如此,婆婆还是很着急,她很想认识字自己看书。于是只要有时间,她就让老公公边读边教她认字,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不到一年,一位快八旬的老人居然能把大法书基本读下来了,只有几个比较生僻的字不认识,她自己和儿女们都觉得不可思议。婆婆一辈子饱受不识字的痛苦,一直想学识字却一直没学会,现在居然能看书了,如果没有师父的帮助,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通过这件事,也让家人体会到了大法的神奇。识字后的婆婆不满足于此,她还想练习写字,想要一个小黑板,刚对我说完这事儿,我还没来得及给她买,婆婆突然兴奋的告诉我:“不用买了,师父给我送了个小黑板!”我一细问才知道,她在外面溜达的时候,居然捡到了一个没人要的小黑板,而且还挺新的,婆婆高高兴兴的拿回家开始学写字。

那时的公公婆婆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所以他们非常精進,只要有时间就学法,无论天气如何不好,他们每天都坚持去炼功点炼功,努力以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他们的身体棒极了,一身顽疾全没了,每天都幸福的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之中。有一次七十七岁的婆婆包好饺子,七十八岁的公公端着一盖子饺子,从他们家二楼下来,大约走二百多米再上五楼,给我们送饺子吃,他的步履稳健、呼吸均匀,真让人感叹大法的神力。婆婆在修炼过程中还发生了一段趣事。一天,婆婆去市场买鱼,回来后一称斤两不足,老公公就让她回去找那个卖鱼的人,婆婆说:“算了吧,咱们都是修炼的人,别跟他一样了。”结果,婆婆清洗鱼的时候,发现鱼肚子里居然有一只很大的大对虾,婆婆惊喜的说:“这是奖励我们做的好啊!”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开始迫害法轮功,老公公迫于社区街道的压力停止了修炼,婆婆怕公公上火也随之不炼了。当时,我真为他们放弃了千载难逢的修炼机缘而难过,但是劝说无用。时间不长,两位老人旧病复发,身体越来越不好。但是婆婆心里从来没有离开大法,她非常想往当时得法的幸福时光,她很痛惜失去大法修炼这段时间。

从二零零七年开始,我们每周二与她一起学法,她学法很认真,时时检查自己的不足,在她身上继而又发生了一些神奇的事情。一天,婆婆误吃了安眠药,不省人事,被送到医院抢救,医生说三、四天能醒过来就不错了,而且即使醒过来也会对智力有影响,可能会出现老年痴呆的症状。我急忙拿着MP3赶到医院,让婆婆听师父的讲法,不到一个小时婆婆居然有知觉了,当天晚上就醒过来了,虽然一开始意识比较模糊,但第二天就清醒了,一周之后就出院了,没留下任何后遗症,也没有出现医生所说的思维迟缓的症状。看到婆婆恢复的这么好,全家人在激动的同时也都觉的法轮功真神了。

还有一次,大概在去年三月份,婆婆突然出现无法进食、呼吸困难的症状,送去医院检查后,经过专家会诊被确诊为食道癌。由于老人年事已高,已不适宜做手术,只能回家静养。当时婆婆经常呼吸困难,每天靠吸氧维持正常呼吸,而且由于吞咽困难,每天只能吃一点点食物,她非常痛苦。在得知婆婆的情况后,我九十岁的母亲(同修)赶到婆婆家看望,我母亲说:“你怎么不念法轮大法好呢?你念法轮大法好师父不就保护你了吗?”母亲走后不久,婆婆又再次出现呼吸困难,她突然想起我母亲说的话,赶紧反复念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在小姑子手忙脚乱要给老人输氧的时候,婆婆居然恢复了正常呼吸,并告诉她:“我现在舒服多了,心不堵的慌了,不用给我输氧了。”从那以后,婆婆再也没吸过氧,呼吸和吃饭都恢复了正常,食道癌的症状彻底消失了。

婆婆多次从大法中受益,她非常感激师父,在自己做得不好的时候,经常难过的说:“我又给师父添麻烦了,又让师父操心了。”全家人在多次见证和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后,那些一直质疑大法的人态度也转变了,也都默默的认可和相信了大法,现在,每次我跟他们洪法的时候,他们都听的非常认真。

二、母亲──谁都不相信她九十岁了

一九九七年二月的一天,在我得法一个月后,我的母亲也有幸得法了。十几年了,我对那一天仍然记忆犹新,那时母亲因为动迁暂住在我姐家,我打电话让母亲来我家学法,一开始她不想来,因为她的眩晕症又犯了,在我再三劝说下,她才答应过来。二月的北方仍是隆冬时节,但那天却温暖如春,阳光明媚。母亲来后,我们刚刚读了一会儿法,她的头就不晕了,而且感觉头顶上象有很多小针在轻轻的扎,不一会儿她惊讶的告诉我,她眩晕的感觉没有了!从那以后,母亲的眩晕症彻底消失了,再也没犯过。

以前的母亲身体很弱,经常转个身就天旋地转的,如今她亲身体验了大法的神奇,如获至宝。从那天开始,母亲每天学法炼功非常精進,只要有时间她就压腿炼双盘,一开始疼的很厉害,腿怎么也搬不上来,凭着坚强的毅力,几天的功夫母亲就能双盘了,不久就能双盘一个小时以上了。母亲的根基很好,有时看到我双盘腿疼的样子,她说:“我双盘腿一点也不疼,就象在空中飘一样,非常舒服。”母亲学法很入心,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周围的任何干扰似乎都影响不了她。

母亲非常珍惜得到大法这一机缘,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回迁之后,母亲和孙子一家三口住在一起,年轻人和老人生活在一起,生活习惯上的差异很大,当孙子、孙媳妇说话冲撞她时,她也不往心里去,一笑了之。母亲从不认为:你住我的房子你要听我的、照顾我。她十几年如一日,每天收拾家、买菜、做饭,还帮孙子一手带大了重孙女,每天都是乐呵呵的。有时,也有心性关过不去的时候,但我和她简单一交流,她马上就明白了。

母亲修炼至今十四年里,从没吃过一片药,没上过一次医院,过去风一吹就要倒的大病号,现在九十岁的她,仍然是腰板挺直、步履轻松、精神矍铄、满面红光,连头前面的白发都变黑了。母亲修炼法轮大法受益了,她时刻牢记师父告诉弟子救人的使命,只要有机会她就现身说法,以她独特的方式救人。老太太长得慈眉善目、笑容可掬,谁见了都喜欢跟她说话。每次有人问起她多大岁数时,母亲都让他们猜,没有一个人能猜出她已经九十岁了,都以为才七十多岁。每次,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眼神和惊讶的感叹声中,她会拿出随身携带的护身符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炼的,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会得福报的。”无需多说,没有人不相信。很多次,当我遇到这些人,他们还是会向我不断的感慨:“你老妈身体太好了,真的一点也不象九十岁,这个法轮功真厉害!”

母亲修炼大法坚定不移,信师信法不动摇。在恶党刚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母亲到炼功点炼功,有人过来说:“老太太,不让炼了,回去吧!”我母亲说:“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不让炼我回家炼!”回家炼功后,她坚修的信念丝毫没有动摇,一天也没耽误学法炼功,而且始终正念正行,从不惧怕邪恶。她逢人就说法轮大法是修佛的,千万别反对,结果一次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到了派出所。有一天派出所来了两个警察到母亲家,一进门就问:“老太太,听说你炼法轮功,上面不让炼了,你怎么还炼?”母亲一点也没有害怕,她笑呵呵的跟他们说:“法轮功是修佛的,是教人向善,你们别信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我以前就是个药罐子,现在八十多岁了,什么病都没有了,你们就看我,你说这个功好不好?”就这样,派出所的人被我母亲说得心服口服,走之前,悄悄的跟我母亲说:“大妈,这功还真不错,你好好炼吧!”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来骚扰过。

三、大姐遭遇车祸,安然无恙

我和母亲修大法后,我想让我姐姐也跟着一起学,但是姐夫在政府机关工作,他已经知道中共恶党正在准备迫害法轮功,所以坚决不让姐姐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恶党迫害法轮功后,姐姐特别担心我和母亲出事(她特别孝敬母亲,也很疼我这个妹妹),加之姐姐也非常了解恶党整人的凶残手段,所以只要我和母亲一提法轮功,她就非常害怕,根本不让我们往下说。

经过多年我和姐姐交流,姐姐的态度慢慢转变了,因为她毕竟看到了也感受到了大法在我们一家人身上的神迹。从二零零五年开始,我经常劝说姐姐退党,但她一直都不表态,并说:“这件事你不要再和别人提,要叫你们领导知道了,你的工作就别想干了!”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去看姐姐,当我再次跟姐姐谈到退党的问题时,她犹豫了一会儿,居然同意了;我给她孙子护身符,教孩子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时候,姐姐微笑着也不阻止了;我用MP3放大法弟子歌曲给孩子听,姐姐还嘱咐孩子:“MP3可是你姨奶的宝贝,千万别随便动给弄坏了。”

姐姐的转变让我很欣慰,但我还是能感觉到,她对大法还是有点半信半疑的,直到发生了后来的那次车祸,才让姐姐对大法彻底信服了。二零零八年的夏天,姐姐带着孙子到楼下玩耍,小孙子尿急,姐姐赶快抱起孙子跑到路边撒尿,就在这时,停放在路边的一辆轿车突然倒车,一下子把姐姐和小孙子撞倒在地,车后轱辘从姐姐的大腿上和孩子的脚脖子上同时碾了过去,这时司机才发现,赶紧刹住了车。经医院检查,六十多岁的姐姐和两岁多的小孙子只受了点皮外伤,骨头一点事也没有,如果按照惯例,粉碎性骨折是必定无疑的了。拿到检查结果之后,我什么都没说,姐姐心里也明白了,这肯定是因为她们知道“法轮大法好”、姐姐退了党才躲过了这一劫。经过这件事情,姐姐对大法深信不疑了,她在家静养时,我把MP3拿过去让她听师父讲法,她听的非常认真,一直听到电池没有电为止。现在,我每次和姐姐谈到大法,从她认真倾听的表情和眼神中,我知道了姐姐终于从内心相信大法了!

四、大哥癌细胞消失了

记得在二零零七年十一月,我大哥被确诊为鼻咽癌晚期,而且脑后颅骨也已感染上,整个一个人的精神全垮了,六十多岁的男人整天以泪洗面。他住在城镇,医疗条件不太好,我想借这个机会让他得法吧,因为只有师父能救他。我和丈夫决定把大哥接到我们家住,陪他治疗,与他一起学法修炼,我坚信大法在他身上一定会出现奇迹。大哥放疗的第三天,半夜里突然鼻子大出血,等他再躺下睡着时,一个声音告诉他:“你鼻子里的东西吐出去了。”当大哥告诉我时我真高兴,但是大哥却很担心,因为治疗前大夫再三嘱咐:放疗过程中如果鼻子出血,很可能是脑血管破裂,要立即送医院,否则会有生命危险。我考虑到大哥的承受力,于是陪着大哥去医院检查,但是大夫怎么也找不到那个瘤了,她十分惊讶。我悄声告诉大夫:“我大哥修炼法轮功了。”接着我把整个过程讲给大夫听,大夫连声说:“法轮功不错,许多人炼了病都好了,叫你哥坚持炼吧。”我听后心里很高兴,大哥听后更有信心了。

虽然瘤没有了,但是癌细胞还存在,大哥的心总也放不下,我经常与大哥交流:“这些咱们都不去理它,都是假相,你把心放下,总想着这个病能好吗,你把自己交给师父管吧,多学法,好好修炼,许多重病号修大法都好了,你要能横下一条心修炼也能好。”大哥对病很难放下,而且他也刚刚修炼大法时间不长,对他要求也不能高了,我一边陪他放疗一边与他一起切磋、修炼,慢慢的大哥的心也平静下来了。别人放疗最后水都不能喝了,瘦的皮包骨头、有气无力的,凡是放疗白血球都会降得很低,而我大哥放疗的点数是其他人的三倍,很多病友放到一半就不能继续了,而我大哥却没有出现他们的情况,并且很精神,饭照旧吃,走路也有劲,白血球指数比正常人的还要好。病友们都觉得很奇怪,纷纷问我:“给你哥吃什么灵丹妙药了?”我告诉他们:“因为我哥修炼法轮功了。”我送给他们大法护身符,并劝他们退党,大多数人很快就接受了。

两个月陪大哥放疗,家里客人不断,但我家的学法小组一次也没有停过,大法真相资料照做不误,救人的事一点也没耽误。

一年后,医院通知我哥复查,当超强磁共振结果出来时,上面写着:过去的病灶现在全部消失。这虽然是意料之中,但是也很难抑制当时我激动的心情。我向家人诉说着大哥治疗过程中出现的奇迹,讲述着大法的美好与神奇,家人也被这一切震撼了。我周围的亲朋好友经常说:“是你救了你哥的命啊。”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救了我哥,是李大师救了我们全家,你们诚心诚意的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们也会遇难呈祥的。”

现在,我大哥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已经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得过癌症的人了,癌症引起的头剧痛、无法入睡的症状也消失了,而且在得病前,大哥身体很虚弱,三天两头感冒发烧,现在周围人有病了,他也没事。现在他红光满面,走路轻松,性格也开朗了许多。

五、大法的神奇令我惊叹

我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四个年头了,在我修炼过程当中,出现了很多神奇的事情。在我生命的深处,我能感受到得法的不易和珍惜这一机缘的重要。

一九九七年一月二日,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天。那一天,我第一次听师父讲法,也是那一天,我决定走上修炼法轮大法的这条路。在此之前,我没接触过任何功法,对修炼的事情一无所知,完全是出于好奇,我跟同事要了一套《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像带拿回家看,当时心里还在想:法轮功到底讲的是什么?没想到只看了一会儿,很多纠结在内心深处、自己一直没有想明白的事情,经过师父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的讲述,突然间豁然开朗,我的心开始激动起来,当时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个法讲的太好了!就在这时,有一种力量将我的头往后拽,我坐正后又往后拽,这样反复了几次,当时心里真有点紧张,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等我再摸摸脖子,居然发现脖子舒服了,颈椎骨质增生的疼痛感瞬间消失了。紧接着,腰椎骨质增生和两个膝盖骨质增生处就象竹子拔节往上长一样,“噌、噌、噌”的直动,腰和两个膝盖也舒服了,当时我还不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只记得自己被惊的目瞪口呆。折磨了我很多年、到处求医问药都没有治好的颈椎、腰椎和膝盖骨质增生的老毛病,却在短短几分钟内师父就给治好了,简直是太神奇了!至今我仍然能够感受到当时内心的激动,我想告诉所有我认识的人,你们都来学法轮功吧,能得到这个功法实在是千载难逢啊!

从我修炼的那天起,师父的法身就一直呵护着我。在我刚刚接触大法时,每天下班我总感觉到腰上仿佛绑着一条带子,师父在前面拽着我往家走,好象在说:快回家,抓紧时间学法。我就象一个顽皮的孩子,身子往后使劲,不情愿的随着师父往家走,这种感觉至今记忆犹新,现在一想起来真有点脸红。

我第一次随大家一起看师父讲法录像时,看着看着,电视机上面摆放的师父法像放着金光,一闪一闪的,我当时又紧张又激动,心都要跳出来了。偷偷的看看其他同修,大家都很平静,我想:是不是我的眼睛花了,当我再看时还是那样,同修知道这件事后,兴奋的说我:“你太有福了,你根基真好。”因为我刚刚开始学法,还不太明白此话的真正含义,只是傻傻的笑着。

第二天,我随着大家一起去同修家看师父来我市与学员的合影,看着看着,突然感觉肚子里开始转动,我使劲摁着肚子不让转,摁不住,转的更厉害了,这时肚子从里到外一起转,我根本控制不了,我摁着肚子来到外屋,我问同修这是怎么了,同修高兴的对我说:“师父给你下法轮了,你回去看看书就明白了。”我莫名其妙的自语:法轮是什么呢?师父给我下法轮干什么呢?太多的疑问,太多神奇的事,在大法中我都找到了答案,那时的我只有一个念头:我要跟着师父一修到底!

从得法那时起,师父时时呵护着我、点悟着我。记的在我得法大约有一年多时,因平时修心不够,人的东西太多,把名利这些东西看的还比较重,本来属于自己的荣誉证书却被改成别人的名了,自己怎么也想不通,心里愤愤不平,琢磨着怎么把属于自己的荣誉要回来,明知道自己是个修炼的人,应当淡泊名利,珍惜这次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可是就是过不了这一关,坐着、躺着都想着这件事。就在这时,四岁的小侄女来我家玩,围着我身前身后的转,突然她笑着对我说:“二姑,你肚子里有个小孩,长得真好看,真漂亮。”我当时一惊,难道我修炼出元婴了吗?师父借她的嘴告诉我这件事情是干什么呢?我突然悟到:这不是叫我去名利这个执著心吗,元婴都修出来了,还把人中的名利看的这么重,修的太差劲了。就这一瞬间,这个心就放下了,心一放下,紧接着不长时间上级领导就给我送来了荣誉证书。现在回想起来真惭愧,就过这么一个小关让师父操了这么多心。

在二零零零年五月的一天,我去外单位办事,正走在马路中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当时脑子里根本没想这是在马路中间,要注意来往车辆,扭头就往回返,这时一辆轿车正急速的往前开,司机做梦也想不到我会突然返回来,急刹车根本就来不及,车头冲着我就奔了过来,我一看傻眼了,只有赶快往路边跑,别无出路。当时我穿着裙子,脚上穿着高跟鞋,根本跑不快,车直着朝我开来,可我却横着在马路上往路边跑,可想而知其危险程度,神奇的是不管车开的怎么快,我跑得多么慢,我和车之间自始至终总是相隔一尺左右距离,当我一步登上人行道时,轿车“噌”的一下与我擦身而过,开出去约五米远停了下来。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早就没命了。

师父啊,谢谢您!您给我和家人的恩泽几天几夜也说不完,弟子唯有听师父的话,精進实修,在有限的宝贵时间里,救度更多的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随师父回家!

在此弟子叩拜师尊!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