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稿选登】法光耀太行——有幸跟随李洪志师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一日】(明慧网世界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居住在太行山脉中的我,有幸跟随师父一段时间,见证了大法洪传、众生得度的一些珍贵的历史片段,今天把这段历史记录下来,与大家分享。

一、一九九三年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初识大法见神奇

(1)邀请师父到石家庄市讲法传功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我以记者身份参加了“东方健康博览会”,代表“石家庄市人体科学研究会”去考察、邀请一位气功大师到河北石家庄市传功,借这个机缘我第一次有幸亲眼见到了李洪志师父。

到了“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我走到法轮功展位那儿,随手挑了一本书,想请师父给我签字。要求签字的人是那么多,我站到排队的旁边,不知怎么办时,这时听见师父让我把书给他。我把书举过排队人们的头顶,师父把手伸过来,在攒动的人头上接过书,签下“李洪志,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签完字后师父又微笑着把书绕过排队的人头递给我。这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刻。

第二天我们找到“东方健康博览会”的主办方中国气功协会,问主任费德泉哪个功法好,他给我们大力推荐法轮功。我们就代表石家庄人体科学研究会与师父签订了到石家庄传功讲法的合同,传法时间是一九九四年三月三日。

(2)东方健康博览会见证大法的神奇

博览会期间,我把整个会场逛了一圈,大厅左边的三分之一是各种气功摊位,中间部位是全国各地的中西医名家坐诊的摊位,大厅的右边是磁疗、医疗器械的摊位。其他的摊位人都不是太多,人最多的就是法轮功的摊位,挤得水泄不通,好多人往里挤也挤不进去。从开始到最后一天都是人山人海的,展位前排了三行队。队排的很长,一直排到博览会大厅的门口去了。法轮功摊位的人多得不行,简直太多了,人山人海的。

来找师父治病的大多是全国各地的疑难杂症,有轮椅推着的,有担架抬着的,还有一对农村来的夫妇用铁架子抬着孩子去的。不时从法轮功摊位拥挤的人群中传出 “法轮功能治病”、“法轮功治病快”。我不时的听到法轮功摊位的鼓掌声、喝彩声、感激道谢声、哭声,“(病)好了!(病)好了!”“真神奇啊!”等喊声,还看到了下跪的,磕头的喊“恩人啊!恩人啊!”,带着哭音喊:“救命恩人啊!”“活佛再世!”这都是我看到的一幕幕真实的情景。

到了博览会的最后一天上午,大厅里中间中西医摊位的医生,右边的卖医疗器械的人都丢下自己的摊位找师父治病去了。我问一个老中医:“你为什么还找气功治病?”他脸一红,说:“他(指师父)能治根儿,我治不了。”因为这个中医给我把过脉,治过病,最后他说:“你还是找气功治病吧。”

(3)通过对比见证大法的纯正

博览会最后一天下午,师父在礼堂做学术报告,师父把报告会的门票收入捐给了见义勇为基金会。下午博览会主办单位还同时开评奖会,我想看一看评奖会,所以错过了那次听师父讲法的好机会。

最后颁奖仪式开始了,李洪志先生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以及“受欢迎的气功师”称号,在该届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是荣获奖励最多的气功师。两个奖项因为师父正在义务传功,所以都是代领的。

我在博览会看到师父第一眼的时候,感觉师父很年轻、气宇非凡、与众不同。我心想:“我找这样的人当我的师父多好啊!”师父给我签字时让我感觉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师父的笑容一下子把我心中的那种不服气和傲气驱散了。

二、一九九四年法轮功石家庄学习班,喜闻大法入道中

(1)师父来石家庄讲法传功

一九九四年三月三日,是我难忘的一天,今天在我脑海里回想起来还是那么的清晰。

上午八点半,李洪志师父如约来石家庄传功讲法了,地点先是河北省军分区礼堂内。先是做临时气功报告会,当天约有九百来人参加,其中有六百来人是从北京那边跟师父班过来的老学员,剩下的三百多人是石家庄本地的学员。

师父步入礼堂的时候,我看到师父是那么的慈悲祥和,神采奕奕。在气功报告当中,师父让我们把手张开,问大家手里有什么东西。我的孩子当时六岁,大声的说:“妈妈,有了,有了,像电扇一样的转……转……转。”我同事的孩子也同时在喊,本来会场很安静,很多人也开始跟着说,场面开始沸腾起来。师父让大家站起来全身放松,师父嘴里一边说着放松,手在空中从右到左抓了一把。我立刻感觉有一股强光一闪,我就象触电般的感觉通透全身。

一九九四年三月三日晚七点,在棉三宿舍的俱乐部,一个很小非常简陋的地方,没有椅子也没有台阶,隔一堵墙旁边就是跳舞的、唱卡拉OK的,很乱很嘈杂。师父毫不介意的给我们传功讲法,没有一点架子,平易近人。我们席地而坐,听师父讲法,我感觉心里特别舒服,一切不好的烦恼都没了。

第二天晚上,在师父的帮助下,我们搬到了相对正规的棉二礼堂,师父开始讲法,当时有九百人。

(2)师父给弟子清理身体

我那时有非常不好的大附体附在我身上,很多气功师见了我都给我磕头作揖,甚至五体投地的给我下跪。当时我不知道为什么,学法后才明白是他们不敢惹那个大附体。

师父讲法第三天,师父讲到附体,我浑身发冷,穿上借来的虎皮大衣再穿上羽绒服,我还冷得不行,还吐了很多粘痰,每咳一声,为了不落下我完整的听法,师父就停下来看着我不讲,等我不咳了再讲(同时师父也在给我清理身体,我家有祖传的肺气肿)。

在师父教功期间,师父把我叫到台上的一间休息室,在我的头顶拍了三下,颈椎拍了三下,命门拍了三下,最后师父说“走”之后,我感觉身上非常舒服,从来没有的轻松。后来我问师父为什么这些东西能来我身上,师父告诉我,以后听课就会明白,在炼功的时候要睁开眼。

我的同事当时听课前已经胃切除三分之二,中午吃饭时不知不觉吃了一大碗板面(又硬又宽),当时没注意,等她到礼堂见到我才说:“我今天吃得真饱,真舒服。”她张开嘴瞪着眼说:“啊!我吃这么多,而且还是面条,我自从胃切除后从没吃过这么多呀。”她高兴的双手合十说:“谢谢!谢谢!华佗再世!”从此后她红光满面,身体一直很好。

还有一位同事是脉管炎,脚趾头露了骨头,还冒黄水,本来医院通知要给他把腿锯掉,他为了不把腿锯掉,抱着试试看的心理也来参加学习班。这位同事参加完八天班以后,回家他的腿已经结痂了,不流黄水了,而且慢慢的长出新肉了。鞋里边原来总是湿湿的,现在也不湿了,保住了他的腿。他见人就说:师父真有本事,快学法轮功吧!你看我这病都好了。

最后一天大家集体照相时,有一个同事孩子才六岁,从四楼摔下来后做了手术,因脑袋里有淤血,如果一散开就容易压迫神经而瘫痪,这个同事为给孩子治病不知花了多少钱,同事带她的孩子来听课。后来师父来看孩子,用手在头顶上摸了两下,孩子就好了,这个孩子到现在身体一直很好。

(3)我的杂病师父都为我清理了

我炼法轮功之前身上有很多种病,有风湿性关节炎、胆囊炎、胃浅表性出血、十二指肠炎、妇科病、祖传的肺气肿等等,反正是五脏六腑都有病,摸哪哪痛。最主要的是头痛,我生完孩子得了产后风,浑身发冷,头疼,疼的直想往墙上撞,疼得在床上打滚儿,疼的恨不得一头撞死。

西医看不好,我丈夫就是医生,给我找了很多好医生、名医也看不好,片子也看不出来,谁也检查不出来,就是头疼就是难受。夏天穿棉袄棉裤,冬天出门穿着皮大衣还得加羽绒服,帽子、口罩都捂的严严的,二十岁看起来像三、四十岁的样子,特别憔悴,脾气还非常暴躁。西医、中医都治不好了,我就找巫医神汉。找了一个跳大神儿老太太看,说我被××大仙看上了,要让我顶起这摊儿(指象她一样给人烧香、看病),不然大仙不放过我,我害怕了,请她给我了断,她说她不行,道行太浅。我又找来很多所谓的气功大师给我治病,却越治我身体越弱。

别人都治不了我的病,在听完师父讲法回来以后,感触最深的变化是我的脸不再干黄干黄了、不再感冒了;不怕冷了,冬天不用穿那么多、那么厚的衣服也不冷了,夏天脱了棉衣、毛衣,我竟然穿上了我想都不敢想的裙子,甚至还去游泳了。我开始往年轻方向变,短短十天由三、四十岁恢复到二十多岁的样子,红光满面、白里透红。

听完课回来,有一天晚上我丈夫出差,我和孩子在家。那天晚上我一宿没睡,几分钟尿一次,几分钟尿一次,下身火辣辣的痛,像万把针扎一样的疼,难以忍受。刚躺下,又起来尿,起来、躺下、起来、躺下,折腾了一宿,天亮时才休息了一个多小时。天亮后我往厕所倒痰盂,很沉,因为痰盂盖着盖,我没注意里面是什么样子。当我往厕所倒尿时,倒不出来,我很吃惊,怎么回事儿呢?我低头一看,宝葫芦形状的痰盂口小肚大,往外倒倒不出来,我非常吃惊,原来里面已经不是尿,已经成了一个坨了,而且脓多血少,整整一痰盂。我害怕了,但我又非常兴奋,我第一感觉是我的病好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说了无数个谢谢师父。

我赶紧打电话给我的丈夫,让他赶紧回来。我丈夫回来一看,他惊讶的说:“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我说:“这是我尿的,昨晚一宿没睡尿的。”我问他:“这是什么?”他瞪着眼、张着嘴愣神儿:“这是你尿的?”我很严肃的点点头。他又端起痰盂仔细看,因他是内科大夫,他知道这个的份量是什么。他眼睛看着痰盂,自言自语的说:“这得多大的瘤子啊?!现在的医学做不到啊!不可思议……”

通过这件事情,我丈夫也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后来他参加了师父在济南的讲法班。我身体的变化家里都知道,陆陆续续我的姐妹、我们全家都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路。每次提到这件事我都感动的落泪,太感谢师父了。

(4)慈祥伟大的师父

师父在石家庄传法的最后一天(十一号)上午八点半,在工人体育馆西门,或以地区、或以片区为小组和师父照像。专业给照像的要每人十元钱,师父说太贵,从学员中找会摄影的。就这样价钱降到了每人一元。师父时时处处为别人着想,不愿给学员增加经济负担。

开始照像了,一批学员站好队,师父和这批学员照一张,换一批学员师父又和他们照一张,再换一批学员再照一张,人特别多,一直到中午,师父一会儿被要求在这儿站着,一会儿又让在那儿站着,师父没有一点儿怨言。

我心里肃然起敬,这么一个大师,名望那么大,却没有任何架子。我见的所谓的气功大师太多了,没有一个像师父这样没有一点儿架子,这么随和,回想到当时的一幕幕,我对师父的敬佩无法言表,用尽我的语言也形容不了师父的慈悲、祥和、仁慈、厚爱。

在石家庄我第一眼看到师父的衣着特别朴素。对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师父那双鞋,师父穿的是系带的皮鞋,上面的褶子很多,都磨白了边,一看就是穿的年限很长了。师父的衣服也是普普通通的便装,酱色的外套、深灰色的裤子,特别整洁,穿在师父身上感觉很大气。

在教学员静功时师父脱了鞋盘腿打坐,因为我坐的离师父非常近,我看到师父穿着一双白色的袜子,虽然洗的很干净,也能看出穿的时间很长了,脚趾肚、脚后跟儿都发黄了。还有师父的毛衣,教静功时师父把外套脱了,我看到师父穿的是V字领的灰色毛衣,胳膊肘处的线已经磨的很细、很稀,都快磨破了,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的衬衣,一看也穿了很多年了。我在北京见到过很多所谓的气功大师,他们都是穿的名牌衣服、名牌的鞋,甚至有的戴着金戒指。可我们师父朴素无华、平易近人,是所有其他人无法比拟的。

(5)初修大法后的提高和改变

我终于找寻到了正法大道,又找到了这么伟大的师父,好象我从心底深处很早很早就想找到师父,我终于找到了,我发自内心的喊:“师父,我终于找到您了。”

这个功法特别平和,缓、慢、圆的,不消耗体力,而且教人怎样做人,修心向善,使我茅塞顿开。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想法:“人为什么当人呢?人是谁造的?”学法后我明白了。我知道做人是为了什么,为什么要做好人,怎么样做一个好人了。生活上、工作上各方面我都按照“真善忍”做。我的脾气变好了,不再脾气暴躁、爱钻牛角尖儿了。

一次我给大家买垫子,因为我不太懂,买回来很多,有的硬,有的软,有的质量次一点儿,有些人有不满情绪,叨叨:“花这么多的钱买这么次。”我心里很平静。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为我抱不平:“人家中午不睡觉,给你们买垫子,你们还好意思说,阿姨,以后不管他们的闲事儿,我就看不惯。”那些人都不说话了。整个过程,我心里什么情绪也没有,要是以前我非得找他们评理去,感谢师父教我怎么做人,使我平静的微微一笑而过。我丈夫回来说这事儿,我才发觉我的心性提高了。

因为很多公家的物品归我管,利用工作之便,我往家拿很多公家的东西,比如:洗衣粉、肥皂、勺、碗等等日用品,我不时的往家拿一些。修炼大法后,想起大法的教导和要求,我又悄悄的把拿回家的东西又放回了原处。我的同事还说我傻,我告诉她师父不让我们占便宜,不管是公家的还是私人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正式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厂里的书记不分青红皂白在大喇叭里广播这件事儿,说我炼功了还往家拿公家的东西,想以此来诬蔑大法。我丈夫找到书记跟他论理,问他为什么看不到是因为我炼功才把拿家的又拿回去的事实。书记恍然大悟,从此对我十分敬重。

三、再次参加一九九四年济南法轮功学习班的感受

参加完师父在石家庄的讲法传功后,几个月后师父还要去济南传法。我心里很高兴,刚得法的我们一家人就追随师父去了济南。

在济南我吃完中午饭,在礼堂里等师父,我开始抱轮,我定住了,大约有五、六分钟的时间,等到听到师父说开始上课。我坐在那儿就睡着了,听到鼓掌声我才醒来,师父已经讲完课了,可是师父讲课的内容我都听见了。真是太神奇了。

回住处的路上我回想起了我抱轮定下来的感觉,什么都没有,高高大大,无限的大,无限的大。后来有同修告诉我,我抱轮时师父一直看着我,是师父的加持使我出现了这种状态。

在济南有一次我们坐公交车去听师父讲法,半路上公交车的车胎爆了,因为车上人很多。我一看都是外地的学员,我们赶不上听课了。司机说:别急,等一下下一辆就来了,到时把大家送走,但时间多久不清楚。一个同修说别担心都是干扰,师父会安排的。车上开始平静下来,陆陆续续下车了,没一会儿一辆公交车到了,我们赶去会场,不但没迟到,还早到了一会儿。

在济南有三千至四千人参加大法的传授班,我领着孩子和家人坐在了师父的对面,认真听师父讲法,这次听法和头一次不一样了。上次光想着让师父给治病,没有认真听,这次我认真的听着师父的讲法。短短的三个月时间,我和换了一个人一样, 我的身体健康、思维敏捷,我还穿着裙子。听课中师父要给我们清理身体,让我们都站起来,跺脚放松,心里想一种病,如果没有病可以想家人的。跺完后师父说放松放松,轻松极了。回想起这些我都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中午吃饭,有的学员给我们讲,他看到师父去小地摊吃饭了。师父点了碗面条,吃完饭把桌上掉的捡起来吃,有一个学员剩了半碗面条,师父也吃了。有位同修眼里含着泪说,师父真伟大!

我女儿六岁多,在和师父合影照相时,女儿一直没有朝照相机的镜头看,而是扬起脸,朝向师父,一双眼睛看着师父,视线一直没有离开。过后我问女儿为什么总看着师父,女儿歪着头,用手指着胸前,说:“我要把师父记在心里。”孩子的话让我十分感动。

四、法轮大法洪传世界

回去后,我们这些先得法的,又把法轮大法的美好与更多善良的人们分享。我们单位修炼法轮功的从当初的十几个人,发展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的六百多人。就是在这被迫害的十一年当中,通过法轮功学员讲清真相,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认清了迫害的无耻与残酷,不再附和这个迫害全体中国人民的邪党了,而且很多有缘有识之士,不断的参加到修炼大法的行列中来。

经历了这十一年的狂风暴雨,法轮大法弘传到全世界一百一十四个国家和地区,除了中共邪党,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被全世界善良的民众所喜爱、推崇。

(二零一零年明慧网“5.13法轮大法日”征稿选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