慧嫂今昔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十几年来,“慧嫂”这名字经常挂在我嘴上。特别当谁提到法轮功的时候,我就把慧嫂讲给他听。

话还得从头说起。慧嫂是我的表嫂。从慧哥把她娶到家那天起,一直到一九九七年前,我姑姑就没得过一天好。用老人家自己的话说:“慧媳妇是个尅星,不把我尅死她是没完”。当时我看也真是那么回事。别的咱就不说了,单说这养老金:定下一年五百元,她推三挡四从来都不交足数。姑夫死的早,表弟说管不了哥嫂的事,要养老金的事就落在了我身上。是姑姑吩咐的,我只好硬着头皮办。

慧哥是教师,按说收入还可以。不幸的是他的工资必须连工资单上缴给慧嫂,连抽盒烟都得好说歹说地向慧嫂要。教师工资常常发不足,慧嫂就说慧哥有“小金库”,这养老金就更难要。

我从一九九零年接下这差事,设了个帐本,一年一结,她年年有拖欠。到了一九九六年,她干脆不拿了。

腊月初九是慧哥生日,我年年去给他“祝寿”,为的是找慧嫂核实账目,趁机再做一次努力。每次都得筹划一番寿礼,总想讨慧嫂欢心,好方便要钱的事。难怪老婆说我“欠她的”,大概真有那么点儿。要不,我也犯不上年年去给个表兄祝寿。

一九九六年这次祝寿,我很是用了些心思。因为慧嫂一年没拿钱了。姑姑那年又抱上了孙子,这在她老人家可是天大的事!她能不想在孙子身上花点钱吗?她一再嘱咐我:“贵儿啊,好好说说,快过年啦,看这孩子多喜人呀!”是啊,快八十的人了,好不容易盼到个孙子……你慧嫂不就生了个女儿嘛!

那天下雪。为求得慧嫂欢心,我甚至破天荒的帮她洗菜!好歹等到吃喝完,我没说话脸上先堆满了笑。想不到她没等我开口,就在头前把我截住了:“大贵兄弟你说说俺家老二,他雇个保姆一年得花多少钱,还要我的?今年这养老金我不拿了!”慧哥一听,急了:“你……”“你什么你?你什么你?!”她吼起来,手指戳着慧哥的秃脑门儿直点。

我一看这事要泡汤,忙站起来打圆场,一连声的叫“慧嫂”。谁想那婆娘“呼”的回转身,手指着我的鼻子厉声叫道:“不用‘慧嫂’,今天就是叫慧儿老婆我也不给!”

我被一桶冷水浇了个透心凉!

为了安慰姑姑,我东挪西凑弄足了五百元打发老婆送去,并叮嘱:“你对姑姑说,慧嫂一下子给齐了。”话是这么说,那火在腔子里打蹿呢!

一九九七年五月,我做成一笔生意,当月就有上万元盈利。也算是“穷人乍富”,我琢磨着:先拿出五百元送给姑姑,今年别去受那份窝囊气了。

正想着,慧哥来了,还带一辆出租车。他是个老实人,加上他生日那次闹了一回,就更显得笨拙。我问:“慧哥咋有空出来玩?”他说:“不是玩儿,是来请你呢!你姑姑叫来请你。”我说:“姑姑叫去,去就是了,还叫什么出租车?再说,这帐怎么报?”他笑了:“你也太小看人了,帐好报。”他说归说,我这心里还真有点不愿坐。

见了姑姑和表弟媳,发现还真是难得的好“天气”。姑姑高兴的红光满面,见面先抱怨,怪我不该自己亏自己。“那钱,你慧嫂不说我还不知道哩!”她说“你慧嫂说真对不住你,叫你掏了钱又生了气。住两天她还要去登门赔礼呢……”

姑姑的这番话,真把我弄得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能是慧嫂吗?傻蛋才会当真呢!我说:“姑姑今天冷不冷?”我怀疑老人家是不是精神出了毛病。她瞪了我一眼:“都啥时候了?我今天早上连毛衣都脱了!”看来精神没问题。表弟媳好象看出了我的心思,说:贵哥,咱慧嫂可真变了。要不是眼见,我也真是不敢信呢!这不,今天一大早过来,一下子就交给妈二千五百元!还说,如今钱也不值钱了,妈这零花钱从今年给一千吧,别事花钱,花多少咱认多少。你看人家想得多周到啊!

看样子这太阳真从西边出来了?!我愣愣地望着姑姑。姑姑连说:“真的!真的!你慧嫂说了,这钱补齐前边欠下的,今年给一千,多着五百说给她小侄子呢!”我这才想起小侄子:“孩子呢?”

“慧嫂抱去了,”表弟媳说,“那孩子也怪了,就爱叫大娘抱。慧嫂说这是缘份。可也是,要不,轻易不见,咋会这样?”

“贵儿啊!”这时姑姑忽然显得有些神秘:“知道你慧嫂咋回事儿吗?是大法把她教好的!大法可真神呀,她现在全变了,那个脸都红彤彤的,我觉着她从来还没这么漂亮过呢!她还劝我带着孩子到她家住,说我也得学法……”

说起来真也是个事儿,听到这儿我这心也动了。赶紧问:“慧嫂呢?”

“抱着孩子洪法去了。”表弟媳说“就是……告诉人‘法轮大法好’。”

我心里想着,“法轮大法好……看来,法轮大法是真好!”想到这儿,我突然喊:“慧哥!快,带我去找慧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