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血泪(四)

揭开湖北省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接上文)

(三)是军营还是集中营?

法轮大法明慧网报导,在十年的时间内,通过民间途径已有三千三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湖北被迫害致死一百六十七人。为了群体性的灭绝法轮功,中共不光采取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邪恶政策,甚至就连法西斯都没采用过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通过移植手术来牟取暴利”的反人类罪行,在人类文明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却在中共邪党统治下的中国大陆发生了。全国三百多家劳教所,数十家医院以及中共军方参与了其中,集中关押法轮功学员的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就是中共活摘器官的主要来源。中共非法囚禁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劳教所和洗脑班堪称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集中营。

1、运用军训变相体罚折磨法轮功学员

◆沙洋劳教所恶警:“我们这里就是死人的地方”

沙洋劳教所以“军训”和“学习教育”为名,迫使法轮功学员整天处于高度劳累紧张状态,从肉体和精神上来摧毁和磨灭法轮功学员的坚强意志,妄图以此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宇宙真理的信仰。

所谓军训就是逼着你长时间不停的走、跑、站、蹲,实质就是变相的体罚。动作不“规范”者,不是训斥,就是被罚做“蛙跳”(双手抱头,象青蛙那样蹲在地上跳)、“上下蹲”、“俯卧撑”、“高抬腿”和“蹲军姿”等高难度动作,直到恶警们满意为止。持续剧烈的运动常常使学员出现恶心,头昏眼花,呕吐等不良反应。

除了“走军步”,“站军姿”,回到监号,还要“坐军姿”,强迫学员坐在硬硬的床沿边,挺胸抬头,双手伸直搭在膝盖上,双腿与地垂直并拢,目视前方不准动,嘴里还要强迫背“所规队纪”。就连动一下身子,或咳嗽一声,都得事先向“包夹”报告。否则,便遭训斥或更重的体罚。

上厕所,也得等统一安排整个监号一起去,晚上除核准是拉肚子的,其他人一律不准上厕所。有一次,一位学员被认为大便超时了,连卫生纸都来不及用,裤子也未系,就硬被“包夹”从便坑拉到走廊上,找恶警评理。结论是:法轮功学员因为“没有一切听指挥”而受到处罚。

高难度的“军训”过后,劳教所还要强迫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学习教育”,看污蔑大法的录像,听邪悟者的思想汇报,“上课”等等。谁不认真,不鼓掌,就拉出去受训或遭电击;或以“教育谈话”为名罚站,晚上不让睡觉;或被罚通宵“蹲军姿”。 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因没有鼓掌,被电击多次,手被电的象肉包子。

一次开大会,劳教所一恶警穷凶极恶的说:“我们这里就是死人的地方,我们不怕死人。”

沙洋劳教所恶警:“到了这里的人,除了骨头,别的都是劳教所的。”

不管是在狮子山劳教所还是在沙洋劳教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都非常毒辣。一旦进入劳教所,不管年龄大小,不管城市农村,也不管身体健康与否,只要是法轮功学员,都一律被迫参加“军训”。其中,既有腿脚不太灵活年逾六旬的老太婆,也有一辈子从未见过“军训”农村妇女,只要做的不合恶警的胃口,马上就会遭到拳打脚踢。在狮子山劳教所“军训”时,五十多岁赤壁学员黎冬之,就多次被折磨得心脏病复发晕死过去。沙洋劳教所恶警汪勤、刘燕则经常利用“军训”体罚学员,在骄阳似火的烈日下强迫学员两手向前伸直,一条腿向前平伸,金鸡独立,一站好几个小时。

一些丧失人性的邪恶警察甚至狂妄的叫嚣:“到了这里的人,除了骨头,别的都是劳教所的。”

2、成立严管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法西斯集中营式的管理

◆“关小号”


蹲小号(酷刑示意图)

被绑架到沙洋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过的第一关就是关“小号”,也叫关禁闭。整天囚禁在一个与外界完全隔绝的全封闭的环境里,吃喝拉撒都不准出房间,由四、五个“犹大”集中对一个学员进行强制洗脑。他们一边威胁、恐吓,一边强迫你接受他们的歪理邪说。不接受就被罚“蹲军姿”、不让睡觉。有时恶警甚至指使十几个邪恶之徒围攻一个法轮功学员,不间断的进行暴力洗脑。在种种卑鄙、无耻、下流手段的折磨下,致使不少学员精神濒临崩溃的边缘。

有位学员因在“小号”里高喊“沙洋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口号,九大队副大队长恶警欧阳代霞(因迫害法轮功多次受到上级的表彰)便冲过来恶狠狠的打了该学员几个耳光,打的她口鼻流血,随后又叫来狱医给她强行注射不明药物,还以该学员疯了为名,将其双臂和双腿呈大字形捆绑在“死人床”上。

在“关小号”期间,除了高压洗脑,有时恶警还规定每人每天要剥完五十斤花生果,不许用脚踩或嘴咬,只能用手剥,不少新来的学员从早上八点开始直至第二天天亮才能完成规定的任务;有的手指被剥的破裂流血,象火烧一样疼痛难忍,第二天再剥时,手还未触及到花生心里就发酥。

每当节假日,或有上级来检查、参观时,劳教所就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从“小号”转移到隐蔽之处,让已被强制“转化”的学员与狱警一起唱歌、跳舞,与平时对待法轮功学员那种冷若冰霜的态度截然相反,给人感觉劳教所还很温馨的一种假相。

劳教所每隔半个月左右还要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一次全面的大搜监,未“转化”的学员往往是重点被搜查的对象,学员的衣服、袜子、被褥、还有床板缝,统统翻个遍,就连衣服的夹层、补丁都被撕开,逼着学员脱的全身一丝不挂,赤身裸体,那种人格被羞辱的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组建“严管队”,进行魔鬼般的“三姿训练”

零一年初,沙洋劳教所几乎每个队的法轮功学员都在罢工绝食,要求无罪释放。劳教所从上到下急的象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为了加大迫害力度,劳教所于五月十七日,专门成立了“严管队”, 采取种种极端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法西斯迫害。这段时期是沙洋劳教所最黑暗、最恐怖的时期。

“严管队”的监管班子是由劳教所从各大队、各部门经过特殊挑选的警察和特警组成,其手段粗暴、素质低下、暴力倾向严重;再从各个大队抽调品行低劣的劳教人员组成“包夹”监控小组,配合狱警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一对一的责任监控。

“严管队”的法轮功学员被分别关在严管、普管和宽管三个班中,对于进入“严管队”的法轮功学员们来说,就犹如羊入狼群。“严管队”实行的是全封闭式、与世隔绝的“准军事化管理”。虽不参加劳动,但每天都由“特警队”指挥学员进行魔鬼般的“三姿训练”,即站姿、蹲姿、坐姿。十堰学员曾宪娥就是此时在“严管队”被活活折磨致死的。

“严管队”每天统一四~五点起床,起床前轮流上厕所,整个上午只有一次“方便”权,十个人要在五分钟内把一上午的大小便全部解决。由于人多坑少,加之时间短,往往每次大便还没有排完就被强行拖出厕所。天没亮就被迫围着操场跑步,边跑边喊番号和口号,或合唱邪党的“革命歌曲”,声音小了的或没唱的就要单独罚唱一早上,这样一直跑到吃早餐。

每次吃饭稍微慢一点,或是刚吃一半,也被强行夺下饭碗。八点左右开始所谓的“训练”。夏天,在摄氏近四十度的高温下,命令全体法轮功学员穿着统一的厚棉布“校服”,先是“站军姿”,规定身子必须站直,两大腿绷紧,两腋夹紧,中指紧贴裤缝,两手指中间还要夹根草,草不能掉,面对强烈刺眼的阳光也不能眯眼。如果恶警在背后突然猛踹你的腿窝时一旦弯曲,就要遭到惩罚。

站完了军姿接着“蹲军姿”,右脚尖着地,脚跟抬起,屁股坐在脚后跟上,左脚朝前弓起,身体正直,全身的重量都压在踮着的右脚尖上,身体还不能晃动,否则,恶警冷不妨的就从背后给你一脚,还要延长你“蹲军姿”的时间。往往蹲不到十分钟腿就撕心裂肺般的难受和疼痛,而且强迫每人要一动不动的保持这种姿势长达几个小时之久,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如不服从,轻则恐吓谩骂,重则拳脚相加,或送“矫治中心”电击。

上午进行三个小时的“军训”,军事项目中能够做的科目都要达到标准。除此之外,就是体能训练,也叫极限运动,如果年纪大、体质差、跟不上,恶警就在后面施以暴刑,或拖到刑室里毒打。

中午在烈日下吃饭,没有午休,坐着或站着军姿读背“条例”和“规章制度”,由值班警察和监督岗实施监管。

下午进行三个小时的强化“教育”和强制洗脑,主要内容包括:讲解或背读有关法律条文、条规和条例,听所谓揭批材料,讲所谓革命英雄人物故事,唱所谓革命歌曲(要求唱会一百首),看所谓的革命电教片,学所谓语录“老三篇”和有关报刊文章,接受所谓××主义的“无神论”教育,批判所谓“资产阶级有神迷信论” ,进行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等等,其实都是为文明社会所不齿的精神垃圾。


沙洋劳教所所谓“三姿”训练(演示图)

晚上“坐军姿”看电视至十点多钟,之后上演最后一场戏——“严管”。所有白天什么被子没叠好的(恶警要求被子叠的要象豆腐块)、唱歌声音小的、进门忘了喊报告的、特别是学员互相之间问候甚至是递了眼神的、抵制迫害的等等,统统留下“严管”。“严管”就是重复白天的剧烈体力运动,而且强度还要大。除了晚上睡觉,每天要进行长达十五个小时以上这样魔鬼般的“准军事化训练”。

从“严管队”成立以来,整个夏天,法轮功学员都是度日如年。一切活动都是以班组为单位的集体行动,一环扣一环,无片刻的喘息机会。就是坐着身体肌肉也不能放松,每个法轮功学员的肉体细胞、神经细胞时时刻刻都处在高度紧张状态之中。不少学员被恶警折磨的生不如死,死去活来,站着走进行刑室,躺着被抬进医院。尤为邪恶的是学员在“严管”到期,即将离开“严管队”的时候,还要经历这帮“地狱里转世的小鬼”们所设立的最后一道鬼门关,即逼着法轮功学员跟着邪恶之徒跳起脚来大骂法轮功和法轮功创始人一通,才能走人。

在这座法西斯式的集中营里,恶警不仅对法轮功学员丧尽天良,而且对其他劳教人员也毫无人道可讲。比如,有个劳教人员因偷吃花生,恶警不仅逼着他吃大便,还极其残忍的用老虎钳将其牙齿拔掉。打死、打伤、打残劳教人员的恶性事件在这里也是司空见惯,而外界却一无所知。

3、使用高强度、超负荷的奴工和苦役,无偿的榨取法轮功学员的血汗

中共邪党不愿废除吃人的劳教制度,无外乎有两个直接的目的:一是通过强迫劳动可得到无偿的、固定的劳动力,从而获取大量不义之财,以中饱私囊;二是通过“思想改造”,精神洗脑,来强售其奸,从而对劳教人员实行精神控制。这不仅是对劳教人员基本人权的侵犯,同时,强制劳工产品所带来的巨大利润,又刺激劳教系统进一步加大对劳教人员迫害的强度。另外,这些低廉的商品向国际市场的倾销,令消费者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去购买这些强制奴工产品,也对国际劳工市场和经济市场的稳定构成了严重冲击。

沙洋劳教所为了增加奴工劳力,以便进行无偿榨取,和各地公安部门都有挂钩。每当地方公安送来一个劳教人员,劳教所都要设置丰盛的酒宴款待地方上的恶警。恶警时常当着学员的面直言不讳的说:“我们这里最需要劳动力,年轻体壮的人最受欢迎。”各地邪恶“六一零”为了完成所谓的“转化率”,以便向上邀功请赏,每年都对法轮功学员下达有劳教指标,往往指使各地国保大队和派出所任意绑架法轮功学员,不经任何司法程序,强行送往劳教。

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干的是奴役活,吃的却是“猪狗食”,上级拨给劳教所的食油被卖掉私分,很多劳教人员因此嘴角生疮。到了农忙季节,每天被迫干十四个小时以上超体力的农活,有时甚至高达二十二个小时以上,而吃饭最多却只给五分钟的时间,大多数学员都有过尿在裤子里的痛苦经历。

劳教所除了对学员实行超强度、超负荷的奴役之外,还想尽各种办法对学员进行经济剥夺。如高价出售日用品、饭菜;对外设置高价“亲情餐”、“亲情包房”;每日只供应半杯开水,有时索性没有;就连洗漱、上厕所都限制时间和次数;对完不成奴役任务的学员则通知家人寄钱缴纳罚款,或从学员帐户中强行扣除。应城学员杨艳红(其未婚夫法轮功学员詹炜已被迫害致死)做的产品出了点质量问题,九队队长郭某某硬是从其帐户中强行扣款六十多元。


中共劳教所强迫做奴工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