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同修的执著而产生鄙视时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我和婆婆生活在一起,我们都是修炼人,是同修,可是却相处的非常不好。我们两个都知道要忍,婆婆也每天尽力维持表面上的和和气气,然而我们两个人的心却如南极北极,无论是对于修炼的理解、证实法中事情的做法,还是对于生活上的细节,我们两人的看法几乎没有一样的时候。所以虽然表面上的“和气”似乎在维持着,可是由于彼此的心有着巨大的距离,所以一有严重触及心灵的矛盾出现,就会争执、互相讽刺,我由于脾气不好,有时甚至会高声争辩。所以我们虽然是一个学法小组,但是配合的非常不好,甚至可以说没有什么配合可言。熟悉的常人也经常看到我们俩人的状态,知道我们是修炼人,所以也就不会说我们修的好,更不会说大法对我们有了多少提高作用。所以我意识到这种状态等于是在影响大法的声誉。

我经常很苦恼,很想和婆婆配合好,形成一个好的整体共同去做证实法的事情。可是由于我们几乎对于所有事情的看法都不同,所以无法配合。她几乎每天都指责我日常生活中哪些哪些事情做的不好,不严格要求自己,连个“好人”都算不上;我看到她明显的怕心、显示心、爱面子心、修大法却怕人知道的心,我非常鄙视,认为她把些小事看的重要的不得了,而真正证实法的大事上却不让我们去做,还常常为自己屈从邪恶的行为找借口。自从我嫁到婆家以后,长期以来就是这种状态,我们个人的修炼状态好时配合也会好些,但是由于心灵上差距太大,无论如何都没有彻底摆脱过这种状态。

我真的很“鄙视”我的婆婆,认为他们这代五十多岁的人,普遍都很要面子,人心特别重。而我生性“豪爽侠义”,最看不惯虚伪和伪善,看不惯人家搞“面子事”,所以我从来就没把我婆婆真正当作自己的母亲尊重过,虽然她很想得到我们子女的尊重,可我总是认为她没有这么大的“恩德”来让我尊重,所以每每看到她的一些言行,还是忍不住鄙视,轻视之意溢于言表。而婆婆看到了我心理上对她的不尊重,也就常常说我们丧失了传统的美德,不孝也不懂得做人的准则,连好人都不是。

在学《转法轮》中,每每学到第三讲中的:“有的人也不知道他练的什么功,一边练着,悠荡着,嘴里还讲:啊!我那个儿媳妇就是对我没孝心;我那个老婆婆,她怎么那么坏!”“说严重一点,他在练邪法!”这一字不差的就是我们婆媳间的写照,我婆婆就是这样经常在亲戚、同修中说我不尊重她,不会做人没孝心;而我呢,也整天和丈夫(同修)说婆婆多么多么不好,总是用人心去向邪恶妥协,不敢堂堂正正的证实法,还从法中找理由说她“顾及常人的感受”。我每每学到这段法时心里就很难受。所以我曾经多次下决心只找自己、只修自己。可是状态好时能够坚持,不注意放松的时候还是做不到,尤其是当婆婆喋喋不休的说我不好,或者看到她在为自己的人心找借口时,我的鄙视之情就油然而生,完全忘了自己那个决心。

我为此而长期苦恼。我是真心的想和婆婆配合好,我自己很清楚,也知道同修是自己的一面镜子,自己不反过来看自己就不是真修。可是就是忍不住总是想她的坏处,尤其是她那些令我“鄙视”的心。我甚至怀疑,无论我怎么努力,我到底能不能够修出大忍之心来啊?而且这大忍之心还是常人中的,我都修不出来,那要修出慈悲心来,我有可能吗?结婚这么长时间了,我和婆婆还是这样,这可如何是好啊!

今天下午我们学法小组集体学法中,谈到了婆婆的亲戚配合邪恶的事情,我说那都是婆婆的心促成的,因为她有配合邪恶的心,所以她周围的人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配合。我是为了指责她而说的,我婆婆听了当然就又一次维护起她的人心来,说我不理解人如何如何,我继而又说了很多指责她的话,并且向她表达了我对她的强烈鄙视之意。现在想来,我这话说的才真够鄙视的呢,没有一点善,没有一点为同修好的心,空谈配合,唉!可是话已出口,矛盾就更为加深,之后我强拉婆婆“继续沟通”,可是由于我对她鄙视的心不去,空谈一些要配合好的理,她听了也就更为厌恶,也更触动她令我“鄙视”的那些心,她不断的往我身上推着责任,党文化式的给我“上着纲”,我又不断的反责她,“批判”她,矛盾层层升级。

我极为动怒,气愤难遏,连公公婆婆摆好的饭菜都不吃,夺门而出,继而十年谷子八年糠的向丈夫数落婆婆的“万般不是”,悲愤异常。丈夫陪着我,也不知如何是好。后来说到我的性格,我从小就有一种“侠义之心”,看不惯虚伪、伪善,看不惯“表面和谐”,追求内心的真正和睦,所以对于别人的妒嫉、争斗等表现都没有那么在意,却尤其忍受不了别人的伪善和“面子事儿”,认为此与邪党如出一辙,所以无论是同修还是常人,这样的人我都极端鄙视。

丈夫对我说,“我想在师父心中,只有正法才是最重要的吧。”“眼睛盯着同修的个人修炼,出现了问题,指望同修努力去掉再一起配合,又出现了问题,再指望同修努力去掉之后再配合做证实法的事,不断的去,不断的被所谓的‘考验’、‘过关’牵着鼻子走,可是修炼毕竟‘是一个慢慢去自己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而师父也说在这个时期,包括个人修炼提高在内的一切都溶入了大法弟子做的“三件事”中,而不是表面上的“个人修炼”中。如果执著同修的、甚至是自己的‘个人修炼’,这就好象旧的宇宙败坏了,旧宇宙每一层的神都解决不了,再高的神也解决不了。因为旧宇宙的法从根本上就是不圆容的,无法解决。”

“那么在同修间的配合上也是这样,如果总是把别人的缺点和不足看在眼里、记在心中,觉的怎么能这样啊,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这样呢,这也太不象话了吧!以至于执著的不行,很鄙视,难以释怀,那不就是没有把正法放在第一位的一种表现吗?同修的不足,哪怕是很大很大的问题,我觉的都不能把其看的过重,因为同修间的配合才是最重要的,证实法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是正法的需要。如果因同修的执著而影响了互相之间的配合,并且自己也魔性大发,不把自己当作修炼人,那不是本末倒置,得不偿失吗?”

听到丈夫的话,我的泪水夺眶而出。师父说过,在他传法的时候如果去感受学员的思想,“我会不度你的”。是啊,我们是来助师正法的,为什么要处处去感受同修的思想不足的一面呢?一起配合着去做好证实法的事才是最最重要的。要攥起拳头来,必须五个手指都“委屈”,而如果五个手指都想“挺直了腰杆”,就只能处处碰壁,不可能起到整体的作用。

事后我问丈夫为什么突然能说出那些话而以前不说,丈夫回答说他也不知道,就是突然想那样说。我悟到也许这就是师父法身看到我想跟婆婆配合好的真心,而又屡屡把事情做坏,而借丈夫的嘴点化我吧。

常常在明慧网上看到大陆同修交流这方面的感想,而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后,感觉这样的事情也许在海外同修中也不罕见。我决心把这一过程写出来,希望和我有同样问题的同修能够引以为戒,多忍一忍,不向外看,以正法的大局为重。

层次所限,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