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我是二零零二年被恶人绑架,并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恶警与刑事犯狼狈为奸,对法轮功学员从经济、肉体、精神上的残酷迫害

一、从经济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1)挪用法轮功学员的物品,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

戒毒所把我们家属送来的被褥,未经允许,给了刑事少年犯用。再把高价卖给我们的被褥,强行从家人给我们用来买日用品的钱中扣除。有的学员身无分文,家里一贫如洗,到期释放时,还逼迫家里拿钱,就这样勒索法轮功学员的钱财。

(2)对法轮功学员强行体检从中获利

戒毒所每年都要强制我们体检,如果不配合就要遭一顿毒打。其实强制我们体检,并不是对法轮功学员的关心,而是一方面是从法轮功学员身上获取一笔可观的收入,另一方面是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更大暴利做资料准备。

(3)把法轮功学员作为廉价劳动力

戒毒所不管法轮功学员的死活整日超负荷劳动。这种没有成本的产品卖出去,戒毒所又获取了一笔可观的收入。

(4)强迫法轮功学员购买,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毒书

戒毒所那些恶警把诬蔑大法、诽谤师父的毒书塞给法轮功学员,再从家人给我们用来买日用品的钱中扣除从中赚黑心钱。

二、从肉体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1)戒毒所那些被恶党毒害的恶警对坚定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从肉体上进行残酷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十二日,那是一个惨绝人寰的日子,外面北风呼啸、寒风刺骨,室内阴森恐怖,恶警形色匆匆。在恶党及恶首江贼的指使下,各个劳教所展开了对法轮功学员惨无人道的迫害。戒毒所的所长陈某、队长李全明、队长牛小云、指导员宁立新,指使恶警董绍新、王立国、李志宏、张玉书、刘祝杰、魏小强等与马玉芳、张玲等二十多名刑事犯,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拖入阴冷潮湿的地下室。把法轮功学员的头发剪成阴阳头,参差不齐,象狗啃的一样难看,脱掉法轮功学员的外衣,把双手铐在地环上,嘴里塞上布团,用绳子勒住。有的嘴被勒坏了,屁股下面放一盆水,不许动弹,蹲不住,就会坐在水盆里。接着对蹲不住的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电棍电击恶语相加。地下室里电棍的电击声、辱骂声、恶警们的走动声和阴森的表情混杂在一起,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对坚定的法轮功学员连续三天三夜的折磨,把还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大冬天只让穿线衣线裤拖出室外,从头到脚泼冷水然后再用电棍电击。再不“转化”四、五个人拽着脚在决裂书上按脚印,就算“转化”了。这就是电视中所宣扬的“春风化雨的教育”和“帮助”更令人发指的是,这些恶警把坚如磐石的法轮功学员,放在小号里或小屋里,地下放上铁架子让法轮功学员蹲在铁架子上,再铐上手铐,整日整夜的折磨连续十天半个月不止。

恶警指使刑事犯看着这些法轮功学员,如蹲不住昏倒在地,或稍动弹一下,就会招来谩骂和毒打,而且还把室内的窗户打开,把早已冻好的冰块,塞进法轮功学员只穿线衣的后背,让冰块慢慢地溶化。如法轮功学员魏郡、朴英杰、高淑彦、丁洪娟、李洪霞,都遭受了这种非人的折磨。

有的刑事犯为了得到恶警的减刑,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变本加厉。把法轮功学员丁洪娟浑身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掐出血后,再往伤口上撒盐,疼痛难忍。上厕所也不给打开手铐,刑事犯脱掉她的裤子,按在板凳中的盆里尿,然后刑事犯把尿从她头顶倒下,边倒边辱骂不堪入耳。丁洪娟就这样被折磨了十几天,人早已是骨瘦如柴,面目皆非。

更让人难以启齿的是,把法轮功学员李洪霞在经历了上述种种的折磨后,仍坚定信仰,就脱光她的裤子,屁股对着门蹲着,让来往巡视的男女恶警及恶犯们看,就这样羞辱着坚信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给法轮功学员坐铁椅子、上大挂更是家常便饭。

三、从精神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迫害。

(1)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

戒毒所强行法轮功学员听、写、背诽谤师父和大法的东西,这是对他们精神和心灵的极大摧残和折磨,不配合就用刑残酷至极。恶警董绍新极为凶残狠毒,在法轮功学员身体承受达到极限的情况下,他不但威逼他们放弃信仰,还要逼骂师父骂大法。在这种地狱般的煎熬中,法轮功学员孙迎春、胜小茹被迫害的精神失常了。可是,戒毒所这些恶警们仍没有放下罪恶的手,仍在罪恶中横行。

以上我所记叙的只是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害中的冰山一角,还有一些更令人发指又鲜为人知的迫害。那心灵的摧残、那难以泯灭的伤痛,用人类的语言是无法表达的。虽然事隔多年,但一提起笔来仍历历在目,仍隐隐心痛,心痛那些被恶党利用的狱警,心痛那些被蒙蔽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