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新贵读宝书 一心修炼登归途(图)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记者黄宇生台湾台北报导)廖晓岚先生,目前是一家美国公司在台湾地区的主管。有着斯坦弗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电脑科学硕士学位、台湾大学资讯工程系学历的他,于一九九六年三月听闻法轮功,四月起上九天班。谈到得法的经历,廖晓岚说:在网路上看到《转法轮》及天母公园炼功点的资料,连夜看完《转法轮》后,天也亮了,他就去炼功点炼功,也就走入修炼了。

'廖晓岚全家福照片'
廖晓岚全家福照片

寻寻觅觅惑未解 一朝得法豁然通

年轻时的廖晓岚在念研究所、当兵期间对修行就很有兴趣,接触过不同的书籍及道场,在寻寻觅觅之间,接触过的门派、看过的经书并不是很正派,无法真正解开心中的问号,只能表面上接受而不知所以然,并没有真正找到能修下去的法门。

常人中的哲学虽然好吸收,但还是没有法可真正修炼。看完《转法轮》后,他发现以前所认识的都是很玄,摸不着边,模棱两可的。他觉得李洪志老师在书里讲得很高、讲得很正,就决定要修炼。

廖晓岚觉得在一开始修炼时,身心有很大的转变,仿佛空气中每个粒子都很新鲜,甚至整个人有脱胎换骨的感觉。当时,他到炼功点向辅导员借录音带回家听,几天内把家里以前堆的乱七八糟的书本都烧掉。

功名利禄一瞬间 心生真念背真经

廖晓岚修大法前,曾在不同法门中寻找,他曾想过:五花八门、各种经书这么多,如果哪一天找到真经,一定要想办法背下来。看到《转法轮》后,他觉得书中完整地讲述修炼的事情,就想:“把他背下来,从今以后就不用担心了,因为已经把法装进脑中。”于是他从《转法轮》的开篇《论语》、短篇的《精進要旨》等先开始背。

后来开始背《转法轮》,刚开始第一讲背了很久,到一九九七年底都没背完。而他真正下决心开始背是一九九七年底从长春、北京交流回来后,看到大陆法轮功学员学法的情况,发现当地的学员都在背书。于是从一九九八年一月起他就开始认真地背法,一个月一讲,一直到一九九八年七月背完第一次。

廖晓岚回忆道,一九九七年李洪志师父在台湾讲法完,临行之际,告诉台湾学员可以到长春去看看。廖晓岚当时去了长春,看到法轮功在大陆的盛况,他们在长春不同的炼功点参加晨炼,也参加不同的学法点。他说:“人真的很多。”

他还记起当时人民广场上满满的学员,还特地让出一块地方给台湾学员炼。学员家里是三房两厅的公寓,自愿设为学法点,一进屋里,里外都坐满人,一个挨一个,每个房间坐得满满的,约有一两百人。当地同修学法时没拿书,背着学法,廖晓岚就觉得应该要认真把背书的事情完成,才开始又认真地背书。

那时,除了吃饭、睡觉、工作之外,廖晓岚其余时间都在背书,就连起床后刷牙的零碎时间都不放过,半年之后终于背完了。

廖晓岚表示,功名利禄只是一眨眼,现在了解到《转法轮》这一部真经的珍贵,可以为生命带来永远的改变,就值得把这部大法背下来。他说:“每学一遍《转法轮》,都会有不同的体会与收获,没有一次会觉得学《转法轮》是无趣的。”

见证法轮大法的弘传

他表示:“这本书改变了全世界,至少改变了全球上亿、在各行各业的法轮功学员,以及他们周围的环境,让人类的道德水准维持在好的状态。”

谈到这本让廖晓岚动真念背下的《转法轮》,正式在台湾出版前还有一段插曲。法轮功在台湾弘传之初,一开始都是向大陆订书,当时就只有《法轮功(修订本)》、《转法轮》(横式)、《法轮大法义解》、《 转法轮(卷二)》这四本简体版。横式的繁体版《转法轮》是他根据北京研究会提供的版本一字一句打字出来的,许多学员合力校对,后经北京研究会认可才印刷。

一九九七年开始,台湾学员转而向香港购买繁体版,一九九八年,才将繁体版授权给台湾印刷。事实上,法轮功从一九九二年传出至今,根据明慧网统计,《转法轮》出版迄今为止,在全世界已被翻译成三十八种语言发行。目前台湾就有超过五十万人次的买书盛况,可以说无论在海内外,《转法轮》是极其畅销的书籍。

这本让上亿人身心改变,道德升华的好书。到底有什么吸引力,可以改变人心呢?

廖晓岚说:修炼后,最大的改变就是活得比较明白,现在很多人活得较糊涂,因为不知道当人的真正目的为何,在追求名利情中打转;得法后知道人生的真正目的,会对自己要求得较高一些,活得比较踏实,当明白这些事情后,修炼的目的就不只是健康强身而已了。

同修大法向内找 夫妻矛盾大化小

廖晓岚表示,修炼法轮功不仅对自己的人生价值观念有很大的改变,对于夫妻相处的应对也有很大的助益。廖晓岚的妻子也是修炼人,他说,夫妻是同修对于大原则问题的看法比较一致,如对钱财、养育子女等观念。但夫妻同修也会有矛盾。可是不同于一般人,法轮功学员对待矛盾会向内找,不象许多人那样面对婚姻问题没有互相体谅,彼此抱怨,因此导致现今的离婚率很高。因为一般人面对问题都是从自己的感受出发,意见不合就冷战、吵架,持续一段时间后累积下来,夫妻关系就很难弥补。

修炼人就不同,争执的表面现象看似一样,但是修炼人满脑子想的是自己是不是有问题,容易站在对方角度想问题,体会到对方的难处,矛盾相对就很快过去了。不然,小问题就会变大问题,甚至导火线,关系就会越来越差。他看身边亲友的婚姻,真正幸福美满的不多,貌合神离的还不少。如果不修炼的话,他可以想象一定有些无法弭平的争执或伤口让他不知所措。

明白人生的意义 希望更多人获益

修炼十几年的廖晓岚,谈到身为一位科技人,走上修炼的路后,也乐于和身边亲友分享得法的喜悦。因此,才刚开始上班一个月后,他就介绍许多同事一起来学法炼功。当时,他和一些同仁中午会在会议室一起学法,甚至,老板娘的家也成了九天班的学法点。

谈到法轮功遭中共迫害后,自己修炼心态的不同,廖晓岚表示,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修炼就是修自己、提高自己,在法中寻求生命意义,找一个答案,然后和身边的学员分享,修炼环境较单纯。

一九九九年以后,外在环境的压力大,民众被中共散布的谎言迷惑,不了解法轮功真相,就必须在面向民众讲真相方面花较多的心力,心情上虽然不轻松,但是随着对法理的认识,越来越真正明白自己的责任。

如今,讲真相的形式越来越丰富,从一开始的发传单到拍摄专业水平的弘法录像带,到现在成立媒体等等,学员们都只有一个初衷,就是希望善良人不受中共邪党的诬蔑宣传所害,更希望有缘人能有机会认识大法的美好,走进修炼,为自己的人生带来脱胎换骨的改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