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江岸车辆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湖北报导)湖北省武汉江岸车辆厂(现组合更名为中国南车集团总公司武汉长江公司)系隶属于铁道部南车集团总公司的大型国有企业,该厂法轮功学员众多,他们自修炼法轮功以来,淡泊名利,工作敬业,在单位的晋级加薪中主动谦让。特别是98年在武汉市历史罕见的大洪水中,有的学员不计姓名,数以百计、千计的捐款给武汉市抗洪救灾,他们的言行使这个厂从上到下都知道法轮功修炼者是一群修心向善的好人。

可是自从99年7月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非法镇压法轮功后,江岸车辆厂被诽谤为武汉市修炼大法的“重灾区”,该厂的大法学员成了邪恶610重点迫害的对象,武汉市和江岸区“610”头目不断从幕后跳到台前,胁迫该厂领导和辖区派出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610的指使下,常常有法轮功学员在正常的工作中被无端的强制送往洗脑班洗脑,由于不放弃信仰,最长的在洗脑班被非法关押8个月之久,这当中还得单位出钱出人当“包夹”,严重影响企业的正常生产。一些明白真相的领导敢怒不敢言,有时还得给“610”头目说好话,请吃饭才得以放人,来维持日常工作。

特别是04年9月,江岸区“610”头目李英杰要求该厂领导将法轮功学员集体送洗脑班。厂领导出于工作考虑,建议学习班就在厂内办,并组成了以工厂党委正、副书记为领导的两套班子分别找大法学员谈话,希望以此来完成李所要求的学习任务。恶人李英杰一看弄不到人,恼羞成怒,告状到武汉市政法委书记程康彦那里,并弄来程的关于责令该厂处理法轮功问题的一纸批文,同时这帮人又辗转通过各种渠道,要求该厂上级机关南车集团总公司对该厂领导施压。李英杰自持有了这些“尚方宝剑”,红脸白脸一起唱,一面挟持厂领导送人,一面信誓旦旦的保证,“学习”只需一个月。在李英杰的胁迫下,工厂领导与610密谋策划,以保卫处严长生、汤辉、卢世平、刘飞等人为急先锋,采用各种手段,将在工作岗位的3名法轮功学员强行绑架送往所谓“学习班”洗脑。

然而小肚鸡肠的李英杰在抓人的目的达到后,并不甘心,认为该厂领导先前没买他的账,一直心怀不满,伺机报复,不但3个月不放人,反而又挟持该厂领导继续绑架了第二批学员。这之后,李英杰这个从百货商店的售货员,靠走后门进入公安局,又靠不遗余力的迫害大法学员而当上江岸区610首恶的小丑,竟然用大法学员做人质,随意调令该厂领导,要求他们为洗脑班出人、出钱、出物。同时借机对洗脑班大搞装修,从组装电线,维修电器,焊接加固铁丝网、铁栏杆,到随时调用该厂的医务人员、救火的车辆为洗脑班缺药送药、缺水送水,甚至连扫帚、撮箕等这样日杂用品,都要求该厂为洗脑班无偿提供。许多只要李英杰能想到歪招,都被这个无赖拿来公报私仇,发泄私愤,其阴毒、卑劣、无耻的流氓嘴脸暴露无遗。

而那个所谓的“学习班”,实质是一个暴力洗脑班,这座人间地狱位于江岸区谌家矶原冶炼厂废弃的一座小学内,这里阴森恐怖,院墙的两端用锋利的铁杆封住,过道走廊、房间的窗户也都用铁栏杆焊死,窗帘永远都是被拉上,或用报纸将窗户玻璃糊住。院子和“学习室”里写满了谩骂和诬陷诽谤大法的标语。法轮功学员一到这里,立即就失去了人身自由。他们被“包夹”24小时看管、不准离开房间半步、一言一行都被记录在案。被人侮辱、谩骂,殴打,长期罚站、不让睡觉,被以“攻坚战”“车轮战”而强制灌输黑白颠倒、是非混淆的诽谤法轮功的东西,是他们“学习”的主要内容。在这里,他们被玷污人格,失去尊严,过着不见天日的日子。

十一年来,在中共恶党各级610的直接操控下,该厂许多法轮功学员不仅仅是被非法关押暴力洗脑,更有被非法劳教,判刑,降职,撤职,开除公职,流离失所,甚至含冤离世。

下面是武汉江岸车辆厂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真实情况。

1、王汉平,男,38岁,落车车间职工一个英俊的小伙子。2002年元月中旬,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江岸区看守所45天。02年6月,因在车间向同事讲真相,被610和工厂保卫处卢世平送往何湾劳教所。在劳教所长期精神与肉体的折磨中,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他母亲去劳教所看他,他恐惧的躲在别人身后,不敢与自己的母亲相见。从劳教所回家后,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治疗,才逐渐康复。

2、郑小奇,男,46岁,装机车间技术工人曾在该厂车工技术大赛中荣获冠军,是其车间唯一的生产产品免检的职工。99年7月22日因到省政府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公安局旧疗养院7天。9月30日,因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该厂宾馆5个多月。2001年3月中旬,在江岸区看守所被非法拘留15天,后被直接送进江岸区洗脑班到7月底。2001年12月28日新村派出所恶警闯入郑小奇家,无任何法律手续要开抽屉“检查”,遭到严正拒绝。第二天,这帮恶徒又强行进入郑小奇家搜抄,并将他送洗脑班非法关押到2002年9月。2003年十一前夕,受流氓李英杰指使,郑小奇被工厂保卫处劫持到谌家矶洗脑班作为替换他母亲出班的人质,遭暴力洗脑近一个月。2005年12月27日,郑小奇在工作岗位再一次被工厂保卫处刘飞等人绑架至江岸区谌家矶洗脑班,时间长达8个月。2006年底,在610的胁迫下,工厂保卫处两恶徒将正在车间干活的郑小奇强行扭住,企图继续劫持他到洗脑班,郑小奇坚决不配合。由于单位不但不能为职工提供人身安全保障,反而助纣为虐,郑小奇被迫停职在家,后工厂改制,他被迫买断工龄,失去工作。2009年12月13日,郑小奇因出国探亲,到北京办理签证,在入住宾馆后半小时,遭北京恶警绑架,在北京非法关押五天后,被劫持到谌家矶洗脑班。直到黄历新年前夕,在家人的多次强烈要求下,洗脑班才放人。

3、郑玉明,女,子弟学校退休教师,郑小奇的母亲。99年底到北京去上访,因为公交车出车祸,将她的一只眼睛致残。当时北京公交公司赔偿她四万多元,她告诉对方自己是法轮功学员,婉言拒收了。就是这样一个心地善良、身有残疾的70多岁的老太婆,恶人李英杰也不放过。03年8月下旬,在李的指使下,新村派出所恶警在菜市场将正在买菜的郑婆婆强行绑架关进谌家矶洗脑班。在洗脑班,恶人们将她关在一间小房子里恐吓、威胁、谩骂,在地上划一个直径不到一米的小圈,圈外写满大法师父的名字,每天逼着她在圈内罚站“反省”,并且强迫老人看那些诬陷诽谤大法的录像。这种毫无人道的折磨经历了一个多月,郑婆婆也没向恶人妥协。这个期间,郑婆婆的子女们多次找洗脑班和李英杰要人。李英杰抵赖不过去,嘴里答应放人,背地里却指使工厂保卫处又绑架了郑婆婆的儿子郑小奇,用郑小奇做了抵押,才将郑婆婆放了出去,母子俩根本就没见到面。李英杰这个人面兽心的恶棍,以这种卑劣的方式,用儿子的自由才换了母亲的自由。这还不算完,由于郑婆婆没有被“转化”,所以长期以来,她一直是社区和新村派出所重点监控的对象,在家经常遭到恶人骚扰,特别是节假日和所谓的敏感日期更是如此。由于缺少正常的修炼环境,加上儿子郑小奇多次在工作岗位被绑架,直至被迫失去工作,老人悲愤交加,旧病复发,于09年10月16日含冤离世。终年73岁。

4、吴丹丹,女,49岁,物资处统计师,曾因优异的本职工作,使该厂连续多年被评为铁道部物资统计优秀单位和受到工厂的嘉奖,并以出色的统计分析而多次在铁道部物资统计会议上交流经验。99年7月中共开始全面镇压法轮功,工厂要求法轮功学员人人写认识。吴丹丹因向工厂党委写公开信,认识法轮大法的美好和镇压法轮功的错误,被非法关押在该厂宾馆3个月,其间不仅被扣发工资还被强迫每天交20元的生活费。2000年8月,因在华中农业大学向世人讲真相,被劫持到南湖派出所受到恶警殴打,随后南湖派出所张映、孟汉湘等六人到她家非法抄家,还顺手偷走抽屉里的500元钱。之后吴丹丹被送二支沟女子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2003年9月,在工作岗位的吴丹丹被武汉公安一处恶警劫持到谌家矶洗脑班,次日又被送往二支沟妇教所非法拘留15天。2003年12月15日下午,受江岸区610指使、新村街派出所恶警伙同江岸车辆厂保卫处人员卢世平,再一次将她从单位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直到黄历新年前夕洗脑班休班,洗脑班才让该厂保卫处领人回家,并要求在正月初七继续送她进洗脑班。为了不再继续被迫害,吴丹丹不得不在新年里离家出走,流离失所。大年初始洗脑班开班,“610”头目李英杰一看见不到人,恼羞成怒,多次亲自到江岸车辆厂和吴丹丹的家里,威逼、恐吓吴的领导和家人让他们交出人来。该厂领导在压力面前,开除了吴丹丹公职并通知其家人。出家在外的吴丹丹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分别向该厂党政工领导写信,讲述自己在工作岗位被非法绑架关押,被野蛮灌食、24小时罚站、无休无止的精神折磨,使自己几乎精神崩溃而丧失正常生活能力的痛苦经历,来呼唤他们的良知正义呵护善良,才得以恢复工作回单位上班。2004年9月8日恶徒李英杰指使该厂领导,将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学员集体送洗脑班,吴丹丹再一次被强制关进洗脑班,时间长达5个月,饱受身心折磨。回单位后被撤离原岗位,安排其在最繁忙的库房当管库工,每月仅靠700元左右的工资养家糊口。

5、唐树慧,女,51岁,职工医院总护士长,曾被评为厂级先进工作者。99年10月到北京上访,被关押在北京某看守所3天,遭到恶警的拳打脚踢,零下十几度被逼脱下棉袄,穿着单衣在户外受冻,恶警搜身时还抢走300元钱。后来被工厂保卫处戴着手铐押回武汉,非法关押在江厂宾馆5个月。出来后,唐树慧被撤销总护士长职务,安排在最繁忙的科室当护士。2004年11月30日,受李英杰指使,该厂保卫处的严长生、卢世平等十几名暴徒闯入职工医院,强行绑架正在工作岗位的唐树慧,唐树慧在抵制它们时手臂被划开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恶徒们不让缝合伤口,残忍的将她塞进车里,送往谌家矶洗脑班,斑斑血迹撒了一路。一到洗脑班,立即就遭到恶人王××(谌家矶某社区人员)、殷××(武汉某皮鞋厂下岗人员)等人的拳打脚踢,用脏毛巾堵着嘴,吊铐在窗户上。唐树慧绝食抗议暴徒们的恶行,以后她多次被龚良汉等人野蛮灌食,脸被恶警打的肿的变了形,手和脚被铐在床上,伤痕累累,很多天青紫不消,同时被强行注射不明药物。随后,她被连续多天关在一小房内,遭到恶人的讥笑、讽刺、谩骂。寒冬季节,“包夹”江厂保卫处干事韩俊峰等人穿着棉大衣监视着她,恶徒们却不准她穿棉衣,强制她冻着站在一个小圈子里“反省”,恶警王××还嫌不够,又将头顶的电扇打开对着她吹,而他们自己却冻得到院子里跳绳驱寒。

6、何秀红,女,42岁,职工医院医务干事,她聪明能干,身兼多职。2004年9月8日她穿着工作服被该厂保卫处严长生等人强行绑架送到谌家矶洗脑班。被关进一小房子,拷锁在窗户的铁栏杆上。被强迫在划定的一个小圈子内连续面壁站了5天5夜,几次因为打瞌睡,头在墙上撞起一块块淤血青包,还不断的遭到恶人们的呵斥、谩骂。洗脑班5个多月的身心摧残使原本端庄秀丽的她变得面目皆非,回单位后,被撤离原岗位,安排在基层科室当护士。

7、张延容,女,75岁,退休职工99年底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某派出所5天和武汉驻京办事处10天。之后被武汉新村派出所易所长、孙科长、董户籍等5人带回武汉,送二支沟妇教所非法关押15天。出来后被直接送到江岸区洗脑班非法关押半年。2003年元旦期间,新村街派出所吴户籍等8人,将在家做家务的张婆婆再一次强行绑架送到洗脑班。在洗脑班一个姓孔的邪党书记的直接指挥下,老人遭到威逼、恐吓,和强制洗脑。一个多月后,受李英杰的指使,新村街派出所又将张延容的老伴、大法学员李兴洲绑架到洗脑班,企图作为交换她出去的条件,遭到张婆婆的强烈谴责抗议才使流氓李英杰的卑鄙伎俩没能得逞。由于遭绑架和受到恐吓,从洗脑班回家后,忠厚善良、老实的李兴洲老人就经常表现出精神恍惚,有时清醒,有时糊涂。即使这样,610人员、新村街武装部的高志安等人隔三差五的到他家威胁、骚扰,老人只要出了家门,无论走到哪里,也总有人象影子一样紧跟其后。由于长期生活在这种恐怖、紧张、无人身自由的精神压力中,老人的身体每况愈下,导致旧病复发,在2004年10月含冤去世,终年71岁。2005年4月,新村街派出所汤户籍到张延容家,看到有两个老年学员在她家学法,就打电话叫来8、9个恶警,当场就把三个老人强行绑架,送到谌家矶洗脑班,并非法抄家。一肚子坏水的李英杰出歪招,将张延容放回家,通知居委会要将洗脑班办在张延容的家里,张延容老人以生命做代价,痛斥恶徒的流氓行径,才使恶棍李英杰的阴谋没有得逞。

8、赵喜庆,男, 75岁,劳资处退休职工,因坚修大法不改变信仰,2000年1月26日,被原籍漯河市公安局源汇分局非法刑事拘留至2000年2月24日;因到北京上访,2000年11月29日被河南郾城县法院非法判刑5年,羁押在郑州监狱。2006年2月,在武汉长航宿舍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非法关押在谌家矶洗脑班四个月。

9、邹昌清,男,43 岁,职工医院外科副主任医师,99年10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江宾馆3个月。2002年夏季被非法关押在江岸区看守所一个多月。2004年9月8日被该厂保卫处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强迫洗脑近3个月。

10、张长明,男,59岁,职工医院外科主治医师,他在该厂工作多年,做外科手术从不收受红包,凡是认识他的人都有口皆碑。因为曾义务当过法轮功二七辅导站站长,自99年7.20以来,他一直是610重点迫害的对象,多次在工作岗位被非法绑架。1999年7月20日被非法绑架到江岸区新村派出所关押一天。1999年7月21日被非法绑架到市公安局九处,十几小时后转押往市公安局旧疗养院,非法关押至10月29日,关押期间遭到辱骂,威胁及罚站、不让睡觉等迫害。2001年3月23日被非法绑架到江岸区看守所,十五天后又强行转往江岸区洗脑班关押洗脑至6月27日。2003年7月15日再次被非法绑架到江岸区洗脑班,关押至9月9日。非法关押期间遭到强行洗脑,逼看诽谤大法的光碟及其它宗教的东西,并遭到长时间罚站、不让睡觉等迫害。2004年11月30日再次无任何理由被非法绑架到江岸区洗脑班,非法关押至2005年3月24日,期间遭到强行洗脑迫害。

11、谭家莉,女,51岁,职工医院院长,1999年7月20日被非法绑架至江岸区公安分局新村街派出所,一天后转送关押到市公安局旧疗养院,至2000年元旦前后放出。2004年6月份起遭到武汉市“六一零”的威胁、恐吓、骚扰达半年多。

12、王桂兰,女,75岁,退休职工。2005年3月30日,王桂兰和其女儿大法学员张秀英到江苏省沭阳县走亲戚,因为跟人讲真相,母女俩于4月14日,被沭阳县610国安恶警洪某、吴某、蔡某等绑架。王桂兰被绑架到沭阳县西圩派出所,恶警把她身上的钱、退休证,身份证等物都抄走,不给任何收据,对老人刑讯逼供,电棍电、打耳光,不让睡觉,把老人牙齿都打松了,鲜血直流。王桂兰先后被非法关押在招待所、拘留所15天。张秀英被绑架到610国安,遭刑讯逼供,恶警用电棍电、打耳光,两恶警一人一边强拉张秀英的胳膊,另一恶警打张秀英的耳光,把张秀英的牙齿打掉一个,同时不让她睡觉,甚至不让闭眼。张秀英被折磨10天后,又被关入沭阳县拘留所5天。4月29日,武汉市江岸区新村街610人员高志安、新村派出所一女户籍警、江岸车辆厂保卫处等人,把王桂兰、张秀英母女劫持回武汉市,王桂兰回家被监视居住;把张秀英直接送谌家矶洗脑班继续迫害。

13、程德汉,男,39岁,劳动服务公司货修车间职工,因为帮人安装市场上出售的卫星接收装置(这个装置可以收看到国外新唐人电视台关于法轮功的真相),于2007年6月22日被武汉市公安一处非法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两个月后被关进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2009年2月23日非法关押到期后,江岸区“610”头目胡绍斌指使直接将他劫持到谌家矶洗脑班。两星期后,程德汉趁恶警不备,从洗脑班成功走脱,现在外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程德汉上有80岁的老母,下有9岁的幼儿,还有无职业的妻子,全家基本都靠他的工资养家糊口。程德汉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全家失去了经济来源,程德汉所在的江岸区徐二社区几次要求他的妻子胡令娥为他买断工龄,胡令娥迫于方方面面的压力,答应了社区的要求。但在办完程德汉买断工龄的手续后,社区的工作人员却拿走了这仅有的两万一千元钱,说是替他的家人保管。胡令娥上下申诉,社区才将这笔钱交到她手上。程德汉的老母亲看到孝顺、懂事的儿子清白无辜被陷冤狱,甚至被迫失去工作,悲愤交加含冤离世。妻子胡令娥也是大法学员,2003年5月受610指使,户籍李靖、社区书记童丽影和新村派出所恶警,将她非法劫持到江岸区洗脑班关押了一个多月,受到长期罚站,辱骂,威胁,不让睡觉,强制洗脑等迫害。现在她一人带着孩子,靠打零工养家,供孩子上学。

14、张珂,女,51岁,职工医院医务人员,丈夫在部队因公殉职,母子俩相依为命。张珂自95年修炼法轮功后,在单位工资晋级中主动谦让;在九八年武汉大洪水中,以及单位同事有困难时,她都是数以千计慷慨解囊。99年法轮功被迫害后,张珂因参加99年北京新闻发布会和99年广州法会被非法判刑,羁押在武汉女子监狱遭受迫害两年半。狱警蒋春(时任指导员)对她强行实施洗脑,超负荷劳役,长时间罚站,张珂几次被整得晕倒;出狱后工厂落井下石,没给一分钱开除了她的公职。她靠两百多元的低保和打零工养家糊口,供儿子上学。2003年1月31日在万家团圆的大年除夕,张珂却在家被户籍李靖、社区书记童丽影和新村派出所恶警等人强行劫持送洗脑班,他儿子苦苦哀求,能不能让妈妈吃了年饭再走,都没能如愿。这次遭非法关押强制洗脑达三个多月。2009年9月25日傍晚,在江岸区“610”头目胡绍斌的胁迫和直接指使下,江岸区两名警察和徐州二村居委会主任彭丽、片警李靖和小区保安等人,以邪党“十一”要搞阅兵为名,又将张珂从家中强行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对外谎称“十一”后就可以回家,结果她却被非法关押达5个月之久,直到黄历新年前夕,在其婆母的多次强烈要求下,洗脑班才被迫放人。

15、汤美珍,女,70 岁,退休职工1999年9月15日,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后被带回该厂宾馆非法关押3个月。2000年5月再一次上访,在汉口火车站被劫持,被非法关押在新村派出所一天一夜。2000年7月被送二支沟妇教所非法关押15天。回家后,2000年8月又被新村派出所两恶警劫持,送江岸区黄陂洗脑班非法关押一个多月。2000年九月,二七派出所恶警到汤美珍家里抄家,并将她带到二七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一夜。2000年12月15日,被新村派出所恶警强行送江岸区丹水池洗脑班非法关押至12月25日,又被他们送二支沟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至2001年2月8日,从看守所出来又被直接送洗脑班非法关押到4月份。

16、王润珍,女,67岁,子弟学校退休教师2006年6月8日因为给自己曾经的学生吕某、程某(时任子弟学校门卫)讲法轮功被迫害真相,被二人向工厂保卫处举报。在江岸区610的指使下,洗脑班邪党书记殷林海带领犹大龚良汉、冯燕萍、杨冬香等人轮番的天天上门威胁、恐吓,谩骂,要在她家办所谓的“学习班”,其猖狂恶毒的流氓邪性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种家无宁日的恐怖日子持续了近两个月的时间,给王润珍全家造成极大的身心伤害。特别她丈夫受此惊吓心脏一直严重不适,每况愈下,最后还不得不到医院做了心脏搭桥手术。邪党610的罪恶罄竹难书。

17、胡秀珍,女,70岁,退休干部,2000年3月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劫持关押在新村派出所15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