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丁均华自述被绑架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三日】(明慧通讯员黑龙江报道)2010年4月13日中午十二点半,牡丹江农垦管局检察院的王立实、八五四农场“610”主任孙善发,及十几个警察,非法闯到法轮功学员丁均华家,绑架了丁均华。这些中共打手将她抬上车拉走,直接劫持到牡丹江农管局非法关押,直到4月23日才放回家中。

丁均华,女,今年51岁,1998年12月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学法轮大法,她以前身体上的疾病:胃溃疡、心脏病、肺结核、妇科病等等,全都不治而愈。丁均华按“真、善、忍”法轮大法做更好的人。

以下是丁均华叙述她这次被绑架迫害的经历:

2010年4月13日中午11点多钟,我和母亲正在家吃饭(母亲因年岁大患有老年痴呆症,一时一刻也离不开人照顾),牡丹江农垦管局检察院的王立实,在八五四公安分局610孙善发和社区2个女的陪同下闯进我家,王立实拿出纸和笔一边问一边记录,王立实问:几个月前你是不是和邹继秀、欧维之一起去八五二农场发过法轮功的资料?我回答说:不记得了。王立时问:身体是不是好了?我说:让你们迫害得时好时坏。(2009年11月19日丁均华在八五二农场时被非法抓捕,最后被关押在牡丹江农垦管局公安局看守所迫害,旧病复发,就放她回家了。)

王立实问:在家是否有书看?等等。我保持沉默没有回答。问完后,王立实让孙善发在笔录上签字,接着想让我在笔录上签字,我坚决不签。我一边与他们对话一边往外走,到了院门口我顺手拿起门上的锁把他们反锁在院里,自己就快速跑走。过了一会十几个警察找到了我,野蛮强行把我抬到警车上,拉到八五四公安局拘留所非法关押。

两个小时后他们回到看守所,警察想给我戴手铐,我坚决不配合,结果没戴成,他们就5-6个警察野蛮的将我捆绑后抬上车送往管局。在送往的途中我的双手被反捆着,身旁一边坐着一个警察,在路途中我一直反抗,我把绳子挣开了。

到了管局,王立实把我交给管局国保大队长刘利,刘利带我到农大医院体检(因为进看守所之前必须要检查身体),一个值班的外科医生没有做什么具体检查,就在体检表上都填上正常,我说你们这不是在造假吗?他们没有吱声。又到了透视科,透视科的医生检查的很仔细,医生问我是不是肠道有毛病,我回答:以前五脏六腑都有问题,医生就再没和我说什么,直接把体检结果给了刘利,刘利就带着我说检查完了,我问他为什么不带我去检查妇科,我妇科有毛病。他说没人,他们就强行把我非法关进牡丹江管局公安局看守所。

我采取了绝食绝水反迫害,到了第五天所长王平找我谈话,我说我没有犯罪,我的身体被你们迫害得不好,为什么又抓我?他说你不在家,我说我身体被你们迫害得不好我不在家在哪儿,这不就是在我家把我抓来的吗?他说你出门不请假等等,其实就是找理由迫害我。我不吃饭,只是自己承受,这么做没有什么不好的心,就是抗议你们迫害我。他说又不是我抓的你,你不吃饭他们也不知道啊。我说我现在面对的是你,别人我接触不上。最后他无话可说。他们一看硬的不行,就采取伪善的办法,管伙食的所长说这里他说的算,你想吃什么食堂就给你做什么。他们的目地就是让我放弃绝食。

到了第七天,他们采取了强制行动,一下闯进来7-8个警察强行把我抬到车上拉到裴德医院,因我绝食七日已经无力反抗,在妇科检查了几个项目,检查结果他们不告诉我,就直接让我住院。我不配合,要求见所长,所长来了,我问他你们为什么这么做,我坚决不在这住院治疗。所长问我为什么,我说我怕你们活摘我的器官,所长说这次你不住也得住,政府出钱出人让你住。一会医生护士来了,又要打针、又想抽血化验、又想给我打吊瓶小针之类的,我坚决不配合不打,我认识到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他们的阴谋没得逞,就把我关在医院3天3夜,并且每天从晚上8点多钟用手铐把我铐在床上一直到天亮,同时还派了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看着我。

这个病房有七张床位已经都住满了,我是外加的一个床位,七个病人都有护理人员,再加我和两个看我的警察,病房里被挤的满满的,病房里的七个病人有五个是刚刚做完大手术,另外二个人也准备做大手术,所以病人都需要休息,再说我九天没吃没喝坐立都很困难,身体瘦的体重只有80多斤,他们还要强行给我戴手铐(这个手铐链是用来铐七个人用的),给我造成了很大的痛苦,而且晚上睡觉时我一动手铐就哗啦、哗啦的发出响声,严重影响了病房里其他病人的休息。

我的身体都被他们迫害成那样,在这种情况下我和看我的女警察挤在一张床上,还派了看守所都认为最凶的个头1.95米的男警察在病房门口看着我,他们使尽了花招,只好于2010年4月23日将我送回家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